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对越自卫反击战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老兵回忆越自卫反击战:14个人一盆白菜年夜饭

热度77票  浏览31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9年11月22日 06:14

  2009年0是对越自卫反击作战三十周年。有多少往事感慨万千,在战斗中又有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诉说。为增进爱国主义教育,弘扬中华民族的精神风貌,值得向社会推荐。

  那场战争是越南当局、企图在东南亚国家充当霸权主义野心,从1978年始,不断进行排华反华活动,在中越边境烧我民房、杀我边民,不断制造流血事件,不顾我国政府多次严正声明与抗议,依然我行我素。我国政府及我国人民是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被迫进行的自卫反击作战。

  一、辛辛赤子心、立下报国志

  我是一名普通的社会青年,曾有过苦难的童年与少年,于1976年2月入伍,临行前,因母亲没有文化讲不出更多的道理,只给说了两句话:“到部队好好干,别忘了马颈筻的苦难”。于是带着母亲的厚望与期盼,踏上了征途。

  入伍在九三师二七九团三营八连任战士、副班长、班长等职。1978年下半年,越南当局排华反华气焰十分嚣张,边境形势十分紧张,正当我中华民族国难当头之际,我与全国人民的心情一样,日夜不安,恨不得马上就去教训他们。1979年1月份的一天,我们连正在担任军坑道施工任务,突然接到上级命令停止施工,部队马上传开了,要抽调兵员到广西边防前线打仗啦,顿时我高兴极了,随后召开紧急军人大会,会上团领导宣读中央军委命令“在福建前线抽调部分兵员,充实和加强广西、云南边防部队的战斗骨干力量”,通报了当时中越边境的形势。会后,我们个个义愤填膺、摩拳擦掌、迫不及待要求到前线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勇敢地站出来接受祖国人民的挑选,于是我有三个之最:1、最先向连队党支部口头表示,我连哪怕有一个上前线的名额,也要把我抽调上去;2、最先向连队党支部写决心书、请战书;3、最先在连军人大会上表决心,表示我迫切要求上前线的决心与愿望,并向党支部表示,我爹妈给的这一百多斤就交给党、生死有党安排。体现了中华民族不畏难险、不怕牺牲、视死如归的民族气概,全连战士也纷纷向连队党支部写决心书、请战书,有的甚至划破手指写血书。我的决心终于得到连队党支部的肯定,同意了我上前线的请求。1979年元月19日,离开了我心爱的连队踏上了去广西边防前线的旅途……

  二、一盆白菜年夜饭,丢弃幸福为国家

  我们乘坐了四天四夜的闷罐车到达了广东省湛江市东坡岭,即广西前线补训第三团,也是一二二师炮团所在地,据说这里的部队79年元月初就已上了前线,补训团顾名思义,哪里需要就补充到哪里去。我们在这里待命,等待上级的安排。1979年大年30上午,湛江市军分区司令员给我们作动员报告,要求我们严守纪律、服从命令、听指挥,随时准备到前线去。晚上正是除夕之夜,我们全班共有14人围在一起,只有一盆白菜,过了一个最有意义的春节晚宴。当晚12时,接到命令,打起背包离开了湛江东坡岭补训第三团到达了广西宁明县,我被编入一六四师四九一团三营七连八班任班长。一到这个班就马上带领全班进行紧张的临战训练,临战训练的主要科目是指挥员的识图用图、连排战术的组织指挥,战士的战术动作以及射击、爆破、排雷的基本知识,练习越语战场喊话,如“缴枪不杀”“我们宽待俘虏”“不投降就消灭你们”等。我们在这里进行了几天的临战训练,住的是民房学校,睡的是地铺,吃的也是饥不饱餐,条件比较艰苦。二月十四日,团领导给我们传达《中央军委的战斗动员令》,作了战前的思想动员,宣传战争中对越南的有关政策:我们是以自卫反击为目的;我们出国惩罚越南要像抗美援朝一样,爱护越南人民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不能掠夺越南人民的财物;能俘虏的则俘虏;失去战斗能力的要给以生路;越南当局与越南人民区别开来;越南的正规部队与一般群众区别开来;越南的武装人员与一般人员区别开来。最后宣布了战场纪律。于是我们层层进行思想动员向组织表决心,“你能抓他一个班”,“我能歼灭他一个排”,人人争先恐后,决不示弱,从思想上以及战斗携带的物质上做全面的准备。二月十五日下午,我们开始向国境线进发,因驻扎地离国境线还有六七十公里,一路上部队走得十分疲劳,终于在第二天的上午十时到达了一个叫北山的地方,离国境线只有十几米远的山坡上驻扎下来,搭起了临时帐篷。下午营长召集全营、连、排、班以上战斗骨干,分批在国境线上,用潜望镜观察地形,介绍敌情。事后,全面检查了我班战士的准备情况,我班战士个个精神抖擞,齐装满员,整装待发。

