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长江轻骑的绝杀一击:击沉日军鸥号炮舰

热度38票  浏览7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在整个抗战过程中,中国海军是一个最为悲壮的兵种,由于实力远逊于日军,在抗战胜利之时,中国海军已经几乎拼光了自己的全部舰艇。然而,众寡悬殊并不代表海军官兵缺乏与敌殊死一战的勇气,中国海军记载,一九三八年七月十六日(一说十四日),海军电雷学校文天祥中队奉命夜袭在湖口彭泽江面的日军舰艇,是日,文九十三号鱼雷艇击伤日军中型舰艇一艘,自己也遭到日舰截击,经过苦斗带伤返回。文天祥中队指挥官刘功棣上尉等八人在作战中负伤(亦有资料称仅艇体中弹四十六处,却无人负伤,八人是艇上人数总和)。

国海军的英制鱼雷快艇,虽然吨位小,其四十节的高速堪称中日两军之冠,是地地道道的长江轻骑。

中国海军的英制鱼雷快艇,虽然吨位小,其四十节的高速堪称中日两军之冠,是地地道道的长江轻骑。

1932年开始组建的电雷学校抗战前先后从英国进口CMB鱼雷快艇12艘组建“文天祥中队”,“史可法中队”和“颜杲卿中队”,每队四艘,是中国海军在长江上最活跃的鱼雷艇部队。它们装备的Thorncroft鱼雷艇排水量14吨,装备两条450毫米鱼雷,两挺机枪。南京失守时,该中队被截断在下游,奉电雷学校教育长欧阳格之命冒弹雨强行突破日军封锁线,抵达洞庭湖附近保存了下来,这次出击,终于奏功。

这次出击作战,在多处资料中都有记载,然而,由于当时难以查验日军的损失,出击的战果,始终难以得到确证。

然而,几年前笔者和一位台湾朋友在日本搜寻中国海军抗战史料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了关于这则战斗的报道。按照日本战史学家福田三郎在《小舰艇战时损失研究》一文中的考证,这条被中国海军文九十三号鱼雷艇击伤的日本军舰,应该就是日本海军的鸥号布雷舰。只不过,这次战斗的战果并非击伤,此战,鸥号被炸成两截,尾段舰体沉没,前段舰体抢滩搁浅,按照国际海军作战的战果统计惯例,这是一个典型的击沉战例。

属于日本海军燕级特别炮舰,1929年大阪铁工厂樱岛船社建造,标准排水量450吨,满载排水量512吨,装备80毫米炮,40毫米炮各一门,13毫米机枪两挺,可载水雷120枚,并有敷设及扫雷装备。最初设计用来担任军港防潜任务,因日本海军针对华盛顿海军条约宣传上竭力隐瞒实力,这型舰一度对外称作

“反潜敷设艇”,但根据国际上三百吨以上为舰的标准,称其为艇并不贴切。实际上该舰由于舰内空间大,设计上体现了多面手的特点,可以承担反潜,扫雷,布雷,布缆,对岸炮击等多项任务。对华战争爆发之后,日本海军看重其功能全面,马力大,吃水浅的特点,将其从佐士保镇守府调入侵华舰队,投入对中国军队的溯江作战。

鸥舰在中国承担的第一个任务,是奉命看守江阴封锁线的航道。江阴封锁线,是中国海军为支援淞沪抗战,拱卫京畿,在长江江阴段沉船布雷造成的一道水下阻塞线,在江阴失守前曾成功地阻止了日军的上驶。但代价也十分沉重,中国海军的九艘巡洋舰有八艘葬身于此,江阴封锁线之战,是中国海军在抗战中最惨烈的一战。

占领江阴后,这条阻塞线落入日军之手,日军为了打通长江航道,先用炸药清理,再雇用专家潜水领任匠全力打开缺口。由于中国海军的封锁线异常坚固,经过半个月的努力,才勉强打开一条只可以通行一艘军舰的航道。鸥号在这里,除了疏导来往日舰以外,还有检查经过的民船,以防止抗日武装通过这条航线的任务。这些所谓民船,大部分是安装风帆的大型舢板。

按照鸥号乘员远山公秀的回忆,因为这项任务,他们深刻地领悟了中国人的“狡猾”。最初,检查颇有成效,曾经有中国特工人员因为行迹暴露夺路跳江,终被打死于江中的事例。但是,这种成果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少,而下游中国被称为忠义救国军的游击队,显然不时可以从长江上得到接济。直到一次陆军作战抓到了俘虏,才了解到事情的原委。原来,中国的游击队,确实可以通过江阴封锁线得到接济。中国的特工人员有一个绝招,就是利用每天都要经过此地的运粪船,用防水布包裹好驳壳枪和子弹等物资藏在粪舱中从容通过封锁线,因为这种臭气熏天的船只日军多半是轻易挥手放行。

于是鸥号乘员在作检查的时候就增加了一项任务――对每条粪船都要用竹竿伸进舱内反复翻搅,确认没有夹带才能放行。这样做的结果似乎很有效果,只是从此以后日军发现在他们吃饭的时间来要求通过的粪船数量大增,但查不出他们到底和游击队有没有关系……

也许,就是长江上的船老大们好奇日本人为何有这个匪夷所思的搅屎习惯,想故意恶心他们一下?

