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史海揭秘:以色列差点成社会主义国家

热度32票  浏览5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60年前,犹太人国家以色列宣告成立,由此导致中东政治格局的大变。今天,以色列已成为美国在中东的“利益代言人”,不过当初以色列和美国的死敌苏联关系亲密,以色列在确立国体时还差点选择了社会主义制度。

社会主义理想闪耀巴勒斯坦

众所周知,以色列建国与19世纪兴起的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密不可分,有趣的是,该运动的领袖往往带有浓厚的社会主义色彩。率先提出犹太人复国理论的普鲁士思想家摩西赫斯就是欧洲最早的社会主义者之一,正是他把恩格斯介绍给马克思,并和马恩深入讨论社会主义问题。20世纪初,首批来自东欧的犹太人抵达巴勒斯坦,这些人大多参加过欧洲革命运动,是工人运动的积极分子,深受社会主义思想影响。在这些早期犹太移民中,有不少人成为以色列开国元勋,其中包括以色列第一任总理本-古里安、第二任总统本-兹维和后来担任总理的梅厄夫人。

为了使移民社团有效运作起来,1909年,第一座充满社会主义试验色彩的基布兹集体农庄在巴勒斯坦北部太巴列湖畔成立,“基布兹”在希伯来语里的意思是“集体”,那里的财产归集体所有,内部没有货币往来,成员之间完全平等,“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生产原则被严格执行。到1948年以色列建国前,巴勒斯坦地区共出现200多座基布兹,它们对以色列国家的形成具有重要作用。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随着阿犹民族冲突日益升级,各犹太社团决定组建一个共同武装组织―――哈加纳,它效仿1871年巴黎公社和1918年苏俄红军的架构,将分散的指挥权集中起来,成立最高司令部和参谋部等机构,其成员部署在各个基布兹里。英国殖民者对哈加纳恨之入骨,不仅到处围捕其成员,还暗中鼓励以雅博廷斯基为首的犹太右翼激进派与之竞争。1931年春,雅博廷斯基等人完全脱离哈加纳,之后成立“以色列国民军事组织”,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伊尔贡”。伊尔贡常常成片地摧毁阿拉伯人聚居区,而英国当局往往包庇伊尔贡的暴行,还将这些罪行栽赃在哈加纳头上,从此犹太移民左右翼的矛盾彻底公开化。

1933年,第18届世界犹太复国主义代表大会在布拉格召开,会议的焦点是任命一个巴勒斯坦犹太人代办处主席,该机构实际是以色列建国前的“影子政府”。面对这个颇有实权的职位,左右翼政治势力展开激烈竞争,结果原来持社会主义观点的本-古里安因突然改变立场,表示支持建立“非苏联化的犹太国家”,最终脱颖而出,成为代办处主席。伊尔贡的精神领袖雅博廷斯基向与会的欧美犹太富商说:“你们把选票投给你们的‘掘墓人’,他(指本-古里安)是‘第二个列宁’。”本-古里安并没有成为“第二个列宁”,但他确实保护和支持左翼人士在巴勒斯坦取得政治优势。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被苏联红军从纳粹集中营里解救出来的欧洲犹太人源源不断地涌入巴勒斯坦,他们大多对苏联领导人斯大林感恩戴德并向往社会主义,他们也将这种情绪传染给犹太人代办处和哈加纳武装领导层。

斯大林通过盟友向犹太人提供军火

与此同时,斯大林也注意到巴勒斯坦出现的变化,他迫切希望那里能出现一个亲苏联的犹太国家,从而打破帝国主义在中近东形成的包围圈。1947年,苏联部长会议成立情报委员会,它直接对斯大林负责,其第一项任务就是竭力促成犹太人建国并促成其加入社会主义阵营。与之相配合,斯大林还放宽了苏联犹太人移民巴勒斯坦的限制,并指示情报委员会中东及远东总局局长安德烈奥特罗申科从这些移民中挑选和招募谍报人员,以保证未来的犹太国投向苏联阵营。

为使犹太人能在与阿拉伯人的军事对抗中不落下风,考虑周到的斯大林指示海关和情报部门允许那些参加过二战及敌后斗争的苏联犹太老兵出国,例如曾在白俄罗斯的诺沃格罗迪克树林中领导过“朱可夫”游击队的毕也尔斯基本来不想离开苏联,但经不起上级动员,最终全家移民到巴勒斯坦,成为哈加纳的军事教员。到1947年底,在哈加纳拥有的2.5万战斗人员中,苏联裔占到1/3强,以至于像坦克兵、炮兵乃至飞行队等专业兵种只能以俄语为工作语言。

