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一幕选举闹剧:1948年李宗仁竞选“副总统”始末

热度34票  浏览5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48年3月29日至5月1日,国民党蒋介石在南京召开“行宪国民大会”,选举“总统”、“副总统”,实现“还政于民”。对于“总统”选举,虽然蒋介石迟迟不肯参选,但谁都清楚非蒋莫属。不过,对于“副总统”选举,尽管李宗仁最早打出了竞选的旗帜,但因蒋介石的极力阻挠和反对,整个选举过程还是一波三折,充满了尖锐的矛盾和斗争,并最终演变成了一幕活灵活现的选举闹剧。

  

  不顾反对,李宗仁执意参选

     

  早在1947年10月,国民党桂系首领、时任北平行辕主任的李宗仁就已决定参加“副总统”竞选。当时,桂系将领白崇禧、黄绍等人皆不理解李宗仁为何要冒蒋桂冲突的风险,去竞选在“宪法”上毫无实权的“副总统”。他们担心李宗仁此举很可能吃不着羊肉反惹一身膻,因此建议其去竞选“监察院院长”,以免与蒋介石发生冲突。但李宗仁根本不为所动,并称:“此次竞选,蒋先生和CC系不反对我便罢,他们愈反对,我自信我获选的可能性便愈大。”

据程思远回忆:“李宗仁所以要竞选'副总统',完全是出自司徒雷登的策动。”当时,司徒雷登认为,蒋介石“资望已日趋式微”,而李宗仁“资望日高”,因此便将“注意力从蒋介石转移到李宗仁了”。 这使李宗仁备受鼓舞,执意竞选“副总统”。“李宗仁认为蒋介石必然失败。竞选如成功,遇有机会即可同中国共产党和谈收拾残局”。 也就是说,李宗仁要在“副总统”的位子上等待机会,准备从蒋介石的手中接收国民党的军政大权。但蒋介石对李宗仁的这一政治意图显然缺乏考虑,因此当李宗仁就竞选一事向其征询意见时,蒋介石起初并无异议。于是,1948年1月8日,李宗仁便率先对外界宣布了其竞选意向,开始了竞选活动。

紧随李宗仁之后,国民党内时任武汉行辕主任的程潜和时任“监察院院长”的于右任也宣布参加竞选。此外,社会贤达莫德惠和民社党的徐傅霖在“行宪国大”开幕后,也相继加入到竞选行列。一时间,本不为人看好的“副总统”竞选开始热闹起来。这时,蒋介石忽然发现,在参与竞选“副总统”的各位候选人中,论实力和影响,恐怕没有谁是李宗仁的对手。如果李宗仁就此当选,桂系实力和影响势必进一步大增,会对自己的统治造成威胁。为阻止李宗仁当选,蒋介石开始采取行动,极力鼓动孙科参加竞选。蒋介石之所以选择孙科,是因为:一则孙科是孙中山之子,又是现任国民政府副主席;二则“总统”一职,非蒋莫属,蒋桂矛盾,一向较深,蒋孙搭档,较为适宜;三则孙为粤人,粤人拥孙,李失粤援,自易失败。但孙科却对有职无权的“副总统”不感兴趣,一心只想当有实权的“立法院院长”。因此,当李宗仁向其征询意见时,孙科曾明确表示“无意参加竞选”。但后来孙科还是经不住蒋介石的一再劝说,于3月25日正式宣布参加竞选,并公开表示:“我要是放弃'副总统'的竞选,就对不起蒋主席了。”为确保孙科能够当选,4月3日,蒋介石以“军人不应竞选,免蹈民国初年军人把持政治之覆辙”为由,要求李宗仁、程潜停止竞选,但遭拒绝。4月4日,蒋介石又在国民党临时中央全会上提出,“总统”、“副总统”候选人采取**提名方式产生,企图借以取消李宗仁的竞选资格,但又遭到李宗仁、程潜、于右任和多数中执委的反对。最后,蒋介石只好让步,同意本届选举“本党不决定候选人,本党同志在'国民大会'中得依法联署提名参加竞选”。 4月20日,“国民大会”主席团发布公告,正式宣布“副总统”候选人名单,以联署提名人数多少为序,依次是:孙科、于右任、李宗仁、程潜、莫德惠、徐傅霖。

  

  冲破阻挠,李宗仁最终获胜

  

