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对越自卫反击战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西沙轶事:一个老战士的海南回想

热度126票  浏览31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6月02日 18:23
 一、收复西沙作战
    
    中国水下考古专家不久前在南海西沙海域发掘出水大量五代及宋、元、明、清时期的古瓷器,再一次以不容置辩的事实证明了西、南沙群岛自古以来即为我国不可争议之领土。二十七年前,十八岁的我作为共和国的军人,曾经有幸参加收复西沙永乐群岛自卫反击作战的军事行动,现将这段往事追记如下,以飨读者。
    
    奉命出征
    
    一九七四年初,美军开始撤出越南,越共趁机大举挥师南下,逼近南越首都西贡(即现在的胡志明市),越南战争已近尾声。此时,我国版图上的西沙永乐群岛仍然被南越伪军所盘踞。中央军委认为,现在如果不收复西沙,更待何时?
    
    春节前夕,我所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南军区直属独立工兵营接到上级命令:三日内开往三亚榆林沿海集结待命,准备参加收复西沙永乐群岛自卫反击作战的配属行动。是日全营开展战前动员,更换武器装备,强化学习了战场常用的越语如:呀哋!(站住!)、老耸控耶!(缴枪不杀!)、盅堆宽哄度边!(我们优待俘虏!)等等,同时,从营长到士兵一律剃了光头并杀猪宰羊聚餐,准备出征。
    
    第一次上战场,不管是连年五好战士的老兵班长还是刚刚入伍的新兵蛋子,心情都很激动,纷纷书写请战书力争火线立功入党,有的同志还写了遗书,大有“丈夫一去不复还”的气概。当时我在工兵一连三排七班当战士,是第四年兵,刚满十八岁,还未入党,我把请战书和入党申请书一起交给了连队党支部,把四年的积蓄寄给了远在湖南部队里的父母亲,在留置营房的物品上认真地填上了本人姓名和家庭的详细地址,作了视死如归的打算。第三天,全营除留守人员外,整装登车离开了翡翠城通什营地从中线公路开赴榆林前线,准时到达指定待命地点羊栏。
    
    待命羊栏
    
    羊栏位于天涯海角和三亚之间,紧邻现在的凤凰国际机场,碧海、白沙、蓝天、椰林,风景十分秀丽,是海南全岛唯一的回族村镇。村民多半姓马,信仰伊斯兰教,以牧羊为生,人口不多,约三百人左右,语言也比海南其他民族的好懂。我部在村西海边防风林里安营扎寨,任务是在附近石山采集碎石,为在西沙构筑永久性防御工事准备材料并随时准备上岛施工。二战其间,日军曾在此修有机场,因此海边仍有条日军遗留的窄幅水泥路。
    
    晚饭后我和战友们外出散步时,曾捡到过日本的军用罐头(里面的内容已成粉状,不知是骨灰还是食品)和日军特有的牛蹄子皮靴的鞋底(大母趾和其他四趾开叉)。海南唯一的铁路——西线铁路也从此处经过。
    
    第二天我们便上山采石,将其放入粉碎机中粉碎,然后装入火车车皮运往三亚军港。在装车过程中,为了装运方便,我们把车皮推来推去,连长李绍兴说:“泰山不是垒的,牛皮不是吹的,火车是推的。”一次,一个四川兵不慎将左脚伸上轨道,结果让车皮压瘪了小母趾,从此他逢人便吹:“各老子,我在西沙被火车压过。”复员时连里给他评了个“二等乙级残废”。
    
    一九七四年的春节,我们是在羊栏前线的军用帐篷里过的,此时海军舰艇部队和陆军野战部队已胜利完成收复西沙永乐群岛的作战任务,留下守备分队,搬师回营。听说岛上的南越伪军大部分是受处罚人员,有个别伪军还是华裔,加之西贡已被北越军队包围,军心早已渙散,根本不堪一击。只是海战时,南越伪海军凭借着美制军舰做了小小的抵抗,我九名海军官兵英勇殉国。
    
    不久,前线指挥部来了命令,让我部二日内开赴西沙,构筑永久性防御工事。我全营官兵立即拔寨前往三亚鹿回头军港,将战备物资连夜装船,准备启航。在通过趸船往货轮上运冬瓜时,因两船之间有一米宽的间隙,于是大家每隔一米一字儿排开往货轮上传递,记得当时天较黑,新上任的司务长过来检查蔬菜装船工作,不知道两船之间有间隙,认为那里两人之间间隔太宽,影响装船速度,于是便自告奋勇地站了上去,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噗嗵”一声,我们的文昌籍小个子司务长携带着手枪挎包就全副武装地掉进海里去了。连长闻讯后赶紧通知货轮打开探照灯搜寻并组织打捞,好在司务长会水,只是被捞上来时挺狼狈,象个落汤鸡。不知情者原先以为掉了个冬瓜,于是司务长就有了个爱称——“小冬瓜”。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