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我国新型鱼雷试验成功 军代表劳累过度逝世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科技日报   发布者:唐先武
热度153票  浏览129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7月01日 18:40

王利军(右)生前工作场景。

  江明 姜毅 本报记者 唐先武

  初夏,南海某海域传来振奋人心的消息,我国新型鱼雷试验取得圆满成功!胜利庆贺之时,海装驻晋某军代室军代表们却眼含泪水,将象征生命年轮的41朵小白花撒在了万顷碧波之上,寄托对前任总代表王利军的深深哀思。

  一年前,被誉为“鱼雷铁人”的王利军就是因为这型鱼雷,连续高强度工作劳累,致使脑部血管瘤破裂,最终倒在了他一生热爱并为之奋斗的鱼雷监造岗位上。

  科学养护模式使鱼雷战储时间提高十多倍

  鱼雷是海军克敌制胜的重要水中兵器。新世纪之初,我国新一代主战鱼雷自主研发过程中,试验多次失败,进展一度非常缓慢。刚提拔为副总代表的王利军接过了动力系统国产化研制的重任,便将自己交给了这型鱼雷。

  一天深夜,王利军终于找到问题症结,兴奋地给厂方设计人员打电话,建议改进容易断裂的配气阀体。第二天,他自告奋勇牵头成立攻关小组,一边充分吃透引进技术状态,一边穿梭于北京、上海等地的科研院所。几年间,他自学了机械、材料、CAD制造等学科内容,最终采用全新的整体式阀体方案。投产试用后,表现出了可连续使用,可靠性高,降低80%成本的巨大优势。

  王利军把监造优质战雷、磨砺水下利剑视为自己的天职,孜孜以求,丝毫不敢懈怠。

  一次,由于装配工误将电缆接错,鱼雷在湖中试验失败。王利军想得更深:电缆接错这样的低级错误居然能通过自检,反映了质量管控和产品设计源头存在漏洞。王利军立即组织军代表审查厂方质量管理体系,一下挖出了23项设计环节缺陷。

  举一反三,王利军接着对另外13项产品质量逐一清理,编制研制、生产、试验的产品规范和操作细则,使装备无论什么状态下都处于严格的监督程序和标准之下,先后为3型主战鱼雷排查出2000多个影响产品可靠性的质量隐患,极大提升了产品可靠性。

  采访中,与王利军一起工作19年的战友、现任总代表赵晋宏还告诉我们这样一件事。

  某型鱼雷动力系统的战储时间,技术文件上标注为几个月。“几个月维护一次,部队还怎打仗?”工厂不敢动,但王利军不信邪。他很快联系部队,拉回了4条库存战雷,每个月重复着拆分战雷、性能测试、分析比对,像一台永不疲倦的机器,寻找着战雷储存、延寿的办法。4年过去了,这件厂方认为办不到的事,被王利军用坚韧和事实征服了:他牵头摸索出的一套战雷科学养护模式被写进了部队操作手册,使战雷的存储周期整整提高了10多倍。

  紧急建议为部队节省维护经费数千万

  2005年春节,王利军在走访部队时发现,鱼雷仓库里不少某型鱼雷出现了战斗部和燃料密封圈老化等现象。

  回来后,王利军立即对库存鱼雷进行一次性能衰减抽样试验,结果让人震惊:相当高比例的战斗部已到寿,必须尽快组织报废销毁处理。

  王利军立即协调军厂双方联合上报,提出“销毁所有到寿鱼雷装药,替换新型战斗部”的紧急建议。他说服工厂先期展开了为更换新型战斗部和状态恢复的工作。很快,各作战部队大量库存、危险性极高的鱼雷战斗部安全隐患随之消除,为部队节省保养维护经费数千万元。

  那年深秋的一天,暮色已晚,王利军走访部队后散步来到码头,看到战士们正将鱼雷吊装上岸。他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部队训练使用实弹,又很重又不安全,如果有一个模拟弹替代,岂不两全齐美?

