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第二次世界大战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二战中的声色犬马:堕落贵族躲在伦敦酒店寻欢作乐

热度201票  浏览111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1月24日 16:49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伦敦的豪华酒店不仅成为王室贵族、达官显贵的避风港,还是骗子、间谍、妓女等各色人等的出没地。英国作家马修·斯韦特在查阅历史档案、走访当事人的基础上,出版了一本名为《西区前线:伦敦大酒店的战时秘密》的书,为读者勾画出伦敦战时的另类风景。

  “战火中的声色犬马”

  二战期间,伦敦的上流社会用自己的特殊形式来展示抵抗精神:跳快步舞,喝苦味杜松子酒。他们想借此显示他们没有受到德国轰炸的影响。豪华酒店无疑成为展示这种精神的理想场所。1931年建成的都彻斯特酒店因为使用了当时最先进的强化水泥,被认为是伦敦最安全的建筑之一。而里兹酒店则号称伦敦第一个使用大型钢架构的建筑,安全系数也很高。在这种安全假象下,各色人等纷纷涌入。

  摄影师塞西尔·比顿对入住都彻斯顿酒店的房客有着忠实记录:内阁大臣和他们自以为是的妻子,趾高气扬的将军,刚刚执行完空战任务的皇家空军飞行员,妓女、演员、汽车销售员等。在酒店地下的土耳其浴室里,外交大臣哈利法克斯经常带着妻子或情妇光顾。在酒店的后面,有“海德公园游骑兵”之称的妓女们常在一个通风口附近取暖。在酒店的舞池里,男女军官们伴着音乐翩翩起舞,他们甚至把德国人空袭的爆炸声作为变换舞曲的信号。战争期间意外怀孕增多,一些非法堕胎手术就在酒店紧闭的房门后进行。

  里兹酒店的地下室则是另一道风景。这里被称为“粉槽儿”,是同性恋集中的地方。诗人路易斯·麦克尼斯1940年来这里时注意到:“酒吧里闹哄哄的,到处是军官。他们有一个共同点:走起路来扭动着腰肢,嗓音要么尖锐要么柔软,一张嘴就是‘我亲爱的’!”战争部的一位高官特别喜欢英俊的副官,因此得到了“宝贝儿上校”的绰号。保守党议员保罗·兰瑟姆爵士也是常客。1941年,他因为对自己手下的3名炮手“行为不轨”而受到12项指控。

  虽然没有受到炮弹威胁,这些豪华酒店却不时遭到“仇富者”骚扰。1940年9月,来自伦敦东区的一群人占领了萨弗伊酒店的防空洞。他们宣称,“我们的社区被战火烧毁时,酒店的寄生虫却在这里睡安稳觉!”几个月后又有一批女性抗议者伪装成前来就餐的客人,她们突然解开毛皮大衣,露出里面的标语———“也要给富人规定食品限额!”

  欧洲王室的“战时行宫”

  战火中欧洲许多王室流离失所,他们也来到伦敦避难。阿尔巴尼亚国王佐格和王后包下了里兹酒店整整一层,有传言说他们是用国库中的金锭付账的。其他流亡的欧洲王室则大多住在克拉里奇酒店。希腊国王乔治用“布朗先生”这个名字登记,其实谁都知道他的身份。荷兰女王威廉敏娜是乘坐一艘英国驱逐舰逃到英国的,她第一次在克拉里奇酒店亮相就让其他人大吃一惊:她穿着长睡衣出现在旋梯上,后面是列队整齐、穿着黑衣的女侍从官。她的女婿伯恩哈德王子则导演了一场虚惊闹剧。一天晚上,伦敦实行灯火管制,酒店附近的一个客楼里却亮着一盏灯。王子端起一把冲锋枪就向它射击,所幸没有伤到人。

  1945年7月17日,克拉里奇酒店212套房暂时成为南斯拉夫领土。流亡英国的24岁南斯拉夫王后亚历桑德拉即将分娩。按照南斯拉夫法律,国王的孩子只有出生在该国领土上才有继承王位的资格。在国王彼得二世的坚持下,丘吉尔首相同意将212号套房暂时划为南斯拉夫领土。酒店从伦敦医院借来一张产床,床下还放了一盒南斯拉夫泥土。王子亚历山大就这样降生了。彼得和亚历桑德拉可以说是一对苦命的鸳鸯。两人1941年在一个舞会上相识,当时都不满20岁。南斯拉夫流亡政府、英国外交部再加上彼得的母亲玛丽王后都反对这桩婚事,但两人态度坚决。他们一直躲在克拉里奇酒店,临产前已处于歇斯底里状态,两人都打了镇静剂。由于英国政府不相信彼得能够胜任领导战后南斯拉夫的重任,于是与南斯拉夫的铁托元帅达成了协议。

  难以招架的双面女谍

  萨弗伊是伦敦第一家现代意义上的豪华酒店,也是第一个安装了电灯、电梯、室内浴室,并提供24小时热水的酒店。1937年英王乔治六世来这里吃饭,使它成为第一家接待英国国王的酒店。美国参战后,这里成为美国军官、外交官和记者的聚集地。丘吉尔经常带着内阁成员来这里,蒙巴顿将军、戴高乐将军也是这儿的常客。酒店的防空工事被认为是“伦敦最漂亮的防空洞”。

  但二战期间萨弗伊酒店的餐饮部门却遭到重创。当时英国通过一项代号为18B的法案,主要内容是将有轴心国背景的英国人划为“敌国侨民”。萨弗伊酒店餐厅部经理桑塔莱利非常能干,曾被评为“欧洲最著名、最受喜爱的餐厅经理”。但问题是他是意大利裔,属于“敌国侨民”。英国军情五处从1935年12月起就开始监视他了,有告密者指认他是伦敦一个法西斯小组的头儿。1940年7月,桑塔莱利和酒店的其他意大利同事被关进拘留所。许多人为他喊冤,最后军情五处出于“医疗原因考虑”将他释放,但这时的桑塔莱利精神已接近崩溃,而且难以胜任以前的工作,“因为他倒咖啡时手都会抖”。1944年10月11日他心脏病发作死在了酒店。

  这里也少不了间谍的身影。1941年12月,军情五处的特工把一个名叫斯特拉·朗斯戴尔的女人带到华尔道夫酒店的套房。这个女人的故事充满传奇色彩,她自称在蒙特卡罗嫁给了一位俄国王子,此后又冒着生命危险帮助过在法国潜伏的英国特工,她前额的疤痕是纳粹审讯人员用烟头烫的。她主动要求空投回法国继续效力。军情五处的人拿不准她是不是想回到德国间谍情人身边,把英国新型空射鱼雷的秘密告诉他。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想找出她故事中的破绽,但却纷纷败下阵来。

  审讯人员向上司汇报说:“对朗斯戴尔女士的审问无法以报告形式上交,原因是其难以置信的肮脏本质。”另一位审讯人员说:“她的心灵简直是个污水坑。她能滔滔不绝地讲上40分钟,内容是她通过亲身体验来比较与英国人和法国人做爱的区别,有一天她甚至详细谈到了动物这个话题……她的词典里显然没有‘廉耻’这个词……我们只能认输”。朗斯戴尔在二战期间一直被关押。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