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日本学者披露南京大屠杀新照片(图)

热度68票  浏览7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3:58

照片由日本学者笠原十九司独家提供本报

  6张由参战士兵拍摄的侵华日军在南京仙鹤门大规模屠杀战俘的照片,首次在国内露面。11月24日-25日,在南京大学举行的第二次南京大屠杀史料学术研讨会上,南京大屠杀史研究著名学者、日本都留文科大学比较文化系主任笠原十九司教授,向与会者展示了这一最新发现。昨日,有权威专家向记者表示,这6张由日本学者提供的“新”照片,国内从未见过。

  照片被日本士兵秘密带回国内

  这组新照片共6张,全是黑白的复印件,除了1张有些模糊,其他5张画面清晰,旁边的文字说明也十分容易辨认。笠原十九司教授透露,照片原件现存于他日本的家中,带到南京的6张是行前才影印到白纸上的。

  笠原教授用简单的中文告诉记者,今年7月,日本永井株式会社社长永井元先生找到他,提供了其父永井仁左右生前的战争日记和照片。永井曾于1937年到1940年在日本军队服役,担任野战重炮兵,参加过日军攻占上海、南京、徐州等地的战役,去年92岁辞世。永井元告知笠原教授,其父生前交待,要他用战争日记、照片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所以他郑重把这些遗物交给笠原,以期对研究南京大屠杀史有所帮助。

  笠原说,永井仁左右留下的日记中,有很多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记载。至于照片,就属更珍贵的资料,因为在当时,日军严密封锁大屠杀的消息,特别是屠杀战俘的照片,封锁相当严,一般士兵寄回家的信、物等,都要经过宪兵的检查才予以放行。对此,永井在其中一张照片所附的说明中“特别说明”,他当时是想方设法把照片藏在一堆卡片的衬纸中,才顺利躲开宪兵的眼睛,并最终带回了日本。记者注意到,6张照片中,有两张注明了是一个叫做小池的上等兵所摄,据了解,拍摄照片时,他是永井部下,担任“运输手”(驾驶员)一职。

  照片显示战俘分批被屠杀

  “永井的日记和照片,我们将继续考证研究,所以还没在日本国内公开出版。”接受本报记者专访的笠原教授表示,这次带其中的6张照片到南京是特意为参加学术研讨会做准备的,而为了方便表达,他特别为这6张照片编了顺序,正好依次说明日军在仙鹤门一带大规模杀戮战俘的经过。

  第一张照片摄于“昭和十二年十二月十二日”,即1937年12月12日拂晓,地点是南京紫金山北麓的仙鹤门镇。现有文字资料记载,南京陷落前夜,中国守军第66军和第83军曾经在仙鹤门、东流、汤山,一路血战突围,主力跳出包围圈。这张照片的画面是第66军撤离后日军随即占领仙鹤门时的情景。永井就此作了说明。

  第二张照片摄于“昭和十二年十二月十四日”,即1937年12月14日,地点也是仙鹤门镇,画面上是一队队战俘,可以很明显地看出,他们全被解除了武装。该照片名为《战俘》。已公开的日军第16师团指挥官中岛今朝吾日记中披露,当时在仙鹤门一带集结的战俘约有七八千人。值得强调的是,第二张照片的说明里提到:仙鹤门北面,有投降的中国军队约8000人;一旁永井还有个“附加说明”――根据当时各处汇总情况,他认为当时还有15000名战俘。

  第三张照片名为《仙鹤门镇俘虏之一部》,由于画面模糊,记者只能隐约看到密集的人群。

  第四张照片是杀戮的开始。画面近前是5名日军,有一个举着刀,地上至少有两具尸体。永井在说明中提到,日军用刀把战俘的头从肩上砍掉了。永井特地注明在拍第四、五、六张图片时他本人也在场。

