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再议我的团长我的团:历史比剧情残酷十倍

热度81票  浏览3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我的团长的我的团》最近正在全国多家卫视热播,以虞啸卿、龙文章等人为代表的中国远征军人的形象深入人心。剧中所表现的南天门战役更是全剧的高潮,那么在中国远征军的战史上,到底有没有这样一场战役呢,这场战役是否像剧中所表现的那样激烈残酷呢?

答案是:有的,而且残酷程度比剧中所表现的更甚。

中国远征军战史

中国远征军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为支援英军在缅甸抗击日军、保卫中国西南大后方而建立的出国作战部队。是甲午战争以来中国军队首次出国作战,并立下赫赫战功。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1941年12月,中英军事同盟形成。但是,由于英军轻视中国军队的力量,过于高估自己,又不愿外国军队深入自己的殖民地,一再拖延阻挠中国远征军入缅,预定入缅的中国远征军只好停留在中缅边境。

然而,1942年1月初日本展开进攻后,英缅军一路溃败,这才急忙请中国军队入缅参战。但是,由于已经失去作战先机,造成缅甸保卫战的失利,使中国 远征军保卫缅甸的作战变成了掩护英军撤退的作战。正如龙文章在剧中所说的:“英国鬼死于狭隘与傲慢”。中国远征军一部分回到国内,另一部分撤至印度,编为 中国驻印军。第一次远征,中国军队伤亡5万余人。

但鉴于缅甸对于中国的重要性,中国在滇西重新组编并整训第2批远征军。并且先后空运了大批中国军人至印度兰伽训练营接受美军训练,装备美式装备。中国远征军的战斗力得到了极大地提高。

1943年10月,为配合中国战场及太平洋地区的战争形势,中国远征军与驻印军制定了一个反攻缅北的作战计划。中国驻印军一路势如破竹,打通中印公 路,并于1945年3月8日攻克腊戌,30日与英军会师于乔梅,缅北反攻作战结束。此时日军因在菲律宾失败,收缩战线,全部撤出缅甸。至此,缅甸战事全部 结束。此役历时一年半,歼灭日军4.8万余人,中国军队伤亡近6万人。

松山――滇缅路上的“直布罗陀”

松山位于横断山脉的南麓,怒江的西岸,海拔2690米。它像一头巨大的恐怖怪兽扼守着滇缅公路的要冲,具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并且因为战略地位重要又被军事家称为滇缅路上的“直布罗陀”。

电视剧中驻守南天门的是日军竹内联队,日军的一个联队相当于一个团级建制。而真实历史中,日军驻守松山的是56师团下属的拉孟(松山)守备队,是一 支步炮混成的精锐部队。指挥官为炮兵出身的金光惠次郎少佐。兵员共计1000余名,配备有100毫米重炮群、山炮、战车、高射机枪等强大的组合火力。

金光惠次郎曾在南昌战役中,曾亲自指挥一门野炮抵近射击,致使中国第29军中将军长陈安宝阵亡。不过这个敌酋在松山战役中也被中国军队的一枚炮弹炸得粉碎,算是报应。

电视剧中,日军在南天门修建了碉堡、暗堡不计其数,甚至连反斜面都修建了堡垒。现实中,敌酋金光惠次郎虽然不是土木工程出身,但松山堡垒的坚固程度 令人咂舌。这支日军守卫在松山各个高地――腊孟寨、大垭口、阴登山、滚龙坡以及主峰子高地――大小不一的地堡群里,堡与堡之间通道相连,战车也能在地堡里 开进开出,此外地堡里还有庞大的军火仓库以及几十名妓女的军中妓院。但最重要的,是其坚固程度不可思议。

工事全部完工后,日本缅甸方面军总司令河边正三、第15军新任司令官牟田口廉也和第56师团长松山佑三都曾亲往视察,现场观看重炮轰击和飞机轰炸试 验。当试验结果表明数颗五百磅的重型炸弹直接命中竟未能使工事内部受到损害时,几个日军首脑狂喜不已,河边正三中将随后在写给南方军总司令的报告中称:“ 松山工事的坚固性足以抵御任何程度的猛烈猛击,并可坚守8个月以上”。

攻击――目标松山

为了切除滇缅公路上的这颗毒瘤,中国远征军决定对它动“外科手术”。1944年6月,中国远征军由第71军和第8军先后轮番强攻松山。这注定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

电视剧中,唐副师长一再阻拦虞啸卿的行动,是因为,这注定不是一个师的行动,而是整个远征军的计划。

远征军对松山的攻势是在30架B-29轰炸机的狂轰滥炸中开始的。宋希濂命令第71军28师主攻松山,以该军另外两师绕过松山进攻龙陵,切断龙陵之敌对松山的增援。71军军长锺彬亲随28师渡江督战。

但在日军的大小堡垒的绞杀下,远征军伤亡惨重。初战半月,第28师伤亡达3000多人,逃亡近半,剩余部队军心涣散,对日军阵地一筹莫展。

在电视剧中,导演借龙文章、孟烦了与虞啸卿等人的沙盘作业,表现了战斗的激烈。但那也只是电视表现,因为这一阶段,日军伤亡才几百人,远征军却达到了好几千人,这种激烈程度,电视永远表现不出来。

