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人民日报:中国单方面裁军幅度之大历史罕见

热度94票  浏览3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在当前一系列重大国际问题中,安全环境问题无疑最为敏感、最受关注。良好的安全环境,是实现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必要前提,事关各国人民的切身利益。加强互信与合作,携手应对全球安全威胁,共同维护世界和平稳定,已经成为摆在国际社会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一

  和平与安全是一项公认的国家基本权利。国际安全形势的新变化,使这项权利的内涵更加丰富。

  传统安全一般指一些传统意义上的“高级政治安全问题”,如国防问题、领土纠纷、主权问题、国家之间的军事态势等。这些问题关乎民族、国家与政权的生死存亡,因而向来被认为是安全中的核心问题。非传统安全一般指传统安全问题之外的其他安全问题,这些问题一般被界定为所谓“低级政治安全问题”。除经济安全、恐怖主义、毒品走私、跨国犯罪、传染疾病等非传统安全因素外,信息安全、文化安全等新因素使非传统安全的外延不断扩大。

  冷战结束之后,世界处于没有大范围的重大军事冲突的环境中,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但是,传统安全威胁并未完全消除,1990年至2000年的11年中,局部战争与武装冲突发生的频率反而超过两极格局时期的程度。两极格局解体后,过去被掩盖的一些国家和地区内部的民族、宗教、领土、社会等矛盾急剧暴露。与此同时,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又有新的表现,天下并不太平。

  而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的深入,国与国相互依存日益紧密,非传统安全的影响具备了快速蔓延的条件。非传统安全因素跨越国界,对其控制也超出了单一国家的能力范围,成为所有国家共同面对的问题。国际社会不得不承受着两种安全因素的双重压力。非传统安全与传统安全有着不同的特征。传统安全问题中的行为主体和来源一般都是来自主权国家之间的利益冲突与纷争,主要是国家和政府行为的结果。非传统安全问题中的行为主体和渊源则兼具多样性,许多非传统安全威胁都不是国家行为直接造成的,而是各类非国家行为体违背国家的政策和法律的结果。因此,与传统安全问题相比,非传统安全问题具有更强的社会性、跨国性和全球性。它们给国际安全合作带来了新的挑战。

  二

  新的安全形势,呼唤新的安全观和新的安全对策。

  以往的安全理念通常从对抗、遏制、均衡等角度提供解决传统安全问题的思路。这种理念往往会因一方把自己的安全措施解释为防御性的,而把另一方的措施解释为可能的威胁,为追求自身安全而增加其他国家的不安全感。现实中就会导致一方为自卫加强军备,却造成另一方的军备竞赛,造成不安全的地区环境,为了安全而导致不安全。近年来发生的一系列局部武装冲突乃至战争,基本都是这种旧思维的产物。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单边主义谋取的“霸权稳定”是不可能的,“非此即彼”的零和博弈模式越来越不适应当前国际安全局势。要为持久和平营造良好的安全环境,必须摒弃冷战思维,树立新安全观。

  早在1997年3月,中国在东盟地区论坛会议上正式提出了“新安全观”。其核心是:互信、互利、平等、协作。互信,是指超越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异同,摒弃冷战思维和强权政治心态,互不猜疑,互不敌视;互利,是指顺应全球化时代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互相尊重对方的安全利益,在实现自身安全利益的同时,为对方安全创造条件,实现共同安全;平等,是指国家无论大小、强弱、贫富都是国际社会的一员,应平等相待,不干涉别国内政,推动国际关系的民主化。发达国家应该为全球共同安全、消除冲突根源承担更多的责任;协作,是指以和平谈判的方式解决争端,经常就各自安全防务政策以及重大行动展开对话与相互通报,并就共同关心的安全问题进行广泛深入的合作,消除隐患,防止激烈冲突的发生。

  总之,新安全观是综合安全观、发展安全观、合作安全观、共同安全观,是建立在世界多样性和共同利益基础上的安全观念和安全模式,既符合人民意愿,也顺应时代潮流。

  历史和现实反复证明,武力不能缔造和平,强权不能确保安全。当今世界不稳定、不确定和不可测因素在增加;非传统威胁与传统威胁相互交织,各类安全问题的相关性、共同性、综合性日益增强;一国安全与地区和全球安全紧密相联。惟有通过加强国际合作,才能有效解决各国共同的安全问题。尤其是像近年来越来越受重视的恐怖主义威胁,没有全世界广泛、持久的真诚合作,只靠少数国家的努力,是根本无法应对的。

  作为集体安全机制的核心,联合国在保障全球安全的国际合作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通过合理、必要的改革,增强联合国应对新威胁、新挑战的能力,符合世界各国的共同利益。

  中国既是新安全观的倡导者,也是新安全观的积极践行者。这是中国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必然。

  大国关系的稳定是世界和平与安全的重要基础。中国致力于推动同各大国关系长期稳定、健康发展。中美建设性合作关系得到全面推进,双方加强在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的战略对话,妥善处理分歧,不断拓展合作空间。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继续深化。通过双方共同努力,两国之间的边界问题全面解决,通过互办“国家年”等活动,使两国友好合作跃上新的台阶。中国同欧盟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健康、稳定地向前发展,同其他大国也保持着良好合作关系。

  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因素,亚太地区安全形势非常复杂。中国致力于构建周边和亚太区域的和平与安全。中国不仅与所有周边国家发展睦邻友好关系,而且与12个邻国签订边界条约或协定,划定边界20222公里,约占中国陆地边界线总长度的92%;与印度和不丹在解决边界遗留问题方面取得了进展。同时,中国提倡开放的地区主义,利用亚太地区各种沟通机制,积极推动和参与在反恐、防止核扩散、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等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地区合作与合作机制的建设,共同营造和平稳定、平等互信、合作共赢的地区环境。

  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一员,加强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团结合作始终是中国外交的基本立足点。近年来,中国领导人频繁出访拉美、非洲、中东等地区,与阿拉伯国家、非洲、太平洋岛国和加勒比地区国家建立合作论坛,与安第斯共同体建立了磋商与合作机制,并且利用联合国等各种国际舞台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安全利益。

  中国坚定奉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不搞军备竞赛,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军事威胁。在国际军控、裁军和防扩散方面,一直坚持积极参与的立场,不仅相继加入并切实履行有关国际军控条约,参加国际军控和裁军领域的各项重大活动,还参与联合国和有关国际机构关于裁军问题的审议和谈判,提出了许多合情合理、切实可行的主张,努力推进国际军控与裁军进程。20年来,中国三次裁军接近200万。在短时间内,中国单方面裁军行动范围之广、裁减幅度之大为国际军控与裁军史上所少见,充分表达了热爱和平的真诚愿望。

  中国致力于用和平方式解决国际争端和热点问题。在科索沃、伊拉克战争等重大地区问题上一贯主张以和平方式消除冲突,反对使用暴力;中国与有关国家一道创立了六方会谈机制,积极斡旋朝鲜半岛核问题,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果;中国积极推动国际和地区安全合作,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此外,中国还积极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目前派出维和人员最多的国家,为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做出了新的贡献。中国一直积极加入国际组织和国际条约,认真履行条约义务,努力维护联合国的核心地位和安理会的权威。迄今为止,中国参加了近300个国际条约、130多个国际组织,承担相应责任,在多边事务中发挥重要建设性作用。

  面对共同的机遇和挑战,中国人民将继续高举和平、发展、合作旗帜,同世界各国人民一道,为世界大家庭的长久安宁,为推进人类和平与发展的崇高事业,开创人类社会更加美好的未来而不懈努力。(国纪平)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