  各位候选人正式获得竞选资格后,竞选活动随即进入高潮。为了争取选票,每位候选人都使出了浑身解数。从4月20日起,李宗仁、孙科分别包下南京的安乐酒家、龙门酒家,大宴各“省国大”代表,凡戴“国大”徽章的人,不论早、午、晚饭,一律免费招待,中西餐随便。程潜、于右任和莫德惠、徐傅霖,没有李宗仁、孙科阔绰,但对各省头面人物也都请了酒席。 除请吃喝外,南京的新都、大华几家大电影院亦每日有包场招待代表,戏院、舞厅每日有专场为代表开放。“国大代表”一时身价百倍,荣耀异常。 在经过一番各显神通的拉票活动后,4月23日,“国民大会”正式举行“副总统”选举投票。当时,由于竞争异常激烈,“何人当选,无人敢做决定性的预测”。结果,李宗仁得754票,孙科得559票,程潜得522票,于右任得493票,莫德惠得218票,徐傅霖得214票。李宗仁虽然暂居第一,但不足法定当选票数。因为按照规定,必须得到超过“国大”代表总额半数的选票,即3045票中的至少1523票始能当选。因此,“国大”必须依法对得票位居前三名的候选人进行第二轮投票。

  

  在第一轮投票孙科落后的情况下,蒋介石很快意识到“孙哲生可能不是李德邻的对手”,于是招来陈立夫,当面指示其将可以控制的“国大”代表开个名单,以组织力量对李宗仁进行反击。 但令蒋介石没有想到的是,许多“国大”代表,特别是原三青团的“国大”代表并不买陈立夫的账。据程思远回忆:“自1947年党团合并以后,所有各省、市、县团部(应为党部--笔者注)主委,都派定党方人员(即CC分子)担任,而副主委则由三青团支、分团长挂名。在CC操纵把持之下,副职几乎处于有职无权的地位。这一次'国民大会'各县、市青年团干部出任'国大'代表云集南京,充分交换意见,他们多以为如果孙科当选'副总统',则陈立夫必将更得蒋的信任,而CC对他们的排挤就会与日俱增,为了拆陈立夫的台,他们就转而支持李宗仁竞选。” 此外,蒋介石还召见贺衷寒、袁守谦,“面嘱他们立即为程潜助选,并拨出一笔相当可观的竞选费交他们支配”,目的是“要程来分李的票而使孙科当选”。 与此同时,李宗仁和孙科的支持者也没闲着,很快交上了火。因龚德柏主办的南京《救国日报》不失时机地刊载了一篇披露孙科与其情妇蓝妮的文章,攻击孙科,结果惹恼了粤籍“国大”代表,于是他们在薛岳、张发奎、余汉谋等几位上将带领下,一举将《救国日报》社捣毁。 在经过一番明争暗斗的较量之后,4月24日,“国大”举行第二轮投票,结果李宗仁得1163票,孙科得945票,程潜得616票,仍无人获得法定多数票当选,按规定必须再在三人中进行第三轮投票。

孙科在竞选中的颓势,使其“幕后人至此已觉得不用非法手段抢救,孙科必落选无疑。因此凡可动员活动的机关,如党部、同学会、政府机关、宪兵、警察、中统、军统等一齐出动,威胁、利诱、劝告更变本加厉。甚至半夜三更还到各代表住处去敲门访问,申明总裁之意,从者有官有钱,违者则自毁前途。'国大'代表不堪其扰,怨声四起”。 此外,蒋介石还再次召见贺衷寒、袁守谦,要他们把所有为程潜争得的选票改投孙科;同时示意程潜放弃竞选,将其全部选票转投孙科,并表示将启用其助选人,补偿其竞选费用。结果,此举引起程潜的极大反感,于4月24日晚发表声明,宣布“本人已受命放弃继续竞选副总统”。与此同时,李宗仁也受到各种攻击,“一时京中流言四起:一曰'李的竞选另有政治企图';二曰'桂系准备在李宗仁当选后三个月内逼领袖出国';三曰'李宗仁竞选费用是李品仙以保安经费为名从安徽搜刮来的'……甚至还出现了不少'郭德洁飞香港来回贩卖黄金'、'李宗仁在北平利用行辕职权,高价批售运煤执照'等揭露李氏夫妇隐私的传单,大有不搞臭桂系决不罢休之势”。 面对如此人身攻击,李宗仁考虑再三,决定接受黄绍的建议,采取“以退为进”的战略,于25日凌晨致信“国大”主席团:“唯迩来忽发觉有人以党之名义压迫统制,使各代表无法行使其自由投票之职权。以此情形竞选,已失其意义。用特函达,正式声明放弃竞选。” 程潜、李宗仁的相继弃选,使孙科失去了竞争对手,反而陷入了尴尬境地,也不得不于25日上午发表声明,宣布“为肃清外界流言,加强团结力量,自愿放弃竞选副总统”。这样,原定当天举行的第三轮投票被迫取消,“国大”也只好宣布休会。

  

