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若攻击伊朗 中国可以表明能确保给美重创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环球时报   发布者:张光泉
热度128票  浏览498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2月26日 13:03

专家:美若攻击伊朗 中国可以表明能确保给美重创

对固定目标进行打击。张光泉 摄

2012:世界变局 中国战略 环球时报年会特别报道之七

安全困境与周边战略

周边的安全状况到底如何?

薛力(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战略室副主任):我们给予南海问题的关注过多了,我认为南海问题对于中国的重要性远远不如台湾问题。另一方面,到现在为止,我们在南海依然没有明确的战略,这使得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总是很难受,总是处于被动应对的状态。但这个现状是可以有所改变的,关键我们不能够再以“南海问题还没有到解决时候”为借口继续无所作为,以我们中国现在的实力、财力和外交环境而言都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

贺文萍(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非洲也应视为我们的“大周边”,因为非洲跟我们越来越紧密。利比亚一震荡,有3万多中国人需要转移。稍微假设一下,如果安哥拉发生动荡怎么办?那儿有10万中国人,地域又那么遥远,跨越千山万水,我们有巨大利益在那儿,不仅是人员安全,还有经济利益,所有的投资、项目等等。所以,这已经不仅仅是非洲的事,也是中国的事。如何维持非洲继续安全和平稳定,对中国也是一个挑战。2012年就我个人来看,非洲地区仍会呈现很多有潜在动荡的地区,甚至北非地区也有高度不确定性。

吴冰冰(北京大学阿拉伯语系副主任):对中国来讲,中东变局是挑战也是机遇,如何把挑战变成机遇?我觉得应该重点放在与中东国家合作机制的建设上,提高风险评估能力和应对手段。埃及在21世纪最初10年人均GDP增长了1倍,但问题是贫困人口越来越多,因为它没有通过就业使普通民众分享经济增长成果。中国可以通过自己经验、技术和人员帮助埃及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比如帮助它发展纺织业。中国在中东应有所作为,该维护就维护,该合作就合作,不需要跟美国对抗,也不需要全面配合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中国应该建议政府和反对派坐下来谈,化解矛盾,而不是像美国和一些地区国家那样激化矛盾。

吐尔文江(新疆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新疆的“分裂风险”远没有我们想的那么严重。今年阿拉伯世界发生的一系列变化,对中国的影响可能远大于新疆的影响。在今后50年至100年,除非是我们的政策发生极大变化,否则新疆根本不存在分裂风险,几十年前我们国力衰弱,新疆处于帝国主义觊觎之下都没有分裂,在当前想分裂新疆根本只是一个梦想。一些媒体对新疆出现恐怖主义的描述是夸大的。新疆当前的主要矛盾与我们国家总体社会矛盾是一样的,比如说拆迁、各种利益诉求,但并不是民族间的矛盾。每年在新疆由于交通事故死伤的人员要远远多于“三股势力”造成的伤亡。不过,维汉之间现在发生暴力现象虽很少,但心理隔阂非常大。对此如果不能妥善处理,可能会成为未来几十年困扰新疆发展的棘手问题。

安全压力来自何方?

赵可金(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崛起的安全压力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来自美国,毫无疑问,美国不希望中国超过它。美国战略调整很明显在海上摆出围堵中国的路线,如果中国进入他的伏击圈,势必要吃大亏。第二方面的安全压力来自中国自身,一棵小苗破土而出,总要触及周边土壤,及至长成参天大树,总要触及周围的花花草草,中国的发展也必定会对一些国家造成令人不适应的影响,而这些国家的反弹会成为另一种威胁中国安全的力量。

高祖贵(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美国现在重新回到亚太并加强投入,主要是认为过去10年亚太地区力量平衡大幅度朝中国倾斜,如果未来他再不采取措施可能这个倾斜会更厉害,所以他想实现新的平衡,想划定中美在亚太的界限。现在就是美国人想要主导亚太也不可能,因为中国已经不是原来的中国了,而且现在亚太有这么多力量。

庞中英(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在过去20多年中国和周边国家关系其实发生很多变化,猛然回首会发现我们已经走得很远,尤其和东南亚国家的关系。我认为,这些国家不会因为美国人说“我回来了”,就毅然离中国远去,恰恰是美国人发觉中国和周边的关系这20年发展好快,它才想起要“回来”。有人猜想美国这次回来,可能要发动冷战,可能会重新组建一个同盟来打断中国和周边关系的改善。不过,冷战不是单方面能发动的。西方发表“美国亚太世纪说”后,中国就发表了《中国的和平发展》白皮书,这个信息至少告诉世界中国不打算用冷战的方式去回应冷战。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