  三、神速行动,首战告捷

  二月十七日凌晨五点二十分,我军仇恨的炮火终于向越军的阵地上发起,这时榴弹炮、加农炮、火箭炮一发发炮弹射向越南的军事目标,顿时炮声震耳欲聋,天空一片通明、就像不息的闪电照耀大地。经过半小时的火力准备,五点五十分我军全线出击,踏上越南的国土向越军发起全面进攻。当时我营担任的任务是穿插板然截断谅山至我边境公路,阻击越军的坦克、车辆、交通以及军事联系。距离穿插目的地约有十五公里,要在一个半小时内到达目的地,越南的北部地区是平均海拔四五百米高的山林地区,只有一条崎岖的山路,这条山路,被越军重重设防,布满了竹签阵、布雷阵,枪声紧密,不断遭到越军的阻击,走不到一公里拌响了几个雷,死伤了好几个人。这时营长命令各连分头行动,我连按预定的穿插目标,选择低洼、隐蔽的地形前进,走山沟、过河道、爬高山。过河沟时水深足有一米,也就那样趟过,全身的衣服湿透,当时按每人必备的装备有一支枪、四枚手榴弹、一百五拾发子弹、一件雨衣、一个防毒面具、一把小铁锹、一个水壶、一条干粮袋约有两斤干粮、两包压缩饼干、一把柴刀、两个急救包、一支解磷针,还有若干消毒片,这些装备加起来足有30多斤,另外给每班配备了四根爆破简、四包炸药包,每人平均负荷40余斤,背起这些重物,急行军爬山越岭是十分困难的。约7点30分我连经过一路排险,如期占领了板然西北侧无名高地。该高地的山脚下,就是一条谅山通往我边境的公路,我班驻守在离公路不到三十米的山坡上,一占领到这里,立即投入紧张的修筑工事的任务。不到20分钟,驻守在板然的越军,八二无后坐力炮班共计七人,沿公路向我阵地方向走来,这时连长黄永胜叫翻译(各连配备了翻译向导,这些人都是被越南驱赶归来的华侨)叫他们放下武器,缴枪不杀。果然他们真的把那门八二无后座力炮、炮弹炮架以及两支冲锋枪放在了公路,继续往我阵地方向走来,结果他们突然发现我们是中国军队,这几个不知所措的越南兵,转身拔腿就跑,并捡起冲锋枪向我们扫射,连长命令我们“打”。这时我一枪一个连命中他四个,其中有个机灵的越军捡起冲锋枪迅速滚入公路边的水沟,企图逃跑,眼看成了射击死角,这时副连长何玉熙大喊一声“跟我来!冲下去”,我和副班长彦建高、战士庄亚养等人一起冲下去,迅速占领水沟,接近于他,他拼命反抗,端起冲锋枪向我们扫射,副班长彦建高利用有利地形将他击毙,为了防止他装死、再进行反抗,连打十几枪,直至把他全身打烂。公路右侧的援兵也拼命地向我们扫射,结果副连长何玉熙下腹中弹负伤。这一仗算是打得漂亮,以小的代价,换取了大的胜利,取得了全歼越军一个班的战绩,连队迅速向上级汇报了这一战况,并报请副连长、我和副班长记二等功,我班记集体二等功,我班后经一六四师授予“神速行动,首战告捷”的荣誉称号。

  这仗刚打完,还来不及喘过气来,紧接着一辆从谅山开往我边境方向的军用客车,离我们只有二三百米远时,连长命令我们在公路两侧占领有利地形,架起冲锋枪、轻机枪等待它。该车行驶至我阵地不足一百米时,先用八二无后座力炮向该车射击,车上约承载三十八人,顿时乱成一团,车上有武装人员向我们反击,这时他们打开车门拼命往外钻,我们事先准备好的冲锋枪、轻机枪一起向他们扫射,当时死亡的就达十七人,另有三名女性伤员。其余未伤者,经翻译唤话,全部乖乖地做了俘虏。后经查明,该车承载的全部是越军的特工人员及建制的武装人员。下午我们进行现场清理、掩埋尸体等任务,连长已打开手枪保险,将要对这三位女性伤员实施处决时,我对连长说“他们已失去了战斗能力,让她们一条生路”,在我的劝说之下,这三位伤员免遭于难,得以幸存下来,并给她们进行伤口包扎,提供干粮和水,把她们转移到安全地带。连队有能讲壮话的战士,能与她们语言沟通,其中那位体形较胖的女伤员,她说“你们中国老大哥,为什么打我们越南小妹妹”,此话向上级作了汇报,后来被中央慰问团、上海越剧二团采纳,编为话剧在前线部队慰问演出。

