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我国各军种练信息化体系作战 预警机参与海战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解放军报   发布者:王雁翔 张科进 罗 辑
热度130票  浏览8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5月28日 12:02

舰机协同。代 勇摄

  

抢滩登陆。李世勇摄

  

大机群协同。谭 超摄

  

导弹展开训练。满 博摄

  视点提要:

  体系作战,为三军演兵铺开了一张新考卷。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是信息时代军队战斗力的基本形态。胡主席关于加强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建设的重要战略思想,为今后一个时期我军信息化建设和军事斗争准备指明了方向。今年开训以来,全军围绕提高体系作战能力进行探索,各部队体系作战训练如火如荼,三军演兵场呈现出许多新亮点。今天刊发的这组见闻,从不同侧面反映了部队在这个方面进行的新探索。

  (蔡鹏程)

  广州军区某集团军——

  岗位平台同训成为组训常态

  ■本报记者 王雁翔 特约记者 张科进 罗 辑

  将军与士兵在一个平台上展开训练,足不出户就能互为训练条件。5月23日,记者在广州军区某集团军看到,官兵岗位平台同训成为训练场的新景观。集团军领导告诉记者,这种新的组训模式适应体系作战需要,是加强作战单元、要素训练的一种有效形式。

  作战室的训练“态势图”上显示,参训的10多个兵种单位按部就班,在同一个作战平台展开训练。集团军参谋长张践介绍说,过去由于部队的信息化程度低,分业训练阶段不同专业的官兵各训各的、互不相干;如今,随着信息系统的广泛运用,传统的组训方式已难以适应体系作战要求。为此,他们探索了“官兵岗位平台同训”模式,官兵同在一个网络平台上组织训练,进行多路多点对抗,通过信息共享、资源互通,大大提高了训练效益。

  走进某电子对抗团训练场,处处能感受到紧张的练兵气氛:卫星、无人机、新型雷达等多种高新装备正进行全频谱电磁压制、分频段重点干扰、多方位立体拦截。“当初这些新装备侦无目标、扰无对手,训练的干扰源只能从本单位内部找,官兵们戏称‘左手打右手’。”团长谢金波深有感触地说:“新的体系作战训练模式,走出了关起门来搞训练的老路,训练对手不断变换,训练效果明显提高。”

  翻阅某炮兵团本月的训练周表,记者粗略估算,岗位平台同训已占到全月训练时间的一半,成为部队训练的常态。团长王元彬拿着两份训练周表细数变化:过去,制订训练计划只需考虑本单位的实际,现在还要综合考虑友邻部队的情况。

  新的组训模式使体系作战观念逐渐深入人心。记者从这个炮兵团的训练周表上看到,在月初组织的平台同训中,分析判断敌情训练环节重点围绕分析体系构成、重要节点部署进行,取代了以分析兵力部署为主的传统做法。

  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

  多兵种联合对抗步入正轨

  ■侯瑞 本报记者 钱小虎

  5月上旬,一场以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为主,潜艇、航空兵、岸防兵、电子对抗部队为配属兵力的“红蓝”实兵联合对抗演练在东海某海域拉开帷幕。

  记者了解到:扮演“红方”的是某护卫舰编队,配属兵力为航空兵和岸防部队,而“蓝方”则由数艘驱逐舰、潜艇和电子对抗部队组成。

  战斗刚一打响,气氛就骤然紧张。“红方”空中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方圆数百公里的战场被高空预警机尽收眼底,歼轰机群频频对“蓝方”实施攻击。“蓝方”也不甘示弱,电子对抗部队设置复杂电磁环境,实施电磁干扰,导致“红方”航空兵多次误判目标。

  首轮对抗结束,双方胜负难分。紧接着,第二轮对抗又激烈展开。“红蓝”双方经过认真总结首战的经验教训,都显得底气十足,再次向对方发起凌厉攻势。

  配属“红方”编队的某侦察雷达站采用空中、岸基多信道引导的方式,再次指引歼轰机群对“蓝方”舰艇编队实施轰炸,“蓝方”立即组织防空疏散,但遇到不小损失。暂时处于劣势的“蓝方”将计就计,派出潜艇机动至“红方”舰艇航道上隐蔽设伏,水面舰艇编队佯装后退。“红方”乘胜追击,不料遭到强电磁干扰导致通信不畅,接着又误入伏击圈,一艘战舰丧失战斗力,被迫退出演练。

