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解决军事危机 毛泽东制裁秋收起义军事干部

热度65票  浏览3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秋收起义失利后,毛泽东率部队向罗霄山脉中段退却。途中,部队在三湾休整了几天。经过几次失败,这时,部队只剩下700多人,为了便于作战,毛泽东召开前委会,决定对部队进行改编。毛泽东建议将整个部队改编为一个团,下设7个连队。

整编后原一营营长、黄埔一期毕业的陈浩担任了团长,徐恕为副团长,韩昌剑为参谋长,黄子吉为一营营长。但谁也没想到,仅仅几个月后,这4个人同时被毛泽东处死。

战略上的分歧,余洒度出走,导致毛泽东与几个军事骨干的矛盾不断激化

在三湾改编中,深思熟虑的毛泽东着手在部队内建立党组织和士兵委员会,并提出“不愿意干的可以走,发给路费,但枪不能带走”的规定。经过一系列的工作,部队精悍多了,继续向井冈山开进。

但毛泽东从秋收起义以来与师长余洒度等军事干部的矛盾并没有解决,反而不断激化,部队宿营古城的时候,毛泽东召开扩大的前委会,针对秋收起义的方针、各团的作战失利经过、以及军官平等问题(当时军官吃小灶)总结教训,提出批评。余洒度错误地认为,这是毛泽东在揭自己的伤疤。会议开始不久,他重重咳嗽一声,没打招呼,愤然退场。毛泽东看在眼里,没有理睬,照样开会。古城会议开了两天半,除了军队自身建设问题外,还着重讨论了对待井冈山地区袁文才、王佐两支农民武装问题。最后,大多数人同意了毛泽东的看法,即团结改造他们,否决了消灭农民武装的偏激意见。

就在余洒度罢会的时候,接到了湖南省委书记彭公达写给毛泽东和余洒度的一封便信。信中说,已取消进攻长沙,马也尔(苏联驻长沙领事)大光其火,中央也要追究(放弃进攻长沙的)责任,望毛泽东速去汇报,指令部队暂住湘赣边待命。

散会后,毛泽东去找余洒度,余洒度把彭公达的信交给了毛泽东,他内心指望毛泽东离开部队去汇报,自己好掌握部队。没想到毛泽东看过信后,淡淡地说:马同志大光其火,中央也要追究放弃攻打长沙的责任,我早已做好了准备。

余洒度惊讶地问:“你不回长沙去汇报?”

毛泽东说:“我不离开部队。不过,我会派人去把这里的情况向省委作出详细报告。”

余洒度说:“部队在这里待命是中央和共产国际的意思,这我们总要执行吧!”

毛泽东说:“部队下一步的行动,前委已经开会研究过了,我也正与茅坪的袁文才联系。我们就在这一带团结农民武装,壮大自己。”他用手指指远处的崇山峻岭。

余洒度气得脸涨红:“我们怎么能跟他们搞到一起?”

毛泽东因为刚刚开过会,他的想法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因此格外轻松。他说:“三山五岳的土匪多着哩,哪个朝代能消灭掉?我们就是要团结他们,改造他们,把三山五岳的队伍联合成一个大队伍,统治阶级就拿我们没有办法了。”

余洒度火了,他直呼毛泽东的姓名:“毛泽东同志,中央和共产国际的精神非常清楚,你如果不执行,是要承担后果的。”

毛泽东格外冷静:“承担么子后果?坐班房、撤职、杀头!不会吧,我们总是要一起革命的。”

余洒度气得一跺脚走了,去找他的那些黄埔军校同学。

在团部里,他见到了团长陈浩、副团长徐恕、参谋长韩昌剑等人。团长陈浩看他气呼呼的样子,劝他:“师长,又跟老毛吵架了?别生气了,他是中央的特派员,我们不听他的怎么办!”

副团长徐恕无奈地说:“这两天陈团长一直在谋划打新城,反而遭到毛泽东的批评,毛泽东一心要上山当山大王了。开会,还有很多人支持他,我们是没有办法了。”

参谋长韩昌剑也是二十出头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他说:“要当土匪我何必不远千里来井冈山。我们家乡附近的山上,有好几个土匪寨子。我们投奔黄埔军校、参加铁军是要革命的,不是当土匪的。”

余洒度说:“老毛独断专行,中央的指示他不听,共产国际的指示他也不听。我们不能让老毛把这支队伍毁掉,我们要和他斗争。”

毛泽东与袁文才见面非常成功,工农革命军很快进驻了袁文才占据的茅坪,安置了伤病员,有了立脚之地。经过简单休整,部队开进宁冈县城。毛泽东决定向酃县出击。战士们听说要打酃县,士气大振,连情绪低落的余洒度也来了情绪。可是,就在队伍开进酃县县境后,忽然接到袁文才送来的急信,内容是工农革命军已经引起湘南敌人的注意。茶陵的敌军正循迹追来。

毛泽东立即召开前委会议,他把袁文才的信给大家看过后,说:“我们本来计划消灭酃县的挨户团,可现在茶陵的敌人到了我们背后,我们就要腹背受敌,诸位看怎么办?”

