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日本投降:天皇维系王朝 将军选择剖腹

热度139票  浏览18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45年8月9日上午11点,日本首相铃木贯太郎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与会者包括指挥战争的最高委员会六名成员。原子弹三天前在广岛爆炸一事,强烈地震撼了被称为是“六要员”的委员会六名成员。现在,他们又要应付新的灾难:那天一早,160万苏联军队向日军盘踞的满洲里发起了进攻,日方认为苏联会跟自己达成可以接受的和平,但是这一希望破灭了。铃木想利用此次会议,建议日本接受投降协议,协议是盟军在7月末提出的。

“我们不能无限期地进行战争,”年老的首相说,“除了接受《波茨坦宣言》外,我们无路可走。”

战争部大臣阿南惟几将军对铃木的建议做出了愤怒的反应。“谁能肯定我们百分之百地失败?”他反问,“我们当然不能接受这个宣言。”他的话一说,“六要员”之间的立场就泾渭分明,一派希望和平,另一派要求进行抵抗而不管代价有多大。

军方人士――阿南将军、海军参谋长丰田副武和陆军参谋长梅津美治郎――坚持着幻想,他们认为,通过上苍的干预,日本也可能设法击退美军,就像非同寻常的台风或者神风一样,那种神风曾在1281年击退了蒙古的入侵舰队。

主和派同样相信,天上和地上无论什么都挽救不了日本。首相铃木、海军大臣米内光正和外交大臣重光葵认为,苏联对中国满洲里的入侵是压制同僚的机会。

阿南将军向最高委员会提出了日本的防卫计划(操作方案),并评论了军方击退入侵所能动用的力量:53个步兵支队和25个旅,加在一起有25万个守备组,共235万人;除此以外,指挥官能够召集400万陆军和海军加入战斗。而且,内阁最近已经通过了一项措施:将征兵范围扩大至15到60岁的男子和17到45岁的女子,这样日本的防御力量可以再增加2800万人。

就数量众多的防御者阻止或击退美国人的登陆一事,外交大臣重光葵要求进一步说明。但是,重光葵只听到了陈词滥调。“凭着运气,我们会在他们登陆之前将其击退,”梅津将军说,“无论如何,我可以自信地说,我们将摧毁入侵者的主要力量。”

外交大臣重光葵充满了嘲讽,他说,即使日本的兵力击退了第一次登陆,美国军人将反复登陆直至成功。

两个对立的派别争论了两个小时,最后愤怒的铃木愤然离会,去参加一次全体内阁的大会,大会将讨论导致“六要员”分裂的同样问题。

在内阁大会召开之前,铃木就知道这是浪费时间。接受《波茨坦宣言》需要内阁成员的一致赞同。占据内阁职位的战争大臣阿南将军,肯定要拒绝和平建议。内阁大臣和他们的秘书们只是占据着席位而已,这时,一名官员走进会议室,报告了第二个灾难:长崎遭受了广岛一样的命运。

折磨一个民族的六个日子就这样开始了,这个民族历史上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失败。现在,必须尽快决定一亿日本人民的命运,以免美国人再次扔下原子弹。这是一个关键的时刻,需要一位英雄人物来平息口水之战,把这个民族从毁灭中拯救出来。这样的救世主很快就出现了――他出乎意料地出现,整个日本国都感到惊讶。

救世主就是裕仁天皇自己,从公元七世纪算起,裕仁是第124代。裕仁统治着日本,却不拥有实权。人们尊崇裕仁为太阳神的后代,他不在意战争与和平这样的世俗问题。但是在日本面临危机的时刻,裕仁挺身而出,引导自己的民族前进。他是一个身细而腼腆的44岁男子,戴着厚厚的眼镜,喜欢研究海洋生物学。

