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抗日战争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南京大屠杀已知健在幸存者仅剩300余人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扬子晚报   发布者:于英杰
热度203票  浏览60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4月06日 10:10

  本报讯 昨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画像展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开幕,30位幸存者的画像跃然墙上,每张画像右边是纪念馆馆长朱成山的20行小诗,再现了每位幸存者的血泪经历。

  幸存者画像是南京艺术学院画家张玉彪教授创作的。此前,他曾经根据幸存者记忆的特征,参照亲人们的基本脸型,创作出33幅遇难者遗像,后来被纪念馆收藏。去年下半年,受纪念馆的委托,张玉彪为幸存者作画,为了更加形象逼真,还原幸存者历经磨难展现的心境,他历时8个月,收集资料,走访幸存者,终于在清明节前完成了这些作品。

  李秀英、夏淑琴、程云、吴秀兰、常志强、穆喜福和李世珍夫妇……参观者们从30幅画作前慢慢走过,默念着这些世人熟悉的名字,表情凝重。朱成山为每一张幸存者画像配了20行散文诗,描述了幸存者的受害经历,把参观者的思绪拉回那个时空。

  “画得很像,你看,就是我现在的样子。”91岁的幸存者,抗战老兵程云凝望着画像说。昨天,有10多位幸存者来到纪念馆,端详着画像,追索着记忆。令人唏嘘的是,也有12位画像上的幸存者已经故去,包括当年奋力反抗日军暴行的李秀英老人,以及本文开头中的陈德贵老人,《拉贝日记》中提到的、曾住在拉贝家躲过灾难的穆喜福老人。

  朱成山告诉记者,这些年,随着年龄不断增大,不少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相继离开人世。截至目前,已知健在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仅剩300多人。这些幸存者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是当年战争的受害者,也是那段历史的见证人。

  “举办幸存者画像展览,旨在通过创新一种历史证人的表达方式,向世人传播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史实,供世人纪念。”朱成山说,他们还将选取70位幸存者进行画像,以使幸存者的画像达到100幅。据悉,这次展览将持续到7月4日结束。(于英杰)

  江东门纪念馆馆长朱成山为幸存者陈德贵配的诗

  “您的名字叫大屠杀幸存者陈德贵

  1937年冬日军侵占古城南京

  大批难民

  跑到下关‘和记洋行’避难

  您当年只有十五岁呀

  被日军搜捕出来

  押到江边的煤炭港

  关在一间挤满了人的大仓库内

  次日分批赶出屠杀在河汊旁

  您站在水里灵机一动

  在鬼子枪响之时扎入水里……”

  江东门纪念馆“哭墙”新添2067个遇难者姓名

  “哭墙”上记录的遇难者姓名已超过1万个

  本报讯 一枝红色康乃馨粘在沈仁昌名字上面,57岁的许贵兰女士默立“哭墙”前,庄重地三鞠躬。昨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下称纪念馆)万人坑广场前,“哭墙”延长工程竣工暨清明祭扫仪式在此举行。伴随着凄婉低回的《安魂曲旋律,增刻了2067个姓名的“哭墙”被徐徐地揭去面纱,一个个遇难者名字出现在世人面前。社会各界人士敬献花圈,哀悼和祭奠在南京大屠杀惨案中遇难的同胞们。至此,“哭墙”上的遇难者姓名已超过1万个。

  著名的“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单墙”位于纪念馆“万人坑”前,老百姓称之为“哭墙”。上面镌刻着战后初期,南京市抗战损失调查委员会、南京大屠杀案敌人罪行调查委员会,以及解放以来各时期的幸存者口述证言、出版的各种史料、遇难者家属提供的遇难者名单。

  昨日正逢清明节,众多市民和游客来到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名单墙(民间称为“哭墙”)前,献花,焚香,鞠躬。与往年不同的是,随着“哭墙”延长工程竣工,上面镌刻的遇难者姓名也增加不少。

  纪念馆馆长朱成山告诉记者,“哭墙”最初是1995年建成的,原长43米,高3.5米,刻有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单3000个。2007年新馆开放后,“哭墙”上的名单增至8244个。去年12月12日开工延长,“这次新增遇难者名单2067个。”朱成山说,这样,“哭墙”上的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姓名达到10311个。

  “找到了,你看,我二叔名字刻在这儿。”在延长的“哭墙”上看到“马增辉”三个字,马大爷和老伴一阵激动。马大爷告诉记者,二叔曾是浦口火车站的铁路调度工,1937年12月被日军杀害在江边煤炭场附近,当时不到40岁。这些年,每到清明,家人只好到江边凭吊。后来,纪念馆征集遇难者姓名,马大爷把二叔的姓名报上去,希望能刻上“哭墙”,昨天终于如愿。“我和老伴一大早就从浦口赶来,郑重祭拜,二叔灵魂终于有了归宿。” (于英杰)

  还有1000多个姓名待核实后刻上墙

  本报讯 与前面两部分遇难者的姓名相比,新延长“哭墙”上的姓名更加规范,极少出现像“某家小三”、“某家姑娘”这样的名字。朱成山说,这次增刻的遇难者姓名,都经过了严格核对,每个都有出处,真实性不容置疑。

  据了解,即将刻上“哭墙”的遇难者姓名,通常由遗属或亲人书面提出,也有少部分是从史料上找到的。

  “这次新添的2067个名字绝不是随便找的,而是严格考证,必须符合南京大屠杀发生的范围,符合南京大屠杀发生的时间,明确是在哪儿遇难的。我们要求每个刻上‘哭墙’的名字都要经得起历史检验,确保真实性,这是一项严谨而重要的工作。”朱成山表示,遗属们提供了姓名后,纪念馆会组织专家进行核对,寻找现有史料进行印证,符合的才能确定下来。

  此前,记者曾看到一部分尚未刻上“哭墙”、从遇难者遗属手中征集到的姓名,发现有的无姓也无名,比如三呆子、二道标等;有的有姓但无名,比如刘傻子、王老二、许小四等;还有的只是某某人亲戚,比如赵春生三叔、赵春生姐、戚秀英父亲、庞世昌哥哥等。这些,并未出现在新延长的“哭墙”上。

  朱成山说,现在纪念馆还有1000多个姓名,待进一步核实后将刻上“哭墙”。(于英杰)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