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彭大将军大战“西北王”:两大将征战13年

热度19票  浏览4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西北地区,尤其是陕北,地势险峻,战略地位极其重要。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也就是从这时开始,西北地区成了国共两党军事较量的主战场之一。其中,彭德怀与“西北王”胡宗南之间的较量,尤其令人瞩目。

山城堡战役,彭德怀伏击“西北王”

胡宗南是蒋介石手下最著名的将军之一,系黄埔一期毕业生。周恩来曾评价说:“胡宗南是蒋介石手下最有才干的指挥官,比陈诚出色。”由于胡宗南骁勇善战,老谋深算,善于收买人心,加之深得蒋介石的宠爱,很快在西北站稳了脚跟,成为威震大西北的一代枭雄。

1936年,中央红军为打开陕北局面,东渡黄河,进军山西,开始了东征。红军东征共计消灭敌人7个团,扩红8000多人,筹款30余万元,迫使“进剿”陕甘苏区的晋绥军撤回山西,巩固了陕甘苏区。这使得蒋介石大为惊恐。他不顾国内日益高涨的反对内战、一致抗日的呼声,调兵遣将,严令国民党军对陕北红军进行军事“围剿”。

在这种形势下,1936年9月,胡宗南奉命率领国民党第一军入甘“围剿”红军。第一军是国民党的五大主力之一,号称“天下第一军”,装备精良,人员充足。

胡宗南率领国民党第一军入甘,无疑使“围剿”陕甘苏区的国民党军更加有恃无恐,在红军高层内部产生了不小的震动。大家深知,若不能阻挡住胡宗南部等国民党军的攻势,红军在西北战场将会陷入困境。为此,彭德怀毅然请战。为了统一战场上的指挥权,毛泽东代表中革军委委任彭德怀为前敌总指挥兼政委,要求红军三大方面军“绝对服从前敌总指挥彭德怀之命令”。

胡宗南入甘后,立即协同其他国民党军对红军展开了猛烈的攻势,迫使红军不得不从已经占领的会宁、静宁一线向北撤退。为进一步“围剿”红军,国民党军对北退的红军,采取了南北合击的作战方针:南线以胡宗南为首的大军由南向北采取攻势;北线以宁马军与邓宝珊部队组成河防大军,在黄河北岸进行防御。国民党军企图借此一举消灭红军。

红军退到靖远后,已经无路可退了。靖远是中共中央制定西进战略的支撑点,是红军夺取宁夏,控制河西,打通国际交通线,把陕北、宁夏、新疆等地连成一片的中间地带。靖远一旦失守,红军就将落入被南北夹击的险恶境地。蒋介石也看到了靖远的军事重要性,命令胡宗南不惜一切代价攻下靖远。

肩负重担的彭德怀在靖远制定了围歼胡宗南的计划。他在靖远布下了口袋,欲借胡宗南的轻敌情绪,诱其深入,“断其数指”。然而胡宗南狡猾成性,并没有轻易冒进,而是与其他国民党军多路齐头并进。其中,一路攻下靖远。彭德怀第一次围歼胡宗南的计划就这样落空了。

靖远被占领,红军只好一路向东,且战且退。胡宗南由于没能率先占领靖远,遭到了蒋介石的斥责。因而,在以后的战斗中,显得相当积极。待其攻下同心城后,便产生错觉,认为红军已经“不堪一击”了。于是,他率第一军追击在最前方。接着,他又将第一军分成三路,直追东退的红军。

胡宗南部紧紧咬住红军不放,红军再退就要将中共中央机关和红军总部暴露给敌人了,一场血战在所难免。此时,在保安的毛泽东、在南京的蒋介石都坐不住了。毕竟这一仗关系到红军的生死存亡。毛泽东不敢懈怠,一日数电彭德怀,讨论围歼胡宗南的计划;蒋介石更是对胡宗南寄予厚望,鼓动胡宗南一举而下保安。