促使天皇行动的是内阁的明显无能:除了争吵外无所事事。长崎的可怕消息对于澄清认识毫无补益。在下午2点30分,内阁做出了决定。就在上午10点之前,在经过数个小时无用的争辩后,铃木提出进行投票。大多数大臣选择接受《波茨坦宣言》,但是仍有持不同意见者,包括战争大臣阿南。铃木厌恶地宣布休会,然后和外交大臣重光葵匆匆去面见天皇。那天上午,裕仁听取了首相的意见,天皇最亲密的顾问、封建主、天皇印章的持有者木户勋爵认为,天皇要采取行动打破僵局。最新的报告只是加深了人们的这种印象,即日本的领导人已经陷入了纷争不能自拔。裕仁意识到,如果日本想要和平,他就必须抽剑砍断纷争的结子。

裕仁同意在当晚举行帝国会议,以打破僵局。晚上11点之前,内阁和最高委员会的各个成员接到诏令要求与会,木户勋爵和其他几名前首相也接到了诏令。人们都感到迷惑:通常,只有在向天皇呈送已经达成一致的协议时,天皇才跟他们见面。内阁和最高委员会的成员们匆匆赶往地下皇宫掩体,地下皇宫掩体跟“图书馆”毗邻,“图书馆”是一个加固的水泥建筑。自从5月份皇宫在空袭中被损坏以来,皇室成员就住在地下皇宫掩体里。

铃木要求朗读《波茨坦宣言》,会议开始了。“六要员”中的每个成员站起来轮流陈述自己的意见。外交大臣重光葵不慌不忙地说结束战争的时刻到了――如果盟军允许日本保留天皇。海军大臣米内对此表示同意。阿南将军则表示反对,他严厉地表达了自己对于和平的条件:必须允许日本自己遣散自己的武装力量,允许日本自己审判日方战犯,对盟军的占领施加限制。“如果这些条件得不到满足,我们就要继续勇敢地战斗,直至牺牲”。

当有人问是否日本还有能力战斗时,陆军参谋总长梅津将军的回答出奇的乐观,他宣称,反空袭措施将阻止原子弹再次攻击日本。“我们始终保持自己的力量,”他说,“我们期望着进行反击。”

直到凌晨两点,会议还未取得任何进展。年老的铃木费力地站起来。“我们讨论这个问题已经数个小时,却没有任何结论,”他开始陈述意见,苍老的声音充满坚定。“我们没有先例――我发现找到这样的献礼是困难的――我必须怀着最崇高的敬意,请求天皇表达自己的意愿。”

铃木慢慢地转过身,走向天皇。这种做法有似于对天皇的亵渎。会议室充满了喘气声,惊呆的阿南喊叫起来:“首相先生!”铃木好像没听见似的,继续前行,到达天皇坐着的台前,朝天皇鞠躬。裕仁天皇会意地点点头,铃木返回自己的座位。

天皇站起来开始讲话。他声音显得脆弱,显示出自己对打破数个世纪传统的紧张心情。“我已经严肃地思考过――”天皇说,“国内国际的局势,我得出结论:继续战争意味着民族的毁灭,意味着世界上流血的增多和残忍。”

在场的听众鸦雀无声,人们好像受到了催眠。

“看着我无辜的人民遭受痛苦,我不能再忍受。”裕仁停顿了一下,凝视着钢梁构造的天花板,用带着白手套的手指擦了擦眼睛。他继续说:“想到那些忠心为我服务的人,想到士兵和水手在战场上死亡或受伤,家庭失去了他们的财产――经常连生命也保不住,我感到痛苦。”

天皇不应说这些事情,不应就忍受痛苦和就众所周知的事情表达意见:日本在每件事上进行冒险并且已经输了。裕仁的讲话把人们的丰富情感发掘了出来,这种情感通常隐藏在表面上冷漠的面孔后面。会议室有几个人跌落在座位里,头低垂着,肩膀高高耸起。

天皇继续讲着:“我们必须忍辱负重的时刻到来了。我含着眼泪,同意接受盟军的宣言,宣言要建立在外交部勾划的基础上。”

