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置之死地而后生!红军长征中的“死亡行军”

热度99票  浏览8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一 

   

  1935年4月29日中央工农红军到达金沙江岸。 

    同日,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简称中革军委)发出《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指出:由于两个月的机动,我野战军已取得西向的有利条件,我侧后有敌人70个团以上的兵力向我追击,在本地区我已不便进行较大的作战机动;金沙江两岸空虚,中央过去决定野战军在转入川西创立苏维埃根据地的根本方针,现已有可能了;政治局决定,我野战军应利用目前有利时机,迅速渡过金沙江,转入川西。

    在共产党的对手国民党阵营里,胡宗南可以称之为一位"有识之士"。

    早在红四方面军放弃川东北根据地,于1935年春天向岷江流域发展时,胡宗南就判断中央红军有在川西北会师的可能。胡宗南分析,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固然有在川西北会师的企图,但是川西北乃不毛之地,且自然条件十分恶劣,加之四周有国民党大军"围剿",必不是红军久留之处。红军的根本企图仍然要向大西北腹地发展,进出甘、宁、青、新数省,前往中苏边境地区,打通国际交通线,以取得苏联的国际援助。如此看来,红军在川西北会师后,仍然要走川甘通道北上。胡宗南将红四方面军的动向和他的分析成果,及时向蒋介石报告。蒋介石最害怕中央红军与川陕红军合兵一处,然后进出川、陕、甘、青、宁、新数省,打通.国际交通线。为此,蒋决定成立西北"追剿"纵队,指定胡宗南出任纵队司令。西北"追剿"纵队成立之后,胡迅速调集部队,星夜向陇南及川甘边境地区集结。为了途中不出现意外,按时到达陇南,胡严令各部队在集结途中,避免一切干扰,星夜兼程,到达指定地点。为了迷惑红军,胡指挥下的30个步兵团的兵力,不设总指挥,一切指挥和参谋业务,只以第一师的名义暂代。

    4月下旬,胡宗南在川甘边境的碧口地区,对所属部队下达作战任务。他分析:在川西北地区堵截红军的最重要地点,就是平武和松潘两镇。特别是松潘,是红军经川西北上甘肃的咽喉,得之则全盘皆活,失之则满盘皆输。胡宗南得到消息,红四方面军的部队正在沿涪江西进,决在抢占平武,进击松潘。于是,胡不待其部队全部到达,便先期率领两个师及两个补充旅,采取攻击前进的方式,向平武、松潘突进,以防被红军捷足先登。平武城本来已经被红军占领,可惜红军只是一支人数很少的部队,且无意坚守,虚晃几枪后,即弃城不战,主动撤退到涪江的南岸。胡宗南所部出乎武城沿涪江西进时,一支红军部队亦沿着涪江南岸向松潘急进。胡宗南闻讯,亲率先头所部,不惜一切代价,抢占松潘。红军因行动迟缓了一步,到达松潘以南60里的要冲镇江关时,松潘落人敌手。但是,当时胡部的主力尚未到达,红四方面军的两营兵力的前锋与胡先头部队虚晃几枪,就主动撤退了。胡宗南被吓出一身冷汗,若红军全力进攻,胜负仍将是未定之数。据说,胡宗南已经策划好了被红军俘虏之后如何脱身的准备(见韩素音《周恩来与他的世纪》)。

    6月12日,中央红军先头部队在北进达维途中,与红四方面军第30军政委李先念率领的先头部队会师。官兵欢呼跳跃,握手拥抱。这里,红四方面军充分做好了一、四方面军会师的思想准备和物质准备。他们筹集粮食,设点熬盐,筹集羊毛、羊皮,制作毛衣、毛袜子、皮背心。

    中央红军到达川西北地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执行委员会主席、中央红军前敌司令部政治委员毛泽东,深感这里竟是如此的荒凉贫穷,吃穿解决不了,怎么建立根据地?即使没有国民党大军的围追堵截,也得赶快向前走。于是,毛泽东审时度势,将川西北根据地北移了500多公里,到了甘南地区。

    中央领导会见李先念等人时,毛泽东摊开军用地图,分析红军面临的形势:东面,派系庞杂、互相争斗的四川军阀,因屡遭红军重创而观望不前;南面,长途尾追疲劳不堪的国民党军薛岳部,已经士气低落、军心涣散;北面,胡宗南部虽然跃跃欲试,但大部在陕南,尚未集结。毛泽东说,全国抗日的高潮正在到来,整个形势对我们有利,我们的方针是北上抗日,建立川陕甘革命根据地,促进抗日高潮。

