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睢阳阻击战,西汉名将周亚夫的巅峰之作

热度82票  浏览4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战争概述:汉景帝三年(前154),大汉王朝的七个分封国,吴王濞、楚王戊、赵王遂、济南王辟光、淄川王贤、胶西王印、胶东王雄渠。联合发动叛乱,史称七王之乱,吴王濞为此次叛乱的主谋。吴楚联军渡过淮水,向西进攻,却受到了另一分封国梁国的疯狂阻击,久攻梁国国都睢阳(今河南商丘)不下,与此同时,汉王朝派出的太慰周亚夫率领的汉军主力屯于梁国以北的昌邑,不救睢阳之急,而以轻兵南下,夺取泗水入淮之口(在今江苏洪泽境),截断吴楚联军的粮道。吴楚联军久攻睢最不下,转攻昌邑。周亚夫坚守不出,吴楚联军又复攻睢阳,未果。几经周折后,兵马疲惫求战心切的吴楚联军最后在下邑遇到周亚夫率领的汉军重创,吴王濞率败卒数千遁走,退保长江以南的丹徒(今江苏镇江)。汉遣人策动吴军中的东越人反吴。东越人杀吴王濞。楚王戊也军败自杀。七王之乱基本平息,仅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

 

将星指数: ★ ★  ★(刘武 周亚夫 韩安国 李广)

精彩指数:★ ★

政治影响指数:★ ★  

 

 

战争深度解读:

 

  公元前154年的睢阳城楼,梁王刘武凭栏独立,而插在睢阳城楼的旌旗在血色残阳下随风乱舞。

  此时的睢阳城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如大汉王朝的江山。

  “千秋万岁之后,传位于梁王”。

   汉王朝的皇帝、自己的亲大哥刘启的话语以及母亲窦后慈祥中带着鼓励的眼神依然在脑海中回荡。

   回到现实,梁王刘武听到的是吴楚联军的马蹄鼓鸣声。

   景帝刘启即位后,接受了自己的老师晁错的建议―削藩,随之进行了大规模的机构改革,改革核心目的是削弱汉高祖以来分封到各地的刘姓诸候王国的势力,曾先后削去赵王遂常山郡,胶西王昂六县,楚王戊东海郡;景帝三年,又预备削吴王刘濞会稽等郡。

   改革势必会触动很多人的利益,过激的削藩行动终于惹怒了吴王刘濞为首的各地方王国,既然不让我稳稳当当的捧铁饭碗,那还不如反了他娘的,几个人的铁饭碗,看能否搏一个金饭碗。

   

   吴王濞、楚王戊、 赵王遂、济南王辟光、淄川王贤、胶西王印、胶东王雄渠喊着“诛晁错,清君侧”的口号联合发动了叛乱。

   七王最初的计划很完美,七王分兵三路,吴王濞起兵广陵(今江苏扬州),兼领楚国兵,共三十万人马,渡淮水,浩浩荡荡向西杀来;齐、胶西胶东等国定河间、河内、入晋关,与吴楚军会师洛阳;北赵国则约匈奴联兵犯汉北下。

   削藩之下引起的激变,在景帝刘启的预料之外,本能反应就是找替罪羊,希望以此平息七国的愤怒,和平解决事端。

   第一个喊出“削藩”的帝师晁错光荣的成了替罪羊的不二人选,晁错为了自己构建的理想宏图而献身,不冤!

  “羊头”送到吴王刘濞那里,却不能阻止叛乱这支离弦之箭,造反不是请客吃饭,说取消就取消,说改期就改期。太低估了七王的智商以及打破铁饭碗,将造反进行到底的决心了。

   晁错的死没有阻止七王叛军的步伐,却平息了汉王朝内部战与和的争议,晁错的人头满足不了七王的胃口,那他们想要的,就只能是刘启本人的人头了。

   刘启一看,那还说什么,为了大汉朝的江山,为了自己项上人头,打吧。

   于是刘启派太尉周亚夫率三十六将军出征抗击吴楚军,派郦寄击赵,栾布击齐地诸叛国,并以大将军窦婴驻屯荥阳,监齐、赵兵。

   七王的三路合攻计划,一开始就落了空,齐王临时反悔守城不出,胶西胶东等叛军围攻齐都临淄,讨伐中央军变成了地方王国的内战,而北边的赵国亦未按时发兵,七王的真正威胁,就只剩吴楚的三十万联军了。

