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枪毙韩复榘吓死刘湘,军阀联合密谋反蒋

热度53票  浏览9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军阀刘湘与蒋介石矛盾颇深。抗战前,蒋介石想借追剿红军为名,使中央军进入刘湘的独立王国-四川。但刘湘却横加阻拦。抗战爆发后,蒋介石乘机调刘湘及川军出川抗战。1938年初,刘湘病死在汉口,而民间却一直有“枪毙韩复榘,吓死刘湘”的说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密谋反蒋:刘湘被“吓死”之谜

    1935年,蒋介石以协助川军追剿红军为名,派贺国光率参谋团进重庆。不久,参谋团的牌子便换成了军事委员会委员长重庆行营的牌子,专管川、滇、黔、康西南各省的政治、军事、经济大事。不久,蒋介石以帮助刘湘统一川康为借口,亲自入川主持,行营主任为顾祝同,行营秘书长为杨永泰,贺国光改任行营参谋长。其目的是想直接掌握川、康两省实权,蒋、刘矛盾因此公开化。

    刘湘暗地联络广西、云南、广东的反蒋势力,密谋倒蒋。1936年,两广发动“六一事变”,陈济棠、李宗仁通电反蒋,刘湘密令川军向成都和重庆两地集结。蒋介石买通了陈济棠的部下余汉谋,一枪不发就平定了广东。刘湘欲盖弥彰,急令邓汉祥去庐山见蒋介石,欲摸清蒋介石对四川的态度,以便决定应付之策。蒋介石说:“刘甫澄(刘湘字)图谋不轨,在夜里调动军队,想附和陈济棠叛乱。我对他的一举一动十分清楚!”邓汉祥辩解道:“刘湘调兵是为了剿匪。四川的土匪向来与袍哥有关系,互通声气,因此军队一定要在夜间调动才不致泄密。刘湘绝没有反对中央的意思啊!”但蒋介石对刘湘的疑忌却与日俱增。

    同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爆发,蒋介石被张学良、杨虎城扣押。消息传来,刘湘喜出望外,召集干部会议。潘文华、傅常等人主张立即调集军队,包围重庆行营和成都的中央军校。

    邓汉祥反对说:“如果张学良把蒋介石杀了,蒋的军校、行营又搬不走,那时动手也不迟;如果张学良把蒋介石放了,我们已经发动了,怎么下台?”此时,何应钦派其弟何辑五来成都,希望与刘湘合作,并说何应钦要派飞机去西安轰炸,逼张杀蒋。刘湘听了之后大喜,跃跃欲试。然而,就在他准备部署行动时,张学良在中共调解下释放了蒋介石,西安事变和平解决了。在成都、重庆的军统特务将刘湘的企图报告了蒋介石,蒋恨得咬牙切齿。

    刘湘从此深惧蒋介石,知道自己是斗不过他的,于是秘密派一个叫张斯可的人代表他到桂林与李宗仁联系,寻求对付蒋介石的办法。此时,中共方面也有代表在桂林,于是,张斯可、李宗仁与共产党代表签订了反蒋抗日的《红、桂、川军事协定》,商定如果蒋介石不抗日继续打内战的话,便联合起来反蒋。刘湘和延安还互派代表,李一氓代表中共人川,王干青代表刘湘到延安。不久,中共又派罗世文到成都与刘湘谈判。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蒋介石制定了以四川为抗日根据地和战略大后方的抗日计划。他的心腹之患便是刘湘及五十万川军。8月7日,刘湘在南京参加国防会议。刘湘在发言中慷慨激昂地表示,四川可出兵三十万,供给壮丁五百万和粮食若干万石以支持抗战。于是蒋介石便命令刘湘率川军出川抗战。

    刘湘回川后,动员军队分水陆两部出川。11月12日,他赶到南京时,淞沪抗战已失利,日军正分三路向南京挺进,前锋已达江阴。蒋介石一见刘湘,说:“来得好!现已划定苏南、浙北和皖南东部为第七战区,由你任司令长官,主要是要死守首都。”