    红军要从已经占领的茂县、理县、懋功等岷江西岸地区向甘南推进,就不能不走松潘通道。

    松潘县地处川西北高原,岷江、涪江的上游,岷山中段。松潘的西邻是一望无际、数百里不见人烟的大草地,其间布满沼泽;东邻即为岷山的主峰雪宝顶,海拔5588米,峰顶终年积雪。

    6月16日,朱德、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致电红四方面军领导人:"今后一、四两方面军总的方针是占领川、陕、甘三省,建立三省苏维埃政权,并于适当时期以一部组织远征军占领新疆。"同时强调,"击破胡宗南之南进,是这一计划的枢纽。"毛泽东已经看出胡宗南将是红军北上的主要危险,能否击败胡宗南,将是红军长征的关键。

    6月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执行委员会副主席、"西北联邦政府"主席张国焘接中央来电后,离开茂县,前往中共中央驻地懋功的两河口。

 

  6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懋功县两河口召开会议,讨论红军的战略方针。

    在一幅《松潘战役计划图》前,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红军总政委周恩来代表,中央作报告,说明岷江两岸的懋功、松潘、理番地区不宜建立根据地的理由,阐述向大西北或向南进攻均不合适的见解;提出向北进发,在岷山山脉以北建立川陕甘根据地。周恩来说根据地应该选择地域宽大、好机动作战的地方,人口较多、能大批扩大红军的地方,经济条件上要能解决红军的给养。周恩来说,帝国主义已经觊觎新疆,国民党一年来特别注意西北,红军应迅速前进,向松潘与胡宗南作战,首先占领甘南。周恩来要求,两个方面军统一一致,由党中央、中央军委直接指挥。

    周恩来发言后,张国焘发言说:北有草地,气候严寒,行军不利,胡宗南有20余团的兵力驻在甘南,红军即使到了那里,也站不住脚。他坚持认为,向南打成都,尔后在川康边界建立根据地更有利。

    与会人员均不同意张国焘的意见,毛泽东说,胡宗南如与我们打野战,我们有20个团以上,是够的;如不与我们打野战,守堡垒,我们就一定要打破驻点,牵制敌人。毛泽东强调:今天决定,明天行动,这里人口稀少,天冷衣食困难,应力争在6月突破。毛泽东深知情况十分危急,主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破胡宗南的防线而北上,否则只有死路一条。针对张国焘提到主张南下打成都的建议是四方面军许多同志意见一事,毛泽东建议向这些同志多作宣传解释工作。

    中国工农红军军事革命委员会主席、红军总司令朱德明确表示,打下松潘,进入甘南。

    红三军团政治部主任刘少奇谈到,南下不利,不能向成都走。

    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王稼洋、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博古、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凯丰等人一致赞成北上,到川陕建立新的根据地。

    张国焘理屈词穷,只好同意中央的意见。

    6月28日,政治局会议通过了《关于目前战略方针的决定》:集中主力向北进攻,在运动中消灭敌人;使中国苏维埃运动放在更巩固、更广大的基础上,以争取中国西北各省以至全中国的胜利;在战役上首先集中主力消灭胡宗南军,夺取忪潘以北地区,主力向、甘南胜利进军;右倾主义的动摇是目前创造新苏区的主要危险。

    6月29日,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根曙两河口会议决定,拟定《松潘战役计划》,准备利用胡宗南初到松潘、主力尚未集中、碉堡尚未完成的时机,消灭胡宗南部,控制松潘。

    红军总政治部代主任李富春、苏维埃财政部长林伯渠、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政治局委员李维汉等深入红四方面军部队,传达两河口会议精神,慰问红四方面军指战员。

    遵照中央的部署,红四方面军副总指挥王树声率4个团于岷江东岸、控制北侧茂县一线阵地,阻止和钳制川军,吸引胡宗南部南下;红四方面军政委 (兼政治部主任)陈昌浩、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各率一部分部队路经黑水、芦花北进,出毛儿盖,迂回松潘。 

  、 

  此时,胡宗南也正在向松潘地区集结,尚未部署就绪。如果红一、四方面军同心协力,以10万大军掩杀过去,打胡宗南一个立足未稳,冲决松潘要道,是完全有把握的。

    6月30日,张国焘致电党中央,对抗中央决定,主张:"一方面军南打大炮山,北取河坝,以一部向西发展;四方面军北打松潘,东扣岷江,南掠天(全)、芦(山)、灌(县)、邛(崃)、大(邑)、名 (山)。"