双方焦点视线集中到了梁国。

    梁国是拥有四十余城的大国,北至泰山,西至高阳,地理上居于牵制东方诸国、屏蔽朝廷的关键位置,是抗击吴楚联军的喉塞。

    文帝在位时,对梁王的人选就非常慎重,先是派自己的亲儿子刘胜担任,刘胜死后,文帝听从贾谊的建议,将接力棒交给了小儿子刘武。

    梁王刘武在这场战争中的态度,势必影响这场战争的走向。

    其实想把铁饭碗换成金饭碗的,又何止七王,梁王刘武看中大汉王朝皇帝的位置,也有不少日子了。

    梁王想当皇帝,不是没有现实根据的,他是窦后的少子,极得老太太痛爱,老太太不止一次向景帝刘启提出要效仿古制----兄终弟继。让自己在有身之年看到自己的两个儿了都能穿龙袍玩玩。

    有窦系势力的支持,梁王觉得自己的皇帝梦,并不只是水中月、镜中花。

    也正是这些希望,让他在七王合伙造反,进行铁碗换金碗的买卖时,断然拒绝入伙。

    造反风险和代价太大,即使把金饭碗抢来,八个人一个金饭碗,该给谁呢?

   与其和那帮人合抢,不如先帮大哥保做金饭碗后继续等待,祈祷老太太多活几年,最好活在大哥刘启的前面,一切看起来就有希望。

   刘启太清楚不过自己这个小弟弟的想法了,所以在七王挑起战事时,他向刘武和母亲许下了那个承诺:““千秋万岁之后,传位于梁王”。

 

 

   一句话让窦后脸上笑开了花,让梁王刘武热血沸腾。

   景帝刘启空头支票让梁王刘武决定将自己的命运与大汉王朝的命运打包进行捆绑。

   吴楚联军气势汹汹,先攻破梁国南面的棘壁(今河南永城西北),梁军损失数万。

   刘武听从了中大夫韩安国的建议,命韩安国、张羽率梁兵在东梁国东界进行游击战,自已亲率众死守睢阳城。同时请求汉王朝中央军的支援。

   吴楚三十万大军兵临睢阳城下,向梁都展开了疯狂的进攻。

   对于吴楚联军来说,攻下睢阳,他们就看到了洛阳和长安的影子。

 

   睢阳告急,十万火急的战报一次又一次的送到了汉军主帅周亚夫的案前。

  周亚夫却做了一个令人料想不到的决定,大军屯于梁国的昌邑,按兵不动,拒绝救援梁王刘武。

  刘武愤怒了,睢阳之战事关全局,一旦失守,通向洛阳长安缺口立即被打开,作为汉军主帅的周亚夫竟敢坐视不理,这明摆着是让梁王先与吴楚联军先残杀,他周亚夫再来坐收渔翁之利。

  刘武将状告到了窦后那里。

  窦后急了,睢阳沦陷,就意味着小儿子的性命难保,同时大汉江山告危。久经政坛,在无数风雨中走过来的窦后怀疑这是否刘启的一石双鸟之计。

  窦后找到儿子大闹,说你这是要想害死你的亲弟弟啊。

 

  刘启被骂得背心着凉全身出汗,心想周亚夫啊周亚夫,你这是站在钢丝绳上玩狠招。  

  这份狠让刘启心惊胆跳的同时又觉得非常舒心。 

  无论窦后怎么闹腾,刘启坚持不换帅,他相信父亲临终前对他说过的话:“即有缓急,周亚夫可任将兵”。

 他仅仅只是象征性的下旨命令周亚夫出兵救援睢阳。

  周亚夫没有理会刘启的命令,以一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就打发了皇帝。一如像当年细柳营上对文帝一样的固执。

  梁王刘武无奈,盼援无望,唯一的出路就是死守死守,再死守。

 

  吴楚联军开始很高兴,以为周亚夫与刘武之间出现内讧,天赐良机,玩命的攻睢阳。

   睢阳城却在吴楚联军的攻击下风雨不动安如山,睢阳城城高池深,兵足马壮,梁王刘武拼命死守,吴楚联军发现没有一年半载,根本攻不下来。

  正当吴楚联军望睢阳而兴叹的时候,吴王刘濞听了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原来周亚夫在昌邑也不是什么事也没做,他派弓高候韩颓率轻骑兵出淮泗口(今江苏淮阴县清口)截断了吴楚联军的粮道。

  吴王刘濞方知上当,想起了出征前属下一名恒的青年将领建议,吴楚联军是步兵,不亦攻城拔寨,应该速战速决,直插洛阳,占领洛阳武库和敖的粮库。当时他认为恒太年轻没有采纳恒将军的建议。