1936年11月17日,在彭德怀指挥下,红军第四、第三十一军在萌城、甜水堡以西地区痛击胡宗南部中路第一师第二旅,毙伤敌600余人,击落敌机1架,取得了对胡宗南部的第一次胜利。受挫后,胡宗南令其左路第一旅进至大水坑,中路第二旅暂在原地待援,右路第七十八师向萌城至山城堡大道之间的古城堡推进,迂回萌城侧后截击红军。

彭德怀经过仔细分析比较,决定在山城堡伏击胡宗南部。

山城堡位于陇东环县至宁夏吴忠的交通线上,附近有甜水堡、惠安堡等要塞,地形复杂,沟壑纵横,便于大部队伏击。更重要的是,这里是一处绝佳的水源补给地,胡宗南部要解决水源,就一定要占领山城堡。

19日晚,彭德怀下达了作战命令:红一方面军第一军团,在山城堡以南的罗山沟至于家湾之间待机;第十五军团一部诱敌东进,主力隐蔽于山城堡以东及东北山地待机出击;红四方面军第四军主力于山城堡东南地区待机出击;第三十一军于山城堡以北之田家庄附近地区隐蔽待机;红二十八军在红井子一带牵制国民党军左路第一师第一旅;红二方面军第六军团和红一方面军第八十一师、特务团、教导营在洪德城、环县以西地区迟滞国民党第六十七军和骑兵部队;以红二方面军主力为预备队,集结于洪德城以北之水头堡地区策应各部作战。

20日,胡宗南部继续向红军迫近,左路第一师第一旅当晚才进占红井子,第九十七师跟进至大水坑;中路第一师第二旅撤回豫旺县城休整,第四十三师接替中路,向保牛堡前进;右路第七十八师进占小台子、风台堡,其第二三二旅及另1个团进至山城堡地区,第二三四旅1个团进至曹家阳台。当日下午,第二三二旅由山城堡派出2个连,沿山城堡至洪德城大道向南侦察,在八里铺以南遭红一军团一部突然攻击,大部被歼。

21日下午,彭德怀决定对进入山城堡伏击圈的胡宗南部发起攻击。红十五军团一部和红一军团第二师向山城堡西北的哨马营攻击,阻断胡部退路。同时,红一军团主力由南向北担任主攻;红十五军团主力由山城堡东北向西南进攻;红三十一军由北向南、红四军由东南而西北向山城堡进逼。黄昏,敌第二三二旅向曹家阳台转移。红一军团第一、第四师和红三十一军一部,乘敌第二三二旅向山城堡以北山地撤退之机,从南、东、北三面攻入山城堡,并乘胜追击,将其大部压缩于山城堡西北山谷中,战至22日9时,将敌第二三二旅又一个团大部歼灭。此时,红二十八军亦在红井子附近击溃胡宗南部左路第一师第一旅。胡宗南第一军其他各部,仓皇西撤。山城堡伏击战取得了辉煌的胜利。此役歼敌一个旅又两个团,共计1.5万余人,基本上歼灭了胡宗南第一军的主力第七十八师,红军在扭转劣势的同时,大大震慑了“西北王”。

山城堡战役的胜利,挫败了蒋介石的进攻计划,大振了红军的军威,巩固了陕甘宁根据地。

山城堡之战后,全国要求停止内战的呼声迅速高涨。蒋介石坐卧不安,他把失败的责任推在与胡宗南第一军协同作战的东北军头上,对张学良严厉斥责。这使得处于观望状态的张学良加快了策划“兵谏”的步伐。不久,西安事变发生,内战结束,国共两党开始联手抗日。

彭德怀后来在评价山城堡之战时说:“此役(山城堡战役)虽小,却成为促成西安事变的一个因素。”

宜川战役,彭德怀“打狼崽、钓老狼”

抗战结束后,国民党无视全国人民渴求和平、希望重建家园的迫切愿望,肆意挑起内战,西北战场再次成为国共两党的主战场之一。时任中共西北野战军最高统帅的彭德怀,和时任西北国民党军事最高统帅的胡宗南再次展开了较量。