  边走、边打、边总结。“红蓝”双方在没有导演预案的条件下各显其能、激烈对抗,并不断总结完善战法,兵种间的协同配合越来越娴熟。

  该驱逐舰支队支队长严正明告诉记者,仅一个上午,“红蓝”双方不仅在对抗中对原有战法进行了完善,还总结出了3种与不同兵种间联合打击目标的新战法。战斗还在继续,“红方”准备诱敌深入,将其引入己方岸防部队的射程范围内;而“蓝方”潜艇正在“敌”编队的必经之路上布设混合雷阵……

  广空航空兵某师——

  适应体系作战提高指挥效能

  ■本报记者 李建文 特约通讯员 杨 振

  5月中旬,一场体系作战演练在南方某地打响。广空航空兵某师接到指令:大机群远程奔袭,对“敌”机场实施精确打击。

  “8机一等转进!”“满油!”指挥员依托军事训练信息化管理系统,将一道道指令迅速下达到设在外场的训练组织协调室、塔台管制调度室、机务保障指挥室和场站保障指挥室。

  停机坪上,充填加挂,保障官兵穿梭不停;主跑道上,战机轰鸣,架架战鹰呼啸升空。

  指挥大厅的大屏幕上,战机飞行信息、着陆雷达引导信息、机场视频监控信息及装备后勤保障信息实时显示,指挥员可直观地掌控演练及保障进程。

  “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是一种综合性系统对抗,一刻也离不开快捷高效的指挥信息。”该师师长胡文昌告诉记者:“师里新建的军事训练信息化管理系统,打破了各系统、各部门之间的壁垒,形成了有线与无线互联、远中近互通、声音图像数据并用、指挥命令实时下达的一体化指挥体系,大大提高了指挥控制效能。”

  8架战机组成编队低空出航,风驰电掣般向目标空域飞去。战勤官兵用作战指挥信息系统大范围、远距离实时监控飞机的作战行动。

  “战机遭受‘敌’强电磁干扰,机载雷达无法稳定截获目标!”接到空情,领航参谋李智迅速用“数字化地面指挥控制系统”,向战机发送一连串数字化指令信息。瞬间,空地通讯恢复。依靠指挥所提供的目标准确方位,战机首发命中,出色完成任务。

  演练结束,该师政委傅爱国难掩兴奋之情。他说,信息化指控系统使指挥员实现了战场态势的实时掌控和指挥决策的灵敏高效,空情掌握及指挥控制范围是以往的10多倍,作战指挥方式的变革为提高部队体系作战能力奠定了基础。

  第二炮兵某基地——

  指挥平台多级联动异地同步

  ■本报记者 丁海明 梁蓬飞 特约记者 张 荣

  西部高原,群山连绵。夜色渐渐笼罩了山峡谷野间的一丛帐篷。这里,是第二炮兵某部隐蔽设置的一座野战“中军帐”。

  5月中旬的一个夜晚,第二炮兵某基地一场涵盖多种型号导弹旅的体系作战演练,箭在弦上。

  若不是走进“中军帐”,不是亲眼目睹那些电子沙盘、远程网络,谁也无法感知在这宁静的山野之夜,那看不见摸不到的千里之外,竟是一座异地同步的偌大战场。深山密林间,多支导弹劲旅正在隐蔽出没,同步行动。

  “中军帐”里的指挥员、作战参谋实时监控战场态势,及时调整火力部署,一条条作战指令化作无声的“数据链”,迅速传向发射单元。一枚枚导弹悄然起竖,直指苍穹。

  未来信息化战争中,以体系对抗为显著特征的作战样式,已经超越了传统机械化战争的楚河汉界。作为战略导弹部队,如何在全要素集成、多型号联战的平台上实现战斗力生成模式的转变,从而有效提升快速机动、隐蔽发射、有效突防等体系作战能力?

