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国和以色列面临最严重冲击

热度107票  浏览37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6月08日 15:38
 

  德国总理与巴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通电话


  南非就以军袭击国际救援船一事传召以色列大使


  俄罗斯与韩国3日就“天安”号事件举行磋商【时事点评】显然,一连三则都是有关“船”的消息,今天的“焦点点评”自然仍将围绕所谓的“两场悲剧”进行展开。


  ●在强大的国际压力下,以色列以色列终于将“表面目的”给“供”了出来


  我们知道,在前几天的《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中,我们在“焦点点评”部分曾经就“以色列愿意将土耳其船队被扣的国际援助物资将通过陆路分批运入加沙”一事展开讨论,并给出一个结论,既:在强大的国际压力下,以色列终于愿意“主动”、且“提前”将“悍然袭击土耳其救援船队”的“表面目的”给“供”了出来。


  请大家注意我们的用词,是“表面目的”而非“实质目的”。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点,我们再来阅读一则新闻片段。


  美副总统拜登表示以色列有权阻止驶往加沙船只【时事点评】请大家注意这一段文字,原文是:美国副总统拜登2日说,为防走私武器,以色列有权阻止驶往加沙的船只,美国支持这一行动。他同时表示,美国依然关注加沙地带巴勒斯坦人的困境。


  ●这段文字中有两个关键段落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段文字中有两个关键段落,一个是“。。。。以色列有权阻止。。。驶往加沙的船只”,二个则是“。。。。。美国依然关注。。。。。。加沙地带巴勒斯坦人的困境。。。。。。”。


  我们认为,虽然拜登的这段话的确在“就事论事”,但是,上述两段“就事论事”的“关键段落”却“带出了”了这场悲剧者之“直接责任人(以色列)”的“表面目的”与“实质目的”。


  ●所谓“表面目的”,是以色列“不允许”国际社会走“第三条路线”进入加沙。


  至于所谓的“表面目的”,如果从“结果”的层面上去理解,就是“以色列愿意将土耳其船队被扣的国际援助物资将通过陆路分批运入加沙”,如果从“以色列悍然袭击船队”的“意图”的层面上去观察,就是以色列“不允许”国际社会走“第三条路线”进入加沙。


  ●在我们的讨论中,所谓的第一、二、三条路线


  显然,在我们的讨论中,第一条路线是指“以色列直接控制的、进出加沙的陆地口岸”,“第二条路线”是“埃及直接控制的、进出加沙的陆地口岸”。


  东方评论员想强调的是:如果考虑埃及之前在“欧美”有意搭建“中东与南亚利益交换平台”的“共同压力”下,已经“部分关闭”了加沙的补给(关闭埃及地面上的口岸,却始终默认加沙与埃及之间的地道继续运行),因此,所谓“第三条路线”实际上就是国际救援物资(准确地讲,是国际物资)进出加沙地带的海上通道。


  ●第三条路线与第一、二条路线的本质区别


  如果我们说得更准确一点儿,这条路线也就是一条与“美以联合控制的”第一条路线、“欧美联合控制的”第二条路线“有本质区别”的第三条路线。


  就所谓的“本质区别”而言,我们想提请大家注意下面几点:


  第一点,不论是第一条、还是第二条路线,或“关”或“开”,都有美国人参与决策;


  第二点,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尽管“美以”之间不久前曾经上演了一出“以色列公开侮辱美国副总统(注,这是美国人自己用的形容词,除了美国人自己外,好像别人并不这样认为)”的双簧,但就目前而言,在以色列“发现”美国的绝对实力与相对实力进一步下降之前,特别是,在绝对实力与相对实力虽然下降得厉害,但美国“仍然在竭尽全力充当以色列最后保护人”的角色的情况下,第一条路线本质上仍是美国人“说了就算”的一条路线;


  ●第二条路线则是一条“美国说了既算也不算”、“欧洲人说了同样既算也不算”的路线


  第三点,在第一点与第二点的基础上,第二条路线则是一条“美国说了既算也不算”、“欧洲人说了同样既算也不算”的路线。在这个问题上如何理解呢?


