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第一次世界大战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一战水面战斗行动:日德兰海战(1916.5.31-1916.6.1)[图]

热度267票  浏览53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9年11月24日 04:46

  海军上将贝蒂迫切希望与希珀和他的战列巡洋舰再次交锋,而杰利科上将也和他一样地想把公海舰队引出来打一场。但波尔上将的不行动政策却使英国舰队指挥官们无事可做,闲得无聊。1915年的真正海战是针对德国潜艇的。

  

  1916年1月波尔上将因身体欠佳退休,由雄心比他大的赖因哈特·谢尔中将接任公海舰队总司令。谢尔制定了种种计划,要把大舰队的力量削弱到与自己的舰队相等的程度。他要让潜艇在英国基地附近布雷,并在海峡入口处巡逻;同时令水面舰艇要巧妙地诱使杰利科分散他的舰队,为德国人将其分而歼之提供机会。

  

  谢尔满可以冒一下险。凭着他的大胆他可能会因对手的错误而取胜——也许能控制北海。从另一方面讲,即使打败了,公海舰队的战略处境也不会更糟。

  

  英国正相反。如果它在海上失败或严重受损,一切就都完了。英国不仅是协约国战争物资的主要运输基地,而且它本身还要进口食品和战争物资。因此,尽管大舰队占着优势,杰利科仍然感到应该避免冒险。丘吉尔说他是“唯一的能使任何一方在一个下午输掉战争的人。”把公海舰队从它戒备森严,布满水雷的基地里挖出来是不可能的了。于是,杰利科象谢尔一样选择了伏击,但方法不同:他的目标是展开一场决定性的舰队大战。为了这个目的他定期派军舰到北海搜索。

  

  杰利科相信,凭着自己数量上的优势,他可以在一天的炮击中全歼敌人,决定要在自己选定的情况下开战。大舰队必须是在绝对优于公海舰队的情况下才能出击,不管这对他本人的名声会有什么损害。在向海军部汇报总结自己的战术观点时,杰利科说:

  

  德国人已经表明他们在很大的程度上依赖潜艇、水雷和鱼雷,毫无疑问,在舰队行动中他们也还会努力最充分地利用这些武器,尤其是在这些特定的方面他们实际上要优于我们。因此有必要联系这些攻击方式考虑我们的战术……

  

  例如,敌舰队在追来的舰队前面突然转向,我就应该认为它的目的是把我们引向水雷区和潜艇区,因此就不应被它牵着鼻子走。

  

  我尤其希望大臣和各位次官阁下能注意到这一点,它可能被认为是拒绝参战,而且确实可能会导致无法按照计划引敌参战。

  

  1916年4月底,一支由战列巡洋舰和轻型巡洋舰组成的德国海军编队炮击了洛斯托夫特,公海舰队新的进攻战略开始实施了。杰利科马上反击,企图引诱德国人参战,但没有用。一个月后,谢尔准备在挪威南部水域对协约国运输船发动一次袭击,希望这一行动能从英国舰队里引出几艘军舰来。如果他被分割,不能回到北海中的基地,这里的斯卡格拉克海峡是他逃往基尔的一条天然通道。

  

  1916年5月31日凌晨,公海舰队开始驶出亚德湾,去执行挪威袭击计划。希珀的战列巡洋舰部队开路,5艘战列巡洋舰排成纵队,驱逐舰作掩护,轻型巡洋舰和驱逐舰在前方排成扇形进行侦察。等希珀完全离开海湾在海上向北行驶后,谢尔亲自指挥的德国战斗舰队排成单纵队跟在后面,共有16艘“无畏”级战舰、6艘“前无畏”级战舰和一些起掩护和侦察作用的轻型巡洋舰和驱逐舰。

  

  希珀和谢尔还不知道,大舰队早已停在海上了。它是前一天傍晚从斯卡帕湾和苏格兰湾的基地里驶来的。皇家海军通过无线电情报和破译密码得知德国舰队准备出击,于是便赶来做一个自己的小埋伏圈。不过杰利科一点也没想到整个公海舰队出现了。

