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喋血大王庄:国共两军王牌部队打得遍体鳞伤

热度60票  浏览3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将军行列中,王近山将军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15岁参加红军,20岁成为红军年轻的师长,30岁当上解放军纵队司令员(军长),39岁当上大军区副司令员,40岁被授予中将军衔。王近山因作战英勇,被称为“王疯子”,誉为二野的“朱可夫”,与陈锡联并称“二野两朵花”。他驰骋疆场,屡建奇功。

王近山一生中指挥过很多战斗,定陶大捷和淮海战场上的围歼黄维兵团的大王庄战斗就是他指挥过的非常残酷的战斗。而两次战斗中的后者大王庄之战,国共双方血战的激烈程度,更是堪称淮海战役的顶峰。

 

王近山主动请战

 

1946年8月下旬,国民党出动14个整编师共38万人的强大兵力,由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后又做过黄埔教官的双料福星刘峙带领,向我晋冀鲁豫解放区发动进攻。但是蒋介石知道刘峙的本事有限,所以又追加了两名干将,白祟禧,和陈诚。而当时我晋冀鲁豫野战军刚刚打完陇海战役,人困马乏,粮弹两缺。全军4个纵队约5万多人,许多建制团甚至连两个营的兵力都不足。为了粉碎敌人的进攻,刘伯承、邓小平决定集中现有兵力,首先歼灭敌孤军冒进的整编第三师,一举扭转我军在中原地区的被动局面。以晋冀鲁豫野战军的区区5万疲惫之师,想吃掉兵力与自己相差无几,但装备远远强于自己的整三师,谈何容易。在司令部召开的各纵队首长参加的作战会议上,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面面相觑、沉默不言。在场的每一位纵队指挥员,都是身经百战的勇将,他们不是怯战,而只是觉得此战太凶险:4个纵队加起来不足5万人,在敌38万大军的钳形攻势中虎口拔牙,万一失手,整个中原战局就会造成满盘皆输的恶局,5万大军就会血流成河。刘邓对视了一眼没有发火,这两位让世界服气的大军事家当然理解部下的苦衷,在座的司令政委那一个不是跟着他们喋血沙场打出来的,哪一个不是敢把脑袋挂在刀尖上往前冲的虎将,但是如今他们不再9月5日夜,六纵总攻大杨湖,王近山把纵队指挥所设在距敌300米的地方。随着王近山的一声令下,六纵十八旅旅长肖永银亲自上阵,率部向大杨湖发起了波浪式的冲锋。经过一番硬打恶战,六纵共有6个团的兵力攻入了村子,五十九团团部及残敌被压缩在村东南角一片坚固的院落中。敌人仍在垂死挣扎,拼命抵抗。此时,我军经过苦战,伤亡惨重,虽攻入了6个团,但每个团的兵力都不满500人,有的团甚至还不足100人。此时,敌人的飞机开始出现在阵地上,要是等到天色大明,敌人援兵赶到,加上飞机、坦克配合进攻,那这场战斗的最后结局就很难说了。一夜鏖战,敌我双方都非常疲惫,一夜未合眼的王近山抓起电话:“肖永银!我们困难,敌人更困难;敌人顽强,我们要更顽强。告诉大家咬紧牙关,用上最后一把劲,就一定能消灭敌人!”司令员的话像一把烈火,激发了六纵战士坚持到底的斗志!

紧急关头,王近山毫不犹豫地将纵队惟一的预备队投入战斗,并组织起机关干部和勤杂人员,全力投入了决战。六纵的战士咬着牙、流着血,逐墙逐屋地与敌人争夺,短兵相接的战斗空前惨烈。这时候,六纵官兵与敌人拼的是意志,拼的是信念,全军气势如虹,倾力一搏。6日中午,敌人终于支撑不住,溃下阵来。王近山终于把血泊中的大杨湖踩在了脚下。大杨湖失手后,整三师的防御体系顿时土崩瓦解。我刘邓大军其他各部乘势全线出击,对敌整三师实施分割围歼。整三师全军覆没,师长赵锡田束手就擒。9月8日,战斗宣告结束。这一仗,后来被称为定陶战役。4天后,《解放日报》社论:“这是继中原我军突围胜利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次大胜利,这三个大胜利对于整个解放军的南方战线起了扭转局面的重要作用。蒋军必败,我军必胜的局面定下来了。”这次战斗后,王近山指挥的六纵成为刘邓麾下的主力纵队。“铁六纵”的称呼也在军中叫响了。淮海战役中的喋血大王庄

