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一代福将陈老总,十大元帅最幸运的一位

热度87票  浏览271次 【共1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感叹!十大元帅最幸运的一位....

  陈毅元帅在中国普通老百姓中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可谓妇孺皆知,如雷贯耳。

  其军事、诗歌、围棋、外交传为一时之绝,被众多青少年奉为师表,至今不绝。通读陈毅元帅的生平事迹,微微惆怅失望之余又不觉心神往之。感觉他虽不是时代潮头的弄潮手,但绝对是时代浪尖上的幸运儿,堪称“天之骄子”。上天总将幸运的光环照在他头上,普通人有其一半的幸运,一生或许也可声名遐迩,锦衣玉食了。仔细考证陈毅元帅如日中天的盛名从何而来,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感觉较当今的造星运动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幸运之一:飙升的团指导员和人民军队创始人。

  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后,我军失利退出南昌城。尽管参加革命似乎较早,但影响甚微,名不见经传的陈毅及时赶上队伍,从此参加了人民军队。因为过去在法国勤工俭学(类似今天的洋打工)时,认识南昌起义前敌委员会书记周恩来,陈毅被委任为团指导员。如果在和平时期或者不认识周恩来,第一天当兵被委任为初级干部是不可想象的,何况团指导员已经是中级干部了。更为幸运的是,因为部队失利,叛逃、失散、牺牲、借口汇报前往安全地带的师、军级干部不少,最后部队的最高级别的领导由中央常委张国焘、前敌委员会书记周恩来、起义总指挥贺龙、前敌总指挥叶挺、总参谋长刘伯承渐渐变成了九军副军长朱德,至于师团干部则只剩下王尔琢、陈毅。王尔琢是黄浦一期的高才生,军事造诣相当不错,红四军时期为毛泽东倚重。可惜斯人无命,不久牺牲后,也就成不了南昌起义余部的代表、井冈山根据地的创立者了。而陈毅由此突显出来,成为与朱德并驾齐驱的人物,进而与朱毛一起成为人民军队的创始人。周士第等真正参加过南昌起义的师级干部,后来再来井冈山,便只能“后到为臣“,成为陈毅的部下,解放后也不过是上将。

  二、幸运之二:远离枪炮的红军队伍职务。

  红军时期,陈毅首先在主力部队担任政治干部,短期与毛泽东争过前委书记一职后,转为地方军区――江西军区司令员等职,这些经历有力的保证了陈毅元帅不会成为黄公略一样的革命烈士,因为战争年代,主力部队的军事干部对革命贡献虽多,但危险机率也大得多。

  三、幸运之三:南方游击战争的唯一领导者、指导者和代表。

  主力红军长征后,陈毅元帅因伤留在中央苏区。试想一下,如果让他去长征,没有了“指导南方游击战”领导人和代表的身份,就不可能在皖南事变后担任代理军长;没有了代表新四军的身份,又无法在亲自指挥战役却连遭泗县失败、两淮失守后,成为华东野战军不负责战役指挥的司令员;没有司令员的头衔,也就不是华东野战军的代表,周恩来再争取他为元帅,毛泽东也不会答应了。陈毅到陕北后最好的结局也就是比滕代远等政治干部好一点吧。

  不仅如此,项英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分局书记、中央军区司令员,受命统一指挥南方红军部队,是最高军事首长。陈毅为中央留守处主任,中央军区副司令员的头衔都没有。

  但最高军事首长项英牺牲,后来又成为全党有名的“右顷机会主义者”,声名扫地,无人理睬后,陈毅很长一段时间成为唯一领导南方游击战的人。现在项英部分恢复了荣誉,重新成为革命烈士,教科书才将他们两人一同列为南方游击战的代表和领导者。

  其实,项、陈两人始终在一处,坚持一小块根据地,因为电台遭破坏,与党中央及其他南方根据地失去一切联系,并没有起到“领导南方游击战”的作用。粟裕于 1959年5月谈《新四军1、2支队及第一师、苏浙军区的历史情况》说:“在三年游击战时,他(项英)在赣南与广东交界的地方,带了十几个人躲在山上,名义上是中央分局书记,实际上并未起到作用,南方各省没有接到他的什么指示。”(《粟裕文选》,军事科学出版社,2004年9月,第一版,第386页。)粟裕作为南方另一块根据地的领导人,说话自然合理、可信,既然项英未起到作用,陈毅作为与他朝夕相处的留守处主任更加不会有。

  然而,斯人有斯命,奈何?