这种“轻松”而异样的工作并没有持续很久。1938年,日军发动对武汉的攻势,6月,代号V作战的九江战役打响,日军将鸥号,燕号,夏岛号,那美沙号等各舰编成第一扫海(即扫雷)队,沿江上行,支援两岸陆军的作战。

1938年6月,从江面协同攻击马当要塞的日军第一扫雷队舰艇,左侧的是炮舰势多,中央为鸥,右侧为炮艇小樱

因增援部队保存实力绕道而行,6月29日江防重镇马当要塞失守,7月4日湖口失守,中国军队序战不利。此战,川军刘雨卿师长负重伤,奉命增援马当要塞的

167师师长薛蔚英因此被枪决。战斗中,第一扫雷队日舰配合陆军猛烈炮击马当,湖口中国守军,并且清扫水雷,恢复航标,起到了相当的作用。

号在准备用其前部的40倍身管80毫米炮轰击马当要塞

整个战役期间,中国守军的反击猛烈,两岸不时有部队用迫击炮甚至机枪步枪进行抗击,鸥号上的导航员远山在战后这样回忆――中国军队的机枪和日本军队不一样,可以轻易分辨,他们用的是捷克式机枪,射击起来日本机枪是“的的的”,中国机枪是“砰砰砰”。攻占马当之前,第一扫海队就有四艘舰艇被击伤需要下驶修理。

从鸥号舰桥拍摄的溯江上驶战斗,可以看到为了防范中国军队轻武器的攻击,其炮座周围堆放的沙袋

此时,中国海军的大部分战斗舰艇已经战沉,但海军部长陈绍宽7月13日依然乘舰到前线视察,部属观察到湖口方面日军骄横松懈,夜间亦不闭灯,陈遂命人收集情报,转达鱼雷艇队发动攻击。说起来陈绍宽和文天祥中队所属的电雷学校属于两个系统,而且蒋介石大有将电雷学校建设为“黄埔海校”,取代陈绍宽的意思。因此双方关系很差,其矛盾可以上溯到北伐战争。如果是和平时期两面必然势同水火,但此时国难当头,机会难得,双方在“雪甲午耻”的信念上一脉相通,电雷学校的官兵乃不计前嫌,毅然领命出击。

日军击伤文93号的炮舰鸟羽及其线图

这型炮舰是日军专为长江作战设计的超浅吃水炮舰,因此才能对中国鱼雷艇进行追击,不过它的航速只有15节,根本无法追上高速撤离的中国鱼雷艇。这艘鸟羽号后被国民党海军缴获,以后又起义编入人民海军,命名“湘江”,一直使用到六十年代。此战中日军参战的另一艘势多号炮舰后来也被中国海军击沉于长江。

在《日本小舰艇图集》等文献中,日方曾将此次损失归结为中国军队的漂雷所至。但实际上,当时中国海军还没有开始使用漂雷,第一支使用漂雷的海军布雷队要到当年九月才在洞庭湖成立,而且鸥号,燕号都设有反漂雷装置,因此此说不确。福田三郎根据当时鸟羽号和势多号的作战报告,综合鸥号损坏情况,最终判断,该舰是被中国海军的鱼雷艇所击沉。

日本海军的技师在检查鸥号被击中之处

从此处的破坏情况看,也不似中国海军当时使用的小型水雷所为,应该是被鱼雷击中左舷后龙骨断裂导致舰体折断。

此战过后,7月17日海军曾再次组织文天祥中队,史可法中队鱼雷艇联合出击,但由于和陆军配合失误,导致高速行驶的鱼雷艇闯入陆军阻塞网区损坏而被迫取消行动。随后,日均调集飞机,大举轰炸中国的鱼雷艇基地进行报复。

鸥号炮舰,因沉没于江中,江水腐蚀不似海水强烈,日军将其前段打捞修复后继续使用,1944年在冲绳海域被美军击沉。

从战史来看,鸥号不过是一艘普通的炮舰而已,击沉它并不能改变中日海军的实力对比,但是,文天祥中队这次上演的轻骑绝杀,却在提醒着日军――中国海军依然在战斗……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