交战初期,彭德怀率领的西北野战军即展开了凌厉攻势,致使胡宗南一失青化砭,再失羊马河,三失蟠龙,四败沙家店。

一连串的失利,使“西北王”的嚣张气焰全失。为了挽回败势,1947年10月,胡宗南调整部署。从陕北、晋南抽调所部整编第一、第三十、第三十六师至潼关及其以东地区,在陕北采取机动防御部署;以整编第二十九军军长刘戡指挥整编第二十七、第九十师在洛川、宜君地区机动;以整编第十七师及陕西省保安第十一团驻守延安至甘泉地区;以整编第七十六师第二十四旅(欠第七十二团)驻守宜川,该旅第七十二团及陕西省保安第六团驻守韩城及禹门渡口,企图确保延安、洛川、宜川各点,造成支撑西北战场的骨架,阻止彭德怀南进。

彭德怀根据中央军委关于将主力转至外线作战的指示,为南下陕中,威胁西安,歼灭胡宗南集团主力和调动其在潼关及其以东的部队回援,配合晋冀鲁豫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西线兵团在中原地区的作战,打通陕甘宁与晋南解放区的联系,决心发起宜川战役。

宜川是陕东战略要地,也是隔断陕北、晋绥、太岳三大解放区的一颗“道钉”,胡宗南特在此布置了一个加强旅守备。拔掉这颗“道钉”,三大解放区就可连成一片。为夺取宜川,彭德怀提出了著名的“打狼崽,钓老狼”的战术,也就是野战军惯用的围城打援的战术,即以一部兵力围攻宜川城(打狼崽),集中主力求歼洛川东援之敌(刘勘的二十九军)(钓老狼),尔后攻歼宜川守军。

1948年2月12日,西北野战军展开攻势。第一、第三、第四、第六纵队分别从米脂、绥德、清涧、安塞地区向宜川开进,16日到达延安以东金沙镇、甘谷驿、延长地区;第二纵队由晋南曲沃地区西进,准备由禹门口渡黄河参加宜川地区作战。24日,第三、第六纵队包围敌宜川守军,至27日攻占外七郎山、万灵山、太子山、老虎山、虎头山等要点,将敌守军逼进宜川城内。与此同时,第一、第四纵队进至宜川西南的瓦子街以北地区待机打援。

宜川被围,胡宗南急令刘戡率整编第二十七、第九十师共4个旅2.4万余人,于26日由洛川、宜君等地出发,沿洛(川)宜(川)公路驰援宜川,27日进至瓦子街地区。“老狼”上钓后,彭德怀随即调整部署,以第三、第六纵队各1个旅继续围攻宜川城,以该两纵队主力参加打援,会同第一、第四纵队迅速占领瓦子街至铁龙湾公路两侧高地,隐蔽待机。

28日,刘戡率部进至瓦子街以东任家湾、丁家湾地区。29日,西北野战军诱其先头部队进至铁龙湾以西地区。同日2时,西北野战军第一纵队于瓦子街以西向刘戡所部后卫发起攻击,6时攻占瓦子街,并以一部兵力攻占瓦子街以南高地,封闭了敌军回撤的道路。发现被围后,刘戡部欲分路突围,但均被击退。激战竟日,西北野战军主力将敌4个旅压缩在乔儿沟、丁家湾、任家湾之间狭小地区内。此时,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经圪台街北上,也赶到瓦子街以南砖庙梁参战。3月1日11时,第一纵队沿洛宜公路及其两侧由西向东,第二纵队由南向北,第六纵队主力由东南向西北,第三纵队主力由东北向西南,第四纵队由北向南,同时向刘戡部发起猛攻,战至17时,将其全歼。2日晚,攻城部队乘胜对宜川城发起总攻,至3日8时,攻克该城,全歼敌军。