  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最终变成了真实的研制方案。王利军牵头研制出某型教练雷,以“可人工设定、可自主应答、可发射打捞且零消耗”的特点,完全替代了部队训练操雷,填补了国内行业空白。

  在某新型鱼雷研制进程中,王利军先后带领军代表组织关键技术和配套设备改进攻关13项,攻克了多项制约研制进度的瓶颈。他紧盯现役鱼雷装药时间长、程序复杂、配套要求高等缺陷,引进最新工艺,将鱼雷的爆炸威力提高了1/3,装药流程缩短2/3。

  肩负强装使命亲手交付主战鱼雷数百条

  新中国海军发展历程中,一度面临“有艇无好雷”的尴尬。在军校期间,王利军主攻鱼水雷专业,我国鱼雷的落后现状一直深深刺痛着他。为了中国高性能主战鱼雷早日比肩世界,王利军暗暗发誓:“要让中国海军拥有新一代智能高速鱼雷!”

  王利军所在军工厂位于太行山脉的山麓里,是一个典型的“三线”艰苦地区,驻地偏僻,交通不便,工作条件差,时常停水断电,但来自江南鱼米之乡的王利军却对这里的新型鱼雷监造一见钟情。他认为,这里才是他实现人生价值的最好舞台。

  刚到军代室时,王利军分在鱼雷动力组,整天与发动机燃料打交道。发动机燃料会挥发一种毒害化学气体,人闻一闻都会恶心呕吐、晕厥,甚至影响身体的造血机能。每到发动机返修时,厂里工人总是想放一放再拆,可王利军为掌握第一手资料,经常拿着钳子起子就冲进现场,迎着刺鼻的味道,打开外壳查原因。正是这种“拼命三郞”的劲头,使得王利军找出返修故障的原因比谁都多、比谁都快。

  在王利军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两样东西:一个是永远比正常时间快8分钟的挂钟,另一个是中外海军鱼雷发展的历程图。这两样东西时刻提醒着王利军肩负的使命,也成为他呕心沥血、忘我奋战的写照。

  在厂里,大家都叫王利军“铁人”,一是因为他晒得黑,二是他肯吃苦、不怕累。每次鱼雷搞试验,人员装备千里辗转,光火车就要坐6天。别人不愿去,可王利军从不拒绝。至今两年内湖上鱼雷试验6次的纪录仍由王利军保持。

  2008年1月底,代表室换置了一辆越野吉普车,1年零2个月的时间,这辆车竟跑了6.8万公里。粗略估算一下,这辆车平均每天要跑180公里,且基本上都是王利军使用。司机王威回忆:“这两年,王总大量的时间都呆在车上,成天忙着参加试验、巡回检查、现场排故,这个车几乎成了他的移动办公室。”

  为了中国鱼雷事业的腾飞,王利军不惜用生命践行使命。

  打开王利军办公桌的抽屉,简直就是一个小药箱,10来种药品琳琅满目。一份第四军医大学2008年4月23日的体检报告上,清楚地记录着王利军体检时亮起的8项“红灯”:高粘血症、左侧颈总动脉—中膜增厚、右肺中叶炎症、双颌淋巴结肿大……然而,他周围的同事和自己的家人对这些都毫不知晓,王利军只是默默地把它压在最下面的抽屉里,继续忘我地投入工作。

  28岁提拔为业务组长,32岁任命为副总代表,分管3个鱼雷型号,36岁出任总军事代表,王利军在简陋而又艰辛的舞台上,将人生最宝贵的20年青春献给了中国的鱼雷事业,书写出了精彩而壮丽的人生。他先后主持参与多型主战鱼雷科研项目,攻克13项技术瓶颈,填补7项国内空白。某型鱼雷动力系统在3年间从“老大难”变成“新亮点”,鱼雷的湖试、海试动力系统合格率提高到98%,动力系统装配合格率100%,总装质量合格率100%,为人民海军的转型发展监造了数百枚“水下利剑”。

  2009年5月,在王利军生命的最后一段日子里,海装首长专程前来探望。王利军吃力地伸出左手,画了一个鱼雷的形状,嘴唇蠕动着,想说些什么却无法出声。右半边身体已经无法动弹的他仍执拗地抬起左手,向首长敬上了一个最庄重的军礼!内心澎湃的思潮化作两行热泪从脸颊潸然落下。一个军礼,把他的胸中起伏着“打造中国神剑、誓将此身献装备”的铁血豪情淋漓尽致地显现出来,将这名毕生践行军人核心价值观的鱼雷铁人形象,永远定格在了人们的心中。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