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专家称歼20可执行战略任务 发射反卫星武器

热度152票  浏览107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月11日 11:17

网友制作的中国J20战机首飞效果图

东方网1月11日消息 澳大利亚防务专家卡罗库珀9日在空中力量杂志发表文章,详细介绍了中国J-20战机的性能及其所可能带来的战略性影响。文章称,J-20战机的设计特点使其可以安装不同的电子设备和武器组件,执行一系列战略性任务:远程/持续拦截任务、远程空战和护航任务、战区攻击任务、远程战区监视任务、电子攻击任务以及作为反卫星武器发射平台。

中国J-20战机能够执行六大战略任务

文章称,无论歼-XX(歼-20)战机是概念验证机,还是量产战机原型机,它都证明了中国工程师掌握了先进隐形设计技术。该机设计采用了美国此前应用在F-22“猛禽”战机上的外形设计,而且还具有一些F-35联合攻击机的外形特点。不熟悉歼-20战机背景的观察员,或许会误以为这是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研制的作品。

文章指出,成都飞机公司工程师之所以能够精确复制美国战机外形特点,可能是因为其对美国战机高精度图片进行了逆向分析。然而,这也提出了一些非常好的问题,例如在这种逆向研究方面,中国是否得到了直接或间接非公开帮助。

在隐形设计方面,机身外形设计非常关键,是战机雷达截面的决定性因素。如果机身外形设计不佳――F-35战机的机尾和机身下部设计就是实例――无论使用多少雷达吸收材料或涂层,都无法弥补由战机设计所需重量和体积产生的性能问题。相反,如果机身外形设计优秀――例如B-2A“幽灵”战机――那么在使用寿命中,雷达吸收材料或涂层的书逐步改进,就会改良战机的隐身性能。

通过巧妙借鉴同时代美制隐形战机的外形设计,成都飞机公司的工程师就能够以最低的风险和代价,开发出优秀的基本机身外形设计,而且,从长远来看,随着中国雷达吸收材料或涂层、选频雷达天线罩、低信号天线和发动机喷嘴技术的日益成熟,中国的隐形设计还有进一步提高的潜力。这就意味着,在2025年生产的歼-20战机派生机型,与2015年同款机型的机身相比,隐身性能更强。

对于中国国产战机而言,具备强大隐身性能的外形设计的引入,是一个空前进步。而且,该战机还开创了中国国产战机的另外一个新例:该机机身设计明显意在使之可有效在高空进行超音速巡航。另外,歼-20战机采用的三角翼鸭式部局并不同于俄罗斯在其“胎死腹中”的米格MFI设计。超音速巡航意味着该机速度较遗产战机和地对空导弹快,还相当于增加了空空导弹和智能导弹的射程,而且在近战时还可提供能源优势。

就体积而言,歼-20战机与美国的FB-22A型战区轰炸机建议规格相似,后者为专用轰炸机,机构具备情报/监视/侦察能力,设计用于在超过1千海里的作战半径内,以超音速打击目标。把歼-20战机设计称为中国版F-22A战机是毫无意义的,很明显,歼-20战机设计用于空战,三角翼鸭式布局设计可提供足够的超音速飞行和超音速巡航能力,而且如果配备足够推力的发动机,还可提供近音速机动性能。

在技术战略方面,隐身性能和超巡航能力的结合,提供了高致命性和高生存能力,超巡航能力可提高出动架次,而其战机作战半径则可提供一种能够有效扮演冷战时代F/FB-111战机和未来美制FB-22家族战机的角色的战机。如果可充分利用三角翼鸭式布局,该战机就能够有效扮演F-15C和F-22A战机的角色。

因此,J-20战机可执行执行一系列六大战略性任务:

远程/持续拦截任务:就这个任务而言,歼-20战机会负责封锁进入第二岛链的空中路径,攻击来袭攻击机及其护航战机;

远程空战和护航任务:就这个任务而言,歼-20战机会通过破坏防御战机、巡逻机、预警机等资产,在敌军空中防御中打开缺口,并为空中加油作业提供支持。

战区攻击任务:就这个任务而言,歼-20战机会像F/FB-111、F-15E和未来FB-22一样,利用制导常规弹药或自由落体核弹,攻击攻击水面目标;战机体积使之足可携带重达3000磅的弹药;

远程战区监视任务:就这个任务而言,歼-20战机会像RF-111C/D、RA-5C和F-14/TARPS战机一样,收集雷达、图像和电子情报,但歼-20战机具备遗产战区侦察机所不具备的隐身性能;

