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元宋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北宋与越南关系转变:从管辖的领土到朝贡国

热度706票  浏览468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0月12日 17:47



  在北宋以前一千多年的时间里,越南都作为中国的郡县之一而隶属中国统治。只是到公元十世纪中叶,越南才得以建立起自主的封建国家。宋太祖赵匡胤不愿意也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从其建立北宋后所采取的军事行动看,他是将境内各残余割据势力以及他认为是对朝廷构成威胁的力量通过武力或和平的办法逐个削平。至于外藩,即使他们按时遣使朝贺、贡献、买宴等,也都逃脱不了最后的灭亡。这是赵宋政权的根本大计。越南当然也在外藩之列,因此宋初对越政策是倾向于“削藩”的。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削藩”理想破灭,宋王朝不得不直面现实,转而希望能够维持与越南之间以册封和朝贡为核心内容的宗藩关系。即使宋朝统治者在维持宗藩关系的过程中,对越政策也是根据实际情况不断调整。有宋一代确立的中越之间的宗藩关系,为以后历朝历代奠定了基本模式,宋朝对越政策不仅对其后中国历代封建王朝对越政策产生了影响,而且对于中国处理与其他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关系也有一定的借鉴作用。本文拟就宋朝对越政策的转变、原因及影响作以探讨,不足之处,敬请方家指正。

  五代十国的动荡,使古交趾逐渐摆脱了长达千余年的中国的直接统治。公元968年,丁部领建立大瞿越国。立国后丁朝积极遣使入贡,以期维持与宋朝的友好关系。公元973年,丁朝以丁部领之子丁琏的名义遣使贡方物,上表请封。出于对当时形势的考虑,宋太祖接受了丁氏的朝贡,封丁琏为检校太师、充静海军节度使、安南都护。公元975年,丁氏再次入贡,这时宋朝承认越南是自己的“列藩”,封丁部领为“交趾郡王”,中越两国开始真正的国与国之间的交往,中越宗藩关系开始确立。自越南丁朝、黎朝至李朝,宋朝对越政策始终处于不断的调整之中。总的趋势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在越南的王朝更替、维护宗主权方面

  丁朝虽然建立了自主的封建国家,但当时政权不稳,动动频发。太平兴国四年(979年),丁部领及丁琏先后被弑,丁部领的幼子丁璿嗣立,但大权操控在十道将军黎桓的手中。“大将黎桓擅权树党,渐不可制,劫迁璿于别第,举族禁锢之,代总其众。”得到黎桓篡位的消息后,宋太宗“怒,乃议举兵”。宋太宗说:“兴师伐叛,皆有理而为之,且非无名之举也。顷以一境,篡夺相继。广西转运使有状奏言,丁璿之家被贼陷害,乱靡有定,民将畴依。况累朝以来,修贡不绝,为人主者忍不救之?”出兵目的,表面看来是为了维护宋王朝的宗主权,为其藩属——丁朝讨伐叛逆。但实际情况又是如何呢?据《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一记载,出兵之前,即太平兴国五年(980年)六月,知邕州侯仁宝曾奏称:“交州主帅被害,其国乱,可以偏师取之。”这个建议正中宋太宗下怀,遂决定召侯仁宝面议。卢多逊奏称:“交阯内扰,此天亡之秋也,朝廷出其不意用兵袭击,所谓疾雷不及掩耳;今若先召仁宝,必泄其谋,蛮寇知之,阻山海预为备,则未易取也。”并给宋太宗出谋划策,“不如授仁宝以飞挽之任,因令经度其事,选将发荆湖士卒一二万人,长驱而往,势必万全,易于摧枯拉朽也”。宋太宗于同年七月作了出征的具体部署。由此可见,这次出兵的目的决不仅仅是为了维护宋王朝的宗主权,而是为了将越南重新收入版图,置于郡县统治之下。

  宋太宗在位期间是宋朝国力相对强盛的时期,而越南则千余年来都是中国的郡县,所以当封建统治者有力量并有机可乘时,是绝不会甘心让越南自主的。公元980年,宋朝分水陆两道进讨黎桓。但由于宋朝是企图利用越南的内乱来速战速决,并没有作好充分的战略准备。虽然前期取得了一些胜利,但水陆两军配合失误,贻误战机,加之后期因士兵水土不服造成很大伤亡,从而导致最终失败。

