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暗杀蒋氏父子:蒋家父子与“台独”的较量

热度28票  浏览5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廖文毅策划暗杀计划

廖文毅1910年生于台湾云林县,20世纪30年代毕业于南京金陵大学工学院,后在美国俄亥俄大学获博士学位。1940年,廖文毅返回台湾经营企业。台湾光复后,廖文毅成立了“自治法研究会”,开始鼓吹“台湾独立”,成为早期“台独”分子之一。“二二八事件”后,廖文毅上了国民党当局的通缉犯名单。眼见在台湾无处栖身,廖文毅仓皇出逃到了香港。在香港,廖文毅成立了“台湾再解放联盟”,还曾向联合国递交“请愿书”,要求联合国出面“托管”台湾。1950年,廖文毅在日本组建“台湾民主独立党”,自任主席。1955年,他在东京成立了“台湾共和国临时议会”,次年又成立了所谓“台湾共和国临时政府”,自封“大统领”。1960年,廖文毅在日本组织成立了“台湾独立统一战线”。

眼见蒋氏父子在台湾的统治日益稳固,廖文毅心急如焚。这时,廖文毅手下的人遂献上一计:“中华民国”之所以能在台湾苟延残喘,主要是因为有蒋介石在;只要蒋介石一死,“中华民国”也就完了。那时,“台独”分子的美梦必能得逞。

五百两黄金买蒋介石人头

廖文毅听后拍手称妙。在他的操持下,“台独”分子在日本收买了自称郑成功后代的刺客郑松焘。郑松焘三十八九岁,毕业于日本占领时期的“台湾警察学校”。在日本,郑松焘一直为日本的达官显贵当保镖。廖文毅的手下一找到他,郑松焘便拍着胸口大声说:“给我500两黄金,就能买到蒋介石的头!”

1961年10月26日,郑松焘以日本华文报社记者的身份从东京飞抵台湾,入住台北白龙宾馆。接着,郑松焘给幼时密友、时任台北市警察局刑侦大队刑警岳安和打电话,邀其去宾馆叙旧。一番寒暄后,郑松焘以写稿为名,从岳安和口中套出了蒋介石的一些日常情况。

事有凑巧,这天的台湾报纸上刊登了蒋介石将于次日下午2时去“革命实践研究院”作演讲的消息。郑松焘遂将行刺日期定于次日。

岳安和向蒋经国报案

为便于通过海关,郑松焘自日本入境时没有携带手枪。他按照事先计划,以到龟山岛考察为名,向岳安和借手枪“防身”。身为刑警的岳安和虽口头上爽快地答应了,但职业习惯使他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郑松焘刚来台北时并未说过要去龟山岛,况且龟山岛上一无野兽二无海盗,根本无需带枪支防身。岳安和又仔细回忆了郑松焘来台后的一些情况,发现他所打听的全是与蒋介石安全有关的内容。联想到报上已公布的蒋介石将于次日去

“革命实践研究院”演讲的行程,岳安和不禁大吃一惊,于是决定向当局举报,但一时又拿不准该向哪个部门举报。经过深思熟虑,他最后决定直接向蒋经国汇报。

按常规,岳安和根本进不了蒋经国的大门。于是,他想了个主意:骑着摩托车,驶到蒋经国官邸大门前,突然来了一个急转弯,向蒋府大门撞去。就在摩托车即将撞进大门的一刹那,两个便衣把岳安和从摩托车上揪了下来。

岳安和终于见到蒋经国。蒋听完详情后,立即给蒋介石官邸下令:“从现在起,按战备措施进行官邸警卫,外人不论是谁,一律不准进入官邸;‘总统’要出去,必须力劝,劝不住就给我拦住,就说是我进的言。”随后,蒋经国又下令缉拿郑松焘。

这次抓捕行动没有成功。原来,刑警出身的郑松焘更是警觉,他眼见岳安和驾着摩托车出了警察局大门,便马上叫了一辆出租车紧随其后,并亲眼目睹了岳安和驾车闯蒋府的一幕,于是赶在当局封锁机场之前离开台湾回到日本。