    7月1日,张国焘致电党中央,以"宜速决统一指挥的组织问题"为由,拖延红四方面军北上,向中央施加压力。一些人在他-的煽动下,向中央要权。

    7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芦花召开常委会议,讨论组织问题。为团结张国焘北上,同意周恩来辞去红军总政委职务,决定由张国焘担任红军总政委,并为中革军委总负责人(周恩来调中央常委工作,在张国焘未熟悉情况之前,由周恩来暂时帮助)。会议决定增补陈昌浩为中革军委常委,秦邦宪(博古)为红军总政治部主任。

    7月21日,党中央决定组成中革军委前敌总指挥部,徐向前兼总指挥,陈昌浩兼政委,叶剑英任参谋长,一方面军的军团改为军。

    整个7月红军内部都在争论。俗语说"兵贵神速",在40多天里,胡宗南在松潘通道上早已深沟壁垒,严阵以待。国民党的各路大军,从四面八方形成铁壁合围之势。东侧是岷江,南是大雪山,北是草地。这里集中了国民党200多个团的大军,南是刘湘的50个团向北筑垒前进;西是刘文辉的15个团,筑碉扼守大渡河;东是薛岳130个团,准备越岷江西进;北是胡宗南的27个团,恃险固守松潘通道。

    由于天时、地利、人和均与红军无缘,使得《松潘战役计划》无法执行。 

   

  二 

   

  在红军内部争执不下的时候,红军发起了攻占毛儿盖战役。

    毛儿盖居于松潘城以西50多公里,战略地位仅次于松潘。它是松潘大草地的门户与屏障。这里是两座东西相对而望的大山,中间一条宽20至 30米的小河。

    在部署松潘通道防务的同时,胡宗南分别伸出两根触须:一根前出镇江关一带,据守岷江东岸,与红军对峙;一根侧出毛儿盖地区。在毛儿盖地区,有一个加强营的兵力,胡宗南曾当面叮嘱营长李日基,让他负责"搜索、警戒、打游击",说:"能打不能打由你自己做主,不要向我请示。"

    当胡宗南听了负责守备毛儿盖的加强营长李日基到达指定地区之后的汇报,立即发现毛儿盖地区的重要战略价值,马上复电,要求固守毛儿盖。李日基发电胡宗南,最少要一个团的兵力才能守住。胡宗南于是再派一个副团长带一个营进一步到毛儿盖了解情况。这位副团长看出毛儿盖是块死地,于是笼络了被胡宗南派往阿坝联络藏族土司途经毛儿盖的师部参谋,请其暗中帮忙。这位"钦差"回松潘后,禀告胡宗南:"至多一个营就行了。"于是胡宗南调回了后去的这个营和那位副团长。

    毛泽东对打好这一仗相当重视,一方面军的红1军与四方面军的红30军各出动了一部兵力执行这次进攻任务。红军虽有优势兵力,但是胡军以逸待劳,凭险据守,在装备火力上又占有优势,这一仗红军打得相当艰苦,前后一共打了8天,于 7月16日攻占了毛儿盖。胡军守备营长李日基带着不到100人的败兵逃回了松潘。有趣的是,在战况最为激烈的时候,李日基连续向胡宗南发出求援电报,胡宗南怀疑是红军企图"引蛇出洞"、"围点打援",一律置之不理。一直到李日基弹尽粮绝的时候,胡宗南才下令撤退。

 

  胡宗南认为,胡军守住了松潘,扼住了川甘咽喉,红军即陷入重围;毛儿盖只一个加强营就坚守了8天,足以说明红军转战万里,已成了强弩之末。同时蒋介石也认为,几十万国民党军将红军追击了大半年,马上就要修成正果了--这全在于胡宗南一步争先,占领了松潘古城,才将红军逼入了绝地。于是,蒋在大小军事会议上对胡宗南赞赏有加。

    然而,胡宗南一是没有通行的军用地图,看不出毛儿盖的真实地形;二是没有亲临毛儿盖勘察,从而了解毛儿盖的真正战略价值;三是被自己手下的官兵欺蒙;四是过分相信藏族土司的判断,认为松潘大草地真正是插翅难过的死亡陷阱。从而,致使毛儿盖丢失,给了红军一个脱离险地的机遇。 

   

  三 

   

  毛儿盖一战,是中央红军与胡宗南所部的第一次较量,红军大体弄清了胡宗南的实力非一些地方军阀可比。7月31日,鉴于红军与胡宗南作战的最佳机会已经丧失,红军终于作出了撤销《松潘战役计划》的决定。

