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辽沈战役攻心战让国民党军土崩瓦解

热度175票  浏览41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0月12日 17:44

  从在吉林市连遭败绩奉命收缩到长春之后,曾泽生一直处于左右为难、进退维谷之中。开始的时候曾泽生觉得还可勉强支持,可解放军采取“围困战术”之后,日子很快就不好过了。

  长春是一座现代化设防的城市。日伪时期,它是伪满洲国政府所在地,也是原日本关东军司令部所在地。市内构筑了许多坚固的永久性防御工事和特殊建筑物。这些建筑物的地下,有许多建有与其相连接的钢筋水泥坑道和地下室。长春近郊也是碉堡林立,到处有堑壕和瞭望台。防守长春的国民党军是东北“剿总”的第一兵团,此刻主要的还有新七军和第六十军两个军。加上一部分地方部队。共约十万余人。在日伪遗留的工事的基础上,国民党军又先后经过几次加修,形成了以核心集团工事同据点地堡群相结合的防御体系。但在解放军的“围困战术”中,这些坚固的防御系统,基本上已失去其应有的威力和作用。

  萧华提出“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和“三位一体”的长围久困方针,把长春“围”于四面楚歌之中。

  5月份的时候,东北解放军对长春发起过一次攻击。那时,东北人民解放军集中了第一、第六两个纵队及五个独立师的兵力强袭长春。但是,由于兵力和火力部署上还未能形成绝对优势,同时,对长春这样坚固设防的大城市的攻击也还缺乏经验,加上对当时新变化的长春守军的情况、部署、地形、工事等都还不十分了解,因而,只在外围战斗中取得了一些胜利,占领了长春西郊大房身机场和一些外围据点,而未能动摇长春市区的整个防御系统。东北人民解放军总部随即改变了策略,对长春国民党军由原来的以军事进攻为主,改为以军事打击、政治攻势和经济封锁“三位一体”的“久围长困”方针,而把主力南移北宁线首先解决锦州问题,马上取得了显著成效。

  所谓“三位一体”,就是:军事上紧缩包围,控制要点,封锁机场,打击出城骚扰、抢粮与企图突围之敌;政治上利用敌军内部矛盾和恐慌心理,全面开展政治攻势,做好瓦解敌军工作;经济上则主要是封锁敌人空投和与敌人争空投,以及防止粮草进城。

  这一招,对长春守军来说,是致命的。围城之初,长春守军还比较嚣张,小股部队也经常出城袭扰和抢粮;又不甘心困守孤城,曾多次组织突围。但在频遭打击而未能得逞之后,嚣张气焰就慢慢低下去了。至9月,围城已达三个月,大小战斗进行了30余次,仅在小股出扰中就已被解放军毙、伤、俘近3000人。

  经济封锁更是给长春国民党守军以灾难性打击。围城部队一方面严格控制入城通路,禁止粮食入城,炮击执行空投任务的飞机,紧缩包围圈,使守军粮源断绝,军心动摇。另一方面大力收容接济长春市内外逃的难民。9月11日,解放军东北军区给第一兵团发出《关于开放长春难民出城的处置》的指示,要求对阻于长春市内的难民,在10天内分批放完,并做好难民的救济和安置工作。9月14日,东北军区又发出《关于防长春之敌突围及保卫秋收》的指示,指出:解放军主力已在北宁线展开作战,长春敌人可能乘机出击和出城抢粮,以求活命;要求围城部队应以坚决积极持久作战的决心,继续围困敌人,保卫秋收,使群众到手的粮食不让敌人抢去,使饥饿疲困的敌人,得不到新的供应。围城部队有力地执行了这些指示,几乎是一颗粮食都不让进城,致使长春城里粮食奇缺,粮荒严重,物价暴涨,货币贬值。国民党的东北“流通券”,票面金额一张就是千元、万元。钞票越来越没有用,猪肉卖到2亿多元钱一斤;粮价从6月到9月仅三个月的时间就上涨了700倍,高粱米从每斤几万元上涨到每斤1亿几千万元,到后来,粮价再高也已有价无市,无粮可卖,甚至一个金戒指只能换一只馒头。