  

  31日午后,杰利科亲自指挥的英国战斗舰队正在离挪威海岸90海里的某地。24艘“无畏”级战舰排成并列的6行,驱逐舰作掩护,巡洋舰和驱逐舰在前面侦察。战斗舰队东南方70海里处,更接近正在开来的德国舰队的是贝蒂的战列巡洋舰编队和通常跟随他的轻型巡洋舰和驱逐舰。配属给贝蒂的编队的还有埃文-托马斯少将指挥的一支由4艘快速“无畏”级战舰组成的分舰队。

  

  这样,北海上同时有着4个编队,151艘英国军舰,99艘德国军舰。大舰队和公海舰队相互都不知道对方的出现,几乎是在同一航道上相对行驶。

  

  下午2:20,贝蒂的一艘执行侦察任务的轻型巡洋舰发出“发现敌人”的信号。于是贝蒂带领他的战列巡洋舰向南-东南方向加速,企图切断敌人回基地的后路。埃文-托马斯的4艘战列舰在转向时晚了几分钟,因为烟囱里冒出的浓烟挡住了贝蒂转向的信号。3:25,贝蒂看到了敌舰,十分满意地发现那正是希珀的战列巡洋舰。他等待这个机会等了足有一年半了,决心决不让希珀再从自己手里逃掉。此时贝蒂显然处处都占优势:有6艘战列巡洋舰对希珀的5艘,埃文-托马斯的4艘“无畏”级战舰落在后面10海里,正在赶上来,更不用提在地平线以外还有杰利科的24艘“无畏”级战舰了。

  

  希珀马上反方向前进。贝蒂以为他又象前几次一样要逃回亚德湾。但是这一次希珀是想把英国战列巡洋舰编队引到谢尔的战列舰的炮火之下。3:55当这两支以交叉航线前进的编队彼此之间的距离缩小到1.3万码后就改成平行航线,双方开始射击了。日德兰海战的最初阶段就这样开始了。这一阶段被称为“战列巡洋舰行动”或“向南运动”。 [ 原作者注:在这场战斗的军事报告中,所有的航道和位置都是磁方位。当地误差是偏西13度15分,在求准确方位时应该减去这个误差。但在激烈的战斗中记录员只记下磁力罗盘显示的读数。这在远离陆地的海上行动中还是安全的。 ]

  

  几分钟之内,双方的旗舰“狮子”号和“赛德利茨”号都被对方的炮火打掉了一个回转炮塔。一会儿,“不懈”号的弹药舱爆炸,它倾侧沉没了。20分钟后“玛丽女王”号被炸成碎片,在一股浓烟中消失了。看着他的第二艘战列巡洋舰沉下去,贝蒂说:“今天咱们的军舰好象有点儿不对头。”事实确实如此。它们的装甲、射击技术和炮弹的爆炸力都不如德国军舰。

  

  

  

1916年5月31日-6月1日日德兰海战 点击上图看大图

  

  I. 战列巡洋舰向南行动;

  

  II. 向北运动;

  

  III. 主力舰队的行动;

  

  1. 杰利科的战斗队形转成纵队

  

  2. 杰利科抢占谢尔的T字横头

  

  3. 杰利科碰巧再次抢占T字横头

  

  4. 杰利科按小分队转向

  

  IV. 夜间行动

  

  4:30,埃文-托马斯的战斗分舰队差不多赶上来了,并开始击中敌人的战列巡洋舰。这时冲在前面的英国驱逐舰正在接近敌人的前进纵队,用鱼雷攻击敌人。处于这种威胁下的希珀停止攻击,掉转方向。几乎就在这同时,贝蒂的在前面执行侦察任务的轻型巡洋舰指挥员发回了惊人的报告:“东南方向有战列舰。”

  