  在板然西北侧无名高地,我们坚守了四天三夜,据几次敌情通报,有越军配合坦克,对我阵地实施反冲击,但一直等它都未能到来。白天修筑工事,晚上我班担任营指挥所的警戒任务,营长潘志保亲自布防,要求我们高度警惕、严密防守,我班三人一组对营指挥所成半包围警戒,深夜趴在地上,天气寒冷,冻得直打哆嗦,连话都说不出来。第二天晚上我们埋设的地雷突然爆炸,还以为是敌人偷袭上来了,搞得很紧张,全班的火力打了一阵,结果什么动静也没有,第二天才发现一头牛被炸死了。

  四、饥饿寒冷无所畏,三八五上传歌谣。

  二月二十一日,我连接到攻打三八五高地的命令,刚离开原来阵地走不到二三百米的时候,结果驻守在科登山之敌对我原阵地实施炮击,其中一颗炮弹正好落在我班修筑的地堡顶端。庆幸我们命大,没有打着我们。

  三八五高地,其山不高,地势也不险,但后有科登山,右有巴外山相互支持,是通往谅山公路的必经之地,该高地约有越军一个排的兵力防守。我们一路走河沟、过田堪脚下隐蔽接敌,但防守在科登山之敌向我们阻止射击,一路遭到越军阻击,不断有人员伤亡。下午约4时,我们接近离三八五高地不到五六百米时,该高地之敌的火力猛烈地向我们射击。这时,我连有营属火器配合战斗,有三门八二迫击炮和一挺重机枪,连长组织一排二排交替前进,三排及营属火器对该高地之敌压制射击,打了约一个半小时,结果没有听到越军的枪声了,我连很快占领了该高地,在阵地上只发现了两具越军尸体,估计他们已向科登山方向逃窜。在三八五高地我们刚一露头,就被科登山之敌发现,他们以猛烈的炮火向我们射击,这时我们不知所措,边防边撤,但还是有七八人伤亡,其中我连指导员马振坤身负重伤,退出了战斗。

  我们在山坡上拼命地挖猫耳洞防止越军的炮火再次袭击。晚上我班防守在该高地顶端,防止越军偷袭与反冲击。天下着朦朦细雨,衣服全身被淋湿,我们趴在地下,已经被冻僵,这时即使有越军偷袭上来,我们也无力反击了。我用颤抖的语言,叫起其他战士,慢慢地爬起来全班围在一起,背靠着背地取暖,后来被我连战士编成歌谣:“打了一阵敌人退,三八五上我更最,饥饿寒冷我不畏,炮火密集吓不退,要问苦不苦比比三八五,要问累不累打仗二十八天没有睡”。

  五、波獠不捣路难通、浴血奋战力无穷。

  二月二十八日,这天按中央军委的作战部署,天黑以前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攻进谅山。这时我军已对谅山以三个军的兵力,实施了三面包围之势。这天上午,我团一营二营为主攻部队,我营为预备队,部队已进至到扣尔木山附近离谅山只有十余公里,一路打得十分艰苦,伤亡很大,我营跟随其后,这时站在高处看谅山,谅山已是炮声隆隆、火光四起。一路只见被参战的民兵从阵地上抬下来的伤员烈士摆放在路边,有的伤员还在痛苦呻吟,有的无声颤抖,足有上百号人,据说这天我团死伤人数达三百多人,伤亡最多的一天,其场面更是惨不忍睹。

  为了鼓舞士气,指导员给我们传达了上级的战斗口号“打进谅山去,消灭敌三师,打击小霸权,活捉敌师长”。全连战士个个精神焕发、呐喊“活捉敌师长的那就是我”。同时北京至南宁的列车全体乘务员以集体名义不知买了多少箱苹果,慰问最前线的部队,每个苹果的包装纸上赋了一首诗“收下吧,请收下,深情厚意难表达,今日献上北京果,明日再献胜利花,努力奋斗杀敌人,共同建设现代化”,我班只分得了一个苹果,全班在一起,我对战友们说,这不是一个普通的苹果,而是祖国人民对我们的殷切希望,盼望我们多杀敌人,打胜仗啊。

