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国防科技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军事医学科学院60年:征服特种武器的和平部队

热度80票  浏览13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0月08日 21:54

中新网北京10月8日电题:军事医学科学院60年:承载国家安危的科技劲旅

作者吴志军郝成涛

从抗美援朝到边境作战,从反恐处突到国际维和,从国内抗灾到境外救援,从“两弹一星”发射到“神舟飞船”上天,从抗击“非典”到防控“甲流”,从保障奥运到服务世博、亚运,60年来,军事医学科学院为国家着力铸造和平坚盾。

征服特种武器的“和平部队

1950年,志愿军跨过鸭绿江作战。战士们面对的除了现代化武器装备的强敌,还有冻伤、疫病和细菌武器的袭击。同时,核大国对刚刚站起来的中国人民挥舞着“核大棒”,进行着核讹诈和核恐吓。

1951年8月1日,军事医学科学院在上海成立。7年后,这支由钱信忠、涂通今、潘世征、蔡翘、周金黄、柳支英、朱壬葆、陆宝麟、周廷冲、黄翠芬等一大批国内外著名的医学专家、学者组成的“特种部队”,奉命迁至北京,从事中国的“ABC”(原子武器、生物武器、化学武器)医学防护研究的重大任务。

从此,这支队伍突然销声匿迹。直到几十年后,它的名字出现,与人造卫星、大庆油田发现、人工牛胰岛素等曾经震撼世界的科技成果一起,出现在中国首次颁发的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的行列里。

中国科学院院士、军事医学科学院院长贺福初少将告诉记者,历经30多年,这支队伍冲破超级大国的重重封锁,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特种武器伤害的医学防护难题,揭开了一个又一个核生化未解之谜。

防治核武器损伤的研究团队,先后参与了我国包括首次原子弹、首次导弹核武器、首次氢弹在内的所有类型核试验。连续参加我国26次核试验的老专家、现年73岁的一级研究员王德文回忆当年的情景:47年前我国大西北的核试验场,就在研制原子弹的老总们进行紧张的爆前准备的同时,他们不分昼夜地抢时间把成百上千的实验动物一只一只安放在预定的位置。当原子弹爆炸的“蘑菇云”腾空而起,他们却不顾一切地冲进核爆炸现场!从事军事医学科学的人最知道核辐射的危险,但他们却要奔向爆心,测量放射性灰尘,把动物收回并及时解剖。

如今,王德文和生物效应队暂时告别了核试验。他们先后有1000多人次参加了核武器生物效应试验,写出了数百篇高质量论文,一批核辐射损伤救治技术和防治药物相继问世。不仅为我国建立起应对核武器伤害的一整套医学防护技术和装备体系,而且“防、诊、救、治”的综合水平世界领先。

开展生物武器损伤医学防护的研究团队,打破西方发达国家技术封锁,突出技术集成与创新,研制出一系列应对生物威胁的检测鉴定技术和防护的疫苗、药物等,为我国构建起了生物危害防御的技术装备体系。在唐山、汶川和玉树大地震中,他们将防生研究成果用于抗震救灾,控制了各种传染性疾病的发生,确保了大灾之后无大疫。

开展化学武器损伤医学防护的研究团队,针对不同种类的化学毒剂,研究形成了一整套预防急救药品、医学保障措施和技术装备,自主研发的防化救治药品均已装备部队,化学毒剂的检测能力范围已涵盖国际禁止化学武器公约所规定的43类1000多万种物质。

征服突发疫情的“防疫铁军”

2009年4月,北美地区出现“甲流”疫情。就在这种病毒尚未进入中国之时,军事医学科学院的专家们已开始主动构筑盾牌。很快,他们研制出5种检测病毒的试剂。

该院政委高福锁少将说,应对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军事医学科学院始终以其出色的科技成果,成为维护人民生命健康的拳头力量。

2003年,正是军事医学科学院第一个分离出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冠状病毒并合作测定出整个基因组的序列,并在SARS真正爆发时,很快建立了诊断方法并研制了治疗和防护装备。

继“非典”疫情之后,2004年底,禽流感又接踵而来。国家发改委紧急向瑞士罗氏公司订购抗人禽流感特效药物“达菲”,得到的答复却是,2008年以后才能安排供货。

军事医学科学院这支医学劲旅,在最短时间内成功研制出了抗人禽流感特效药“军科奥韦”。2005年11月17日,国家决定由军事医学科学院建设世界上最大的抗流感病毒药物生产线。2011年,这条生产线完成验收,同时完成了国家2600万人份抗流感药物的储备任务,节约资金58亿元。

2008年汶川地震,炎热腐化了遇难者遗体,蚊子、苍蝇等很容易以高密度集聚,并传播各类细菌。军事医学科学院于震后第二天便派出了由186名卫生防疫专家组成的救援队,承担起了汶川全县的卫生防疫任务。他们用科技的力量控制住了各种传染病的发生,实现了“大灾之后无大疫”的壮举。

1998年抗洪抢险、2008年南方雨雪冰冻灾害救援、2010年青海玉树抗震救灾……每当国家危难之时,人民健康和生命受到威胁之时,军事医学科学院总是当先锋、打头阵,用过硬的科技成果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

保障打赢的“卫勤劲旅”

该院政委高福锁少将说,军事医学科学院坚持为兵而研、为战而研,一心一意围绕部队需要搞科研的信念从来没有动摇过,科技人员围绕战场和官兵的卫生需求,上高原、走边防、下海岛、进军营,开展深入调研,选准攻关课题,完成一大批创新型成果。

横亘我国西部的帕米尔高原和青藏高原,雪山连绵,空气稀薄,人迹罕至,缺氧一直严重威胁着高原官兵的生命健康。

他们通过一次次高原调研、技术创新和试验改进,攻克多项技术难关,先后成功研制出具有国内领先水平的便携式、车载式、普通型和智能型等多种型号的高原制供氧装备。截至今天,他们已为新疆、甘肃、西藏、四川、青海等省、自治区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原部队建成80多座制氧站。

边境海岸地区复杂的地理条件,给吸血双翅目昆虫造成孳育繁衍的生机。军事医学科学院的科学家们行程3000多公里深入到边防一线部队,24小时连续考察蚊虫种类及其各自生活习性,跟踪蚊虫密度变化,了解不同时段蚊虫对官兵伤害的时机、方式、部位和程度。经过连续多年潜心研究和不懈努力,他们研制成功新型防蚊系列装备和长效驱避剂。身穿新型防蚊服装的官兵在“一只解放鞋上能停落200余只蚊子”的环境中执勤巡逻3小时,有效保护率为100%;新型长效驱避剂有效驱避时间竟能长达5-8小时;长效耐洗杀虫处理蚊帐杀蚊效果良好,20次洗涤之后仍然奏效。 

顶:3 踩:6
【已经有71人表态】
15票
感动
6票
路过
8票
高兴
10票
难过
7票
搞笑
6票
愤怒
9票
无聊
1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