    刘湘明白:南京是守不住的,后果将是牺牲川军,而且要背上“失守首都”的罪名。于是推托说:“委座,我刚刚过来,队伍究竟到啥子地方我还不晓得,等我马上去弄清楚再来接受任务。”刘湘辞别蒋介石出来,回到车上便大口大口地吐血,一下子昏死过去。

    蒋介石一面派人将刘湘送进医院治疗,一面将刘湘兼的第二十三集团军总司令一职,委其部下唐式遵接任。唐式遵当即向刘湘索要印信,气得刘湘病情加重。

    南京陷落之前,刘湘被送进汉口的万国医院第一号病房,他暗中与反蒋各派进行联络。戴笠旋即开了刘湘隔壁的第三号病房,让与刘湘有过节的范绍增住进去,暗中监视与刘湘有接触的人员。

    一天,范绍增发现一个瘦高个子来看刘湘,于是报告戴笠。戴嘱咐说:“要严密监视此人的行动,最近刘湘与韩复榘往来密电频繁,可能与此有关。”

    几天之后,范绍增旧部的一个团长潘寅久从前线回来,来找范绍增说:“我去过刘湘的长官部参谋处看老朋友徐思平,一直进到办公室内,徐思平正在聚精会神地写命令,我站在他身后偷偷一看,见命令上写着要王缵绪带两个师出川,占领宜昌,随即与韩复榘取得联络。当徐发现我站在他身后时,急忙将命令盖住,搪塞说是写家信。”

 

    当时,韩复榘既怕蒋介石借抗战为名消灭他的军队,又怕蒋介石借刀杀人,让日军消灭他的实力,于是擅自率所部舍弃津浦路,向鲁西南撤退,想经过中原,撤退到襄樊一带。

    范绍增向行政院长孔祥熙报告刘湘与韩复榘秘密联络之事,孔样熙认为事关重大,立即报告蒋介石。很快,蒋介石便离开汉口,北上开封。

    1938年1月11日,蒋介石在开封召开第一和第五战区师长以上军官参加的军事会议。会上,蒋介石以“擅弃国土”之罪名,将韩复榘逮捕,并于12日将韩押解汉口,交付军事法庭审判。1月19日傍晚,参谋总长何应钦携带着由戴笠截获并破译的刘湘与韩复榘的来往密电,来到汉口万国医院。

    何应钦板着脸告诉刘湘:“韩复榘已被关押!”

    刘湘一惊,假装糊涂地问:“为啥子哟?”

    “啪!”何应钦将夹有密电的文件夹掷于桌上,说:“你看看这是什么吧!”

    刘湘看后,惊骇万状,不知所措。何应钦与他谈了许久,起身离去.。不久,刘湘便大口吐血,昏迷不醒。次日,刘湘在汉口逝世。

    据官方发布的公告,刘湘弥留之际,曾口述遗嘱,略谓:“今后惟希我国军民在中央政府暨最高领袖蒋委员长领导下,继续抗战到底,尤望川中袍泽一本此志,始终不渝,即敌军一日不退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生还,以争取抗战最后之胜利,以求达到我中华民族独立自由之目的。”

    22日,国民政府明令褒扬刘湘,追赠陆军一级上将,发给治丧费一万元,由何成浚领衔主祭,在武汉的党政军各界人士都前往祭奠,场面十分隆重。

    23日,高等军法会审判韩复榘。次日,韩被宣判死刑。24日晚7时,韩在武昌被执行枪决。因此是刘湘先死,韩复榘后被枪毙。

    【附录:《关于刘湘、韩复榘之死的一点见闻》】

    与刘湘不和的范绍增加入到了戴笠的阴谋活动中,对刘湘进行监控和收集相关情报。范绍增有一篇文章发表在一九六四年全国《文史资料选辑》第四十二辑上,这篇文章实事求是地说明了他是怎么样同戴笠联手的。该文由政协河南省委员会秘书处供稿,由刘国荣笔记。发表这篇文章时,范绍增于四川解放前夕起义后,在河南省任体委副主任后退休。