参谋长韩昌剑说:“我们突然袭击,消灭酃县的敌人,这样就主动了。”

一营营长黄子吉说:“我们一营打酃县,三营打身后之敌,完全可以取得这次战斗的胜利。”

余洒度说:“我们立即提前攻城,攻其不备,然后再杀个回马枪。”

毛泽东说:“我们的意图酃县敌人已经得知,已经谈不上攻其不备。我看当打则打,当撤则撤,我建议放弃这次战斗计划。”

这样一来,毛泽东又和黄埔军校的几位军官发生了矛盾。最终毛泽东做出决断,放弃了作战计划。次日,工农革命军改变行军方向,傍晚宿营到井冈山西南脚下一个叫水口的小村子。

晚点名时,余洒度没有到,他已不辞而别。据说在走前,他与团长陈浩、副团长徐恕、参谋长韩昌剑有过一席谈话。可惜内容已经无法知晓了。他的出走,在几个上层军官中产生了极大影响,他们认为是毛泽东逼走了余洒度。

大敌当前,陈浩等人却阴谋将队伍拉出井冈山

闻知余洒度出走,毛泽东并没有惊慌,大敌当前,他镇定自若,制定了趁敌人老巢空虚,奇袭茶陵县城的作战方案。他命令团长陈浩、一营营长黄子吉、一营党代表宛希先带领两个连,作为右路,连夜行军百里去袭击茶陵县城。攻克茶陵县城后,在茶陵、安仁一带农村打土豪、做群众工作。自己则带领其他人马作为左路,待敌军罗定部退军后,沿井冈山南麓向遂川方向游击。

陈浩和黄子吉、宛希先带领部队按照毛泽东的部署,果然一举拿下茶陵县城。敌团长罗定闻讯,急忙返回救援。陈浩和黄子吉、宛希先则带领部队退出至潭湾,按照毛泽东先前的安排与当地游击队接上头,白天打土豪,晚上打游击。

接到了陈浩和党代表宛希先的汇报信,毛泽东大喜,随即带领左路团部和三营向茶陵方向机动,力图与右路部队汇合。没想到右路部队进入遂川夜晚宿营大汾时,左路部队遭到敌人突然袭击。深夜里四处都是枪声,不知道来了多少敌人。危险时刻,特务连连长曾士峨带着几个战士掩护毛泽东突围,因山高路险,毛泽东在途中被竹子刺伤了脚。后又碰到特务连党代表罗荣桓带领的几十个人,大家汇合在一起,总算暂时脱离了危险。次日,毛泽东派出侦察员多方打听,找到了带领一连突围的副团长徐恕、参谋长韩昌剑。但三营的三个连不见了。徐恕、韩昌剑一路上怨气不断,抱怨毛泽东不该把部队往深山里带。

到了茨坪农民武装王佐的地界,毛泽东一边派人去找跑散的三营,一边派人去做团结王佐的工作。毛泽东想的不是打个胜仗,而是尽快找个根据地。部队没有安全的休整、补充的地方,不但粮秣没法补充,伤员也无法安置。和王佐联系以后,毛泽东亲自去与王佐谈,并送给他们70支枪做礼物。终于赢得了王佐的信任。

毛泽东领残部进入茨坪第二天,因为突围中连夜奔波,脚伤发炎并全身发冷发烧。王佐很着急,派来轿子非要抬毛泽东去茅坪袁文才处治病。毛泽东拗不过王佐的热情,决定带特务连回茅坪。留下副团长徐恕、参谋长韩昌剑带领一营一连驻守大井,联系遭敌袭击后不知去向的三营,并想办法与在茶陵一带打游击的团长陈浩、营长黄子吉等人联系。