裕仁转身走出屋子。8月10日黎明,内阁成员们都签署了意见,接受《波茨坦宣言》――条件是,天皇的最高权力不容更改。

整个日本都醒悟过来了,宣布皇家会议有条件接受协定的电报发往日本驻瑞士和瑞典大使馆,消息再从那里传到华盛顿、莫斯科、伦敦和重庆。

那天上午9点30分,阿南将军走进战争部,告诉他的人员投降的决定。“我不知道自己能提供什么理由,”阿南对50名聚集在防空掩体中的官员们说,“但是,既然接受《波茨坦宣言》是尊敬的天皇陛下的意愿,就无需再做什么。”当几名官员开始抗议时,阿南打断他们:“必须摒弃你们个人的情感,摒弃你们下属的情感。”他说,这位战争大臣用手掌拍着自己的平头以示强调:“如果这里有人想跟陛下的决定作对,他只能在我死后这样做。”

阿南的声明没有使所有的官员都服气。那天晚些时候,官员中有两个人――包括阿南的内弟、陆军上校竹下正彦副官――以阿南的名义在广播中发布了一则消息,督促正在收缩的日本国所有的军队“坚决地战斗,即使我们吃草吞土,即使我们睡在野地里”。

当外交大臣重光葵得知这则伪造的消息时,他决定不再等待帝国会议的决定,而通过官方渠道同盟军方面联系。重光葵担心,如果不立即同华盛顿联系,盟军可能把下属官员的言词理解为拒绝《波茨坦宣言》。那天晚上,外交大臣怂恿多媒新闻社的一名编辑,把帝国会议的决定变成摩尔斯式编码,用英文传输给美国和欧洲。

消息传出来后,一群叛乱的陆军军官在东京爆炸了手雷,企图以此煽动实行军事管制和加强陆军的控制力。他们没有达到目的,在一个受到连续几个月轰炸的城市里,没有人对几枚手雷的爆炸给予太多的注意。

在华盛顿时间8月10日上午7点30分,全世界都收听到了重光葵在电台发布的消息。杜鲁门总统获知此消息后,召来四个重要的助手――国务卿伯恩斯,战争部长斯廷森,海军部长杰姆斯神V.福里斯特尔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海军上将威廉莱希。消息很清楚:

“对于1945年7月26日在波茨坦发布的联合宣言中所列条件,日本政府准备接受,日本政府认为,天皇作为日本的最高统治者,其特权不容遭到任何贬低。”

杜鲁门向四个助手征询意见。杜鲁门要求无条件投降,但是日本顽固地提出了新条件。斯廷森主张保持裕仁天皇的皇位,他说需要天皇进行合作来抚慰所有投降的日本军队。“必须利用天皇,以使我们避免更多流血。”战争大臣说,莱希和福里斯特尔点头同意,但是伯恩斯表示怀疑:“如果接受任何条件,”国务卿说,“我想应是由美国而不是由日本来提出条件。”

杜鲁门决定休会,等待日本通过官方渠道传来的消息,与此同时,伯恩斯准备拟定复函。午后不久,日方的消息到达,总统召开全体内阁会议,听取伯恩斯建议的回复。

“从投降那一刻起,”国务卿写道,“天皇的权威,以及日本政府统治国家的权力,应该属于盟军的最高统帅,盟军将会采取认为必要的措施执行投降协议。”伯恩斯补充道:“日本人民自由表达出来的意志,将决定日本政府的最后形式。”

伯恩斯通过经过推敲的语句,使日本人相信――日本国家的核心天皇――将得到保留。伯恩斯的陈述并没有显示要绝对地履行义务。杜鲁门同意伯恩斯所写的回复,他命令国务院把回复交给盟国,以得到盟国的赞同。

除了苏联之外,所有的盟国都立即接受了这一回复。苏联人很贪婪,他们跟日本交战仅仅两天,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消化斯大林觊觎的土地――满洲里、北朝鲜、千岛群岛和萨哈林岛。苏联企图令人讨厌地阻止和平,在占领日本的盟军高层指挥圈中,它坚持自己拥有席位,并主张对选出来的最高统帅投否决票。

在同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黎明前的会谈中,美国驻莫斯科大使W.埃夫里尔哈里曼突然拒绝了苏联的要求,说道:“它们完全不可能。”几个小时以后,苏联认识到自己的要价难以实现,于是妥协,同意了伯恩斯草拟的对日本的回复。8月12日,盟军通过瑞士向日方送达了正式回复,并且通过洛杉矶的短波对此进行了广播。