  答案,写在战争预实践的阵地上。这个基地通过整合资源、创新机制和改造集成,将一体化指挥平台与各作战单元进行有效融合,建成互融共享、多级联动、异地同步的信息化作战指挥系统。他们组织部队在这一平台上练指挥、练协同、练合成、练对抗,迈开了从“合同战役战术”向多型号、多地域“一体化训练”的实践步伐。

  今夜在战场上高速运转的,正是这一系统。记者从电子屏幕上看到,从“中军帐”到各旅前指,指挥通信系统、武器装备指控系统无缝对接,广阔战场上各级指挥员实时互动,各类作战单元、各种作战要素联成一体。记者了解到,以这个平台为基础,这个基地基于任务目标的联合决策、基于多维一体的联合行动、基于临机协同火力打击的战法对策等一系列体系作战演练全面展开。

  构建适应体系作战的组训模式

  ■尤海涛

  一位军事专家曾说:“训练场与战场其实只有一墙之隔。”言下之意,就是必须依据作战样式的变化,建立与之相适应的训练模式。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是指由不同层次的各种作战单元、作战要素,在信息链接融合下生成的一种全新作战模式。它不是作战力量的机械组合,更不是作战效能的物理叠加,而是通过指挥信息系统这个纽带,把各作战力量、各作战要素联结起来,以信息能结合机械能,最终实现作战力量的科学组合、作战行动的有机融合和作战效能的高效聚合。当前最重要、最紧迫的就是要构建与体系作战相适应的训练模式,为部队训练提供实践抓手。

  按新大纲要求,抓好作战单元、要素训练。作战单元、作战要素是体系作战力量的基本构成因素。任何一个作战要素都是由与其对应的通信保障、指挥控制、火力打击、后装保障等“战争因子”聚合而成,而众多要素在灵活编组下,能独立遂行作战任务就构成了一个作战单元。作为夯实体系作战能力基础的重要途径,抓好作战单元、作战要素训练首先要抓好这些“因子”自身的训练,具体来说就是要按大纲要求把各军兵种、各专业岗位的基本知识、基本技能、基本战术训实训全训到位,把各类装备的常识原理、战技性能、作战运用等知识学深学细学精通,尽可能发挥每个“因子”应有的效能。在此基础上,依托信息化指控平台,抓好单一要素训练,重点研练基于任务的各种新编组方式,如侦察情报要素要研究如何采取天地结合、前沿和纵深结合、人员侦察和技术侦察结合的形式进行编组,并明确各编组预案中的职责分工。在完成单要素集成训练的基础上,以使命课题为牵引,以作战单元为划分,将侦察情报、指挥控制、火力打击、全维防护和综合保障要素灵活组合,互为条件,在信息互通、一体互动的训练中,提升作战单元整体战斗力。

  基于现有训练体制,抓好常态化的联合训练。联合训练是部队训练的高级阶段,是促使诸多作战单元、作战要素融合生成体系作战能力的有效途径。从体系作战的协作程度来看,只有建立常态化、长效化的联训机制,才有可能从真正意义上逐步实现诸军兵种作战单元、要素的集成。我军现行训练体制经过几十年的研磨,为提高部队战斗力提供了重要保证。重新构建联训机制并不代表要全盘否定,相反,只有把它融入现有训练体系才能真正实现联训常态化。一方面,将联合训练的组训、考评、保障等,与现行的相应体系对接,在现行编制体制框架内,结合训练任务、人才培养、技术装备现状来筹划联合训练。另一方面,在推动联训取得进展的过程中,逐步用联合训练牵引年度训练,将“联”的理念不断渗透于现行训练体制中,使之不断完善改进。在现有训练机制和联合训练机制的相互融合中,实现训练内容连贯有序、训练层次依次递进、系统要素有机融合、诸军兵种逐级联合,最终形成体系作战能力。

  结合体系作战特点,锻造与之相应的“软实力”。物质上的集成,依赖于思想上的集成。体系作战将基于任务而打破原有建制,致使战时和非战时的管理与被管理、指挥与被指挥关系“脱节”。针对这一特点,部队在组训时应注重用任务牵引培育广大指战员的团结协作精神,从意识观念上理顺指挥层级变更后的上下级关系,打通思想上的“链路”。其次,在人才培养机制上,院校应调整和优化训练任务分工,探索军兵种院校相互衔接、初中高级院校层层递进、专业培训与任职培训有机结合的培训格局。部队在选送学习人员上可实施军兵种交叉培训,对经过本军兵种合成培训的中级指挥干部、经过参谋业务培训的机关干部,实现一次调学接受多个军兵种培训的目标。另外,还可以通过军兵种单位间交叉任职、换岗锻炼等形式,尽可能为体系作战储备更多的“一专多能、指技合一”人才。再次,要建立完善与体系作战相适应的训练法规体系,使体系作战下的训练模式规范化、系统化、科学化。(作者单位:75200部队)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