电子攻击任务:就这个任务而言,歼-20战机会用来反制敌军雷达和通讯,利用机上武器仓携带干扰设备,像EF-111ARaven(乌鸦)一样;

反卫星武器发射平台:就这个任务而言,歼-20战机会被用于运载并发射反卫星导弹,与上世纪80年代美国空军利用F-15战机发射由路特公司研制的ASM-135A相同。

很明显,歼-20战机可在以上各种情况下使用,尽管其中部分任务目前由专用或亚型机执行。该机多用途变型机可毫不困难的执行前三种任务。战机的体积使之多样化发展的不二机型。

文章称,解放军空军和解放军海军航空军会把该战机或其衍生机型的潜能发挥到什么程度,目前还不得而知。不过,战略分析家不可轻信“不耗费相当多的国家财富,解放军空军和解放军海军航空兵不可能会完全发挥战机潜能”的说法。

歼-20隐形战机具备跨过第二岛链攻击美军基地能力

目前亚洲尚无可成功阻止成熟远程超巡航隐形战机――如F-22A猛禽或出口型T-50或歼-20战机――的防空系统,美国海军航母战斗群也不具备这种能力。

目前,西方国家研制的陆基和舰载综合防空系统主要依靠S波段雷达,还有一小部分依靠L波段和UHF波段雷达。机载预警能力同样受限,E-3/E-767/APY-2机载警报和控制系统(美国空军、日本)为S波段,E-737“楔尾”/MESA(美国海军、日本、新加坡)和E-2D/APY-9(美国海军)为UHF波段。

然而,与APY-2或SPY-1“宙斯盾”等S波段雷达相比,L波段MESA和EL/M-2075以及UHF-波段APY-9雷达,在探测歼-20方面,表现会更加出色,但与捕捉歼-20战机相比,捕捉非隐形常规空中目标的难度要低的多。

中国引入强大的隐形能力后,美国及其西太平洋盟国的综合防空系统的覆盖范围将会大幅度削减,与1985年F-117A“夜鹰”战机出现时华沙条约综合防空系统的遭遇一般无二。

地空导弹防御系统所用交战雷达,例如“爱国者”MPQ-53/65和“宙斯盾”SPG-62,以及多数多用途雷达,都属于C/X波段雷达,一些属于Ku波段雷达。半主动和TVM制导导弹寻的器主要采用C/X波段,而主动雷达寻的器主要属Ku或以上波段。在面对成都的歼-20战机时,这些系统的效力就会被严重削弱。对于F-22A“猛禽”战机而言,从搜索雷达、导弹制导飞机或导弹动能截杀等方面而言,拦截歼-20战机都非常具有挑战性。

在西方国家,自1991年以来,防空雷达和导弹研发主要集中在两个领域,特别是提供上端战区弹道导弹防御(TMD)能力和终端反火箭炮、火炮和迫击炮(C-RAM)能力,而拦截并摧毁高性能低观测度飞机和制导弹药方面却几乎没有受到多少注意。

相反,自1991年以来,在防空雷达与导弹的发展中,俄罗斯就在两个不同的领域,投入了大量财力和智力资产。在上端,利用VHF波段技术开发并出口反隐形雷达,而在终端则集中发展打击西方智能弹药的C-PGM能力。中国跟随俄罗斯的脚步,不断利用国内和进口俄罗斯技术发展综合防空系统能力。

从战略角度来看,在最基本的层面上,成熟的歼-20有效淘汰了美国及其环太平洋地区盟友所部署并运行的近乎所有综合防空基础设施和体系、防空战斗机编队和武器库存,而这种方式与F-117A、B-2A和F-22A直接废弃全球范围内部署的苏联时期的综合防空系统、战斗机以及其他武器系统的方式如出一辙。

在任何涉及中国的冲突中,一个大小适中的先进歼-20编队,能够在攻击并破坏第二岛链地理范围内的任何空中及水面目标的过程拥有很大的自由。在先前的冲突中,美国空军的B-2A和F-117A隐身战机曾先发制人发动攻击,旨在削弱并瘫痪对方的综合防御系统和指挥、控制、通信与情报(C3I)系统,像这样先发制人的攻击会在任何对峙或逐渐升级的意外事件中,引发真正且严重的危险。

此外,拥有卫星/惯性制导炸弹这样强力的负载后,多用途或攻击派生型的歼-20将具备跨过第二岛链,瘫痪美国及其盟国机场的强大能力,其效果无异于美国空军所设想的安装在F-22A猛禽战机以及计划安装在FB-22战机上的GUB-39/53小直径炸弹所充当的主要角色。同样地,美国海军的航母战斗群也面临着极大风险,并使东风-21D反舰弹道导弹对其所构成的危险变得更大。