  第五张照片拍的是战俘被集体屠杀、日本兵在周围观看的场景,由上等兵小池所摄。永井在日记中作了描述,大意是,由于俘虏太多,炮兵团长说,任何人可以用任何方式杀死战俘。对此,日军第16师团长中岛今朝吾在日记中有较详细地描写,“仙鹤门附近已集中七八千人。处理此七八千人需要相当大的壕沟,难以找到。决定分成一二百人一批,诱至适当地点处理之。”笠原教授指出,当时有军医用日本刀把战俘杀死,但更多的战俘是被分成批,再用铁丝网围住,用机枪扫射而死;还有生息的又被日军用刺刀一个个杀死。这张照片上的人应是其中被屠杀的一批。

  第六张照片永井在旁边作了说明,大意是南京陷落后的“城壁一隅”。他在日记中进一步记述道,大批战俘被押至墙角下,用铁丝网围住,然后用机关枪扫射而死。从现场情景可以看到,战俘们是被反绑着双手杀死的。说明文字里他还补充说,有些尸体被浇上“石油”焚烧。

  印证仙鹤门日军屠俘事实

  这些被杀战俘是哪部分中国军队呢?笠原教授认为,从那时中国军队部署来看,中国第71军第87师经上海恶战撤出后,又曾在紫金山南麓一带与日军交战,故补充的新兵较多,约占全师的2/3,战斗力不强,其官兵被俘的可能性较大。永井则在日记中直接提到被俘的“第87师士兵”,他看到的这些士兵中有新兵较多,军服较新等特征。不过,南大南京大屠杀史研究所副所长张生教授表示,仙鹤门一带是当年日军大规模屠杀战俘最集中的地区之一,在仙鹤门一带被屠杀的除了第87师的被俘官兵,应有其他部队投降官兵。

  对于本组照片的出现,研究人员昨日激动地表示,这是“意外的收获”,此前日本右翼分子一直否认曾在这一地区屠杀。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主任张连红教授表示,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照片,包括日本兵所拍的在内,日军一直严格审查,严密封锁,严禁外流。这些年来,他在国内从未看到侵华日军在南京仙鹤门捕俘杀俘的照片,这应是在国内首度公开的;在国外可能还有更多。

  南京大学南京大屠杀史研究所副所长张生教授也表示,以中岛部队为代表的日军曾在南京仙鹤门一带大规模屠杀战俘,是公认的事实。此前国内外出现的关于这一块的研究史料,主要还是集中在文字资料上,现场照片极度缺乏。这组由日本兵拍摄的照片的出现,成为支持这一事实的新的有力证据。

  有关学者均表示,永井的日记内容和照片是揭露日军南京大屠杀真相的又一铁证,特别是这组照片,不仅补充完善了现有的史料证据,并能与现有的文字史料相印证,从而更加确认日军在南京仙鹤门一带大规模屠杀战俘的事实。 本版撰稿 于英杰

  相关新闻:日本学者来宁求助所掠文物来自何处

  日军占领南京期间,大量文化财产被当作战利品掠回日本。在昨日的第二次南京大屠杀史料学术研讨会上,一位日本学者现场提供了一张日军所掠的南京文物的照片,请在场专家学者们辨认,究竟出自南京的哪一个地方?

  记者看到,照片上的文物是一尊石刻,上半部分是麒麟的模样,下半部分则有“长枝莲”。照片下方,有几段关于“南京日本居留民会”的文字,其中提到,这一文物的“老家”是南京,从文物上所刻的图案来看,应为明代达官贵人的建筑物所用的材料。该文物现正嵌在日本九州的“八??一宇塔”之上。

  据介绍,1938年,日本九州宫崎县知事发起建塔运动,以煽动日本国民支持侵华战争。日本陆军参谋总长当即命令所有的前线部队采集当地石料,用做建塔的基石,“以示皇军所向披靡,征服世界”,该塔1940年建成。日本有关方面确认,这文物来自南京,是日军当年从南京掠走的。但日本学者不清楚,该文物究竟来自南京何处。

  昨日,在场的国内专家学者表示,他们会进一步向有关文物专家请教。这里也希望能有认识图中文物的市民拨打96096告诉我们答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