  蒋介石不时派飞机给长春守军空投粮食。但车薪杯水,无济于事。据美联社分析,要有20架飞机,每天每架空投两次,才能满足长春守军的需要。但蒋介石根本无法做到。开始每天就只有10多架飞机空投一次,以后就更少了,每天只有三四架飞机,加上害怕解放军的炮火高空乱投,很多食品落到解放军阵地或封锁区内,城内守军所得到的就更少了。在这种情况下,东北“剿总”第一兵团还规定,空投的食品大部分要先供给新七军。这一来,可真是天下大乱了。城内国民党军官兵均已饥饿难忍,别说这规定是“狗娘养的”,就是不这样,肚子要紧,饱死总比饿死强,谁还管你什么规定!谁抢到谁就吃,哪个部队抢到就哪个部队私分。因此,有时为争夺空投食品就互相械斗,甚至动用机关枪。结果,使城内国民党军嫡系与非嫡系,也即新七军与六十军等其他部队之间的情绪更加对立,矛盾更加尖锐。 让长春城守军最无法抵御的,是解放军围城部队在军事打击和经济封锁的同时,对他们所发动的强有力的政治攻势。担任围城任务的东北野战军第一兵团,在司令萧劲光、政治委员萧华的指挥下,在长春城外二十余公里范围内形成了一个环形封锁圈,而这一正面宽大、双方工事对峙、声息相通的形势,又为解放军发动政治攻势提供了极为有利的条件。因此,长春城内的守军,只感到解放军广泛而深入的争取、瓦解、宣传、策反的政治攻势,就像一望无际的惊涛骇浪,不可抗拒地滚滚而来。

   早在围城之初,东北人民解放军前委敌工委员会就已作出《关于全面开展对敌政治攻势的决定》,对“政治攻势”特别强调和极为重视。《决定》要求各边沿区分别组成前敌工委,各建制团以上设联络部门,营配联络干事,连建敌工组,以便对敌工工作统一组织、协调和领导。《决定》规定各侦察队、武工队都要接受敌工工作任务;命令各师立即抽调30至50人组成武工队,直接由联络科长领导到前线活动;要求边沿各县普遍召开群众大会,宣传革命胜利的形势,号召蒋军官兵家属及其亲人劝其放下武器或举行战场起义,设法将各种宣传品送到城内蒋军官兵手中,并发动他们举行“索夫叫子”运动,争取各村中的蒋军人员一律归来,成为“无黑点”村;开展火线喊话,人人开口宣传,做瓦解蒋军的工作。此外,还专门设立“蒋军招待所”,以招待、处理从长春城内逃出来的蒋军官兵和伤俘等等。接着,第一兵团政委萧华又进一步提出“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的方针,要求在“长围久困”中进一步强化政治攻势,以达到削弱敌人的意志,减少甚至瓦解敌军的战斗力,从而以最小的代价夺取长春的目的。

  萧华提出的这一方针,是有强有力的依据的。他在报告中指出:长春守敌的特点,一是部队复杂,有土匪伪军改编的,有云南部队,也有中央嫡系等,相互歧视排斥,彼此矛盾很深。二是长春敌人已断绝陆上供援,成为“孤点孤军”,军事上已完全处于被动挨打地位。而且,随着解放军给予打击的加重和被围时间的持久,内部困难还会增加,矛盾还会加剧,士气还会越来越低落。三是长春敌人大部分是被解放军歼灭和打击过的,对解放军的声威了如指掌,对解放军的优俘政策也十分清楚;尤其云南部队对潘朔端起义、东北地方部队对王家善起义,都有巨大影响。四是敌人现在的组成已大部分为东北本地的新兵和收编的土著地方武装,与解放区有着若干社会关系,士兵又大部为强迫被抓,对蒋介石心怀仇恨和不满。所有这些,都是政治攻势能够取得奇效的有利条件。

  与此同时,萧华还对“三位一体”中,政治攻势与军事打击、经济封锁的关系与配合,作了精辟论述。他说:每次军事行动都为政治攻势打开了大门,而同样,每次政治攻势又为军事行动打扫了道路,二者相互影响,相互作用;而有力的经济封锁,则既依赖于有力的军事行动,又更有效地促成政治攻势的达成,也成为三者中密不可分和不可或缺的一环。因此,各部都要紧紧抓住这“三位一体”的攻城方针,运用“攻心为上”、“心战为上”的高超艺术,创造各种各样的“心战”方法,与长春守敌打一场“特殊的战争”。

  从五个方面进行的这场“特殊的战争”,被国民党守军视为洪水猛兽,也恰恰说明中共统战政策和工作的无比威力。

上一篇 下一篇
全球军事网浙江宁波网友
2010-10-12 19:37:10
这只狗会咬人的  饿死它才好看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