    红军决定改道草地北上。毛泽东认为,与其打松潘,打胡宗南,用千万红军战士的生命到胡宗南的屠刀下去讨一条通道,不如向大自然闯出一条生路。

    8月4日至6日,中央政治局在毛儿盖附近的沙窝召开会议。中共中央总负责张闻天就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合后的政治形势与任务的决议草案作了报告。毛泽东在发宫中再次强调两河口会议强调的北上战略方针。会议批评了张国焘的错误 (没有公开点名),增补陈昌浩、周纯全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会议之后,军委决定两方面军混合编组为左、右路军北上,左路军以马塘、卓克基为中心集结地域,向阿坝地区开进,然后东进《朱德、刘伯承随左路军行动);右路军以毛儿盖为中心集结,向班佑、巴西开进;两路军在班佑地区靠拢,然后向甘南并进。

    8月17,B,毛泽东会见红1军先遣团团长杨成武时,要求必须从茫茫草地上走出一条北上的行军路线来。毛泽东说:胡宗南在松潘地区的漳腊、龙虎关、包座一带集结了4个师;东面的川军已经占领了整个岷河东岸,一部分已占领了岷河西岸的理县,追击我们的刘文辉部已经赶到懋功并向抚边前进;薛岳、周浑元部集结于雅州,敌人判断我们会东出四川,不敢冒险横跨草地,北出陕、甘这一步棋;但是敌人永远摸不着我们的底的,我们偏要走敌人认为不敢走的道路。

    8月18日,红军先遣团出发。

    红军向草地出发前,毛儿盖附近的藏民忠告说:如果红军不穿毛袜子和羊皮衣,一定会被冻死。实际上红军无法得到这些,他们大都是穿着一套或两套单军衣走进草地的。

    毛儿盖会议之后,右路军先头部队从毛儿盖向班佑开进,党中央、毛泽东随右路军行动,开始了横跨松潘草地的艰苦历程。

 

    为掩护红军的侧翼安全,毛泽东派出红军一部,猛攻胡宗南的松潘防线,特别是松潘的前出阵地镇江关。双方在战斗中均有重大伤亡。胡部一度向松潘撤退。双方在松潘城的白塔山阵地展开了激烈的争夺,胡宗南急调二线部队加入战斗。数日红军主动撤退,向草地深处飘忽而去。

    草地,是黄河上游的高原,海拔在2000米左右,没有人烟,没有树林,没有飞鸟,一个死寂的世界。人人都说,草地是绝地。放眼望去,纵横数百里,苍苍茫茫,渺无际涯。草丛河沟交错,淤黑色的积水散发出腥臭气味,腐草结成的表面十分松软,泥泞不堪,在郁郁葱葱的青草之下,是满布机关陷阱的大泥潭,行人只要稍一不慎,失足其间,就会陷于灭顶之灾。许多红军将士就在这样的沼泽草地中,失足陷入泥潭,站在一边的战友却无从援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患难与共的战友慢慢地沉下去,永远留在那泥沼之中。战士们抬着向导,选择草根较密的地方,一步一跳,艰难地行进着,并为后续部队留下一个又一个路标和安全标记。

    沿着先头部队开辟的道路,右路军主力随后陆续进入草地。变幻无常的草原气候,时而晴空万里,暑气蒸腾;时而乌云翻滚,浓雾弥漫,风雨冰雹降临。每逢夜晚,战士们常常是裹着湿漉漉的单衣露营,背靠背以相互体温御寒。没有了粮食,开始吃树皮,吃草根,吃皮带。

    红军战土有的被泥潭吞噬,有的不敌严寒被冻死,有的因身体虚弱而病死,更多的是因饥饿而死。

    红军右路军务部队在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后,大都经过了5-7天的行军,奇迹般地走出了沼泽草地,分别到达川甘边境的班佑、巴西地区。

    班佑以东的上下包座,是红军进入甘南的必经之地。红军到达之前,胡宗南已经派出一个团的兵力在包座南北的大戒寺、求吉寺据险防守。胡宗南最早知道红军已经越过草地,是在杨成武率先遣团到达班佑地区。他第一个反应是自己的听力出了毛病;第二个反应是急调第四十九师就近驰援包座。

