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波拉德间谍案”的起源

热度79票  浏览10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3:58

“波拉德间谍案”始于1985年11月21日。

  那一天,以色列驻美国大使馆的门口发生了一起“车祸”,一位看上去毛手毛脚的中年男人,突然驾车撞到以使馆大门的墙上。还没等使馆门卫反应过来,他就被飞速赶来的美国联邦调查局人员逮捕。从此他便成了新闻人物。

  此人叫杰伊波拉德,美国犹太人,美国海军情报部反恐怖特工处民事分析家。他被指控为为以色列从事间谍活动。

  事情发生后的几小时,以色列驻美使馆和纽约总领馆的两位科技参赞,就打点行装,匆匆回国,据说,他们二位是波拉德的“联络人”。对于“挖”出这只隐藏在美国核心情报部门的以色列大鼹鼠,美国方面当然感到十分恼怒和屈辱:以色列这个每年要靠美国30亿美元喂养的“忠实盟友”,现在居然敢忘恩负义,利用美国的情报人员,对美国搞起间谍活动来了,这还成什么体统?!

  波拉德被逮捕三天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美国政界人士十分震惊和沮丧地得知了波拉德所犯下的叛国罪行,他的间谍活动与以色列有关不在美国搞任何情报活动的承诺和政策是完全背道而驰的。美国国务卿舒尔茨为此事件受到了总统的严厉指责。”

  “波拉德间谍案”的揭露,对以色列来说就更为难堪了,因为它既难以否认此事,又无法挽回,可谓进退两难。只好迅速将波拉德的两个“联络人”召回,免得美国顺藤摸瓜,惹出更大麻烦,把这把火烧得越来越大。

  同时以色列总理向美国国务卿正式道歉,说此事是“下级情报官员仓促决定并实施的,以色列政府始终蒙在鼓里”,并表示同意接受司法部调查小组赴以色列就“波拉德间谍案”进行调查。

  1985年12月 12 日,调查小组抵达以色列正式开展调查工作。美国这些调查人员在以色列有很大的行动自由,甚至可以随意向那些被他们怀疑是波拉德后台的人提问。

  以方则在调查小组的要求下,撤销了那两个充当“联络人”的科技参赞所在的“科学联络局”,并恭恭敬敬地交还了波拉德窃取的部分机密文件。

  由于以色列方面如此“精诚合作”,美国方面甚为满意,很快结束了在以色列的对“波拉德间谍案”的调查。

  以色列政府总算松了口气,以为万事大吉了。但是,他们高兴得太早了,要知道,波拉德还在美国的牢狱中,美国联邦调查局对他的调查还远远没有结束。

  波拉德在狱中得知自己的妻子也因“同谋罪”被逮捕以后,有一种深深的被出卖感。既然你对我不仁,也休怪我不义,他索性将所有窃取美国秘密情报的活动和盘托出,而这是以色列始料不及的。

  波拉德的自白

  波拉德1954年8 月出生于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个犹太人家庭,父亲是一位微生物学教授。波拉德在学校一直是个优等生,曾获得两个学位,并在以色列著名的魏茨曼科学研究所实习过一年。

  波拉德的才能引起了美国海军反间谍局的注意,最终被该局所招募,成为这个局一个最得力的“于将”。据悉,在他被逮捕时,他的上司正准备提拔他任美国海军反间谍局的中东组组长。

  据波拉德供称,他是为钱才去为以色列充当间谍的,以色列情报部门为此每月向他提供2500美元的“活动经费”,并答应在瑞士银行分十年为他存入 30 万美元的存款。此外,以色列还按质论价,为他提供的每份情报,都付出一笔相当可观的额外酬金。

  到波拉德被逮捕时为止,他已为以色列情报部门工作了18个月。在这期间,他向以色列提供了数千份机密情报,其中许多是绝密级情报(而以色列只退还给美国165 份)。

  这些情报主要是阿拉伯国家的军事情报,此外还有美国在整个中东地区的秘密情报组织成员名单,美国的军事卫星和高空侦察机拍摄的中东地区高清晰度照片,以及巴解组织大本营的照片。

