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世界最老的游击队长:跟政府对抗半世纪

热度76票  浏览4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月上旬,从哥伦比亚传出一条令人吃惊的消息:2002年被“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游击队绑架的该国前女副总统候选人克拉拉罗哈斯,居然与一名绑架者互生情愫并生下一子。当年,与罗哈斯一同被绑架的,还有前总统候选人英格丽德贝当古。

“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游击队何来如此“魅力”?这得从其领袖曼努埃尔马鲁兰达维莱斯说起。

“马鲁兰达是条真汉子”

“‘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不是恐怖组织,它是一支真正的军队;马鲁兰达不是恐怖头目,而是一条真汉子。”1月10日,在一个公开场合,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出人意料地为马鲁兰达唱起了赞歌,“尽管有人听了这话会不高兴,可我还是想说,马鲁兰达领导的游击队,是一支有政治目标的起义部队!”

查韦斯的话迅速传播开来。哥伦比亚内政部长卡洛斯霍尔古宁闻言怒斥:“什么真正的军队?什么真汉子?‘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早被国际社会定性为恐怖组织,竟然还有人说那样的话?!”随后,哥总统乌里韦的发言人,宣读了一份“言辞中饱含愤怒”的总统声明:“无节制地搞绑架,不分青红皂白地搞爆炸,招募娃娃兵,谋杀孕妇和老人……马鲁兰达让许多百姓流离失所,给人民造成了无法愈合的创伤。难道这样的人也称得上是好汉与英雄?!”

就在哥伦比亚与委内瑞拉两国的口水战打得不可开交之时,马鲁兰达从深山密林中发出“宣战书”:“2008年是‘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向乌里韦总统全面开战的一年!我们将利用政府的无能全面出击!”

“马鲁兰达与乌里韦相安无事的好日子结束了。哥伦比亚和驻中南美洲的美军都得做好战争准备。”美国南方司令部的一名将军说,五角大楼已经做好了再次与马鲁兰达作战的思想准备。

马鲁兰达的“游击人生”

马鲁兰达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的一纸声明,为何能惊动美国?

1930年5月13日,哥伦比亚金迪奥省赫诺瓦镇的一户农民夫妇家庭,一声啼哭打破了周围的宁静。这家的主妇生下了一个健康壮实的男孩。丈夫识字不多,只能给儿子起一个在当地最普通的名字:佩德罗安东尼奥马林。

由于家境贫寒,身为家中长子的佩德罗,16岁就被迫辍学,开始帮人伐木、卖甘蔗。“做小生意时走南闯北的生活,给了我接触外面世界的机会,”多年以后,已经将自己的名字改为马鲁兰达的佩德罗回忆说,“当时,哥伦比亚革命家盖坦,在乡村和城市贫民中很有影响力。他主张公平分配社会财富,像我这样一无所有的老百姓都支持他。记得有好几次,听盖坦支持者的演讲时,我放在身边的甘蔗被偷走了却一无所知……盖坦让我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于是,我回到赫诺瓦镇,把他的思想讲给周围的人听。时间一长,就有人开始叫我‘小盖坦’,但镇上的警察却给我扣了一顶‘革命分子’的帽子,威胁要把我关进监狱!”

1949年,哥伦比亚保守党秘密杀害了盖坦,并在全国范围内严打“盖坦分子”。马鲁兰达未能幸免,不但小生意没法做,还成了警察的重点打击对象。

那一年,马鲁兰达刚满19岁。血气方刚的他,索性叫上表弟及好友,拉起一支14人的队伍,带着两杆猎枪和10把菜刀,上山打起了游击。他们的第一个行动,就是用手中简陋的武器,攻打赫诺瓦镇警察分局。虽然这次冒险行动没有成功,但从那时起,马鲁兰达就认定自己是“一名游击战士”了。

“那时,我和多数起来反对政府的农民武装一样,只想对抗当地的警察,并没有长远的革命理想与政治追求。后来,我受到了哥伦比亚共产党的全面影响,特别是共产党把政治委员路易斯马兰蒂斯派到我的队伍中后,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革命,什么是政治理想。随后,我和马兰蒂斯一起策划军事行动,接二连三地向当地的警察局和军队哨所发动进攻……我的队伍开始壮大起来……为了纪念在战斗中被政府军杀害的游击队领导人曼努埃尔马鲁兰达,我决定改名为曼努埃尔马鲁兰达维莱斯!”马鲁兰达多年后回忆说。

不过,对多数哥伦比亚人来说,马鲁兰达的绰号“神枪手”,远比他的名字响亮。

1958年5月的一天,马鲁兰达率530名武装人员,攻打金迪奥省的一处军事要塞。率军驻守要塞的是一名身经百战的政府军旅长。他指挥士兵打退了马鲁兰达的多次强攻,并躲在工事后高声辱骂马鲁兰达。“惨重的伤亡,加上对方的羞辱,使我的血直往头上涌,”马鲁兰达事后回忆说,“我一把夺过身边警卫的长枪,仔细听骂声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结果发现是800多米外军事要塞上一个很小的射击孔。于是我屏住呼吸,瞄准射击孔,然后扣动扳机。只一枪,那边就哑了。几秒钟后,要塞里传出一阵恐慌的叫嚷声。我们借势冲进去,一下子就解决了整个旅的政府军。我那一枪,正中那个旅长的眉心!”