  四、幸运之四:新四军的领导者和代表。

  新四军军部领导层的变化过程是:

  (一)1938年―1941年1月,军长:叶挺,政委:项英。

  (二)1941年1月―1943年11月,代理军长:陈毅,政委:前刘少奇、后饶漱石。

  (三)1943年11月---1945年8月,代理军长:张云逸(《陈毅年谱》:11月25日,陈毅赴延安后,由张云逸代理军长职。),政委:饶漱石。

  (四)1945年8月―12月,军长陈毅,政委:饶漱石(《陈毅年谱》:8月26日,中央致电华中局:“陈毅同志昨日飞抵太行,转赴华中。分工:饶为书记及政委,陈为军长及副书记。”)

  综观以上领导层变化过程,发现新四军7年抗战史中,陈毅代理军长的时间是从1941年1月―1943年11月约两年半的时间。然而,因为叶挺被抓,后飞机失事牺牲;项英牺牲且长期成为反面人物;工作时间最长的最高军部首长饶漱石后来成为反面人物;张云逸后来只是大将;于是,陈毅成为新四军的代表!一般的党史、军史教科书截去前后两截,单取陈毅就任新四军代理军长一截宣传,因此人们一谈到新四军,便在脑海出现陈毅的名字。

  令不少人很有不公平之感的是,张云逸将军也有近两年的代理军长时期,然而事实只能藏在尘封的历史档案室里,不为天下人知晓,教科书讳莫如深;同样是代理军长,为何待遇差别甚大?如果因为是代理,所以不作数,那么,新四军的代表还当是直到牺牲均未被撤职的军长叶挺;如果因为叶挺未曾管事,可三年解放战争时期,粟裕两年代理华东野战军及第三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陈毅到中原野战军工作或者根本不在华野司令部履行职责,可华东野战军的代表还是陈毅而非粟裕!一句话,上天以双重标准罩着陈毅元帅,他成为新四军的领导者和代表,扬名天下。

  五、幸运之五: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的卓越军事统帅

  1946年1月,养精蓄锐两年的陈毅从大后方延安到山东,任新四军军长兼山东军区司令员,同时兼任山东野战军司令员。后方观战有功,一下取得了四个从未有过的耀眼头衔:中央委员、新四军正式军长(张云逸代理军长无端遭解职)、山东军区司令员、山东野战军司令员。1944年倒在抗日前线的新四军四师师长彭雪枫,吃亏就在始终处在前线浴血奋战,“瓦罐难免井边破,将军难免阵上亡”啊!张云逸代军长一直在前线与死亡打交道,虽未曾扶正为军长,但能保全性命,实乃万幸。

  1946年10月,华东野战军组建前,陈毅率领5万山东野战军遭泗县失败、两淮失守,粟裕率3万华中野战军取得七战七捷。陈毅却对粟裕进行指责,称:“张鼎丞、邓子恢、谭震林、粟裕舍不得离开苏中,此道理以前讲过多次,讲不通。”毛泽东明辨是非,明令山野与华野合并成的华东野战军陈毅为司令员,粟裕为副司令员,“战役指挥交粟负责。” 从此,国共相争的战场上,出现了一位奇怪的司令员:司令员不负责战役指挥,副司令员代为其劳。

  但历史人物的职务履历表上,人们只能读到“陈毅为司令员,粟裕为副司令员”两句,“战役指挥交粟负责。”被有意无意间删去。大家以惯性思维,自然以为司令员当然管作战,于是,宿北、鲁南、莱芜、孟良崮乃至陈毅到中原工作后的豫东、济南等华野名战均归属于陈毅司令员名下。

  陈毅元帅不负责战役指挥,因此颇有余暇构思诗篇。有意思的是,从他的诗章即可看出参加了哪些战役(许世友硬说陈毅参加了济南战役,可惜陈毅没有诗。)宿北战役后,陈毅写诗:“敌到运河曲,聚歼夫何疑。试看峰山下,埋了戴之奇。”全然忘了起初自己要回山东,而粟裕坚持在宿北歼敌,结果毛泽东支持粟裕,终于形成两军汇合后第一次战役――宿北大捷。(参见《粟裕传》,当代中国出版社,2000年8月,第一版,第528页)。鲁南战役后,陈毅赋诗:“快速部队走如飞,印缅归来自鼓吹。鲁南泥泞行不得,坦克都成废铁堆。快速部队今已矣,二十六师汝何为?徐州薛岳掩面哭,南京蒋匪应垂泪。”莱芜战役捉了郝鹏举,陈毅作诗:“教尔作人不作人,教尔不苟竟狗苟。而今俯汉城就擒,扔自教尔分人狗。” 孟良崮战役后,连作两首,“孟良崮上鬼神号,七十四师无地逃。信号飞飞星乱眼,照明处处火如潮。刀丛扑去争山顶,血雨飘来湿战袍。喜见贼师精锐尽,我军个个是英豪。”“孟良崮上鬼神号,七十四师无处逃。蒋贼专横嗟命薄,美帝侵略徒空劳。华东战场捉笼鸟,沂蒙山区似虎牢。原野麦黄家家足,人民军队胆气豪。” 这些文字艺术上实在乏善可陈,其实不过在说一个意思:“我在这儿呢”,有似无形的吸功大法,误导天下人,那些大仗是陈毅元帅打的。“才资文武此全才”,在外行的柳亚子的诗句传颂下,陈毅“卓越军事统帅”的军名满天下。