  进讨战争失败后,宋朝不得不面对现实,根据当时的周边形势,放弃了将越南收归版图的企图。转而对越采取和平的羁縻政策,将理想寄托于维持中越宗藩关系上。越南黎桓虽取胜,但也深知自身实力有限,“惧朝廷(宋朝)终行讨灭,复以丁璿为名,遣使贡方物,上表谢罪”,及时调整策略;另一方面,黎桓于公元983年“自称权交州三使留后”,宣称“丁璿及其母率军民以印绶与桓,桓即摄领府事”,直接以自己的名义同宋朝进行交涉,并为自己篡位进行辩护,希望宋朝承认其合法性。宋朝为了维护与越南丁朝“正统”的宗藩关系和自己天朝上国的威望并未予以承认,而是给黎桓提出了两条方案:一是“璿为统帅之名,卿居副二之任”;二是“遣璿母子及其亲属尽室来归,俟其入朝,便当揆日降制,授卿节旄”。由于当时黎桓已成为越南的实际统治者,因而对宋太宗的建议并不接受。正如《宋史·交阯传》所言:“时黎桓已专据其土,不听命。”

  与此同时,黎桓于公元982年和公元983年两次侵略占城,先“以占城俘九十三人来献”,后又对宋朝宣称:“占城国水陆象马数万来寇,率所部兵击走之,俘斩千计。”黎桓只所以屡屡“通好于宋,告占捷也”,无非是利用侵略其南方邻国——占城的胜利来宣扬自己的实力,借以给宋朝施加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宋朝认识到短期之内无望收复越南,同时也无力再维持与丁朝的宗藩关系,便默认了黎朝代替丁朝的事实,开始逐步加封黎桓,也就废黜了丁氏。即便如此,直到公元993年,宋朝才封黎桓为“交阯郡王”,正式承认黎氏政权。经过十余年与黎朝交涉和反复权衡之后,宋朝暂时放弃了在越南重新置郡县统治的期望。这也体现了宋朝无法严正维护其宗主权、被迫承认现实的无奈心态,从而不得已在对越关系上采取守势,确立了一种和平、忍让的羁縻政策。

   黎桓卒后,其诸子争立,国内混乱,宋朝又有重置郡县的企图,希望趁机收复越南。“上(宋真宗)以桓素忠顺,屡修职贡,今幸乱而伐丧,不可”,并认为“黎桓继修职贡,亦尝遣其子入觐,海隅宁谧,不失忠顺。今闻其死,未能吊恤,而遽伐其丧,此岂王者所为”?重新置越南于郡县统治的作法遭到了宋真宗的完全否定。宋真宗于公元1007年封黎桓的继承者黎龙铤为交陆郡王,并赐名“至忠”;又破格升黎朝使者黄成雅于尚书五品之次,以示“国家惠绥远方,优待客使”之意。此说明至宋真宗时,对越南的政策已完全是从现实需要出发了。

  黎龙铤统治时期,苛虐不法,荒淫无度。公元1010年,其手下大校李公蕴篡夺黎朝王位,并同样“自称留后,遗使贡奉”。面对越南王朝的再次更替,对宋朝来说,这本又是一个维护中越宗藩关系、行使宗主权、对越进行干预甚至实现“郡县其地”的机会。但宋朝从现实出发,并没有盲目出兵。宋真宗虽认为“黎桓不义而得,公蕴尤而效之,甚可恶也”,也只作了口头上的谴责,而后自我安慰道:“然以其蛮俗不足责。”随后还对李公蕴进行封,“制授权静海军留后李公蕴特进、检校太傅、安南都护、静海军节度观察处置等使、交趾郡王、食邑三千户,食实封一千户,兼御使大夫、上柱国,特赐推诚顺化功臣,仍赐袭衣、金银带、器币”,李氏政权很快便得到了宋朝的承认。如果按传统的中越宗藩模式,宋朝有保护藩臣的责任,应该维护黎朝的统治。但宋朝由于自顾不暇,已无能力再来阻止新王朝的篡立,便采取了不得已的实用主义政策,承认了新王朝——李朝并与其建立新的宗藩关系。这一次宋朝完全是从现实统治出发,不仅不再提及收复越南人版图的要求,更没有为了维护其宗主权而与越南发生冲突。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