    范绍增在写这篇资料的时候己经是一位历尽沧桑的七十岁老人。自一九三七年七月的川康整军会议上范绍增被刘湘削掉兵权以后,抗日战争爆发,范绍增请缨抗战,被委为没有兵权的第十一兵团副司令,只身来到上海前线。上海战事结束后,随军退到武汉,这篇文章所说的事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

    这篇文章写得十分坦率,坦率得就像范绍增本人。

    文章全文如下:

    《关于刘湘、韩复榘之死的一点见闻》

     范绍增

    为了说明刘湘和韩复榘之间的一些事情,必须先说一下

    我和刘湘的关系。我原来是刘湘部下四个师长之一,我师有四个旅,是人数较多、装备最好的一个师,另外是刘湘自兼一个和王赞绪、唐式遵两个师。一九三七年,何应钦去四川整军,由于我不是刘湘的嫡系,刘湘就借机把我的军队改编,免去我的师长,名义上升为副军长,但又不准到职。刘手下一些亲信,常当面冷言冷语地说我是“伪中央(指蒋介石)的汉奸”。当时我对刘湘十分痛恨,常怀借机报复之心。

    一九三七年底,刘湘因胃溃疡病复发,由南京到汉口治病,住在万国医院,当时我也在汉口。戴笠想利用我和刘湘之间的矛盾,他亲自找我,和我商量如何监视刘湘的问题。并对我说,他掌握刘湘、韩复榘之间经常有电报来往,就是翻译不出来。叫我设法监视刘湘的行动。我由于同刘湘的旧怨,也欣然同意。由戴笠负责在万国医院刘湘病房旁边搞了一个房间,我每天去二三次不等,每当刘湘会客的时候,我都在这个房间里,看都是哪些人和刘湘接谈。有一天,戴笠对我说韩复榘派的代表来了,叫我注意,问我见到没有。我说看到一个不认识的人,是什么面孔,他说那就是韩的代表。我为了更好地监视他,还特别用跳舞等手段收买了护理刘湘的一个女护士,这个女护士也向我报告了刘湘的一些情况。后来,这个护士和刘湘发生了关系,刘送她一些钱,并答应送她到美国留学,于是这个护士就不向我报告刘湘的情况了。刘湘在医院中,胃病逐渐好转,曾打算回四川,叫他的飞机从四川来汉口接他回去。戴笠叫他的特务破坏刘湘的飞机,以致飞机到中途爆炸,回四川之事只得作罢。

    一九三八年的有一天,我的旧部团长潘寅久从前线回来,和刘湘的参谋处长徐某(忘其名)是旧交。潘去看徐时,从桌子上看到徐正写一个命令给王赞绪,叫王“带两师人到宜昌、沙市一带,与韩复榘去襄樊的队伍切取联系”。徐发现潘寅久看这个命令,就马上把稿子盖起来,并说:“我在写一封家信。”

    潘寅久把这个电报的内容告诉了我。我听到后就去中国银行见孔祥熙(当时我和孔以及孔的儿子女儿都很熟,经常到他家去),孔留我吃便饭。我问孔:“听说韩复榘的军队就要开到襄樊去么?”孔说:“没有呀!您怎么知道的?”我把潘寅久看到的命令内容告诉了他。孔祥熙很快就过江到武昌去找蒋介石。晚上,孔祥熙四处派人找我,找到后问我:“你说的哪个命令确实看清了没有?”我为慎重起见又找到潘寅久,问他是否真正看清了。潘对我说:“确实看清了。”并表示愿以自己的脑袋担保。我又把潘的话告诉了孔祥熙。我事后听说,由于得知了这封电报的内容,就把刘湘、韩复榘来往电报密码翻出来了。

    不久,蒋介石约韩复榘去开封开会,即将韩扣留,解到武汉,经过军法会审,执行枪决。

    韩复榘被扣后,何应钦到万国医院看刘湘,对刘说韩复榘己被扣。刘问为什么,何说:“他的部队要开到襄樊去。”刘知事己泄露,何走后十分钟,刘即大口出血,昏迷不醒,三天以后死去。

    我与韩复榘本无仇无怨,也未见过韩的面,只是为了报复刘湘,参与了蒋介石这一阴谋活动。现在如实写出来,供有关人士参考。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