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令国际同行敬畏的中国特种兵

热度28票  浏览12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16日 14:34

  自从2004年12月进入部队服役以来,每次取得成绩,比如连队比武第一名、顺利选改士官,张茂春总要请自己一次客。有时是一瓶营养快线,这要花4块钱,有时是一碗7块钱的羊肉汤,外加两个饼子。

  这位身材精干、性格坚毅的特种兵,少有地露出羞涩的表情承认自己有些“偷嘴”。2009年8月,他“奢侈”地请了自已一顿大餐,花费400元将鲍鱼、海参吃了个遍。一个月前,他和另外三名特战队员组队,在斯洛伐克举行的“安德鲁波依德”国际特种兵比赛中获得冠军。作为核心队员,张茂春荣立一等功。

  他其实是一名炮兵,至今仍然是驻守在海岛上的一名炮兵班长。善于用脑子训练的张茂春,各项素质异常出色,新兵连结束考核时,9个课目他拿了7个第一,5个月后他就打败了连队所有老兵。这使得他顺利通过要塞区、山东省军区、济南军区的层层比武,最后和那些特种大队出身的高手们聚在一起,代表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展示中国军人的风采。

  “安德鲁波依德”竞赛是北约组织为特种兵举办的年度军事竞赛,由北约成员国斯洛伐克举办。2009年是第十四届,中国首次受邀参加这项赛事。

  和其他国家代表队一样,赴斯洛伐克之前,张茂春们经历了魔鬼集训。5个月时间内,他奔跑了1500公里,每天数十次的100米、200米、3000米冲刺下来,心跳每分钟会超过180次,“心脏就像在嗓子眼儿跳,耳膜充血什么也听不到”。但一平静下来,他的脉搏只有每分钟48下。长时间的特种作战训练,他手掌上的茧子厚达半厘米,洗脸一不小心就会刮破皮。备战特种兵比武,浑身上下落了十几处伤疤,张茂春把它当成“勋章”,一捋袖子笑着说,看,这多有男人味儿。

  比赛定于2009年7月1日在斯洛伐克南部烈士基训练基地的原始森林中举行。按照规则,8个国家的13支参赛队,将在纵深50公里的区域内,依次昼夜连贯完成敌后伞降、特种射击等13个比赛项目。

  美、英等国都派出精锐力量参赛。6月27日举行的欢迎晚宴上,比利时领队看着身高、体重都不占优势的中国队员说:“你们中国军人来欧洲参加特种兵竞赛很难得,但恐怕不能创造奇迹。”而身材壮硕的美国特战队员则说:“你们看起来像些孩子。”尽管张茂春听不懂所有的对话,但“那种不屑一顾的表情和眼神无需翻译”。

  “爱国的感觉在国内有时是朦胧的,但在这里变得清晰深刻起来。”张茂春说,“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打败他们!”

  7月1日上午,第一个比赛项目敌后伞降开始了。在世界上,超低空伞降都是一个危险课目,每个国家都有特种兵死于这项训练。

  天空飘着小雨,米-17直升机在山谷中穿梭。登机前张茂春和队友接到通知低空伞降高度为400米,而他们在国内跳的是600米,登上直升机后主办方又告诉他们跳伞高度为350米,这就是实战的残酷性。根据计算,如果主伞无法打开,他们只有一秒钟打开备份伞,否则就是伞飞人亡。

  直升机在强风中飞抵着陆场上空,张茂春向下一看,脚下的山顶上只有一片足球场大小的空地,周边全是茂密的原始森林。来不及多想,小组4人像电影上那样对视了一下,一起用力伸出大拇指,随即次第跃出机舱。

  伞花顺利在空中绽放,张茂春和队友迅速准确落入指定着陆场地。部分国家的队员由于操纵不稳,飘落到大树上,队友必须耗费大量时间救援受困者,整个小组还要被裁判扣分。

  斯洛伐克南部的原始森林和张茂春们集训过的云南高山丛林不一样,这里野猪、野鹿横行,赛前全队已和主办方签订过协议,非到万不得已,不能伤害森林里的野生动物。原始森林里丛生着毒草,队员们的胳膊上都留下了一道道紫红色类似烫伤的红肿印痕。