与终端阶段会对精确性构成挑战且弹头质量存在限制的弹道导弹不同,由战机发射的制导炸弹非常精确并且能够携带大型弹头,它具备穿透钢筋混泥土或战舰舰体的强大能力,能够携带多达数百公斤的高爆炸装药载荷。

由于解放军空军和海军已经拥有超过200个机场――多数属于半硬化型,一些属于完全硬化型,还有少数则属于超硬化和深埋地下型――因此歼-20战机编队的分散和持续再安置是切实可行的部署战略,而且这为应对先发制人空中或巡航导弹攻击造成了真正困难。

歼-20战机的超音速巡航能力以及燃料容量大的特性,将使该机其能够使用中国更深内陆地区的基地,所以同旧式的战机相比,瘫痪或破坏歼-20可能使用的机场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而要大幅渗透中国日益密集且精密的综合防空系统,必须要攻击这样的地方。由于歼-20的产量将近翻了一番,而且在出动架次上与常规非超音速巡航战机不相上下,因此让歼-20战机驻扎综合空防系统深处的基地不会削弱亚音速巡航战机的生产力。

在中国生产和部署大量歼-20的能力方面值得注意的是,在充足资金的保证下,中国国防工业已经超过美国的国防工业。中美国防预算的经常性比较,使人们对投资的相对规模产生了误解,特别是在设备资本重整方面。中国国防总预算正如所引用的那样,主要反映了资本设备购置和维持费用,尽管许多基础设施和人员成本都是由地方政府支付的。而美国国防预算大部分涉及的都是行动成本:在与伊斯兰极端分子叛乱运动有关的持续全球冲突的影响,过去十年间美国的国防预算高得异常。

目前,美国表现不佳的单引擎F-35战机是证明美国国防工业很多领域的效率都低得可怜,并且存在采购官僚主义问题的最佳实例:从单位采购成本来看,F-35战机现在比其更大且性能更强的双引擎F-22“猛禽”战机还要贵。此外,美国许多其他项目也表现出了类似的症状,以及价格过高、产品性能不佳的产品。与美国相比,中国的制造业要健康得多,而且在人员成本受到严格控制的人才市场上,中国拥有更多高技能人员。过去十年间,中国迅速研发复杂的歼-20与空警-2000机载预警系统的能力,体现出了有效的研发环境以及支持生产的基地。

因此,歼-20代表着中国提出的一个科技难题,一旦该机在拥有成熟配备后实现大量部署,便会成为美国及其环太平洋地区盟友的真正的战略难题。歼-20的研制是在针对美国隐身战斗机发展进行非对称科技战略反应的杰出实例,就像美国在冷战末期以及冷战结束后所做的那样,在装备发展方面做出非对称反应以便进行有效地应对。

美国方面能够在运动性能、隐身特性、传感器能力方面与歼-20对抗,并且拥有可行战斗杀伤力和存活力的武器只有美国的F-22A“猛禽”战机。更确切的说,是在F-22A现有配置基础上进化并增强的变型版。

美国海军的F/A-18E/F“超级大黄蜂”在各个方面都很优秀,但F/A-18E/F与成熟的歼-20相比则相形见绌,正如F/A-18E/F和F-22A相比较一样。

不过,假如失败的F-35联合攻击战斗机项目能够发展到实际生产阶段,那么该款战机的所有变型版同样也会变得很出色。

以同样的方式来看,所有美国空军、海军及其盟友的遗产战机都很多出色,但在遭遇这一级别的危险武器系统时,它们的机动性和传感器能力仍然很无力。

此外,以美国陆军、海军以及环太平洋地区盟国陆军及空军部队为基础的现存综合防空系统,也将出现大体上无效的情况;为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美国需要用甚高频(VHF)段的有源相控阵雷达,替换绝大多数的搜索雷达,以便击败S/X/Ku段的隐身能力。

无论是从技术战略还军事战略上看,歼-20的出现都宣告了盖茨为美国及其盟友的战术战机编队制定的资本重整计划的彻底失败。不过,盖茨战机重整计划的辩护者无疑会编造大量为什么应该忽视歼-20的理由,就像一年前俄罗斯公布其T-50PAK-FA隐形战机时所作的那样。

然而,如果美国不改变战术空中编队以及防空重整计划所走的路线,那么它便会将环太平洋地区让给中国,并承担由此而产生的所有实际及战略后果。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