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军事杂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媒体:中国南海问题比钓鱼岛复杂 局势或会失控

热度148票  浏览17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3年2月16日 16:23

原文配图:吴士存,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

  先驱语录

  问题没有解决,这些驱动南海问题升温的因素犹在,不仅是2013年,甚至今后的五年、十年,南海也不会平静。

  如何增加中国和这些争端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政治互信,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资源,是当前我们的首要任务。如果没有互信,南海局势有朝一日有可能会失控。

  日本企图利用一些跟中国有领土争端的国家来围堵中国,中国也看到了这一点,但是中国不会为了稳住越南和菲律宾,就在南海问题上示弱。

  1月19日,总部设在海南的南海研究院举行了北京分院的成立仪式。

  伴随着南海问题日渐升温,围绕南海问题的国际话语权争夺日趋激烈。作为一个以南海为研究对象的专业学术研究机构,在北京设立分院,对拓展南海研究、加强与国内外同行的合作具有重要意义,是其优化发展布局、强化学术资源网络建设的重要举措,同时也是更直接地聆听中央的声音,争夺南海问题话语权的重要一步。

  带着这个重任,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从温暖的海南来到寒冷的北京。虽然连日来活动不断,但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没有显露出一丝疲惫,认真聆听和回答每一个问题。

  未来五年南海将持续升温

  《国际先驱导报》:您认为,2013年南海地区的总体形势将会如何?

  吴士存:2012年是南海的多事之秋。从黄岩岛之争,到越南宣布国会通过海洋法,把西沙、南沙纳入其主权管辖范围,随后中国宣布成立三沙市,采取了一系列的反制措施,南海问题显著升温。去年年底,海南省人大常委会对原1999年的《海南省沿海边防治安管理条例》进行了修订,一些国外媒体对这个条例进行了各种解读,认为海南边防警察在南海可以随意对外国船只进行登临、检查、扣留等。其实根据条例,需要一系列的前提条件,什么样的船,出现了什么样的违法行为,才能进行抓扣、登临、驱赶等。这使得刚刚平息下来的南海问题再度成为热点。在这个大背景之下,今年南海问题还会继续升温。

  Q:具体可能有哪些影响因素?

  A:有三个重要因素,一是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实施,对南海问题的介入。二是越南、菲律宾等南海争端国,利用美国“重返亚太”的机会,趁中国在南海的军事力量还没有发展到足以能够充分维护我们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我们的执法力量和执法手段还受到某种制约的时候,抢占南海的资源开发,巩固占领,巩固自己的利益。三是我们自己维护南海权益的意志更加坚定,手段也更加多样化,也更有能力去维护南海海洋权益。

  围绕这三个方面的较量,我们要有心理准备。问题没有解决,这些驱动南海问题升温的因素犹在,不仅是2013年,甚至今后的五年、十年,南海也不会平静。

  缺乏互信导致各方争抢升级

  Q:在今年,美国、日本等区域外国家在南海问题上的介入会呈现何种趋势?

  A:在今年,美国等区域外国家的介入只会加剧,不会减弱。虽然美国声称在南海问题上不持立场,但其实美国是支持菲律宾的主张,支持这些国家在南海问题上跟中国叫板,所以并非像美国所说,它只关心南海的航行自由和安全。美国只是以航行自由为借口,介入南海争议,牵制和防范中国的发展。日本希望南海问题炒热,消耗中国更多的外交和战略资源,减轻它在钓鱼岛问题上面临的来自中国的压力。

  南海的核心问题是中国和有关争端国围绕南海岛礁主权和海洋管辖权的争议。现在美国、日本、印度等区域外国家介入进来,使得南海问题扩大为这些争端方和利益方围绕地缘政治、自然资源开发和航道控制的博弈。

  Q:中国应如何应对?具体有哪些手段?

  A:作为争端国,尤其是中国,一定要管控海洋危机,防止南海局势升温和失控。我们首先要建立一个机制,比如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简称DOC)的框架之下提出一些管控南海危机的具体措施。根据2002年签署的DOC,南海各国都承诺不使南海争议扩大化、复杂化,承诺通过和平方式来解决南海争议。回到DOC的轨道上来,是目前最为现实可行的途径。

  其次,要推动《南海行为准则》(简称COC)的磋商和签署。目前东盟和区域外国家都希望尽快签署COC,中国的态度可以更积极主动一点,姿态更高一点。但是很重要的一点是,COC是一个危机管控机制,而不是一个争端解决机制。

  另外,我们和争端国之间需要新的双边措施。现在在南海问题上,各方都在争抢,占一个岛算一个岛,这是因为相互之间缺乏信任机制。中国的强大,使其他争端国有危机感,不愿意通过双边机制来讨论和解决问题,而是推动南海问题国际化。如何增加中国和这些争端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政治互信,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资源,是当前我们的首要任务。如果没有互信,南海局势有朝一日有可能会失控。

  东盟人事变动增加困难局面

  Q:今年新的东盟轮值主席国是文莱,而新的秘书长又是越南的前副外长,这些国家都是南海争端国,会不会成为影响解决南海问题的因素?

