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叙利亚倒戈士兵因不想对示威人群开枪而逃离

热度50票  浏览9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2月10日 09:04

资料图:在土耳其哈塔伊省,奥马尔(中)与其他叛逃者一起打扑克。

资料图:倒戈的叙利亚士兵。

美国《纽约时报》日前讲述了29岁的阿马尔切克奥马尔的故事。奥马尔曾是叙利亚安全部队的一名士兵,因为同情反阿萨德政府的示威者,叛逃至土耳其,加入叙利亚反对派武装。

据人权组织估计,叙利亚目前至少有5000名像奥马尔这样的叛逃者。叙利亚官方媒体很少报道士兵叛逃。而一些叙利亚人认为,这些士兵倒戈是因为受到了美国和以色列等国家的策反。

他向真主祈祷,然后扣动扳机

“我为自己是叙利亚人而自豪,但成为一名镇压民众的士兵是没有任何自豪可言的。”在土耳其靠近叙利亚边境的哈塔伊省某个城镇的一家咖啡馆里,29岁的阿马尔切克奥马尔一边抽烟一边说,“我每天都在感谢真主,我仍然活着。”

时至近日,他仍然想弄明白,自己是怎样从一个德国学生,最终变成叙利亚的一名逃兵。

奥马尔以温和的语调回忆了在叙利亚首次接到向抗议人群开枪命令时的情景――他端着AK-47瞄准,枪口所指稍高于抗议人群的头顶,然后向真主祈祷,接着扣动扳机。

“你除了开枪,别无选择”

奥马尔的父母是叙利亚人,上世纪50年代移居德国,奥马尔在雷达-维登布吕克长大。那是一个富庶的村庄,到处是16世纪的房屋。他在那里听玛丽亚凯莉(美国歌手)的歌曲,梦想有朝一日返回叙利亚。

2004年,奥马尔离开德国,来到叙利亚北部城市阿勒颇,想找到自己的根。他在那里学习法律,提高阿拉伯语水平。

通过努力,奥马尔考上了法学院,后来娶了一名女医生。他的父母也从德国回到阿勒颇,他父亲希望能在祖国度过生命中余下的时光。

2010年末,奥马尔被征召入伍。在叙利亚,入伍年龄是18岁,大批士兵来自占人口多数的逊尼派,在人口中占少数的阿拉维派(阿萨德总统所属派别)的人通常会担任军官,或在国家安全部门任职。奥马尔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逊尼派教徒,能说流利的阿拉伯语,因而进入内务部下辖的安全部队服役。

入伍几星期后,北非国家突尼斯的失业大学生穆罕默德布瓦齐齐在街头贩卖水果时遭警察殴打、驱逐,一怒之下自焚身亡,引发了中东地区的抗议浪潮。

奥马尔表示,他在德国时总觉得自己像个外人,因此参军之初,他认为能为政府服务是件非常值得自豪的事。对阿萨德政府的抗议爆发后,士兵们被告知,这些抗议者是由外国势力支持的“恐怖分子”或“武装匪徒”。

奥马尔所在部队的350人最初被部署到靠近约旦的南部城市德拉,2011年3月,他们受命镇压愈演愈烈的示威活动。奥马尔说,在上司的命令下,他们逮捕和射杀了数十名抗议者,包括一些宣传反政府内容的青年学生。

“军队需要每一个人。如果身边站着一个穆卡巴拉军官,你除了开枪,别无选择。”奥马尔说。他所说的“穆卡巴拉”指的是叙利亚安全部门。

“要是我还待在那里,可能就活不下去了”

英国《卫报》2011年12月15日的报道称,在叙利亚第三大城市霍姆斯,一名政府军狙击手曾对总部设在纽约的国际组织“人权观察”说,长官指示,杀死的示威者要有一定比例,“如果有5000人示威,那就要干掉其中的15到20人。”

奥马尔说,他所在的部队,每名士兵有60发子弹,白天消耗的,到了晚上会补充。去年3月,安全部队向在奥马里清真寺聚集的示威人群开火,造成至少6人死亡,数十人受伤。奥马尔所在的部队被部署在能俯视清真寺的屋顶上,他们从那里向示威者射击。突然,一名士兵大叫起来,原来他看到自己18岁的弟弟在大街上参加抗议游行,结果被子弹击中,倒地身亡。两天后,这名士兵才埋葬了弟弟。