1948年中原野战军迎来了淮海大战,刘伯承以极大的气魄作出了围歼黄维兵团的决定,随着战役的进行,黄维兵团被围于双堆集。12月6日,刘邓审时度势,下令对黄维兵团发起总攻,其中王近山出任南集团的总指挥,他指挥部队浴血奋战,打了七天南集团硬是啃掉了黄维的十四军全部和十八军十八旅。第七天的时候华野的七纵终于攻下了敌坚固的阵地大王庄,黄维心里一惊,不顾一切地命令疯狂反扑,他的王牌军十八军也被逼疯了,其战斗力也竟然达到了疯狂的程度,敌军再度突入了大王庄,王近山一看情形危急,急令他的拳头部队四十六团夺回大王庄。四十六团团长唐春明掷地有声地说,四十六团只要还有一个人剩下一口气,大王庄就一定是我们的。王近山的部队攻入大王庄,和黄维兵团进行了一场空前的大血战。当时的战争情况今天的人们已经很难想象了,那该会是怎样的一个血雨腥风的景象啊。在四十多年之后,当年的四十六团的一营教导员左三星回忆起这场惊心动魄的战斗时,仍不能自已。

“大王庄原是一个有40多户人家的村庄,无数的炮弹把它轰成一片废墟,战斗一开始,我们就觉得不对劲,这股子敌人凶狠异常,成堆地上,剩了一个人也敢上,有炮上,没炮也上;枪法准得很,拼刺刀也厉害。他妈的,这一仗可打出水平来了,真正的种子选手的较量。以后我才晓得,上来的是黄维的是黄维的十八军三十三团,名不虚传的老虎团,打日本人,打中国人都忒狠。

也是天意,就那么巧,和我们夜老虎团对阵,王司令指挥打仗就是神,他们占着装备的优势,冲到了庄前,那我们能含糊吗?反正今儿不是他死就是我们死,就凭着把房子炸光了,也不能拱手相让啊!

唐团长带着我们打退了三十三团15次冲锋,嘿他妈的老虎团还真不是纸老虎,确实能打!不说别的,我一直打进去,打到双堆集时,跟我的通信员已牺牲了8个,就我还活得好好的。

敌人靠他们的坦克在中午冲进了村庄。我们与他们逐屋争夺,先打枪,后打手榴弹,最后拼刺刀。三十三团那狗日的,还硬是和我们个顶个,当时守大王庄的是华野七纵五十九团一营和我们中野六纵的四十六团一营和三营,华野那个一营三连是个老功臣连,这回全拼光了,一个都没有了。营长哭得眼睛都淌血呀!泣不成声地说,可惜我的三连了!

我身边全是尸体,敌人的,我们的,每个人都是拼刺刀拼死的,我实在没劲了,就对通信员说:看看敌人又上来没有?那小鬼不到20岁,广东人,我们都叫他小广东,蛮机灵的,可这回,敌人早瞄好了,他一伸头,一梭子子弹把他的脑袋炸掉半个,脑浆子溅了我一脸 ……

我将阵地上轻伤员组织起来,准备敌人进攻,华野那个三连,人拼光了,但留下来一挺机枪真是宝贝!两个野战军的伤员联手了,就这么一挺机枪。

我们二连四班长王凤鸣将阵地上两个野战军3个营的人都组织起来,说跟我来,数数人,仅剩下21名。

敌人又发起冲锋了,他们也没多少劲了,就是炮打得厉害。我们的伤员都一个个爬起来,往能够战斗的地方爬,和敌人拼尽最后一滴血。

敌人的冲锋又一次打下去了。我身边连小声哼哼的都没有了,全牺牲了,我也负了伤。

大王庄很静,静到听得见血往黄土里渗的吱吱声。我心里突然有些难过,牺牲的太多了!30米开外一个人好久没动,我以为是尸体。突然,他爬动了,我一看,是三营工营长吴颜生。他们三营也只剩下他一个了。

我俩是老乡,山西洪洞县的。他也看见了我,冲我喊,老乡--,真他妈亲切啊,我也小声喊:老乡,--那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

敌人又********我们一看,他妈的,三十三团还真打不完,撞鬼了,见又乌鸦鸦拥上来一大片,鬼叫鬼叫地冲锋,我想这回要与阵地共存亡了。

嘿,这时候华野的部队增援来了,好整齐的队伍,一个个小伙子白净清秀,正副班长一律的卡宾枪,冲锋枪,150多人迅速占领有利地形,阻击敌人。

原来呀,我们都没有部队好派了,华野七纵首长为了守住大王庄,将纵队警卫连也使上了,真是打得倾家荡产了呀。

不过这回敌人也没那么经打,虽然人多,但也给打下去了,原来三十三团也打光了,这回上来的全是他妈的十八军的汽车兵,后勤兵,伙夫,马夫都上了。可我们伤亡也大呀!这150多人的警卫连撤下来的时候,我在村口数,只17个啦,好漂亮的小伙子呀!就这么没了 ……

这天从早上8点打到晚上点,大王庄就剩下几堵断墙,什么都没有了。

小王庄是黄维的八十五军的一个团在守着,他们的团长一直用望远镜躲在掩蔽部里看,他的官兵们也一直看着我们和三十三团夺大王庄,我们把三十三团打光了,他们的团长就放下望远镜说,弟兄们,莫打了,咱们投降吧,下边的官兵们二话没说,稀里哗啦向华野七纵缴了械,大王庄争夺战把他们吓瘫了!

…… ”

到了12月15日,当月亮升起来的时候,黄维兵团就剩不下什么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