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军事理论思想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李斯的“效鼠”与秦朝的兴亡:以鼠为志终为鼠误

热度134票  浏览8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4:15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如果说有人以雄鹰、海燕、鸿鹄、藏龙、卧虎为奋斗志向,有人以千里马、老黄牛、鲤鱼、蜜蜂为立世榜样,甚至有人以狼、獒、猫等等为人生楷模者,均不足为怪。但说有人以“老鼠”为奋斗榜样,恐怕你会愕然而哂之。但事实上不仅有,而且是个历史名人。此人就是秦始皇的丞相李斯,早在陈胜辍耕陇上叹息“嗟呼,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之前,李斯就以“仓中鼠”作为自己的人生理想去奋斗,而且取得了巨大成功。只是老鼠毕竟是老鼠,其贪婪,却又胆小、怯懦的本性早已决定其难得善终。

司马迁《史记"李斯列传》一开始就记录李斯少年为郡小吏时,观察到两种不同环境的老鼠而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命运,而对他刺激相当深刻。其传云:“李斯者,楚上蔡人也。年少时,为郡小吏,见吏舍厕中鼠食不洁,近人犬,数惊恐之。斯如仓,观仓中鼠,食积粟,居大庑之下,不见人犬之忧。于是李斯乃叹曰:‘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在他的眼里,房舍厕所与大粮仓中的老鼠完全属于两种不同的生活环境:房舍厕所的老鼠吃的是不干净的食物,还要常常在人、狗追赶下,惊恐万分地四处逃窜;而粮仓中的老鼠则是另外一个世界,不仅有高屋大房、有永远吃不完的粮食,而且不用担心人和狗的惊扰。李斯从此领悟到了一种人生哲学:贤人与小人其实就像老鼠一样,就看你处在什么样的位置;达官贵人与平民奴隶的本质区别就是所处的地位不同罢了。由此,使他产生了“以鼠为志”,强烈地想爬上上层社会而成为一只“仓中鼠”的志向和个性心态。

在现实面前,李斯心中明白,作为郡小吏的他要成为一只“高贵”的“仓中鼠”绝非易事,必须靠一番努力奋斗才成。于是,他“乃从荀卿学帝王之术”。荀子是战国末期的儒学大师,他根据自己的人生理想和需要,有选择性地去只随荀子学习“帝王之术”,以期用此术实现他的人生目标。李斯在楚国随荀子学成“帝王之术”后,看到在楚国难以发挥作用,其余六国也都势力衰弱,不足以施展“帝王之术”建功立业来实现愿望,于是便前往秦国。其时,秦国势力日益强劲,已经大有“横扫六合,并吞天下”之势,显然是他施展“帝王之术”的最佳之地。

李斯到达秦国时,正值秦庄襄王死去、秦王嬴政即位之始。此时,嬴政年仅十余岁,大权落在相国吕不韦手中。李斯审时度势,选择权倾朝野的吕不韦作为进身之阶,做了吕氏的门客。不久,他的才干便得到吕不韦的欣赏,被任命为郎。后来又很快得到游说秦王嬴政的机会,同样得到赏识和提拔,被拜为长史,不久又晋升为客卿。至此,李斯由舍人、到郎、到长史、到客卿,仕途坦畅,十分顺利地成为了一只衣食无愁且舒适安全的粮仓中的“老鼠”。

然天有不测风云,正当李斯为自己的前途踌躇满志之时,秦国出现了逐客风波。由韩国派出色的水利专家郑国到秦国为之修建水渠,企图消耗秦国的人力与物力,使之无力进攻关东六国,特别是与之相邻的韩国。不幸事泄,秦宗室大臣借机大肆攻击诸侯六国入秦任职的客卿及官吏,秦国下了“逐客令”。出身楚国的李斯自然也在被逐之列。想到“食不洁”的“厕中鼠”与“食积粟”的“仓中鼠”两种不同地位、两种不生活的情况,令他不寒而栗,但大势所趋,他也无回天之力。于是,他悲愤地写下了《谏秦王逐客书》后,满怀失望和沮丧地离开了秦都咸阳。也许是秦王嬴政“投鼠忌器”,担心逐客风波导致大批人才流失而为别国所用,成为秦国统一天下的敌人;也许是由于李斯的上书感情真切、言辞犀利、富于思辩,打动了秦王嬴政。秦王立即撤除逐客之令,并派人将已经到达骊邑的李斯追回,让他官复原职。此后对李斯言听计从,拜为廷尉,让其掌管秦国政令。