在东京,木户勋爵匆匆起草了手稿给“图书馆”,并给天皇朗读,他强调了日本政府的最终形式要由“人民自由表达的意志来决定”这一条款。他指出,这一条款意味着君主政体的结束。“这并不重要,”裕仁天皇说,“如果人民不想要天皇,君主政体就是无用的。我想,让人民自己做出决定很好。”

但是,当内阁开会讨论盟军的广播时,事情很快陷入三天前的僵局中。重光葵赞成接受敌方的回复。如果日本坚持要对投降条件再作修改,盟军可能彻底废除天皇政权,而不是让日本人民自己做出决定。

阿南将军站起来,指出应该拒绝盟军的回复。“他们想阻挠天皇的权力,”他说,“我主张艰苦斗争到底,奋力捍卫国家。”

会议上的一个客人给予了阿南支持,他是顾问委员会主席平沼骐一郎,在有关国家的问题上,他向天皇提出了建议。这个78岁的前首相争论说,使天皇服从于盟军的最高统帅,意味着裕仁天皇近乎变成奴隶。平沼在内阁会议中没有投票,但是他充满激情的花言巧语压倒两个大臣。即使铃木也在辩论中收敛起来,“如果别人强迫我们解除武装,”他说,“除了继续战争,我们便没有别的选择。”

重光葵对铃木的反复感到吃惊。这名外交大臣主张,会议最好能在和平努力完全土崩瓦解之前结束。在重光葵的催促之下,铃木宣布休会。

重光葵返回办公室,告诉助手说,如果内阁继续争吵,他自己可能辞职。重光葵的助手、副大臣松本俊一建议重光葵再争取些时间。盟军的正式答复已经到达瑞士大使馆。“我们为什么不能假称明天上午才收到答复?”松本建议,“今晚请回去休息一下。”重光葵表示赞同,间隔了好长时间,他才打电话给木户勋爵,告诉他情况不妙。

那天晚上,木户勋爵召铃木到自己的办公室。他想平息首相为和平进行战争的努力。“如果我们在这个阶段拒绝《波茨坦宣言》,”木户对铃木讲,“100万无辜的日本人将死于轰炸和饥饿。如果我们现在寻求和平,我们中的四到五个人将遭到谋杀,但是这很值得。还有,现在寻求和平是天皇陛下的意志。”

木户的热情征服了一切。“好,我们就行动吧。”铃木叫起来,补充说自己将坚定地反对主战派。木户已经准确地感知到首相的想法,他使铃木确信,天皇在不惜一切代价寻求和平。这样,木户把铃木带回了主和派阵营。木户勋爵也准确地读懂了战争部里反对的旋风。前天,一群年轻的军官为推动继续战争发动了政变,并用刺杀的方式警告木户勋爵和和平阵营里的其他成员。

8月11日,在战争部一个炙热的掩体里,15名陆军和海军军官聚会,阴谋发动政变。这些人受阿南的内弟竹下正彦和另外一个叫火田中建二的年轻人的领导。竹下通过同阿南的关系,了解了“六要员”的想法,他在聚会上指出,必须刺杀铃木、重光葵、木户。竹下说,“我敢保证阿南将军会站在我们中间。”

对于叛乱者来说,战争大臣的参加是关键。阴谋家们认为,他们争取到了阿南这样的重要人物,其他领导――包括东京的陆军司令和皇家卫队司令――将加入到他们一边。叛乱者相信,控制了皇家卫队就能把天皇分离出来,让他继续战争。

在随后的两天,叛乱者多次企图接近阿南,阿南每次都尽力避开他们。战争大臣对自己年轻的军官们抱有同情,但是,天皇结束战争的意志束缚着他。阴谋家们看来拥有的时间不多了。8月13日上午,火田中和竹下正彦在阿南的家守夜,他们打算呆下去,直到阿南给予答复。

与此同时,阿南准备去参加一个“六要员”的会议,讨论美国的新建议。当他到达皇宫时,他发现主和派又团结起来,首相铃木吸着雪茄,活跃地讨论着和平。整个上午在没有结果的争论中过去了。中午时候,首相结束了“六要员”会议去为下午的内阁会议作准备,他所期望的将又是一次没有结果的争吵。

