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学者耗时3年找到中国远征军美军少校埋葬处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发布者:林天宏
热度110票  浏览20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0日 21:37

梅姆少校

  

梅姆瑞少校的葬礼

  【冰点特稿】:寻找少校

  本报记者 林天宏

  把碟片放进播放机的时候,邓康延觉得,“他们能看上10分钟就不错了”。毕竟,这只是一场房地产商的私人聚会,饭局也马上就要开始了。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让这个50岁的纪录片制片人颇为意外。

  这群大老板,从头到尾安安静静地看完了长达70多分钟的片子,还多次推迟了上菜的时间。

  片子播完后,他们不约而同地鼓掌,邓的朋友、一个国内房地产的领头人物说:“康延,以后再拍这样的片子,你缺多少钱,我都给你想办法找上。”

  意外还在不断发生。

  2009年12月23日,邓康延收到中国纪录片学术委员会寄来的信,称这部片子获得了2008~2009年度中国电视纪录片长片“十佳作品”。这是国内官方最为权威的纪录片奖项,多由数家公立大型电视台或电视制作中心获得,极少颁发给像邓康延这样的民间制作者。

  这部名为《寻找少校》的片子与商业无关,也并非宏大叙事。它静静讲述的,只是一个关于遗忘和寻找的故事。

  从一幅意外发现的美军葬礼老照片开始,几个研究中国远征军的中国民间学者耗时3年,沿着当年远征军的反攻路线穿过怒江和高黎贡山,还远赴美国国家档案馆,拜访老兵家庭,终于找到美军少校梅姆瑞在中国的埋骨之处,也考证出远征军中一支代号“Y部队”的美军顾问团的前世今生。

  “历史总是在反反复复中丢失了许多细节,但有时候,细节却决定了我们怎样去记录历史。”邓康延说,“我们既是在寻找故人故事,也是在寻找内心的安宁,与历史的公正。”

  老照片上的葬礼

  如果不是一次偶然的聚会,邓康延的生活本不会和“远征军”这一个历史名词发生太多交集。2003年年初的一个黄昏,时任《凤凰周刊》主编的邓康延和另外几个朋友,在深圳为刚从云南归来的朋友章东磐接风。

  章东磐是这个圈子里公认的传奇人物,早年当过炮兵、侦察兵、文物鉴定家、出版社编辑,后来又做起了生意。从2000年开始,他前往云南一带,走访远征军中的抗日老兵。

  那天晚上,饭局成了章东磐一个人的“独角戏”,他讲述了在云南耳闻目睹的许多远征军老兵的悲壮故事。一桌子人都悄无声息,泪流满面的邓康延突然站起身来说:“我要去为他们拍纪录片,哪怕辞了现职。”

  几个月后,邓康延果真搁下了主编职务,与章东磐一起前往云南,准备拍摄一部关于远征军的10集纪录片。片子的大纲都已经写好了,可这个时候,因为投资合作等方面出现问题,计划就此搁浅。

  没有资金,也没有播出平台,片子还拍不拍?拍什么?“犹如一支部队正在冲锋时突然失去了目标”,问题被摆在了整个纪录片团队面前。

  “我想起一个故事。”团队中的云南作家孙敏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故事来自一张60年前冲洗出的老照片。2002年,为了调查滇西抗战的历史,孙敏在云南腾冲一带进行田野调查。在距离腾冲城3公里的和顺乡,她结识了当地一个乡村图书馆的馆长、已逾70岁的张孝仲。

  在一次闲聊中,张孝仲顺口问了一句:“我家里有一些老照片,要不要看一下?”

  他取出一本镶嵌着92张黑白照片的相册,照片保存得很完好,“就像当天早上才从暗房里取出来一样”。

  相册的主人,是张孝仲的父亲张溶。作为民国时的一个摄影爱好者,张溶在和顺乡开着方圆百里唯一的照相馆。1944年初秋,正是远征军收复腾冲城前的最后时刻。一名远征军军官来到店里,要求冲洗一堆胶卷。

  当晚,在远处炮声的陪伴下,张孝仲和哥哥连夜冲洗出了这批胶卷。父亲张溶擅自主张,多加洗了一份,想作为这个家庭的“收藏”。

  翻看着照片,孙敏发现,这些照片记录的是腾冲激烈的战争场面,以及一批美国军人的影像。其中一张照片吸引了她的目光。

  那是一场军事葬礼:一棵巨大的榕树下,站立着十几位全副武装的中美两国军人,照片左侧,一个手持《圣经》的美国军官正在主持葬礼,一口中式的棺木,正被放入墓穴。

  当时,孙敏并不太明白这张照片的意义,她只是进行了翻拍。随后,这些照片又一次被收藏了起来。她至今还记得张孝仲脸上很不好意思的神情,他喃喃地说:“其实,没有经过人家的允许,就加印了一套,有些不对,是吧?”

  然而,历史就多亏了这次未经授权的加印,才不至于被湮没得干干净净。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