实事求是地说,在秦统一六国之中和秦朝建立初期,李斯可以说得上是一位雄才大略的政治家,大秦帝国的建立和兴盛有他一份不可磨灭的功劳。李斯虽然“以鼠为志”,但绝非庸常之辈,在秦统一六国的进程中,他显示出过人的谋略与政治才能。他强力加速实施秦王“并吞天下,御驭宇内”的战略决策,在推动秦国实施郡县制,强化中央集权,统一文字、统一度量衡等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事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加快了秦国实现“六王毕,四海一”的宏大理想。但他的努力目标,始终是为了成为一只更大的“仓中鼠”,在秦统一六国后,他的愿望实现了。秦始皇褒任他为丞相,使他位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成了全国最大的“粮仓”中最大的“老鼠”。从此,李斯登上了事业的巅峰,位极人臣,而且“一鼠得道,群鼠升天”,他的子女也得到显赫一时的风光。其长子李由封为富庶的三川郡守,所有的女儿都嫁给秦公子为妻,所有的儿子都娶帝室公主为其夫。但物极必反,盛极必衰,好景过不了多久,李斯便面临命运的重大抉择。

秦始皇三十七年七月,始皇帝死于沙丘。在极端专制的政治体制下,独裁者一死,就可能会引发天下大乱。于是李斯先是秘不发丧,尸体放在车中,每日照样派人送水送食,百官照样奏事,掩人耳目。此事除他之外,只有赵高、胡亥及几个亲近宦官知道。这就为胡亥、赵高进行阴谋篡位活动提供了可乘之机。赵高与胡亥密谋要废兄立弟,赵高认为此事成败的关键是李斯是否首肯。“不与丞相谋,恐事不能成”当赵高说决定太子之事在李斯与自己之时,李斯直斥为“亡国之言”,斩钉截铁地说:“此非人臣所当议也!”但当赵高说,你李斯无论是能力、功劳、谋略方面,还是天下无怨、长子扶苏信任方面,都赶不上蒙恬,扶苏即位,肯定要以蒙恬为相。不仅如此,以秦惯例,罢免丞相,封地随之没收,最终诛灭三族。后威逼利诱道:“君听臣之计,即长有封侯,世世称孤,必有乔松之寿,孔、墨之智。今释此而不从,祸及子孙,足以为寒心。”李斯“乃仰天而叹,垂泪太息”,最终对赵高屈从了。

从此可以看到,李斯虽然机智有谋略,初时亦仗义直言、痛斥奸佞,但为了保住相位,保住封地,不至于灭家灭族而能继续享受“仓中鼠”的生活,明知有违于国策、法制、礼义,却自认怯懦、胆小,自甘“鼠目寸光”而置强大秦朝的社稷江山于不顾。所以他明哲保身,让步了,退却了,最终让赵高与胡亥阴谋得逞。胡亥篡位成功,李斯也保住了相位,但并不意味着就此风平浪静。陈胜、吴广揭竿起义,起义军经三川之地往西攻城掠地,来来往往“不能禁”,而三川即由李斯长子李由为郡守。“如何令盗如此?”责任首问者当然是位列三公的李斯,“李斯恐惧,重爵禄,不知所出,乃阿二世意,欲求容。”此时的李斯害怕贫穷低贱,为保住重爵厚禄而不惜阿谀奉承秦二世,已经变成胆小如鼠、惶惶不可终日的老政客了。尽管他使尽浑身解数来保全自己的功名利禄,但这在能够指鹿为马、更为奸诈狡猾的赵高面前已经失去了效力。赵高在多番捉弄李斯后,设了一个“通敌”的陷阱让他钻了进去,最终以谋反罪将其腰斩,夷灭三族。

李斯以鼠为志,终为鼠误,虽然成为“仓中鼠”而风光一时,但最终连“厕中鼠”也不如,不仅搭上了自己和三族人的性命,而且使得强大的大秦帝国转眼间灰飞烟灭。由此看来,做人立志还是不“以鼠为志”的好。而秦始皇用了李斯这样一个“以鼠为志”的人为丞相,这不仅是秦始皇自己的不幸,也是大秦帝国的不幸,强大的秦朝最终断送在了这只“老鼠”的手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