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综合频道 >> 社会万象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垃圾箱现女性碎尸 嫌疑人案发后仍在小区遛狗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合肥在线   发布者:微雨清晨
热度90票  浏览32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1月18日 20:02

  11月15日蜀山新村碎尸案案发后,很多市民都密切关注着案情进展情况。昨日记者获悉,警方已经将一名王姓男性嫌疑人控制。据小区居民回忆,嫌疑人王某今年已经61岁,曾是公交集团一名职工,就住在蜀山新村37栋楼304室,最大的爱好就是喝酒。

  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

  11月16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蜀山新村,小区里住户们三五成群地还在议论着37号楼里到底是哪家出了事儿。37号楼显得特别冷清,偶尔走过的住户仰望楼上猜测着可能是哪一家。记者顺着2单元楼道往上走,走到3楼楼梯口时发现304室的门外多了两条由合肥市刑警队贴上的封条。“难道是这个案子跟他们家有关系?”居民们哄地一下涌到了304室的门外。

  随后,记者了解到,蜀山新村碎尸案的一名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目前正在调查。这名嫌疑人姓王,今年61岁,曾是合肥公交集团的一名司机。

  他曾经是公交车司机

  获悉嫌疑人被抓获,一居民大婶忽然想起了什么,“这不是我同事家吗?怎么会是他们家出了事呢?不可能啊,他和他老伴儿两个人住在这里,偶尔带带孙子,不可能是他家出事的吧。”“他是什么人啊?你跟他熟悉吗?那个死者是不是他家人呢?”邻居七嘴八舌地向这位大婶询问。

  “他姓王,以前是我们合肥公交集团的一个老司机,60多岁了。他儿子儿媳妇住在滨湖新买的房子,老伴儿时常过去给他们带孩子,留老头一人在家。”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婶说,王当过兵,退伍后到公交公司开车,上世纪80年代末辞职先后在一家拉链厂和冰箱厂工作,退休以后好像听说自己家买了一辆大巴车,他自己开长途车去了。“他儿子结婚以后这不才给添了个孙子嘛,前阵子在滨湖买了套房子,儿子和儿媳妇搬过去住了。他老伴儿50多岁了,蜀山新村的房子也是他们买的,不过也买了好多年了,都是自己住在这里,从来没有出租过。”这位曾经的同事对于王某的印象已经不是很深,只是觉得他性格比较随和,“后来交往不多了,不知道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最大的爱好就是喝酒

  说起王某的一些生活习惯,这位住在附近的大婶说,王某平时就是一个人住在小区里,人很老实,不抽烟,也不太和小区里的人交往,只是喜欢一个人喝点儿小酒,到了每天必喝的地步,每次都要喝得醉醺醺的。据她回忆,王某平时喜欢一个人在楼下遛狗,案发的前一天傍晚六七点钟的时候,她还看见王某牵着那条黄色小狗在小区里遛狗,当时王某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了。

  案发后还和邻居打招呼

  “怎么会是他呢?15号早上我一大早起床,那时候才6点多吧,我出来散步,还看见他了,他跟平时一样从楼上下来,我还跟他打了招呼。”住在37号楼1楼的一位大妈忽然回忆起案发当天早上她还见过王某,“当时他表情神态都很正常,还一个人在小区里遛狗,没看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当时脸上还笑眯眯的。不过好像后来就一直没有回来过了,如果真的是他干的,那死者又是什么人呢?怎么会在老王家呢?他不是一个人住吗?”

  妻子曾经找了他一天

  昨天下午2时许,一名50多岁的大妈来到37号楼下,径直上楼到了304门口,见304的门上贴着封条疑惑地四处问怎么了。一男子告诉她这里发生了一起血案,304很可能就是案发现场。该大妈惊异地问:“怎么可能,我家怎么可能发生命案?”原来她就是王某的妻子,据她说她刚从儿子家回来,“昨天我打了一天电话找老头子,都没人接,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回来找他。”可是回到家中却发现家里有可能成了命案现场,但是刑警大队的封条就贴在门上,她也不敢开门进去。

  焦急的她拿出手机要拨打110,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却发现电话怎么也打不进去。她央求那名男子帮其拨打,男子提醒她可以去门口的公用电话亭拨打,她赶紧跑到门口的小卖部打了110,可依然没有打通。大妈转身出了门,打了一辆车不见了踪影。

  警方再次侦查304室

  昨天下午4时许,刑警再次来到蜀山新村37号楼楼下,并且在楼下拉上了警戒线,几名工作人员进入304室进行新一轮的侦查,并且在楼梯间演示扔东西的动作。大约1个小时后,刑警从房内拿出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后离开现场。

  当刑警打开304室房门时,一只小狗从房内一蹿而出,在场的邻居都说这是王某在家养的狗。15日下午记者曾按过304室的门铃,的确听见里面有狗叫声,却未有人应答。据304室左右邻居说,他们最近这几天晚上也没有听到有任何动静。透过半掩的房门,记者看到304室内还较为整齐,客厅的地面上并没有血迹。

  曾上楼骂过邻居太吵

  昨天下午5点多,37号楼404住户赶到家中,两名年轻的女孩儿走到了楼下看见很多人围观,上楼时也不断有人指指点点,当她们走到3楼楼梯口时看见304门口的封条停住脚步没再往上走了。“我们住在404,昨天我们都还在外地,接到警方电话说要调查,我们当时都吓了一跳,赶紧从外地赶回来了。”两人说她们和一个男生合租在404室,他们都在官亭路上的一家超市上班,由于经常上夜班,她们经常夜里一两点才能到家。

  “我们到家以后换了拖鞋,总要收拾收拾才能睡觉的。上个月的有一天晚上,我们刚到家,就听见有人敲门。我去开门,看见一个老头站在门口,我一开门他就骂我们,说我们天天晚上一两点还在楼上吵,影响他休息了。他特别凶,一开门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们就骂。我们下班晚也没办法,这个楼又比较老了,隔音也不好,难免会有点吵。他没有跟我们说过,我们也没注意到。”女孩们得知304出了事儿,连忙跑上楼收拾了行李决定暂时去朋友家里寄宿几天再回来。

  王妻回现场寻找小狗

  昨晚8点左右,位于小区内的围观人群开始骚动起来,原来王某的妻子又回到了案发现场。此时,她在小区里开始寻找小狗,最终那条之前在小区大院里走来走去的黄色小狗被王某的妻子在37栋楼下找到。此时,记者看见王某的妻子一手拎着一瓶塑料瓶装的白酒,一手抱着小狗,身边还跟着一名二三十岁的年轻男子。

  刚开始,王某的妻子情绪十分稳定,她对周围邻居说,不可能是她丈夫干的,“老头都60多岁了,人又老实,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情。”然后很淡定地和周围邻居聊起了怀中的小狗:“找回这条小狗可不容易,也不知道是不是饿坏了。”随后,王某的妻子在那名年轻男子的搀扶下准备离开小区。这时,小区里有人告诉记者,那名年轻男子就是王某唯一的儿子。但面对记者的询问,王某妻子的脾气显得格外暴躁,大声喊着:“去去去。”随后,她在儿子的陪同下,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小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