  显然,第二条路线的开、或者关,首先取决于“欧美”的“开关意见”是否高度统一,否则,埃及(其实就是阿拉伯国家)也就会有机会最终决定第二条路线的开与关。


  当然了,在上述内容的基础上,在“欧、美与阿拉伯联盟”中的“大多数”决定开或者关之后,如果不如“美国之意”,埃及(或者其它相关阿拉伯国家)政府会因此有些“内部麻烦”的,比较典型的如:某些正在埃及上演的民主运动;或者阿拉伯联盟内部也会有些“内部麻烦”的,比如量已经完成选举、却迟迟未能产生新总统的伊拉克,甚至随时有可能因“美以”军事打击而陷入混乱的黎巴嫩、特别是叙利亚。●“第三条路线”之所以能称之为“第三条路线”


  第四点,在上面三点的基础上,我们也就很容易看出“第三条路线”之所以能称之为“第三条路线”,其最大特点必然就是:一旦得以“打通”,它将既是“第一”条“美以无法联合控制”、甚至无法施加影响(除非直接动武、就像以色列这次武装袭击)的路线,却也将是“第二”条“欧洲说了既算也不算”的路线,如果拥有“自己说了既算也不算”之“第二条路线”的欧洲人,最终也支持建立“第三条路线”、从而再“增持”一条“自己说了既算也不算”的路线的话!


  ●一旦“得以打通”,将是“非美势力(包括欧盟)”中的“大多数”说了就算的一条的路线


  第五点,在上面四点的基础上,我们也就不难看出,第三条路线一旦“得以打通”,它将是“非美势力(包括欧盟)”中的“大多数”说了就算的一条的路线。


  请大家注意我们的用词及前提条件,既“。。。一旦得以打通。。。。。”。显然,就目前而言,在“国际社会”没有对以色列袭击土耳其救援船队进行“对美以有约束力”的处理之前,“第三条路线”并没有得以打通。因此,进出加沙的路线眼下仍然只有两条。


  ●在明白了上述内容之后,我们就无须过多解释几个问题了


  在明白了上述内容之后,我们也就无须过多解释、大家也不难理解这样几个问题:


  其一,为什么以色列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公海上,不惜对土耳其船队进行武装攻击?


  其二,为什么被以色列“公开羞辱过的”美国副总统此时要尽弃前嫌、公开力挺以色列?


  其三,为什么“与美国一道联合控制”第二条路线的欧盟、此时要公开谴责以色列的行为?


  其四,为什么埃及、及阿拉伯联盟与它们极其警惕的土耳其站在一起,一致谴责以色列的暴行?


  其五,为什么中国与俄罗斯在第一时间里,就与阿拉伯国家站在一起,公开谴责以色列的暴行?


  其六,也是最为微妙的,为什么并没有像法国那样在“第一时间里”高调谴责以色列的德国总理、却在“第二时间里”、与巴勒斯坦权利机构主席阿巴斯通了一通电话之后,提出的最急迫的要求是“要求以色列立刻开放加沙口岸”了?而巴勒斯坦权利机构主席阿巴斯又宣布“不会因此事而退出巴以间接和谈”?

  ●直接、或者间接参与其中的“方方面面”,眼睛都盯着“第一条路线”了


  非常清楚,直接、或者间接参与其中的“方方面面”,眼睛都盯着“第一条路线”了,基于上面的讨论,这可是唯一一条“美国人说了说算”的路线,如果借此机会“强行打开”第一条路线,那么,“美国人说了既算也不算”的第二条路线将自动打开,在这种情况下,“第一条路线”也就失去了其封锁的实际意义;


  ●上面所说的“方方面面”,其规模可不是“中东四方”就可简单概括的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值得强调的是,上面所说的“方方面面”,其规模可不是“中东四方”就可简单概括的,根据我们的观察,正式列席中东四方的美国、欧盟、俄罗斯是的,戴着联合国的帽子、未正式列席中东四方的中国是的,与土耳其等国正在搞区域性政治、经济、军事合作、有志担当一路“地方王”的伊朗、叙利亚是的,还有,那个远在南美、却与土耳其一道和伊朗签定伊核燃料交换协议、坏了“美国版严厉制裁案”的巴西,甚至与巴西一样同为南美大国、也想当一方诸侯的墨西哥,处于非洲大陆、曾经是个核国家,现也想在非洲事务上充当“地方王”的南非等等,也都是的。


  ●在该事件上,按立场,将“方方面面”作进一步的划分所形成的“国际社会”


  为了讨论的方便,我们将直接、或间接参与其中的“方方面面”,按现在各自所持的公开立场,作进一步的划分,那么,在剔除整个事件中与“几乎所有国家”立场对立的“美国与以色列”之后,在该事件上,我们不妨将剩下的国家归纳为“国际社会”。


  ●作为“以色列袭船事件后续发展”可能的第一种方案


  如此一来,站在“非美势力”的角度,作为“以色列袭船事件后续发展”,可能的第一种方案是:如果“美以”拒绝“国际社会”的要求开放加沙口岸、解除对加沙已长达数年的封锁,特别是拒绝国际社会进行彻底的调查、还原全部真相的话,那么,在“欧美决策中东事务的框架内”,埃及(阿拉伯联盟)就将只能更多地摆向“谴责以色列暴行的欧盟”,从而以“欧盟的公开态度”为依归、决定开放“第二条路线”,从而令“第一条路线”失去其封锁加沙的实际意义;