奥马尔被眼见的一切震惊了,决心叛逃。在实施叛逃行动前,他被派到了位于首都大马士革东北部的杜玛,在负责审问被拘留者的安全机构任职。

奥马尔负责在审问时做笔录,他说有些囚犯只有15岁。这些被捕的示威者被蒙住双眼,只穿内衣,双手被绑在背后。审问由四五名士兵或军官在昏暗、没有窗户的房间里进行。审问人员让奥马尔记录下这些“反对领袖”的人的供词。

为了逼供,负责审讯的士兵会对被审讯者使用电棍,殴打他们,或向他们小便。

“那些士兵想知道,为什么这些人会走上街头抗议,是谁资助了他们。”奥马尔说,“真是惨不忍睹。刚开始时我无法入睡,过了一阵也就习惯了。不过要是我还待在那里,可能就活不下去了。”

换上便装,翻墙逃跑

此后,奥马尔被派往中部城市哈马,这次他拿着的不是AK-47,而是一面盾牌和一把电击枪。他表示,面对哈马街上成千上万的抗议者,他真想混在人群中脱身。

去年7月26日中午,他和两个战友决定逃离军营。他们换上便装,翻墙逃跑。

他们躲在反政府民众家中,用头巾在头上缠了又缠,遮住脸。由于害怕会在某些托辞下被绑架或“被失踪”,奥马尔拍了一段说明他已经叛逃的视频,发到了YouTube上。

叛逃者们来到了土耳其边境。为了躲避追捕,他们丢弃汽车,徒步穿越树林。7月30日早上7点,他们非法进入土耳其哈塔伊省,随后与反阿萨德政府的“自由叙利亚军”会合,被安置在难民营里。

在难民营里,面色苍白、憔悴的奥马尔又拍了第二段视频上传至YouTube。在视频中,他表示自己为曾经是阿萨德军队的一分子感到羞愧。“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些在大街上的老人、青年、妇女和儿童的尸体。”奥马尔穿着配有叙利亚旗帜的“自由叙利亚军”军服说。

他请求德国方面的帮助。他说:“希特勒在德国死了,可又在叙利亚复活了。”德国方面最终同意提供协助,让他离开难民营去办理护照,使他能合法地留在土耳其。

奥马尔加入了反对派军队。这支衣衫褴褛的部队约有1万人,他们称自己的使命是保护平民不受当局伤害。奥马尔现在成了一名军官,协助那些受伤的反对派偷渡进入土耳其,其中一些人被安置在他住的地方。奥马尔说,他支持国内人民进行反对当局的政治游行,同时提醒道:“面对枪口,我们只用对话和标语是撑不下去的。”

奥马尔担心身在叙利亚的家人,包括他的妻子、一岁的女儿和父母。他逃跑后,他的姐夫失去了建筑师的工作,一家人在阿勒颇的住宅被破坏。不过他说自己并不后悔当时的叛逃决定:“我的家人知道我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叙当局否认向平民开枪

据人权组织估计,叙利亚目前至少有5000名叛逃者,许多人出于安全考虑藏了起来,因此具体的数字很难确定。“人权观察”组织的研究员欧勒索夫昂采访了包括奥马尔在内的数十个叛逃者,他说:“奥马尔令人心酸的故事在那些士兵中相当普遍,他们被派到远离家乡的地方,这样在接到上峰开枪的命令时,他们就不太可能拒绝了。奥马尔是那些幸运儿中的一员,因为他成功逃离了叙利亚。”

关于士兵叛逃,叙利亚官方媒体报道得非常少。一些叙利亚人认为,这些士兵倒戈是因为受到了美国和以色列等国家的策反。

对于向平民开枪一事,叙利亚官方表示,这与事实不符。据《卫报》报道,总统阿萨德否认自己曾下令“杀害或残酷镇压”。他表示,尽管自己是部队的首脑,但对安全部队的种种行动并不负有责任。

叙利亚官方通讯社“阿拉伯叙利亚通讯社”多次在报道中称,安全部队没有向平民开枪,而是“追踪武装恐怖分子残余”,这些人受伊斯兰极端势力和国外势力的煽动,不断挑起暴力冲突,试图破坏石油管道、桥梁和铁路等设施,必须予以镇压。

叙利亚内政部长穆罕默德易卜拉欣沙阿尔在今年1月底慰问安全部队“烈士家属”时表示,安全部队正在叙利亚的土地上“清除反叛者和违反法律者”,已有超过2000人“在这场正义的行动中牺牲”。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