  下午约三时,先头部队已进攻到谅山外围波獠,波獠是通往谅山的最后一道防线,越军集中了主要的兵力死守波獠,前进受阻。这时我营接替主攻波獠的任务,命令我营打通波獠,直奔谅山。但是前方是一片宽阔的冬水田,左右两侧是寸草不生的山坡,左侧山脚下是通往谅山的公路,这条路已被火力封锁,没有隐蔽的地形接近敌人。中间有一条纵向的田堪,挡不住越军的视线,更挡不住越军的火力。我们只有利用这条田堪试试看,以匍匍前进的方法往前爬,向前爬到三四十米的时候,敌人的火力猛烈地向我们射击,就在这条田堪上死伤了六个人,其中我班战士王建国在这里负伤,退出了战斗。这时营长集中了全营的火力,包括八二迫击炮、八二无后座力炮、轻重机枪一起对波獠之敌实施压制射击,但波獠之敌的火力仍然有增无减,他们用的是闪光弹,发发子弹清晰可见,就象暴雨般地向我们打来。这样在这里持续了好几个小时,眼看天色已晚,按预期的目的不能进入谅山,这时营长干脆以冲锋的方法冲入敌人阵地,营长指挥我们往左侧公路冲。我连上百号人同时向前冲击,冲不到50米,前面的十几个人中弹倒下。连长下达卧倒口令,全体人员卧在地上,越军密集的火力在我们头上飞过。据传,这时,时任中央军委主席的华国锋正在军委作战值班室过问进攻谅山的情况,有人给他汇报了前方打得很艰苦,部队伤亡很大,他听了汇报后,下达了“停止进攻”的命令,于是我们停止了进攻,转入就地防御,挖猫耳洞防止越军的炮火袭击,晚上谅山市内汽车的马达隆隆,整夜不停。估计在掩护他们逃命大转移。

  六、攻战谅山当先锋,炸平谅山才心痛

  3月1日,早晨我营接到进攻谅山的主攻任务,我连是营的主攻连,我排又是我连的主攻排,我们接到任务以后,绕过波獠翼侧一路先行,利用低洼隐蔽的地形直逼谅山,就像一把尖刀,徐徐插入谅山心脏。随后,兄弟部队陆续从各个方向,以不可阻挡之势涌入谅山。面对共同的敌人,采取不同的方法,以最快的速度占领各自的目的地。一进入谅山就被防守在奇穷河以南的越军发现,以猛烈的火力向我们射击,一路进行阻击,走到一片宽阔地时,越军十几发炮弹向我们打来,躲过这阵炮弹后,已进入谅山的街道,只见被我军的炮火打得弹痕累累,几乎每座房子都有炮弹的痕迹,街道上被弹片割断的电线,散落在地横七竖八一片狼籍,我们经过奇穷河铁路公路大桥旁。当时我们的任务是,我连占领国际旅行社。八连占领谅山省府大楼,九连占领省公安大厦。上午十时,我连按时占领该旅行社后,在周围利用他们事先挖好的防空洞及工事进行防守。约十点三十分,我军占领谅山全城。歇间整理行装,当时我们穿的是高腰防刺鞋,双脚由于长时间浸泡在水中,脱开鞋袜一看,脚底全是白色的、平平的,双脚麻木变形。

  三月六日早晨六时,我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全世界宣布我军撤军命令。我们惩罚越南要打到他的痛处,不知道运来了多少炸药,把所占领之地全部炸为平地,最后还有炸药剩,连电线杆都给他炸掉了。

  战后,当时的越南领导人黎笋视察了谅山,见谅山一片废墟心痛得流下泪水。后我营被中央军委授予“攻占谅山先锋营”的荣誉称号。我们在谅山约坚守了十余天,于三月十一日晚上12时撤离谅山,到一个离谅山十几公里的山上防守,防止敌人追击,掩护后续部队安全撤离。十三日晚上10时,离开国境线,回到祖国的怀抱。按当时国际惯例,中越双方的军队撤离国境线20公里,于是我们部队驻扎在宁明县明江公社、寨安大队所在地,搭起帐篷。部队进行了三个余月战后修整。

  这次战斗以我军胜利,越军失败而告终,惩罚了越南当局,严重打击了越南霸权主义的嚣张气焰,达到了预期目的,扬了我国威、军威,为国家争了光,为民族争了气。

  归国后,得到全国人民的热烈拥护,我们所到之地到处都是一片欢呼声“我们的英雄归来啦,新一代最可爱的人归来啦”……

  三十年过去了,我们都已是五十开外的人了,我们这批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作战人员,都是在大敌当前、国难当头之机,顾全大局,服从中央军委命令,听党的话,上战场与敌拼杀的。经过战场生与死、血与火的考验,应该视为国家的宝贵财富、受到社会的尊重。当年,我们二十出头血气方刚,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不惜牺牲个人生命,以实际行动,实现自己的诺言,我们都应为这种精神所讴歌、所感动。如今,我们这批人员大部分还在贫困线上上下徘徊,有的安排在农村,有的分配到企业早已下岗,生活依然贫穷。我们盼望中央及各级政府出台更加优惠的扶持政策:1、更加优惠便捷的贷款;2、如我们经营生意给予税收方面的优惠;3、农村籍的参战人员要求进城的优先给予享受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的待遇。扶持我们共同富裕,这就是我们共同的心愿!

顶:8 踩:8
【已经有61人表态】
10票
感动
8票
路过
5票
高兴
6票
难过
6票
搞笑
9票
愤怒
8票
无聊
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