  临近中午,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穿过密林的小队奔袭到一座水库,武装泅渡即在这里进行。水库宽约150米,库水冰凉而混浊。队员们麻利地将背囊、衣服、装具塞进一个大塑料袋内,然后用作战靴鞋带扎好封口,将另一端系在腰间,跳下水奋力游向对岸。

  国内严酷的训练使队员们都成长为游泳高手,他们常常早上7点半就被赶下水,下午两点才能爬上岸。其间一旦有人试图靠近岸边,教练员就会用带尖的长竹篙无情地将队员捣向深水处。

  1分33秒!张茂春所在的小组轻松夺得第一枚金牌。

  按照“安德鲁波依德”竞赛规定,参赛队员必须使用主办方提供的枪支,这对10发子弹射击成绩在96环以上的参赛中国特种兵来说,影响有限。乘车射击课目中,张茂春和队友在13秒钟内准确命中了全部10个目标,又将一枚金牌收入囊中。

  但百发百中有时也未必是好事。营救人质项目中,小组进入迷宫一样的恐怖分子挟持人质的房间,突然三个持枪人形靶出现,张茂春和队友反应迅速,果断将三人击毙。事后判定,三个装束相近的人中间一人实为人质。除了主办国,其他国家的参赛队几乎都在这里犯了同样错误。

  失分令队员们心痛不已,随后的寻找目标点、运送伤员、操舟课目他们都分外小心谨慎。进入午夜,主办方通知临时增加夜间翻越障碍课目,要求参赛小队每人携带20公斤的背囊,协同搬运40公斤重、2米长的圆木,翻越200米距离上的12处高难度障碍,圆木触地就要扣分。

  平时的训练有素起了关键作用,张茂春和队友默契地搬着圆木在障碍上展转腾挪,双独木桥、高低杠、高墙……他们飞速越过一个又一个障碍,一些围观的原本不看好中国队的替补队员、裁判、记者,在中国队翻越到一半时就开始追着他们一边奔跑一边鼓掌。

  张茂春后来说:“外国特种兵其实也很优秀,但我们之间的不同在于,他们比赛时是尽全力,而我们是拼命!”

  3分11秒!中国队夺得了这个素来是斯洛伐克强项课目的冠军,将国际赛会纪录提前了1分09秒。当时有参赛队感叹,中国队至少在这个项目上苦练了三年。张茂春说,他们哪里知道我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7月2日凌晨两点,疲惫的队员们迎来了最后一关5.37公里武装奔袭,这是分量非常重的一块金牌。

  长途奔袭是小组核心队员张茂春的强项。他热爱长跑,“济南军区没几个人能跑过我。”他曾自信地说。围着他所在的海防团驻地小岛跑一圈是7.8公里,体能训练时,连长常让别的战士先跑10分钟,然后再放张茂春起跑,20多分钟一圈下来,他还能超过20多个人。战友们为他取绰号“铁摩托”、“马路遛死驴”。

  奔袭开始后,张茂春带领小组一路狂奔。“大家都处于一种兴奋状态,浑身是用不完的劲儿。”他回忆说。

  比赛开始前,斯洛伐克队员问张茂春和队友,你们的5公里成绩如何?中国队员反问,你们呢?人家骄傲地说,我们18分钟多一点。中方队员谦虚地说,我们21分钟左右。他们隐藏了实力,实际上,张茂春的5公里成绩长期在16分钟左右。

  当中国队以18分20秒的成绩冲过终点时,裁判们几乎不相信自己眼睛,他们认为中国队携带装具不全,要求检查中国队的背囊。作战靴、电台、睡袋、内衣、GPS,还未掏完,裁判就说,算了,不用再检查了。

  主办方专程过来给中国队道歉。队员们虽然生气,但仍掩饰不住兴奋,张茂春所在的小组夺得了13个比赛项目中5个单项第一,总分第一名。比利时领队对中国队队员说:“你们简直可以跑回中国了!”

  实力强劲的中国特种兵成了众人崇拜的对象,他们主动过来交换小礼物,还缠着中国队员教他们功夫。一位比利时特种兵说:“你们改变了我们对中国军人的认识。”

  颁奖仪式上,斯洛伐克国防部长说:“中国军人不仅比赛取得了冠军,他们敢于拼搏、不怕牺牲的精神,更加值得全世界军人学习!”张茂春捧着奖章和证书,这位炮兵瞄准手半路出家的特种兵,咧开嘴,幸福地笑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