毛泽东到袁文才处后,脚伤不能走动,加上发烧发冷,只得治病,实际上暂时放弃了军事指挥,这样,就形成了对几个主要军事骨干失控的局面。他们之间很快取得了联系。

几个人商量来,商量去,最后确定,不能跟着毛泽东在这深山老林里耗下去了。这样下去,不当土匪就得饿死。他们下定决心:瞅机会把部队拉走。

毛泽东病好些后,又召开前委会,根据敌人大部分被调出茶陵的变化,提出二次占领茶陵县城的设想。他特地提出,这次要不同于上次,这次是全团集中力量占领茶陵,建立工农兵政权。前委会同意了他的意见。因为毛泽东脚伤未好,行动不便,决定由团长陈浩、副团长徐恕带领团部及4个连队和特务连出征。毛泽东亲自给他们画出行军路线、进攻方向。然后冒着雨,拐着脚来为他们送行。

工农革命军按照毛泽东的部署,18日攻入县城,又在赤卫队的协助下占领县衙门。敌人死的死,伤的伤,其余狼狈逃窜。

但是,陈浩等人进入县城后露出旧军队的陋习,向商会摊派、吃喝玩乐,全然没有按照毛泽东布置的进行群众工作和政权建设。一营党代表宛希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便给毛泽东写信反映情况。毛泽东很快来了信,要陈浩迅速成立工农兵政府,部队分散到附近农村做发动群众的工作。

陈浩接到毛泽东的信,知道是宛希先反映的情况,又气又恨。副团长徐恕愤愤地说:“他是毛泽东的人,我们要多提防,如果有机会,就把他干掉。”

处于无奈,陈浩等很快在当地党组织的配合下成立了县政府,谭震林担任了县政府主席。县政府在较短的时间里就开始发挥作用,发动暴动,清算土豪劣绅。

这时,陈浩等人却加紧了把部队拉走的步伐。他们决定向西去,离开罗霄山脉,离毛泽东越远越好。可是,必经之路安仁有国民党第十三军一个团。第十三军军长方鼎英是他们在黄埔时的老上司。陈浩就秘密给方鼎英写信“借路”。事情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在此期间,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首先是毛泽东的三弟毛泽覃被朱德派来与毛泽东的工农革命军联系。朱德带领的南昌起义失败部队从三河坝退出后,向闽西赣粤边转移,到达汝城、崇义一带的山里,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不得已情况下,朱德利用自己同国民党十六军军长范石生是讲武堂老袍泽的关系,在十六军暂时隐蔽下来。其次,毛泽覃和南昌起义部队在国民党十六军隐藏的时候,碰到了在大汾打散的张子清带领的三营。三营基本上损失不大。这个营有三分之一是党员,各连建立了党支部,他们在大汾突围后也在国民党十六军隐藏了几天,然后转战到桂东去了。

得知这些情况,毛泽东决定立即下山赶赴茶陵,以便与朱德和张子清带领的三营联系。同时,根据宛希先的反映,认为有必要解决一下军队领导人中不良倾向的问题。

毛泽东果断处置,迅速解决了红军初创时期的分裂危机

就在毛泽东一行赶往茶陵的时候,茶陵已经开始了战斗。敌罗定闻知老巢茶陵被工农革命军占领,立即从李唐一线撤回,直奔茶陵。因为敌人来得突然,宛希先立即带领两个连占领了一个制高点,抗击敌人,城里刚刚成立的政府等机构紧急组织撤退。

就在危机时刻,敌人侧翼响起枪声,进攻之敌遭到突然袭击,慌忙退却。原来是张子清率领的工农革命军第三营赶来了。他们转到桂东山区,当闻知工农革命军打下了茶陵,立即兴冲冲来会师。到了茶陵,正赶上一营与敌作战,立即就投入了战斗。

敌人暂时退却后,工农革命军领导人召开了紧急会议,商量下一步的行动。面对敌众我寡的形势,县城是守不住了。张子清、宛希先提出尽快返回井冈山。

团长陈浩、副团长徐恕、营长黄子吉已决意趁此机会把部队拉走。陈浩正在秘密和酃县的国民党团长联系“借路”事宜,他们假装同意部队撤回井冈山,暗地里却做了布置。部队出城后,发现河面上的浮桥被拆掉了,尖兵立即掉转了方向,返回东城门出城。宛希先发现不对劲,立即派人去向毛泽东报告,同时找到陈浩质问:“为什么把浮桥拆掉?”

