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军事杂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国记者获准采访揭秘美特工处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新华网   发布者:美国
热度147票  浏览36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3月01日 14:17

美国特工处工作人员在执行任务

  奥巴马总统与世界三分之二的领导人共聚纽约时,负责他们安全的是美国特工处。美国《国民新闻》周刊白宫记者史无前例地获准进入特工处采访,听他们讲述如何应对最复杂的安全事件

  美国《大西洋月刊》3月号文章 题:特工处内幕(作者美国《国民新闻》周刊白宫记者马克·安姆班德)

  纽约市9月的一个和暖夜晚,伊朗总统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缓步走下专机舷梯,在肯尼迪国际机场偏僻的一角逗留。等着欢迎他的是一群受邀(并经过仔细审查)的新闻记者和美国领事官员等。在这不多的一群人中,至少有一个面孔内贾德能够一眼认出来,那就是美国特工处的一位特工,我姑且称之为杰克。杰克年近半百,瘦而结实,身着所谓的特工处制服:深色正装、浅蓝色衬衫和红领带,腆着人为的小肚子(是佩带枪支、无线电、手铐和证件的结果)。这是杰克第三次在(负责)伊朗(代表团安全的)特勤队担任高级特工,也是首次担任特勤队队长。

  杰克没把艾哈迈迪-内贾德当作朋友,身为这位伊朗领导人必须亲自认识的几个美国人之一,他感到有些不自在。不过,杰克对于被委以此项重任还是很自豪:保护一个成为袭击目标的人物的生命安全,在6天内,从他上车到酒店到出席高级别会议,全程跟随,尽可能确保安全和快速。

  艾哈迈迪-内贾德到纽约参加第65届联合国大会。这位伊朗领导人的到来非常引人关注,而且造成政治气氛紧张,但这决不是特例。2010年,这个年度大会需要特工处派出200多个特勤队为外国领导人、美国官员及其配偶服务,而国务院还要派出大约60个安保小组保护较低级别的人物。在联大开会期间,有900架政要乘坐的飞机进出肯尼迪国际机场;全纽约市有数百场活动需要提供安保。

  “国家特别安全事件”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联合国大会已成为不那么引人注意的事件,至少按特工处的标准看是这样。自从克林顿总统1998年首次使用“国家特别安全事件”这个说法以来,已经发生了3 8次“国家特别安全事件”,其中多数发生在2 0 0 1年9月11日以后,14次发生在2007年以后,包括两次总统候选人提名大会、当选总统奥巴马就职前的“鸣笛驻足”火车之旅、奥巴马宣誓就职仪式以及2008年2009年的二十国集团峰会。这些事件多不如联大会议的安全和后勤保障难度大。这一方面是因为联大会议规模大,一方面也是因为习惯是安保工作的大敌。联大提供了极其引人注目且反复出现的目标:很多外国领导人每年在同样的时间下榻同一个宾馆、出席同样的活动。尽管如此,自2 0 0 1年来,联大开会未被列为“国家特别安全事件”。特工处对这项任务已经驾轻就熟。

  这是不吠之犬的故事,是一帮守口如瓶的人们的故事。特工处每年都收到几十份媒体申请,希望深入特工处探秘;大多数申请立刻被拒。通常,特工处开放在马里兰州贝尔茨维尔的训练设施,为媒体报道它所负责的重大安全事件提供背景资料。在控制严密的情况下,特工处会在那里搞一个演示,车队和模拟袭击全有。我花了一年半多的时间说服了特工处,让我成为第一个实时实地从内部观察这一过程的记者。我获准进入指挥所、行动中心和其他安全区域。

  因此我可以亲眼目睹一个规模不大的联邦特工机构如何在某些行政束缚情况下确保联大会议安全召开。世界三分之二的领导人,其中很多曾遭遇暗杀阴谋,齐聚世界上最拥挤最开放的城市之一参加联大。特工处的任务是配合地方、州和联邦的一系列机构,确保万无一失。