  ●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找到“土耳其船队被袭事件”的第一个受益者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华尔街、特别是美国三大评级机构的“进一步努力”下,在“希腊危机”极可能进一步扩散为“葡萄牙危机”、甚至西班牙、意大利危机、以至最终可能导致欧元危机、欧盟危机的紧要档口,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找到“土耳其船队被袭事件”的第一个受益者,那就是“力推现有中东和平进程、以向阿拉伯联盟有所交代,但因美以杯葛、而始终不得其门而入”的欧盟。


  在这里,我们再次强调,在“欧美中东事务双边决策框架(中东四方)”里,在地中海计划与大中东计划的对立中,最终是以“更倾向阿拉伯国家的利益”的方案、还是以“更倾向以色列的利益”的方案来实现巴以和谈、以至签定巴以和平协议,在本质上而言,就是欧美之间的战略对弈,就是欧元市场份额与美元市场份额之间的战略对弈。否则,没有阿拉伯国家支持(石油美元结算体制的关键一方)的欧盟,其旨在地中海周围扩张欧盟(欧元)势力范围的“地中海计划”是没有启动基础的、更别提实质性推进了。


  ●是否打通第三条路线的问题上,“欧盟”与“国际社会”是有利益交集、但“欧美共同决策框架”与“国际社会”是有利益冲突的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如果“美以”在整个事件后续发展中继续强硬,而欧盟却又“言行不一”,从而一边口头上谴责以色列的暴行,一边在行动上又仍然延续幻想、舍不得立刻放弃“欧美决策中东事务的框架(所谓巴以和谈)”,继而与美国一道联合反对阿拉伯国家(特别是埃及)开放“第二条路线”、继续对管制加沙地带的哈马斯组织施加压力(其实就是对阿拉伯联盟在巴以和平上的政策底线施加压力)的话,那么,在“国际社会”一致声讨“以色列暴行”的大背景下(注:在是否打通第三条路线的问题上,“欧盟”与“国际社会”是有利益交集、但“欧美共同决策框架”与“国际社会”是有利益冲突的),阿拉伯联盟就不得不、也有理由在是继续相信“中东四方工作组”的“工作能力”、还是与“其它势力”合作打通“第三条路线”之间做选择。●“中东四方工作组”的“原型”原本就是个“欧美共同决策中东事务框架”


  值得强调的是,由于当时美国次贷危机还没有爆发、第一波欧美金融危机、特别是希腊债务危机更没有爆发,欧美之间不可调和的战略矛盾还未向现在这般激化,由“欧美”共同操刀、成立于几年前的“中东四方工作组”,其最初的设计原理是:俄罗斯的角色只是个陪衬,联合国(中国)也为“欧美”手中各自一票否决权所忽略,在撇除这两家之后,“中东四方工作组”的“原型”原本就是个“欧美共同决策中东事务框架”。


  在之前的点评中,结合“天安号”事件的大背景,结合以色列出头替美国抛出一份所谓“新邪恶轴心国名单”的事实,结合朝鲜核问题与叙利亚之间的一档子旧事,我们曾经给出这样一组观点,既:


  第一,我们认为,如果结合目前“极其险恶的”国际形势,结合美国绝对实力与相对实力“已显着下降”的事实;结合以色列绝对实力与相对实力的“远远不够(发动针对伊朗的战争)”的事实;特别是、结合角色日益吃重的几个“地方王(特别是土耳其、巴西)”、以及其它势力中心正大力扶持的、中东的某个“区域性合作组织(由土耳其、伊朗、叙利亚等组成的)”日益成型的脚步声,我们再仔细地品味一下这所谓的“新邪恶轴心国”,也就不难明白,用叙利亚替换伊拉克从而形成一个“新名单”的意图,在于“指明”一个新的,美国、或者以色列的“绝对实力”与“相对实力”都“可能够用”的“新的军事打击目标”。


  第二,我们认为,如果地小人微的以色列、犹太人还想生存下去的话,它就应该明白,它发动的任何“旨在实质性削弱伊朗战略能力”的军事打击,都等同于动了全球“非美势力中心”的奶酪、也就等同与所有“非美势力中心”的核心利益为敌,与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利益为敌。


  因此,以色列对伊朗的军事打击不仅会受到伊朗在军事层面的残酷报复,且它的核心利益还会受到几乎所有“非美势力中心”必将施展的、手段各异的杯葛、甚至严厉打击!特别是在以色列国家安全(包括经济安全)的层面上。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