  三位“副总统”候选人相继罢选,眼看“行宪国大”无法收场,这可急坏了蒋介石,赶忙于4月25日下午召集国民党中常会商讨对策。会上,有人主张在三位候选人之外另找人提名,重新签署;也有人提出找无党无派的人士为“副总统”候选人,但均未被采纳。最后,会议决定派王宠惠、张群、陈布雷、张厉生、白崇禧、张知本6人分别去做李宗仁、孙科、程潜的工作,“解释误会”,劝其取消放弃竞选的决定。与此同时,“国大”主席团也推举胡适、于斌、孙亚夫、曾宝荪、陈启天5位代表,分别敦劝李宗仁、孙科、程潜继续参加竞选。经过努力,孙科、程潜表示“一切可听大会决定”,但李宗仁仍未置可否。不得已,蒋介石只好于4月26日亲自召见白崇禧,表示:“党内同志参加副总统竞选,绝对可以自由竞选,外传的约束投票之说,完全无稽。” 得此保证后,白崇禧“顺风收帆”,答应劝说李宗仁参加竞选。随后,又经“国大”主席团出面转圜,李宗仁终于同意恢复竞选。28日,休会三天的“行宪国大”重新开张,举行第三轮“副总统”选举。结果,李宗仁得1156票,孙科得1040票,程潜得515票,仍无人超过法定当选票数,只好进行第四轮投票。依照选举法规定,程潜因得票最少,依法退出,由李宗仁和孙科进行最后的角逐,只要得到简单多数,哪怕只多一票,即可当选。为此,双方皆全力以赴,作最后一搏。

  

  4月28日晚,李宗仁、孙科分别宴请原拥护程潜的两湖“代表”,争取最后的关键性选票,这被时人戏称为“两广决战,争取两湖”。在此关键时刻,李宗仁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他在宴会上公开宣布:“上月我与程潜先生同一天到达南京,当天我就去拜访程先生。我们两人对于政治改革的主张是一致的,我们都赞成改革应从人事着手,应该起用新人。我们两人曾早经约定,在这一次竞选中,谁的票数较少,就把谁的基本票让给对方。” 李宗仁得到程潜的支持,获胜就有了把握。4月29日上午9时,李宗仁、孙科进行最后的决选。11时投票结束,开始唱票,“每唱孙科的票,孙派代表就来一阵掌声;唱李宗仁的票,李派代表照样也来一阵掌声。此起彼伏,成了会场悦耳的旋律。起初,彼此票数相差不多,到末了,李宗仁的票唱到1400,孙科及其代表知道大势已去,也就相率离开会场。李宗仁及其代表则在会场更加活跃,直到将选票唱完为止”。 最后,李宗仁以1438票对1295票的微弱多数击败孙科,当选为中华民国首任“副总统”。

  

  遭到报复,李宗仁有职无权

  

  李宗仁之所以能够冲破蒋介石的重重阻挠而最终当选,程思远认为主要不是“得自金钱的助力”,而是“当时对现状不满和反对CC这两股主流,恰巧为李宗仁用上而已”。 这一点也得到了陈立夫的认可,当时“李宗仁竞选副总统,有很多代表对中央很不满意,本来他们不会去帮助李宗仁的,那时对中央不满的都去帮助他了。中央不希望李宗仁被选出来,大家偏要把他选出来”。 这恐怕是蒋介石所没有想到的。

5月20日,蒋介石、李宗仁正式宣誓就任“总统”、“副总统”。在就职典礼上,蒋介石身穿“长袍马褂,旁若无人地站在台上”,李宗仁则遵命“穿一身军便服伫立其后”,“像一个大副官,形象十分难看”。 显然,这是蒋介石为报复李宗仁,故意使其难堪。此后,蒋桂矛盾不但没有任何缓和,反而进一步激化。当时,李宗仁“每周遇见蒋介石二到三次,但他们除了天气之外,没有什么可说的。蒋介石拒绝和他商量任何重要的事情,并且,李也无权力做任何事情” 。对此,李宗仁自己也承认:“从北平行辕主任改任副总统,对我说来不过是由一个吃闲饭的位置换到另一个吃闲饭的位置罢了。”“我在副总统任内几个月,真是平生难得的清闲日子。有关军国大事的重要会议,蒋先生照例不要我参加。招待国际友人的重要宴会,蒋先生也向不邀请我陪客。只有几次总统招待国内元老的餐会,我偶尔被邀作陪罢了。我平生原不喜酬酢,蒋先生既不来邀我,我也落得清闲 。”

此外,蒋介石为防止李宗仁、白崇禧合谋,还免去了白崇禧的“国防部”部长职务,外调汉口就任华中“剿匪”总司令,“国防部”部长一职改由何应钦充任。同时,为了防止白崇禧拥兵自重,蒋介石又将华中区分设“华中”、“徐州”两个“剿总”,分其兵权。结果,白崇禧一气之下,跑到上海,拒不赴任。蒋介石只好请黄绍前去劝说,没想到黄绍另有自己的算盘,趁机对白崇禧说:“你在南京做国防部部长,不是像笼中鸟一样吗?现在蒋把笼门打开将你放出去,还不快快地远走高飞?将来时机成熟,你就可以制造形势,迫蒋下台,让李德公出来收拾局面,我们岂不是大有可为吗?” 经黄绍这么一说,白崇禧心领神会,随即走马上任。蒋桂之间一场新的更大的斗争已在酝酿之中,国民党内部更加分崩离析,蒋介石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