  提供最高级别保护

  杰克解释说,对他和伊朗特勤队的其他人来说,这意味着要“让事情简单化”。这一个星期,艾哈迈迪-内贾德只是又一“高”而已,即享受特工处最高级别保护的人。伊朗总统下榻曼哈顿东区20层的希尔顿饭店。这家饭店仍对一般客人开放,而游客们可以随意穿过饭店门厅。我去时,外面没有抗议示威者(这多少令人感到意外,因为当天的报纸披露了他下榻的饭店),但饭店周围安插了二三十个便衣警察,以防万一。

  艾哈迈迪-内贾德待在他的专用套间内,准备接受美国电视台主持人的一系列专访。外面的走廊上,美国特工处的特工们和艾哈迈迪-内贾德自带的伊朗安保人员分立两边,但彼此相互尊重。伊朗安保人员穿着开领的衬衣,一下就可以认出来。特工处的“指挥所”设在饭店的一个房间,床撤走了,取而代之的是这个行当需要的工具:半自动武器、急救设备、一张放电脑的桌子、一张放无线电的桌子。

  但可以肯定地说,艾哈迈迪-内贾德不是一般政要的最明显迹象是,他一整天在媒体上的露面都在饭店内进行。时间一到,他就乘专门电梯下去,到地下室一个临时的小演播室,在安保人员的严密注视下,接受拉里·金和查利·罗斯等人的采访。

  东河边布鲁克林区有一个看似废弃的仓库。联大期间,特工处把它作为安全据点,在里面存放了至少100辆装甲轿车和越野旅行车,以及装有数百支M P5攻击武器和数千台防窃听无线电的板条箱。在联大会议期间,先遣特工有需要的话就来领取钥匙、枪支和无线电。

  这个仓库距离特工处纽约办事处开车不远。纽约办事处设在一幢没有特色的布鲁克林写字楼的高层。这个办事处原来在世贸中心七号楼,与中央情报局的一个重要的情报站及当时市长朱利安尼授权成立的纽约应急指挥中心在一起,在9·11恐怖袭击中毁于一旦。此后好几个月,特工处在三个临时地点办公,包括从位于曼哈顿中城的约翰·杰刑事司法学院租用办公地点,直到购买永久办公地点的资金到位。

  特工处最核心部门

  纽约办事处是特工处最大的一个部门,正常情况下平均每周执行6次保护任务,接手几十起假币案———这是特工处极力要保留的职责,因为不久前该处还隶属美国财政部。这个办事处具有詹姆斯·邦德式的特征:最先进的电讯室,用于电话追踪;一个上锁的储藏室,里面尽是特工执行秘密任务时化装用的物品以及用来隐藏的仿草雨衣;一排面谈室,特工处经常在里面搞测谎,有的是刑事调查需要,有的是(对申请加入特工队伍的人等进行)忠诚调查。

  我去年6月份参观时,纽约办事处负责人布赖恩·帕尔说,一年来,恐怖分子曾两次试图袭击纽约市,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他们自己出了差错,不是因为被执法人员发现。他举出纳吉布拉·扎齐案为例。2 0 0 9年9月,公共汽车司机扎齐准备炸纽约地铁时,被纽约警方和联邦调查局抓获。帕尔对我说:“一年前,我就站在一个放着14个背包的房间里,背包里的东西经检测为三过氧化三丙酮(TATP,一种爆炸物)阳性。而下周(即联合国召开2 0 09年大会之际)世界三分之二的领导人就要到我的辖区来。”

  在2010年联大期间,代号为“Broadside”(舷炮)的指挥中心成立。特工们在这里实时监视很多政要及其特勤队的行踪,部分是通过监视为这次峰会专设的16个区域无线电频道。这被认为很奢侈:无线电带宽非常昂贵,前年只设了12个频道。国家安全局为每个频道提供密钥,特工们保护自己的无线电就像保护自己的武器一样谨慎小心。