他没有失望。陆军公报副本的一则消息打断了争论,这份公报将在各个电台播出并在下午四点的报纸刊登:“一接到新发布的天皇圣谕,陆军就开始重新采取行动,进攻美国、英国、苏联和中国。”

显然,叛乱者正在活动。“我对此一无所知。”阿南嚷道。他马上打电话给战争部的梅津将军。战争部的参谋长同样感到震惊,就在此消息将要发布到日本各地的前几分钟,参谋长成功地对此消息的发布进行了阻止。

伪造的公报引起的轰动已经平息。铃木提出进行投票表决,决定是否接受美国对日本投降所提要求的正式答复。由于不是内阁成员,海军上将丰田和梅津将军都没在场,阿南失去了这两个人的支持,于是首相觉得能够分化战争大臣这个惟一的持异议者,觉得自己可能促使他改变投票。这一策略遭到了失败,12名大臣宣布要实现和平,但是国内事务部大臣和司法部大臣都支持继续战争。

愤怒的铃木忍无可忍,宣布内阁会议休会,他警告说,如果不能很快打破僵局,他将请求天皇做出最后的决定。阿南请求再延长两天,这样阿南能够试图阻止陆军叛乱。“对不起,”铃木说,“这是我们珍贵的机会,我们必须抓住。”

战争大臣离开了屋子,铃木转向他的医生。医生整天不离铃木左右,以免年老的首相在不分昼夜谈判的压力下健康发生问题。“如果我们往后推,”铃木解释,“苏联人可能占领北海道,这将给我国致命的一击。”

“但是阿南将军可能自杀。”铃木的医生表示抗议。

“我明白,”首相回答,“对不起。”

当阿南上午8点回到家时,他发现自己的堂兄火田中和另外八名青年军官正在等他。那些人喊叫说,日本不能投降,主张和平的人应该被逮捕,要隔离皇宫,要宣布军事管制。战争大臣表示同情,但他同那些人保持距离。战争大臣告诉青年军官,他将在午夜会见他们的代表。但是在午夜的会见中,阿南再次推迟做出决定,直到次日即8月14日。

在火田中和其他叛乱者同阿南将军争吵时,火田中在“六要员”中的团伙――梅津将军和丰田海军上将正在游说外交部长重光葵拒绝接受盟军的投降协议。神风军团的创立者、海军上将大西泷治郎尾西突然冲进屋子,会议被迫中断。大西泪眼汪汪,近乎歇斯底里。

“我们必须制定一项计划,为天皇陛下赢取胜利。”大西说,“我们必须亲自投身于这项计划。如果我们准备牺牲2000万日本人,胜利就是我们的。”空袭警报的鸣叫打断了他的讲话。战争仍在继续。哈尔西海军上将的航空母舰那天早些时候进攻了东京,现在斯帕茨将军的B-29轰炸机又在头顶轰鸣。

大西试图继续发言,重光葵打断了他。“赢得一场战斗,”重光葵说,“并不会为我们赢得整个战争。”外交大臣重光葵反驳完以后,径直离开了宫殿。大西的疯狂促使重光葵比以往更加坚定地在次日将争论了断。

8月14日一开始,美国就传来一则消息。在快天亮时候醒来的东京居民看见天空有一架B-29轰炸机。这架飞机装载着不具有致命性的物品,即传单,“美国飞机今天不会轰炸你们。美国飞机在抛撒传单,因为日本政府已经表示要投降,每个日本人都有权利知晓投降条件”。

木户勋爵在宫殿的地面上拣到一份传单,上面的内容使他感到惊讶。他匆匆去向天皇报告,警告他说,如果军队获得了传单,军队就可能发生普遍的叛乱。天皇认识到时间不多了,他不能再等待内阁做出决定,如果仍有人反对投降,对投降犹豫不决,天皇将在上午10点30分,凭借自己的权威召集由全体内阁组成的皇家会议。“我要下令投降”。天皇说。

顶:13 踩:10
【已经有116人表态】
15票
感动
13票
路过
12票
高兴
16票
难过
15票
搞笑
15票
愤怒
15票
无聊
1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