    红军前敌总指挥徐向前考虑到中央红军万里转战,减员甚大,特向党中央和毛泽东建议,由四方面军所属部队攻打包座,开辟北进通道。8月 29日,徐向前指挥红30军全部和红4军一部发起包座战役。31日,歼灭了胡宗南纵队的第四十九师5000余人,且缴获甚多,打开了红军北进的通道。

    胡宗南得到第四十九师全军覆灭的消息,魂飞魄散,一时竟目瞪口呆,将自己反锁在屋子里,踱步徘徊,几成颠狂之状。

    至此,胡宗南坚守的川甘交界的松潘通道,形同虚设,对红军已经不起任何作用。

    蒋介石闻讯毛泽东横越草地,胜利北进之后,叹曰:"六载含辛茹苦,未竟全功。"

    随左路军行动的张国焘到阿坝后按兵不动。 9月3日,张国焘借口拒绝左路军向班佑地区开进,提出全军南下的主张。9月5日,张国焘命令左路军停止北上,就地筹粮待命。9月8日晚间,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决定张闻天、毛泽东、周恩来、秦邦宪、王稼祥、陈昌浩、徐向前7人联合致电张国焘等:左路军如果向南行动,则前途将极端不利,因为地形利于敌封锁,不利于我攻击,经济条件绝对不能供养大军,阿坝南至冕宁均为少数民族,北面被封锁无战略退路;务望兄等熟思审虑,立下决心,在阿坝、卓克基补充粮食后,改道北进;目前红军行动处在最严重的关头,须要慎重而又迅速地考虑与决定这个问题;万望兄等当机立断,则革命之福。

    9月8日,张国焘背着中央电令陈昌浩南下,企图分裂党中央。

    9月9日,毛泽东随即同张闻天、秦邦宪等紧急磋商,一致认为再继续说服张国焘,等待他北上,不仅没有可能,而且会招致严重后果。

    9月10日凌晨,党中央领导与所属红3军部队以上山找粮为借口,三更吃饭,五更出发,悄然离开驻地巴西。

    9月11日,党中央与红3军到达俄界地区,同先期到达的红1军会合后,再次致电张国焘,要他向班佑、巴西开进。

    9月12日,张国焘电红1军和3军:望速归来,北上战士无棉衣,不拖死也会冻死。

    向日,党中央在俄界高吉村召开政治局紧急扩大会议,根据彭德怀的建议,将北上红军改称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

    9月17日,红军陕甘支队突破天险腊子口。

    9月18日,红军陕甘支队及中共中央机关跨越岷山,占领宕昌县哈达铺,胜利进入甘南。 

   

  四 

   

  张国焘称党中央北上甘南为逃跑,令左路军和右路军之第4军、第30军分别由阿坝、包座回师南下,走上了一条充满荆棘的道路。

 

    11月16日至22日,张国焘率领下的南下红军 15个团与川军十几个旅在争夺百丈关战斗中,血战7昼夜,毙伤川军1.5万人,红军伤亡近万人。南下红军自此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御,在敌人的跟踪追击、重兵压迫、堡垒封锁下,南下或东进已不叫能。

    1936年4月28日,红2军团和6军团渡过金沙江。6月3日,红6军团先头部队和红四方面军先头部队在川西地区呷洼会师。6月22日到达川西北甘孜玉隆。6月24日,红四方面军举行欢迎大会,一直随红四方面军行动的红军总司令朱德讲话说:坎迎两军会合,要求搞好团结,继续北上,穿过)《草地,向陕甘地区前进。6月25日,红4军先头部队经两倾寺出阿坝,为全军过草地做好物质准备。尔后,第5军一部分3个纵队由松潘、包座北上。7月2日,红四方面军大部队组成中央纵队从炉霍地区向毛儿盖前进。7月3日,红2军团和6军团任弼时、贺龙与红四方面军朱德、张国焘从甘孜出发,经东谷、两倾寺、阿坝向包座、班佑前进。 7月10日,董振堂军长率第5军、第31军的第91师组成的纵队,从甘孜出发,经东谷、两倾寺、阿坝向包座、班佑前进。

    8月1日,红四方面军经过艰苦跋涉,第三次通过了茫茫草地,到达班佑、包座地区。红二方面军(7月5日,中央批准由2军团和6军团成立)跟进。

    8月5日,红二、四方面军分3路纵队,分别从包座等地出发,挺进甘南。

    10月10日,红一、四方面军先头部队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师。

    10月18日,红二方面军先头部队在静宁西北的老君铺同红一方面军派来的部队会师。

    红军一、二、四方面军会师后,主力向北转移,到打拉池举行庆祝会师大会。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