  除了成立“舷炮”指挥中心,特工处还在纽约市一个秘密地点成立了战术指挥所,代号“北极星”。“北极星”协调反突袭队、反狙击手队和危险材料队,即“锤子”队,受命保护受威胁程度高的人物。“北极星”由特工处的特别行动科指挥,负责联大筹备工作中可能最机密的部分。帕尔告诉我:“我们的任务是,当出现不测时,必须保护150位领导人及其配偶尽快离开该岛”,即曼哈顿。几周来,特别行动科巡查了疏散路线,加固了全市的安全避难所,并征用海岸警卫队的人员和物资。如果发生被保护人需要撤离的情况,反突袭队就会“突击进入”现场,开辟一条撤离通道。

  作为最后的手段,如果领导人遭枪击或受伤,特工处拥有帕尔所称的随时待命的“秘密武器”。曾在贝尔维尤医院任创伤科主任的毛里齐奥·米列塔博生多年来一直在为这些峰会工作,他给特工处提供了一支医疗队,并在主要地点设立可机动创伤科。如有必要,他可以现场做手术。

  当然,这项任务的主要目标还是防止此类事件发生,最初要进行大量的情报评估。华盛顿保护工作情报和评估科的特工和分析员们准备了每位被保护人的详细资料,包括谁想加害于他或她及其原因,交给纽约办事处。特工处可以得到美国情报部门搞到的几乎所有情报;正如中央情报局前高官、国土安全部首任情报主管查利·艾伦所说:“他们是情报消费大户。”

  这些情报往往包括身在异国的同行搞到的机密情况:由于显而易见的原因,特工处同美国机构的驻外情报部门保持着最密切的联络关系。中国俄罗斯的安保小组定期同特工处特工接触,帮助他们为大型活动做准备。中国甚至邀请特工处人员前往北京观摩2008夏季奥运会安保工作安排。特工处与外国安全机构打交道有时反而不像与美国其他情报机构打交道那么麻烦,这的确是个讽刺。

  美国总统还是“老大”

  去年9月20日,出席联大会议的世界领导人开始大批抵达。这天上午8点前,下曼哈顿使节饭店礼品店所售的24份《纽约邮报》被抢购一空。特工处在这家饭店15层设立了特别协调中心,那里的特工们在传阅《纽约邮报》第七版,上面刊登了他们一位同事英姿勃发的照片。

  前一天,傍晚时分,以色列总统佩雷斯的车队抵达曼哈顿上东区卡莱尔饭店附近。法国总统萨科齐携光彩照人的夫人布鲁尼也住在这家饭店,所以街对面聚集了一帮法国和美国狗仔队。佩雷斯专车抵达时,一位背着黑色背包的摄影师跨过隔离栏,快步走向佩雷斯的专车。特工们讲起随后发生的一切就像电影慢镜头一样。

  周围的特工和警察立即命令那位摄影师止步:停停停!可他继续穿越街头,端好相机准备拍照,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他还突然把背包转到胸前。

  几乎同时发生了两件事情:纽约警察局的情报警官从车队开道车中跃出,拔出格洛克手枪,而一位身穿马球衫和短裤的壮汉也迅速掏出自己的武器———西格-绍尔P229手枪,吼叫:“趴到地上!趴到地上!”后者是特工处反监视队的成员,为了阻击潜在的威胁而暴露了身份。

  面对两支手枪的枪口,摄影师猛然醒悟,趴倒在地。纽约警察给他戴上手铐,特工处对他进行盘问,并勒令他今后不得靠近车队。在特工处看来,坏消息是潜在的暗杀者现在知道了特工处有秘密的反监视队。好消息是,这个威胁很快顺利消除了。《纽约邮报》一位摄影师很幸运,抓拍到了这一事件的精彩照片:特工和警察,武器出鞘,倒地的摄影师。

  特工处喜欢说,他们的高级别被保护人享受美国总统一样的安保待遇。这当然不是事实。总统卫队是重中之重。一切都要为总统车队让路,包括2009年联大期间一位在本国习惯了享受近乎皇室待遇的世界级要人。他从联合国总部返回华尔道夫饭店,但发现回去的路意外被堵。

  他拍拍为他驾车的特工。“我们为何停下来?”

  “是奥巴马总统”,特工回答,“他就要离开饭店”。这位领导人沉默片刻,然后耸耸肩,重新靠在座位上。毕竟,在他的国家,一切都要为他让路。?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