  六、幸运之六: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的代表

  陈毅既不负责战役指挥,以政治委员身份代表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也未尝不可。可惜三年解放战争,他两年不在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履行职责。《粟裕年谱》有陈毅的行踪:(一)1947年11月8日陈毅离开华野指挥机关去邯郸局商谈后勤供应问题,后又奉命到西柏坡中共中央工作委员会、陕北中共中央汇报工作,直到1948年4月返回濮阳华野驻地。(二)、1948年5月7日,毛泽东约粟裕谈话,传达中共中央决定,调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陈毅到中原军区、中原野战军工作。“陈在华野党政军职务由粟裕代理”。(三)、1949 年1月15日,中央军委电示,华东野战军改称第三野战军,陈毅不在三野期间,??。2月11日,粟裕以代司令员兼代政委名义发布第三野战军各兵团、军、师、团编制番号令。

  粟裕在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是有司令员战役指挥权的副司令员,而且从未离开过决策的野战军司令部,陈毅调走后,他还是代司令员兼代政委,并兼前敌委员会书记,1949年9月又以野战军首席代表的身份出席新政协会议,自然是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的主帅和代表。然而此人是战争时代的“香饽饽”,和平时期的“烫山芋”,1958年被整肃为“极端个人主义者”和“军事教条主义者”,从此声名狼藉,销声匿迹于政坛

  可是威名赫赫的第三野战军需要一位代表,于是,陈毅出场,并于1955年在周恩来的力建下,以外交部长的岗位成为元帅,而军队总参谋长粟裕仅为大将。

  七、陈毅元帅幸运之七:同级战友同僚无好下场。

  考证陈毅元帅一生幸运之神永远光顾时,却发现他的同级战友同僚下场均不好。

  (一)1935年――1937年,陈毅任苏区留守处主任,与中央军区司令员项英留南方。结果:项英于1941年被叛徒杀害,并长期成为为人不齿的反面人物,80年代才部分平反。

  (二)1938年――1941年,陈毅任新四军军分会副书记,一支队司令员。结果:军长叶挺1941年遭囚禁,1945年放出来,马上又死于飞机失事。新四军军分会书记、政治委员项英结果同上。

  (三)1941年――1943年,陈毅任代理军长。结果:政治委员刘少奇于1966年遭整肃,1969年悲惨、孤独地死去,1980年才平反;政治委员饶漱石于1953年刚解放即被打倒,被长期关押后死去,至今成为不能翻转的铁案。

  (四)1947年――1949年,陈毅为华东局副书记,华东军区司令员,华东野战军司令员(第三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期间长期未到职)。结果:华东局书记、华东军区政委饶漱石如上。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副司令员、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委粟裕1958年即被打倒,成为第一批被打倒的将领,而且26年未能平反。1994年才低调恢复名誉。

  (五)1949年,陈毅任上海市长。结果:市委书记、一把手饶漱石如上。

  因为同级战友同僚长期乃至永远成为反面人物,只在“二月逆流”中稍稍遭毛泽东批评及红卫兵小将骚扰的陈毅成为南方游击战、新四军、华东野战军唯一正确的代表,同级战友同僚的功勋或多数(譬如粟裕)、或少数(譬如刘少奇、项英、叶挺)、或全部(譬如饶漱石)均归属于陈毅。很长一段时间,公开出版物谈到南方游击战、新四军、华东野战军、上海市,只列出陈毅的名字。于是陈毅元帅成为中共历史上少有的风云人物,小学生在课本中学习他的《冬夜杂咏》,中学生在课本中学习他的《梅岭三章》、,普通老百姓从专为他拍摄的《黄桥战役》、《陈毅市长》等电影认识他的英姿,从他“导弹是竹竿捅下来的”话语认识他的外交风范,从此,福将陈毅元帅盛名传遍天下。

  哎,上下五千年,多少仁人志士有“关张无命”的哀叹,有“李广难封”的悲鸣,惟有似陈毅元帅一般“时来天地皆同力”的幸运,古今有几人呢?!

上一篇 下一篇
全球军事网江苏网友
2013-11-23 11:08:24
nghg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