仗打到6月底,远征军终于攻入腊孟寨,击毙日军百余人。同时扫清了松山外围阵地,将日军压缩于松山主阵地。至此,锺军长才获得了日军兵力详情,日军是1000余人,而不是原先估计的3、400人。

《我的团长我的团》中出现了两次南天门战斗,第一次“南天门阻击战”取材于1942年真实的历史事实,进行阻击的近千名滇军保安团和远征军溃兵为阻止日军攻过怒江,在惠通桥的西岸进行背水之战,几乎全部殉国。

1944年7月5日,第8军替第71军强攻松山,远征军百余门大炮一齐轰击,掩护第8军三个步兵师从四个方向向松山阵地轮番进攻。

但最初几日,第8军遭遇到了与第71军的相同的命运,面对坚如磐石的松山阵地,中国军除了死伤累累,几乎无计可施。据一位幸存士兵这样回忆道:“死 人多得没法埋,到处都是尸体,主要是我们的弟兄,也有日本人。只好听凭日晒雨淋,炮弹轰炸,最后乌黑的尸水把山上的草都咬死了,几年后我路过那里,山上寸 草不生。”

第8军副军长李弥心一横,将指挥所搬上前沿阵地,亲率参谋长及美军顾问到主攻团督战三日。并且派出了约两个连的精锐趁夜悄悄摸上了松山主峰子高地, 试图来个斩首行动,捣毁日军的指挥部。但他们的运气没有电视剧里炮灰团那么好,从地道成功捣毁日军指挥部,而且夺取了日军的主堡。李弥派出的两个连立足未 稳即陷入日军的火力埋伏圈,仅有两名带伤的士兵突围出来,但他们带回了至关重要的山顶情报。

李弥幡然醒悟。于是他调整战术,命令部下从外围着手,一个地堡一个地堡地摧毁,向山头地堡群的中心逐步推进。这样虽然看起来很慢,但扎实有效。

这时,远征军得到了美国最新式的武器――火焰喷射器,这是二战太平洋战场上,美军对付躲在洞里顽抗的日军的最佳武器之一。火焰喷射器喷出的上千度高温的火焰,让死亡之神降临到了日军的头上!

据一位叫袁德均的老兵回忆:“火焰喷射器在肃清松山外围暗堡和据点的战斗中发挥了很大作用。一般在3、40公尺以内,瞄准了必定有效。日本人的确非常顽固,往往地堡上层烧坍了,下层继续往外打枪,直到烧死或者把地堡彻底炸坍为止。总之没有人投降。”

《我的团长我的团》中第二次南天门战斗,尽管取材于历史上的松山战役,但剧情却安排远征军采用奇袭方式攻克日军中心据点,史实里并没有出现同类事件。剧情中,南天门的日军比松山日军更多(一个联队对半个联队),但中国军队的牺牲却远远不及真实的松山战役。

到7月下旬,第8军士兵的阵地已经稳步推进到离主峰子高地不到500米的地方。最后的决战快要来临了。

面对坚固的主堡,远征军想出了挖地道的办法。地道施工是从8月4日开始的,由第8军工兵营负责挖掘,美国顾问亲自测量计算。为了掩护这个重大的行动,李弥命令炮火天天轰击山顶,步兵每天佯攻迷惑日军。

据当时的老兵回忆,地道是先挖一个平行的直洞,通到子高地的正下方。工兵分成几班不分昼夜地挖,每天美军顾问按时来测量距离。平行地道挖到主峰下面 之后,再成“Y”字形朝上挖。数天之后,工兵们就在“Y”型的两个顶端各挖出一个炸药室,左边炸药室放了3吨炸药;右边炸药室放了4吨炸药。搬运炸药的时 间花了一天一夜。

8月20日,炸药起爆。当天上午,远征军司令卫立煌和一批美军顾问以及宋希濂、第8军军长何绍周都早早地过了怒江,来到隐蔽部观看。一阵巨响之后,松山主峰炸出了两个40来米宽、30来米深的大坑。中央主地堡炸飞了。

中国士兵迅速地向山顶冲击,山顶上的日军已经被炸懵了,第8军荣3团的士兵已经登上主峰,跟残敌展开了激烈的近战。此时的日军就像龙文章的炮灰团攻下主堡,并在石树里坚守38天一样,成了无头苍蝇,处于一片混乱之中。

山顶日军断粮后,竟然砍下刚刚阵亡的中国军人的手臂和大腿,在地堡里血淋淋地进行烧烤。

据参战老兵回忆:“到了9月1日,主峰子高地还是没有最后拿下来,滇缅公路也没法通车。蒋介石火了,下了一道死命令,限第8军在九一八国耻日前必 须拿下松山,否则军长副军长按军法从事。李弥急红了眼,抓一顶钢盔扣在头上,亲自带特务营上了松山主峰阵地。9月6号那天我看见他从主峰上被人扶下来,眼 眶充血,胡子拉碴,呢军服变成碎片,打一双赤足,身上两处负伤,人已经走了形。”

激战,在李弥下来的第二天结束。此役历时120天,中国军队先后投入6万余人,阵亡8000余人,伤者逾万。日军除1人突围外全部战死无一人被俘。双方付出的代价之比为15:1。

这次战役,是《我的团长我的团》要重点表现的内容,这一仗,打出了中国军人的浩然正气,正是“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