陈浩故做掩饰:“浮桥是上午拆的,为了背水一战。我们出东门,无非就是绕几里路。”

部队出了东门,走不多远,陈浩就下令改变方向,向酃县方向前进。三营营长张子清也发觉不对,和宛希先一道拦住陈浩问:“安仁有国民党十三军,你怎么要去安仁?”

陈浩看到企图已经被识破,露出凶相。他掏出手枪:“老子就是要去安仁,你们都得跟着去。”

宛希先一看事情到了这种地步,赶紧掏枪。副团长徐恕等人听到陈浩一声令下,一拥而上,缴了张子清、宛希先的枪,将他们捆绑起来。部队一阵骚动,但在陈浩的强令下,继续向酃县方向开进。

毛泽东一行接近茶陵时,恰巧碰到了宛希先派来报告消息的人。在得知队伍有被陈浩阴谋拉走的可能后,毛泽东也急了,带着毛泽覃和派到袁文才部当连长的陈伯钧共8人急忙追赶。他脚伤未愈,越走越痛。毛泽覃赶紧找来一套滑竿,抬上毛泽东走。这样,傍晚在湖口追上了队伍。

部队吃过饭后正要集合,毛泽东等人到来,引起一阵剧烈的骚动。有人小声说:“毛委员来了!毛委员来了!”

被捆绑着的宛希先、张子清也看到了毛泽东,他们大喊:“毛委员!毛委员!”

毛泽东跛着脚,快步走去。不远的陈浩、徐恕看到了毛泽东,不禁大惊失色。刚想溜,特务连连长曾士峨和陈伯钧已经将他们拦住。

宛希先喊道:“他们要叛变革命,投降国民党!”

毛泽东一边示意给宛希先等松绑,一边指着陈浩等人大声喝道:“把他们捆起来。”

特务连连长曾士峨和陈伯钧立即带人上前,将陈浩、徐恕捆了起来。陈浩叫道:“我是团长,凭什么捆我?”

毛泽东说:“你好大的胆子,要把革命军往哪里带!”

陈伯钧说:“这分明是要投敌去嘛!”

毛泽东环视了一周,问:“黄子吉呢?”

宛希先说:“黄营长带着几个人先走了,肯定是与国民党联系去了。”

毛泽东说:“你带一个排去,把他们追回来,谁不回来,立即处决。”

陈浩对毛泽东说:“毛委员来了,把话说明也好。你这样干涉我们的指挥权,没办法干了,我向前委辞职。”

副团长徐恕也跟着说:“我也辞职。”

毛泽东吸了口烟,脸色格外严峻。半晌他说:“你们已经不是辞职不干的事了,我代表前委宣布,现在就解除你们的职务。”

陈浩一改过去沉默寡言的习惯,竟然大笑了两声:“谢天谢地,毛委员恩准。我要是贪恋这个团长就是孬种。这里不革命,我去哪里不能革命?我马上就走!”

副团长徐恕也说:“谁想回井冈山谁就回吧,我再也不去与土匪为伍了。”

毛泽东用眼睛扫了一眼,平静地说:“要走么,没那么简单,你们必须听候工农革命军的审查。”

宛希先带着一个排飞快地追上了黄子吉,不多时候,将他们追了回来。毛泽东命令部队立即掉转方向,急行军开向井冈山。

宛希先详细向毛泽东汇报了几个人的情况,并且将缴获的陈浩给国民党军长方鼎英的信交给毛泽东。张子清也向毛泽东谈了对事情的看法。心情十分沉重和矛盾的毛泽东,对于事情的处理方法,渐渐理出了头绪。

当夜,在途中经过的祠堂里,毛泽东召开了扩大前委会。大家都表示坚决拥护解除陈浩等人的职务,随后,七嘴八舌地揭发了陈浩等人的罪行。从屡屡不执行前委的命令,到反对在连队建立党支部,从在茶陵吃、喝、玩、乐、打骂士兵,到派人送信给国民党第十三军军长方鼎英等,问题越说越多,毛泽东越发觉得问题的严重。

一直驻守在宁冈的参谋长韩昌剑得知事情败露,情知也少不了自己的干系。干脆铤而走险去救陈浩他们。当他半夜悄悄去关押房开门时,被早有埋伏的特务连战士一拥而上,当场拿获,也被关押起来。

此后,毛泽东组织了特别法庭,对陈浩等4人的投敌行为进行了审判。经过法庭调查和取证,最后,判处陈浩等4人死刑。

陈浩等4人的被处决,使一场红军初创时期的分裂危机结束了。

红军发展的曙光出现在井冈山坳。

《湘潮》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