  招募波拉德的“科学联络局”可不是以色列的一般机构,其负责人是摩萨德的老前辈、反恐怖专家拉斐尔埃坦。

  波拉德的直接招募者阿维姆塞拉,其公开身份是以色列空军的一名上校,1981年曾成功轰炸了伊拉克的核反应堆。1984年,塞拉在纽约大学学习时招募了波拉德,后来又将波拉德交给“科学联络局”驻美的两位“科技参赞”,由他们负责同波拉德的联络工作。

  由于波拉德本人就是反间谍专家,在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他前夕,他的职业嗅觉告诉他,美国的反间谍人员已经发现了他的踪迹,正在一步一步地向他逼近。

  于是,波拉德故意策划了那场“车祸”,打算在以使馆保安人员盘问他时表露自己的以色列间谍身份,并要求庇护。但他没有料到联邦调查局对他盯得那么紧,动作那么迅速,还没等以色列保安人员反应过来,他就已成联邦调查局的瓮中之鳖。

  塔尼亚胡要求释放“以色列爱国者”

  波拉德间谍案的披露,震惊了美国朝野,美国国务院与司法部也开始暗中较劲。美国国务院为了不使与以色列关系复杂化,希望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至少保持沉默。可司法部不是省油的灯,它在联邦调查局的支持下,反其道而行之,不断为媒体提供“素材”,直至把波拉德间谍案炒得沸沸扬扬。以色列原来以为,经过“道歉”和与调查小组的“精诚合作”,这件事会嘎然而止,至少美国“老板”不会再就此大做文章,所以,它也就没对“有关责任者”进行任何“处理”。没想到美国国防部长温伯格向主管法官提交了一份长达40页的备忘录,详述了波拉德给美国安全造成的损失,并称:“允许以色列加强军事力量,会使中东地区更加不稳定。”这句毫不留情的话,实在让以色列火冒三丈,而波拉德被判处终身监禁。以色列也犹如遭受一场风暴。新闻界为此大发雷霆,要求追查“失误者”。以政府内阁也因此烽烟四起,几乎到了分裂的边缘。《每日卫报》则趁机煽动对美国的不满情绪,说“我们这些聪明的小人物也能够嘲弄那些愚笨的美国佬”。在美以两国的喧闹中,波拉德间谍案逐渐拉下了帷幕,但并非没有留下后遗症。此后美国反间谍机构一直在寻找一个代号为“X ”的神秘先生,此人被怀疑是安插在美国中央情报局或国防部的以色列高级间谍。后来到了1995年,美国又爆出新闻:五角大楼强烈谴责摩萨德雇用美国人充当间谍,刺探美国军事情报。1996年5 月,以色列驻华盛顿的一名情报人员,在打电话给上司,问是否可以让一个代号为“M ”的人,设法取得克里斯托弗国务卿给阿拉法特的一封密信时,又被美国国家安全局窃听到了电话的内容。就在这一年,波拉德要求获得以色列国籍的申请,7 月被以色列最高法院批准,从此他便成了以色列人。1997年4 月,波拉德又请求以最高法院判定他为以情报人员,并正式承认他在以情报部门所起的作用。内塔尼亚胡政府认为,波拉德是以色列无可质疑的爱国者,为此一直要求美国释放波拉德,允许他移居以色列。1998年5 月,以色列内阁秘书还专程来到美国,探望在狱中的波拉德,并将内塔尼亚胡总理写的“你并不孤独”的一张纸条,交给了波拉德。在这次巴以和谈期间,内塔尼亚胡再次向克林顿要求释放波拉德,以减少以国内对他本人的压力。克林顿说,只要你签署了协议,此事就可办到。但就在签字仪式前,美国突然变了卦,说美不会释放波拉德,内塔尼亚胡大为恼怒,拒绝在和平协议上签字。于是,美以双方又经过紧急磋商,终于在波拉德问题上达成了一致意见,才最终使以色列在巴以和平协议上签了字。

顶:9 踩:11
【已经有59人表态】
6票
感动
7票
路过
7票
高兴
10票
难过
9票
搞笑
6票
愤怒
10票
无聊
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