1947年后,英国对巴勒斯坦的委任统治已进入倒计时,而犹太人与阿拉伯人也即将进行最后摊牌。为了增强哈加纳的实力,本-古里安到处搜罗武器弹药,但美国等西方国家不予理睬,只有各国犹太社团以走私方式提供零零散散的武器,而这些武器显然不够哈加纳使用。苏联方面得知这个情况后,便通过盟友捷克斯洛伐克向犹太人出售武器。1948年4月1日,南斯拉夫货轮“诺拉”号载着捷克斯洛伐克提供的首批军火运往巴勒斯坦,其中包括数架装在板条箱里的阿维亚S-199战斗机零配件,箱子外面写着“农业机械”的字样,这些飞机成为日后威震中东的以色列空军的元勋。直到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苏联和捷克斯洛伐克都是以色列最大的军火来源地,苏捷两国不仅为以色列提供了大量军火,还为以色列提供专用机场、建立空中走廊,为以色列训练空军和伞兵部队。

以色列转向西方阵营

1947年11月29日,第二届联合国大会表决通过了巴勒斯坦分治的第181号决议。当联合国分治决议的消息传到巴勒斯坦时,犹太人欣喜若狂,当地的犹太人代办处旋即改头换面为以色列临时政府。大批左翼人士迫不及待地呼吁制定一部苏联风格的宪法,为以色列正式成为社会主义国家奠定法理基础,退休的前哈加纳总司令摩西-斯奈特意跑到本-古里安的办公室,游说独立后的犹太国家应加入社会主义阵营,在他看来,这比起依附美国和西方更有利,同时大多数哈加纳指挥官也在感情上亲近苏联。令左翼人士想不到的是,本-古里安不仅一口拒绝,还动用自己的政治权威阻止这些人向外传播亲苏思想。

实际上,全球冷战的复杂环境使本-古里安不敢在美国和苏联之间做出“一边倒”的选择。当时,本-古里安及其战友向欧美各国富裕的犹太社团寻求资金援助,甚至喊出“有了钱,才有犹太国家”的哀求,总算得到一些接济,但这些最有权势的犹太领袖对本-古里安等人发出明确信号:“绝不允许犹太国成为红色国家”。

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宣布建国。在建国仪式结束才几小时后,以色列便遭到五个阿拉伯国家的群起围攻,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哈加纳武装节节败退,不听指挥的右翼伊尔贡武装又总是帮倒忙,他们对阿拉伯村庄的恐怖袭击直接损害了以色列的国际形象。5月26日,以色列政府颁布《国家武装力量法》,随后正式发布建军命令,明确规定“国防军”为该国唯一合法武装,禁止除国防军以外一切武装团体存在。但新成立的以色列军队不叫“革命军”或“人民军”,令许多左翼哈加纳军官感到气愤,他们纷纷以辞职相威胁,本-古里安经过苦口婆心劝解,才使他们收回辞职书,并确保大部分哈加纳部队并入国防军,成为其主力。

正当本-古里安忙得焦头烂额之际,贝京领导的右翼伊尔贡却在无意间给他带来了扭转困境的“救命稻草”。6月20日,“阿尔塔莱纳”号货轮载着从欧洲运来的一批军火开到特拉维夫外海,本-古里安以违反《国家武装力量法》的名义,下令没收这批武器,并解除伊尔贡的武装。贝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本-古里安会对自己人下手,他决心进行武力抵抗。22日下午16时,国防军的大炮将“阿尔塔莱纳”号炸沉,连同贝京在内的200多名伊尔贡成员被当作“叛国者”抓进监狱。在政府的强大压力下,伊尔贡最终解散,本-古里安终于去掉了心腹大患,同时也用自己的铁腕暗中警告以哈加纳为代表的亲苏左翼势力:“走苏联道路,没门”。

在苏联的暗中帮助下,以色列终于挺过第一次中东战争的危险。然而,以色列领导层并没有像斯大林预期的那样亲近苏联,反倒在美国大笔经济援助的影响下,逐渐转向西方阵营。另一方面,苏联派往以色列的第一位间谍弗拉基米尔?韦尔季波罗赫也不断向莫斯科发来情报,指出本-古里安领导的以色列工党政府重新确定国家政策,与美国密切合作的政治路线已无可改变,斯大林终于明白以色列已经做出最终的政治抉择。从此以后,苏联官方转而支持阿拉伯国家。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