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红袖添香,孙中山革命生涯中的三位女性

热度39票  浏览3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二次革命后,对于黄兴等人不肯加入中华革命党的结果,孙中山也很伤心无奈,不过有失却有得,所谓“政坛失意、情场得意”,四十八岁的孙先生娶得二十二岁的宋庆龄,倒成为当时哄传国际的一段佳话。 

孙中山是职业革命家,一生漂泊不定,早在革命之前,他于1885年的时候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娶了同乡卢耀显之女卢慕贞为妻,7年后生子孙科,后又有二女出生。  

卢慕贞是个没什么文化的传统妇女,她像一般的妇女一样,只希望丈夫能读书做官或者经商致富,她要的是安分守己、家庭安定,对于孙中山来去奔波,尽忙些造反的勾当,卢慕贞很不理解,并将之视为累及家人之事。 

由此,两人不仅在理想志向、生活情趣等诸多方面格格不入,而且因为孙中山常年在各地鼓动革命,卢慕贞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带着孩子依附孙中山的长兄孙眉在檀香山生活,因而两人聚少离多,徒有夫妻之名分。 

鲜为人知的是,孙中山其实还有一个妾侍陈粹芬,据《香山孙氏族谱》记载,陈粹芬原名香菱,又名端芬,生于1874年(比孙中山小12岁),卒于1962年,当时是孙中山在香港西医书院读书之时(1891年),通过好友陈少白介绍认识的。 

陈粹芬出生于香港新界屯门,她的文化程度也不高,但为人聪敏,性格刚毅,她倒是愿意追随孙中山进行革命。孙中山在日本、南洋各地奔走策动革命的时候,都有她的身影相伴。当时很多老同志都见过陈粹芬,因为她经常为往来的同志洗衣做饭,甚至传递信息等工作,广东籍的革命党人还亲切的称她“陈四姑”。在与孙中山十多年的相伴中,“陈四姑”的勤劳、勇敢、任劳任怨,是为革命同志所称道的。1910年间,陈粹芬因患肺病而返回香港疗养,后来便隐居在澳门和中山石歧。孙眉等孙家人一直把她作为家庭成员加以善待,并在她去世后将之安葬于孙中山的老家翠亨村北山脚下(可见于杨博文:《孙中山》图传,团结出版社06年版第7页)。过去的史书多“为尊者讳”,以伟人有妾而影响“神圣之光环”,其实大可不必,以当时的时代,如此之事实属常见。 

说起孙宋之间的一段姻缘,还得从宋庆龄的父亲宋嘉树(即宋耀如)说起。宋嘉树虽然是传教士,但暗地里却倾心革命,后来也就成为孙中山的坚定追随者。宋嘉树有六个子女(即宋霭龄、宋庆龄、宋子文、宋美龄、宋子良、宋子安),这宋霭龄、宋庆龄及宋美龄,便是民国历史上著名的“宋氏三姐妹”。 

在孙中山担任临时大总统的时候,大姐宋霭龄就曾是孙中山的英文女秘书,协助处理英文信件等事务。“二次革命”失败后,宋嘉树夫妇与宋霭龄均来到日本,继续追随孙中山。但没过不久,宋蔼龄因与孔祥熙结婚而返回国内,而这时正好二妹宋庆龄刚从美国威斯里安女子学院毕业归来,于是宋庆龄便代替了姐姐继续担任孙中山的英文秘书。 

后来美国记者斯诺在与宋庆龄有了多年的友谊之后,曾问她:“你能确切告诉我吗,你是怎样爱上孙博士的?” 

“我当时并不是爱上他”,她慢条斯理地说,“而是出于一种对英雄的景仰。我偷偷跑出去协助他工作,是出于少女的罗曼蒂克的念头---但这是一个好念头。我想为拯救中国出力,而孙博士是一位能够拯救中国的人。所以,我想帮助他。” 

宋庆龄代替宋霭龄担任孙中山英文秘书的时候,正是孙中山情绪最低落、革命陷于低潮的时期。在危难之时,宋庆龄担负了为孙中山处理来往函件、整理各类文件、经管革命经费等繁重的日常工作,而且完成得非常出色。后来,孙中山干脆将所有的机要通讯密码都交由宋庆龄保管,并让她负责一切对外联络工作。由此,宋庆龄也逐步成为孙中山革命事业中不可或缺的助手和亲密战友。 

在东京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孙、宋两人曾谈起过结合问题,但1915年6月宋庆龄回到上海征求家人意见时,立刻遭到了宋家人的强烈反对,原因是双方年龄悬殊太大、孙中山家里已经有妻子和儿女等,宋嘉树一时也无法接受曾经是自己亲密战友的孙中山娶自己的亲生女儿。为此,宋家在震惊愤怒之余,将宋庆龄软禁在家中,不准她外出。 

而在这时,孙中山将原配夫人卢慕贞从澳门接到东京,并与之办理了分离手续,随后便开始准备与宋庆龄的婚事。10月中旬,孙中山请同乡朱卓文和他的女儿慕菲亚(Muphia,宋庆龄的童年好友)前去上海迎接宋庆龄。 

在得知孙中山已经和原配办理了离婚手续后,宋庆龄深受感动,她不顾家人的反对和朋友的劝阻,在冒着与家庭决裂的风险下从窗户里爬了出来,随后离家出走,并偕同朱卓文父女潜返日本,重新回到了孙中山的身边。 

1915年10月25日,孙中山与宋庆龄办理了结婚手续并举行了简单的仪式,当时由于大部分革命党人也反对这门婚事,因此只有廖仲恺夫妇(何香凝)、陈其美及其几个日本友人到场祝贺。对于革命同志的非议,孙中山表示:“我是革命者,我不能受社会恶习惯所支配”;“我不是神,我是人”。 

宋嘉树在发现自己女儿逃跑后,随即与妻子倪桂珍追赶到日本,但这时已经晚了一步,婚礼已经举行完毕。据孙中山居所房东梅屋庄吉的女儿千惠子回忆,当时宋嘉树站在她家门口,怒气冲冲的叫喊道:“我要见抢走我女儿的总理!”  

梅屋庄吉夫妇正要去劝解宋嘉树的时候,孙中山拦住他们,说:“不,这是我的事情”。随后孙中山便走出去,稳稳的站住,问:“请问,找我什么事情?”正在暴怒中的宋嘉树却突然跪在地上:“我的不懂规矩的女儿,就拜托给你了,请千万多关照!”说完,宋嘉树便扭头回去了。 

几个月后,宋嘉树对他的老朋友传教士步惠廉谈起这事时,曾说了这样一句话:“比尔,我一生中从来没有这么伤心过,是我自己的女儿和我最好的朋友给害的”。不过话说回来,宋嘉树突然当了自己老朋友和同辈的岳父,一时间难以接受也是人之常情。

但是,既然木已成舟,宋家人也只好接受现实。尽管宋庆龄姐妹间曾一度互不理睬,宋嘉树也发誓与孙中山和他的党断绝一切关系,但他们还是尽可能的不想将这件事情张扬出去。直到后来,等到怒气稍微平息了一些后,宋嘉树还是给女儿补送了一套家具和百子图缎绣被面的嫁妆,而这也是宋庆龄一生中最为珍重的一套礼物,她一直将它们带着身边,保存十分完好。 

不管人们的褒贬毁誉,孙中山和宋庆龄婚后的生活还是很和谐幸福的,这对革命伴侣共同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并将对今后的中国革命史产生着深远的影响。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