  A:影响肯定是有的。去年东盟轮值主席国是柬埔寨,秘书长泰林是泰国人,柬埔寨和泰国都不是南海争端国,这些对我们更加有利。今年的情况全变了,轮值主席国是文莱,虽然在南海东盟四个争端国,文莱和我们涉及的争议岛礁数量和海洋管辖面积都是最小,但不管怎么样,它是南海争议的一方。新的东盟秘书长是越南人,虽然作为东盟秘书长,他必须保持中立,但越南人这个背景使他在南海问题上很难保持中立,他首先要维护的是东盟和越南的利益,这一点是肯定的。所以这两个因素使得2013年在南海问题上,中国可能会面临更多的困难。

  Q:对此中国需要做些什么?

  A:我们要通过各种途径与文莱保持密切沟通。中国和东盟互为战略合作伙伴,中国是东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东盟是中国的第三大贸易伙伴,我们在经济上高度融合;在去年的东盟峰会中,中国对东盟提出的区域全面经济合作伙伴计划也表现出积极姿态,因此中国和东盟在经济上的一体化进程会更快。南海问题不是中国和东盟关系的全部,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我们要让文莱了解中国重视与东盟的双边关系,明白怎么做才符合东盟的利益。中国不指望文莱能顾忌中国利益,只要它在南海问题上能够保持中立,遏制少数几个国家分裂东盟在对华问题立场的企图,不影响中国与东盟关系大局即可。

  至于秘书长,我认为我们能做的工作非常有限,甚至是无能为力。他是越南人,服务于越南的国家利益,但是我们还是希望他能在这一问题上切实履行秘书长的职责,保持中立。

  南海问题比东海问题更复杂

  Q:就目前的形势来看,东海形势似乎比南海形势要严峻,您认为接下来一年会不会一直维持这样的趋势?

  A:东海问题和南海问题的共同点是,都涉及到岛礁主权和海洋管辖权的问题。不同的是,东海争议的岛屿只是钓鱼岛,无论岛礁的数量、面积和涉及的国家,还是争议的广度和复杂度,都与南海问题无法相比。

  最近钓鱼岛问题升温,只是偶发因素导致的,是因为去年日本实行了所谓的“国有化”,我们采取了一系列反制措施。大家的关注度高,并不能表明东海问题的重要性超过南海问题。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钓鱼岛问题都很难解决,只能是维持争议,保持双方共管的格局。而且安倍现在虽然在钓鱼岛问题上态度很强硬,甚至比上一届野田政府更强硬,但是他深知改善中日关系的重要性,中日关系倒退,对谁都不利。作为近邻和本地区的两个大国,合作才是大局。

  但是在南海,现在还没有有效的危机管控机制,随时可能因为某一突发事件导致局势再次升温、冲突升级,甚至是失控。在新的一年,东海问题比南海问题更热的可能性不大。南海是中国国家安全的屏障,是重要的出海口。我们未来的出海口不是在东海,而是在南海。建设海洋强国,我们的战略意图主要还是在南海。

  日本将给南海制造更多麻烦

  Q:安倍刚刚结束东南亚三个国家的访问,其中包括越南,他也提出要和东南亚国家加强安全方面的合作。分析称,安倍试图利用一些与中国也有领土纠纷的东南亚国家,来共同牵制中国。对此您有何看法?

  A:我不认为日本能够如愿以偿地在东盟范围内构建一个由他来主导的反华阵地,因为东盟奉行的外交政策一直都是“大国平衡”,它不可能跟着某一个国家或国家集团跑。对东盟来说,在处理与这些大国外交的时候,注重的是平衡,谁也不得罪,谁也不依靠。虽然东盟属于西方阵营,但东盟也明白,无论是抱着美国人,还是抱着日本人,或者跟中国人跑,都不符合其自身利益。越南也不会和日本在南海问题上来对抗中国,因为这也不符合越南的利益。

  日本现在设想构建一个所谓的战略联盟来围堵中国,我认为并不现实。但是日本的确在一些问题上会给中国制造更多的麻烦。日本已经提出要向菲律宾援助二手巡逻艇,菲律宾拿到这些装备以后,会强化在南海的维权行动,加强管辖,会给南海地区制造更多的矛盾和麻烦。日本还想租用菲律宾的一些港湾,作为其海上自卫队和海上保安厅在南海的一些活动基地,使它的军事力量能够渗透到南海地区,这也会导致南海问题进一步复杂化。

  中国政府不可能在南海问题上软化态度,这也是任何一届政府都不可能做的。日本现在对印度、澳大利亚等国敞开胸怀,提出了所谓的价值观联盟,企图用所谓的价值观共同体来围堵中国。而跟中国有领土争端的国家,如越南、菲律宾等,日本想拉它们成为其战略合作国家。中国也看到了这一点,但是中国不会为了稳住越南和菲律宾,就在南海问题上示弱。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