  贝蒂停止前进,直到他看到南部地平线上出现了一长排桅杆和烟囱径直向自己开来。他马上向自己的军舰发出顺序反向前进信号。现在他有一个扭转局势,把整个公海舰队带到杰利科炮火之下的机会。埃文-托马斯直到贝蒂已经回头之后才开始执行命令,于是就落在了后边。处在这样的位置上,他的军舰受到希珀的战列巡洋舰的炮击(希珀刚才反向行驶,处于谢尔战列舰队前锋的位置),又受到谢尔的战列舰队的炮击,埃文-托马斯则用更猛烈的炮火回击谢尔。

  

  海战的第二阶段“向北运动”现在开始了,贝蒂和埃文-托马斯被希珀和谢尔的混合舰队追赶着。杰利科通过无线电了解局势后,前来与贝蒂会合。他想把自己的24艘战列舰排成一列,象一堵墙一样挡住谢尔的前进队伍——防止公海舰队从斯卡格拉克海峡逃走或经过基尔运河返回基地。

  

  为了保证这个封锁计划的成功,杰利科必须知道如何部署自己的兵力——6个分队中由谁来带领这单纵队开路,应该走哪条航道。为了做出正确的决定他需要知道公海舰队的准确位置和航道。对此贝蒂却不能提供任何细节。他以自己的旗舰“狮子”号为基准报告了谢尔与它的关系位置,但却不能确定自己的位置。低低的浓烟和迷雾挡住了地平线,无法进行天文定位,在海上航行了17个小时之后推算定位法也不可靠了。

  

  5:42,杰利科的一艘侦察巡洋舰报告说英国战列巡洋舰编队在正前方。这时贝蒂正与希珀激烈交锋,想把德国人逼向东面,给正在前来的杰利科的战列舰让路,下午6点,杰利科从他的旗舰“铁公爵”号上透过迷雾已经能看到贝蒂的军舰了,但还看不到谢尔和希珀的军舰。他认为自己不能再等了,就命令舰队向左展开,于是各舰向东行驶。贝蒂的战列巡洋舰冲在前面给英国战列舰带路,埃文-托马斯落在后面,侦察巡洋舰同时也迅速撤出战斗。这个总会合的地点后来被称为“风角”,“在这里出现了以前的海军从未梦想过的布兵之道”。 [ 原作者注:引自《日德兰战役》。1922年美国海军学院军官学员们在研究杰利科的复杂的兵力部署,想寻找出更简单的方法时,想到了在白昼行动中采用圆形队形的简单力法。第二年夏天,军官学员切斯特·W·尼米兹中校把这种圆形队形介绍到美国海军舰队。 ]

  

  第三阶段,“主力舰队行动”就要开始了。后来的结果表明,就是双方舰队的行动控制权都在杰利科手里,他兵力部署的效果也未必会比当时更好,这是碰巧。他向东行驶的战列舰长纵队正好插在从西南方向驶来的谢尔纵队的前面,形成抢占T字横头的战术机动。但由于北海上的大雾,杰利科并不充分了解自己的优势,错过了进行决定性炮击的机会。谢尔在迷雾中除了能看见前面的炮口焰的闪光外,其他什么也看不见。6:35开始小心地执行“战斗转向”退出战斗。

  

  在其他的情况下,英国战舰会马上转向追击敌人,以其优势炮火迅速结束战斗,但我们已经看到了,杰利科不想陷入一场尾追运动,他很怕出现万一。他又继续向东行驶了一会儿,然后命令各分队向南封锁谢尔回亚德湾基地的退路。

  

  在谢尔这一方面,他6:55转向东,也许是希望通过英国舰队的后部逃回基地去。但杰利科并没有象谢尔想象的那样向南下去很远了。这样一来,向东转向的德国队伍又在浓烟和迷雾中迎头恰好对准了英国战斗舰队的中央。于是战斗舰队又对谢尔的纵队形成抢占T字横头的局面。谢尔认为自己至少在白天是既无法躲避又无法穿过英国舰队,就又再次转向,用驱逐舰攻击和战列巡洋舰出击去吸引英国人的炮火,掩护自己的反方向行驶。

  