宜川战役是西北野战军转入战略进攻后的第一个大胜仗。整个战役共歼灭国民党军一个整编军军部、两个整编师师部、五个旅,共2.9万余人。战斗中,击毙敌整编第二十九军军长刘戡,首开西北战场上一次歼敌一个整编军部的记录。彭德怀在这次战役中狠狠地教训了胡宗南,既杀了“狼崽”,又钓了“老狼”。

宜川战役的胜利,在国民党内部产生了极大震动,蒋介石大为震怒,“宜川之失,不仅为国军‘剿匪’最大之挫折,而且为无意义之牺牲”,遂将胡宗南撤职留任,以示处分。

看着自己最精锐的第二十九军被消灭,胡宗南对战场上的形势开始悲观起来。他不得不将潼关以东的裴昌会兵团及郑州地区的国民党军回调西安,以防西北野战军进军西安。这就减轻了刘邓大军的正面威胁,有利地策应了晋冀鲁豫野战军、华东野战军西线兵团在中原地区的作战。

西府陇东战役,彭德怀“被狼咬”

宜川战役结束后,西北战场上形势一片大好。在彭德怀的率领下,西北野战军于1948年3月由宜川地区南下,发起黄龙山麓战役,解放黄陵、

县(今富县)、宜君、白水,逼近蒲城,围攻洛川,并准备打援。此时,国民党第五兵团五个整编师开始从豫陕边界地区驰援洛川,增防西安。

4月6日,彭德怀鉴于洛川久攻不克,原准备攻取洛川后收复延安并歼灭国民党军援军一部的计划难以实现,且黄龙山区粮食匮乏,部队不宜久留,而西府地区(西安以西泾渭两河之间)国民党军兵力空虚,遂改变作战计划,决心以第三纵队继续围困洛川,第一、第二、第四、第六纵队向西府地区挺进,调动、分散敌军,寻机歼敌第五兵团一部,并相机夺取胡宗南集团的补给基地宝鸡。

西府地处陕西关中和四川的咽喉要地,胡宗南自恃这里是他的战略后方,共军不敢轻易进犯,在军事物资补给地宝鸡仅留一个团驻守。鉴于宝鸡的重要军事地位及防御力量的薄弱,彭德怀决定攻取宝鸡。

这一次,彭德怀低估了“西北王”的实力,由此在西北战场上犯下了他军事生涯中的最大一次失误,也就是胡宗南后来大吹大擂的“西府陇东大捷”。

4月16日,西北野战军分三路西进。17日至25日攻克常宁、灵台、凤翔、 县(今眉县)等12座城镇,切断了西北交通大动脉西兰公路,逼近宝鸡。26日,第一、第二纵队攻占宝鸡,歼敌整编第七十六师师部及2个团共2000余人,缴获大批军用物资,切断了胡宗南的后方军事补给,给胡宗南的大后方造成了极大的威胁。

西北野战军初期作战进展顺利,连战皆捷,但由于孤军深入,犯了兵家大忌。胡宗南瞅准时机,调第五兵团会同西北行辕副主任马步芳部整编第八十二师,共11个旅的兵力,自二原、镇原地区分两路驰援宝鸡,包围西北野战军。

23日至27日,敌整编第八十二师4个步骑团在飞机配合下,突破西北野战军第六纵队教导旅在长武、亭口的阵地,抵达崔木镇;敌第五兵团部队突破西北野战军第四纵队在杏林、扶风一带的阵地,抵达凤翔附近。这次,胡宗南一改过去稳扎稳打的战术,对西北野战军展开了凌厉攻势,使得西北野战军渐渐处于被动的态势。28日,为摆脱被夹击的不利形势,彭德怀不得不下令毁掉大量缴获的军用物资,带领部队撤出宝鸡,向陇东转移。