从此,马鲁兰达就有了“神枪手”的绰号。

1962年夏,一支完全由美军退伍兵组成的小分队,受哥伦比亚政府重金之聘,潜入游击队的活动地带,准备袭击马鲁兰达和他的助手们。30余名美国退伍兵个个身手不凡,退役前大都是熟悉丛林作战环境的美国特种部队士兵,有的还是哥伦比亚特种部队的教官。他们气势汹汹地杀进丛林,但最后,只有6个人衣衫褴褛地活着走了出来。一个死里逃生的美国退伍兵,事后心有余悸地说:“我们眼睁睁地看着每天都有战友倒下,却始终不知道敌人在哪里!”

此一役之后,追随马鲁兰达的农民越来越多。1964年,“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正式宣告成立。如今,它拥有一支约1.5万人的非正规部队,控制了全国40%的乡村和大部分古柯种植区。

吃透《孙子兵法》

从1949年至今,马鲁兰达已跟哥伦比亚政府对抗了近半个世纪。有人说,他能坚持下来,并且不断扩大影响力,主要靠两大利器:一是精通兵法,二是擅长用人。

马鲁兰达酷爱读书。这个只读到小学五年级的游击队领袖,书架上永远摆放着各国将领的著作。而在他的床头柜上,一本《孙子兵法》的西班牙文译本,更是他每天必读的。一个曾追随马鲁兰达多年、后脱离游击队的“叛徒”称:“他很重视《孙子兵法》,而且能活学活用。比如,他强调狙击手的重要性时,引述的是《孙子兵法》里的‘擒贼先擒王’。”

马鲁兰达的另一个强项就是善于用人。在他多年的斗争生活中,哈科沃阿雷纳斯一直是他的助手和最亲密战友之一。他们一起指挥了1960年以来几乎所有的重要战斗。阿雷纳斯对“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最大的贡献,是将这支游击队“正规化”:从1982年起,开始实施军衔制和部队番号制;武器弹药采用统一标准;组建了一所培养军事人才的士官学校。1990年,阿雷纳斯死于“心脏病”,但有知情者透露说,他是遭手下“暗杀”而死。

阿雷纳斯死后,外号叫“霍霍依猴”的劳尔雷耶斯,逐渐成为马鲁兰达的得力助手。眼下,“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最高领导机构是书记处,目前由马鲁兰达、雷耶斯和希门尼斯等7人组成。有知情者透露:“与其他游击武装头目不同,马鲁兰达不专权,不搞‘一言堂’。他信任助手们,愿意让他们各司其职。比如,书记处的其他6人都拥有相当大的权力,甚至有在某个方面的拍板权,这反而让他们更加死心塌地地为他卖命。”

变脸“丛林王”

曾有哥伦比亚媒体评论说:“很难给马鲁兰达简单定性,反政府武装头目、绿林好汉、恐怖分子、南美大毒枭……他承担的角色太多了。”

在美国政府眼里,马鲁兰达是不折不扣的恐怖分子。2004年11月,哥伦比亚内政部曾宣布,马鲁兰达密令手下干掉来访的布什总统。2006年3月,美国司法部长冈萨雷斯宣布,马鲁兰达为恐怖分子,他领导的“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则是恐怖组织。为此,美国国务院悬赏500万美元缉拿马鲁兰达。欧盟也宣布马鲁兰达为恐怖分子,理由是他涉嫌“杀害平民,走私贩毒”。

在许多国际缉毒机构的眼里,马鲁兰达则是一个“超级大毒源”。2004年4月,哥伦比亚军火贩子卡洛斯加马拉穆里洛被捕。他被指控替马鲁兰达购买价值400万美元的火箭筒、机枪和其它重型武器,得到的报酬是2吨可卡因。哥伦比亚政府称,在马鲁兰达控制的哥南部各地,许多农民以种植古柯为生,政府推行替代作物的计划举步维艰。

在国际人权观察组织看来,马鲁兰达则是“冷酷的娃娃兵司令”。哥伦比亚媒体报道称,“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有20%-30%的武装人员不满18岁,共有5000之众。“未成年男孩常常被指挥官当成炮灰,冲在一线;女孩更惨,往往会沦为性奴隶;那些试图逃走的‘娃娃兵’,被逮住后常被折磨至死……”

此外,马鲁兰达还被哥伦比亚政府定性为“绑架大王”。哥政府称,出于勒索现金和政治需要,眼下被游击队扣留的人质多达数百人。对此,马鲁兰达反驳说,他扣押的全是军警和政客,是为了交换五六百名被政府关押的游击队战士及其亲属。

但是,在受游击队控制的哥伦比亚南部农村地区,马鲁兰达俨然是个“大救星”。那里按自己的“政治体系”生活、接受教育,负责自己的安全事务,完全是一个独立的“小王国”。

虽然马鲁兰达一直在尝试与政府和解,但他仍然坚信:“只有手里的武器才是使政府履行协议的保障。在我的议事日程上,没有休战,没有非军事化,也没有解除武装之事,唯一的承诺就是与政府进行对话。通过谈判从政治上解决国家的重大问题,实现国家的重建。”然而,哥政府却希望先实现停火,后由公共部门对发生暴力冲突的地区进行投资,让游击队员重新回到正常的社会生活中来。由于双方在一些重要问题上积怨颇深,因此,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举行的会谈,至今仍毫无进展。相反,眼下各界更担心的是,已经对会谈感到不耐烦的马鲁兰达,会不会在2008年用惊人的行动,来展示自己的实力,用武力迫使政府接受他的谈判条件?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