  现在不知不觉中,他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梁国这个泥陷中。

  后勤保障出现问题,吴楚联军坐不做了,既然睢阳敌人坚守难攻,吴楚联军转而进攻周亚夫驻守的昌邑。

 

   周亚夫同样坚守不出,他知道吴楚联军已是强弯之末,现在只是作垂死挣扎罢了。

   吴楚军攻了昌邑一阵,见攻克无望,又调头攻击睢阳。

   看到敌人已经像无头苍蝇般乱串,周亚夫出手了,他在下邑设伏,成攻的伏袭了企图从西北方向攻击汉军的吴楚联军主力。

   吴楚联军溃败,吴王刘濞仅率数千骑逃往东越。

   睢阳阻击战以周亚夫及梁王刘武的胜利宣告结束。

 

  战争人物命运走向之吴王刘濞:吴王刘濞仅率数千骑逃往东越,周亚夫率军随后追击,东越王为求自保,割下了吴王刘濞的脑袋向汉室邀功。汉王朝最大的地方王国诸候,屯积财富兵马二十年,举事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被摆平,证明了刘濞仅仅是一只纸老虎而已。

  战争人物命运走向之梁王刘武:平定七王之乱后 ,梁王刘武看到了景帝刘启在向他挥着当初开下的支票,但事实证明了政治家的许诺和妓女的表白一样不可靠,梁王刘武的皇帝梦很快就破灭。景帝二十九年,景帝废太子刘荣,窦后终于将当初刘启开的空头支票提上了议事日程-----立梁王刘武为储。当年开口许过诺,刘启本人不好说什么,但是却派文化打手窦婴、袁盎出马,灭杀了窦后的提议,窦后及梁王刘武最后终于明白,刘启坐着的那个宝座,从来没有想过让给刘武。事后刘武很愤怒,很不理智的派人做掉了袁盎。兄弟的鲁莽,倒让刘启松了一口气,很满意梁王刘武的政治智商,对袁盎事件,并没有作过多追究,用袁盎的人头来抵换当初自己开据的空白支票,还是很划算的。

   梁王刘武皇帝美梦破灭,在梁国自己做起了土皇帝,大置宫室,广纳美女,余生过起了纸醉金迷的生活,并很自觉的提前景帝刘启三年逝世,也算是善始善终。

战争人物命运走向之周亚夫:

   周亚夫在七王之乱后成为大汉王朝最风光的政治人物,在景帝五年拜为丞相,位极人臣。

   但是有胆识玩“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周亚夫也许是一个好将军,却并不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他的固执、傲慢、不识时务等缺点在政治生涯中暴露无遗,最终,景帝刘启在周亚夫的个人评定表上写下了这么一句“此怏怏者非少主臣也”。

   有了这句评定,周亚夫结局可想而知,不久即被冠以谋反罪而下牢,在狱中呕血而死。

   在牢中的周亚夫记起了年轻时有位算命的说他会拜相封候,但也会饿死,他当时并不信,说既然能拜相封候,又怎么会饿死呢!

   死前他信了,因为有时候,性格即命运。

战争人物命运走向之李广:在这场战争中,有一位年青的将军在这场战争中脱颖而出,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那就是震古慑今的大汉三大名将之一――飞将军李广。

   李广时任晓骑都慰,跟随周亚夫抗击吴楚军,在昌邑城下曾孤身夺取叛军帅旗,立下赫赫战功。但此战后,李广却不升只降,被免去晓骑都慰之职,迁至北疆任职。其中原因很简单,他犯了一个政治上的低级错误,作为汉军的晓骑都慰,竟然公开接受了梁王刘武受予的将军印,从此被景帝偷偷打上了“梁王的人”这个的记印。

  从睢阳阻击战开始,李广已经注定了他的政治生涯必将历经坎坷,“冯唐易老,李广难封”,真的就只是景帝爱老不爱少,武帝爱少不爱老吗?未必!

 

 战争猜想:1、如果当初梁王选择投向了七王铁饭碗搏金饭碗的队伍,七王之乱变成八王之乱,历史会是怎样的走向呢?没有了景帝时代对地方政权的削弱和全国的休养生息,武帝与匈奴最后的那场决战又会怎样呢?

          2、周亚夫断定凭梁王一已之力可以抵抗吴楚三十万大军的围攻,如果当时睢阳城破?周亚夫还能稳坐汉军主帅的位置吗?他该向景帝刘启,窦后作什么样的交待,占据睢阳的吴楚联军,还会如此的不堪一击吗?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