杀手被台湾特工追杀

随即,台湾“国家安全局”派出一支三人行动小组,由台北直飞东京。1961年11月29日上午7时30分,西装革履的郑松焘去坐地铁。在站台上,伪装成乘客的台湾特工奇建荣经过郑松焘身边时,漫不经心地把一个香蕉皮扔在地上。这时,一趟列车驶来。就在郑松焘刚要迈向列车的当口,忽然身旁出现了一个乡下人打扮的年轻姑娘,手拿一张纸,指着上面的日文,一边说着“先生,请多关照”,一边朝郑松焘鞠躬。郑松焘以为她要问路,没想到小姑娘一脚踩在香蕉皮上,身体向前一滑,暗中发力,双手将郑松焘推进了道轨。原来,这个姑娘是台湾间谍。

日本警方对郑松焘之死的调查一无所获。廖文毅却心知肚明,吓得住进了医院。此后,廖文毅的“台独”调子越唱越低。蒋介石闻讯后,派人给他捎话:只要放弃“台独”,就欢迎他回台湾。1965年3月,廖文毅宣布解散“台湾独立统一战线”,他本人也放弃“台独”,随后返回台湾。返回台湾后,廖文毅先后被委任为曾文水库筹建委员会主任和台中港筹建委员会副主任,1986年病逝于台北。

“台独”分子瞄上蒋经国

1970年4月,蒋经国以台湾“行政院副院长”身份访问美国。

4月20日下午3时许,蒋经国乘坐的客机降落在华盛顿安德鲁空军机场。

这时,“台独联盟”针对蒋经国的暗杀计划也在紧锣密鼓地逐步展开。“台独联盟”的4名死硬分子黄文雄、黄晴美、郑自财和赖文雄于蒋经国抵美之前两周就秘密制定了一个枪杀蒋经国的计划。

“台独”分子认为:没有蒋经国的台湾将面临继承人的危机,那将是“台独”分子翻身的绝好时机!“台独”分子把赌注押在了4月24日在纽约布拉萨大酒店为蒋经国举办的60岁生日寿宴上。

子弹擦着蒋经国的耳朵飞过

4月24日中午12时,蒋经国离开下榻的纽约庇尔旅馆,前往布拉萨酒店。庇尔旅馆与布拉萨酒店仅隔两条街道。蒋经国出发前曾有人打电话说:一些“台独”分子正在酒店门外示威,但蒋经国对此并未介意。此时,黄文雄、郑自财二人已各自怀揣一支左轮连发手枪,潜伏在布拉萨酒店正门附近,单等蒋经国出现。

片刻之后,蒋经国的座车抵达布拉萨酒店。车刚停稳,美方安全警官亨利苏尼兹和詹姆斯沙德上前打开车门,一左一右护卫蒋经国朝正门走去。同时,两名台方贴身警卫也与两名纽约市警察局的便衣一起,上前护着蒋经国走上台阶。

就在蒋经国将要走进正门之际,潜伏在门侧的两名刺客一前一后从离蒋经国不足十米远的大理石柱后闪出,向蒋经国冲了过来。走在蒋经国左边的苏尼兹侧身上前挡住冲上来的黄文雄,见其手中有枪,便大喊:“注意,这小子手上有枪!”

此时,黄文雄正举起手枪对准蒋经国的背后,但蒋经国已被两名贴身警卫用身体死死护着向旋转门内走去。黄文雄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去,就在他将要扣动扳机的一刹那,两名警官同时向他扑去,从另一侧冲上来的沙德警官右手抓住黄的右臂向上奋力一推,“砰”的一声,子弹击穿大门,擦着蒋经国耳朵飞过,深深地嵌入了正厅墙壁的木板中。

就在黄文雄准备开第二枪时,苏尼兹警官已用脚将酒店的旋转门死死顶住,将其夹在门缝内动弹不得。另两名警卫也马上与沙德一起将其手枪缴下。

另一名刺客郑自财还未来得及开枪,便被两名警卫人员制服。郑自财向警卫挥拳拒捕,被警卫用警棍猛击其头部,顿时血流如注,眼镜也被打碎落地,失去了反抗能力。

至此,刺杀蒋经国的计划失败。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