  这时,杰利科在这战斗的关键时刻又没有跟踪敌人。相反,他命令按小分队转向,以避免谢尔的驱逐舰的鱼雷攻击。这种运动再一次中断了攻击。一小时后,双方舰队几乎出于偶然再次碰到一起。双方前卫部队交火,但杰利科由于夜幕降临不想再扩大战斗。天黑后,双方舰队平行地向南行驶。杰利科挡在谢尔和他的基地之间,准备天亮后重新开战。

  

  第四阶段,“夜间行动”,出现在31日夜里和6月1日黎明。谢尔完全明白自己的绝望处境。如果他这一夜都被封锁在基地外面,那么英国人将会有一天的时间想办法用他们强大的优势兵力打击自己。他不愿冒那种风险,就选择了几乎同样冒险的办法。尽管他完全知道有大舰队挡路,但仍然决定抄最近的航道驶回本土。他把受了伤的战列巡洋舰调到队尾,命令舰队接连地转向东南方,不惜一切代价地一直前进。夜间10:15到凌晨2:00之间,德国战列舰和巡洋舰在英国战斗舰队后面近6海里兵力薄弱处突围时,爆发了一系列在直射距离内的短暂而殊死的交火。谢尔成功地冲出了英国舰队的尾部,只损失了1艘“前无畏”级战舰和2艘轻型巡洋舰,同时也击沉了1艘装甲巡洋舰和5艘驱逐舰。还没等杰利科认清自己舰队尾部的局势,他已完成了突围。

  

  

  

日德兰海战的关键时刻(7:15-7:20) 点击上图看大图

  2:30,杰利科终于认识到自己的猎物已经逃跑了,又不敢接近德国人的水雷区,就带着舰队向北驶去。日德兰战役就此结束了。谢尔那天下午回到了亚德港。

  

  虽然公海舰队的撤退不能被称为胜利,但德国人却为面对优势之敌自己不但保住了兵力而且还小有收获而得意洋洋。战斗中的舰队力量之比是8比5,英国人领先;战斗中的损失比率大抵也是8比5,却是德国人占上风。英国人损失了3艘战列巡洋舰、3艘装甲巡洋舰和8艘驱逐舰,总排水量为11.198万吨。德国人损失了1艘老式“前无畏”级战舰、1艘战列巡洋舰、4艘轻型巡洋舰和5艘驱逐舰,总排水量为6.2233万吨。

  

  战后英国海军部发布了一份直率的公报没有企图抹煞损失。由于英国公众和皇家海军受纳尔逊全歼敌人传统教育的影响,这一消息使他们大失所望。杰利科受到普遍的谴责。在那些坐在安乐椅里的战术家们看来,他曾几次在可以咬住敌人的机会面前退缩了。当他被提为海军部第一次官时,人们都普遍但错误地认为这是明升暗降。

  

  一时间德国海军很有一种大有成就的感觉,但它在世界上最强大的舰队面前的出色表现所产生的精神效果,又因为它总是停泊在港里不活动而渐渐烟消云散了。日德兰战役之后,公海舰队仍然象以前一样不敢与英国主力开战。除了偶尔几次提心吊胆的训练巡弋和两次想采用打了就跑的战术袭击驶往挪威的船队均以失败告终外,它在战争结束之前一直被困在港内。长期闲置,加之德国海军部从不活动的舰队抽出人员派往十分活跃的潜艇部队,这引起了兵变。兵变波及到德国公众和德国陆军士兵,所以在德国防卫崩溃中,内部的骚乱几乎和外部压力的作用相等。

  

  正如勒班陀海战是单层甲板大帆船时期的最后一仗。特拉法尔加角海战是帆船时期的最后一仗,日德兰海战也标志着蒸汽舰时期的结束。在此后的25年里,全世界的海军建设者们都对这一海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但说到底日德兰海战都没有什么持久性的教育价值。在它之后的大海战将在航空母舰之间进行。航空母舰能袭击200海里以外甚至更远的敌人,这是“无畏”级战舰所不及的。

  

  摘自:《海上力量——世界海军史》作者:E·B·波特 [美国](扫描校对:投笔从戎)

  

  转自:中国海军史研究联合论坛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