5月3日晚,彭德怀率领西北野战军从平凉、泾川间花锁镇、王村通过西(安)兰(州)公路及泾河继续北上。敌整编第一、第三十六、第六十五师尾追其后。5日,西北野战军先头部队第六纵队教导旅在镇原东南屯子镇被敌整编第八十二师3个步骑团包围。彭德怀为拖住并歼灭该敌,令教导旅固守,6日以第一、第四纵队及第六纵队新编第四旅从敌军侧后发起攻击。因协同不好,仅歼敌2000余人,接应教导旅突出了重围。此次战役,西北野战军主力部队与救援部队里外夹击敌军,尽管在人数上占尽优势,但我军却仍只是勉强突围,且伤亡惨重。

7日,胡宗南两部南追北堵,企图围歼西北野战军主力部队于屯子镇、西峰镇、泾川之间地区。西北野战军又一次陷入了敌军的包围,所幸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前来救援,才未使彭德怀率领的西北野战军陷入困境。彭德怀当机立断,将二纵队分成三部,分别阻击来自敌军的三方面进攻。第二纵队血战两天两夜,在付出重大伤亡后,最终打退了敌军的进攻,使主力部队得以从敌军的严密包围中突围。8日至11日,西北野战军又分别在萧金镇以东三不同、宁县以东良平镇、木旬邑(今旬邑)县城以北职田镇等地冲破国民党军的合围,于12日摆脱追堵,转至解放区马栏、转角等地,彻底摆脱敌军的威胁。

西府陇东战役共歼灭国民党军2.1万余人,大量歼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在国民党内部造成了极大的惶恐。但战役也给西北野战军造成了较大的损失,共计损失兵力1.5万人,对西北战场造成了一定的消极影响。

对于西府陇东战役的失利,彭德怀很是自责。后来彭德怀谈到了西北战场上的两大失误:一是二打榆林,“近月未下,妨害部队休整训练”;二是西府陇东战役,因轻敌而给胡宗南造成可乘之机而失利,“被狼咬了一口”。

西北较量,彭德怀胜出

面对西府陇东战役的失利,彭德怀作了深刻的反省。他开始整顿军队,严肃军纪,给失职的将领以严厉的批评和处分,并作了自我检讨。经过一个月的政治、军事整训,部队面貌迅速焕然一新,战斗力大大提高。

与此相反,胡宗南却在忙于吹嘘西府陇东大捷,向蒋介石邀功请赏,部队作风更加腐败,战斗力进一步削弱。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彭德怀在西北战场上越战越勇,锐不可挡;而胡宗南则是屡战屡败,屡受蒋介石斥责。

1949年7月10日至14日,彭德怀指挥第一野战军发动了扶眉战役。第一野战军兵分三路,同时向从西安败退的胡宗南军发起了猛攻。王震率领第一兵团,沿户县、周至西进,在子午口、黑山寺、哑柏、横渠击溃敌九十军后,于14日再克重镇宝鸡;许光达率第二兵团攻克临平,经天度、法门、青化、益店,一夜行军75公里,插至敌军后方罗局镇,夺取眉县车站,激战十余小时攻克扶风,将敌六十五军一部及三十八军、一一九军大部压缩于午井以南、眉县城北至葫芦口之渭河滩;担任战役正面主攻任务的第十八兵团,在周士第的指挥下,歼灭敌一八七师主力,收复武功;杨得志率十九兵团,在乾县、礼泉一带阻击马鸿逵,保证战役的胜利进行。

扶眉战役共歼灭胡宗南4个军6个师另6个团,总计4.3万余人。胡宗南主力尽失,在军事上处于绝境,受到蒋介石的一再斥责。蒋介石甚至产生了让胡宗南坐困挨打,为党国尽忠的打算。

西北战场彭德怀与胡宗南的较量,最终以彭德怀的胜利而告终。胡宗南晚年曾感慨地说:“我有两个克星,如果周恩来是我的政治克星,那么彭德怀则可以说是我胡宗南的军事克星。”他也曾多次思考过:为什么自己在占尽天时地利的条件下,还是输给了农民出身的彭德怀?但他至死也没弄明白。对此,彭德怀一句话道破了天机:人和。历史就是如此,“得民心者得天下”。失去了民心,无论你多么强大,多么显赫,都会被历史无情地唾弃。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