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毛泽东生前警卫免费赠书 抛弃家人欲重回过去

热度52票  浏览5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5月28日 11:23

李丙需在整理毛主席纪念品。

5月19日,郑州市国贸大厦前广场,人来人往中,一位身穿旧军装、胸前挂满勋章的老军人正在免费赠书――他自己所著的《中南海警卫》。

仅仅是给毛主席做了三年警卫,可57岁的李丙需似乎一辈子也没走出毛主席的“磁场”。

为什么?为什么李丙需以及与他生活于同一时代的很多人,总是走不出那个烙上特殊印记的时代?他们在寻找什么?

重新回到那个时代

自从李丙需坐在郑州国贸大厦前广场的第一天起,他就与周围高楼林立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

57岁的李丙需,曾是毛泽东主席的一名普通卫兵。他顶着烈日端坐街头,只为把自己所著的《中南海警卫》免费赠与过往行人。

赠书活动已经进行了一年多,这也是他带领几位志愿者进行的“爱国教育万里行”活动的一部分。从1995年辞去平顶山一家煤矿治安科职务之后,他就开始重新追寻毛泽东的足迹,至今已经17年。

在这17年里,李丙需到处搜集毛主席生前使用过的物品,并从平顶山返京探访自己的老首长,在河南组织爱国主义展览,到全国十几个省市作报告……

每当有人夸奖他“忠诚”,李丙需都很开心。“忠诚”二字,李丙需看作是对自己的肯定,也是最大的荣耀。也恰恰是这两个字,成为压在李丙需身上,丢不掉也舍不得丢掉的重担。

为了这两个字,李丙需撇下父母、妻女,孤身一人重新回到“那个时代”。回忆,不停地回忆,成为他一生追求的“事业”。

“父母问我为啥一年才回家一次,妻子骂我神经病、不务正业,朋友也不理解,问我是不是傻了。”

可李丙需不在乎。在他眼中,多写一本书、多作一场报告、多办一次展览、多做一件好事,就是向社会多投入一份奉献,而这也是他“一生最大的幸福和快乐”。

每当说到这里,李丙需都会拍打着桌子,异常激昂。

确实,时代变了

可选择重新回到那个记忆深刻的世界,却未必能找回记忆中的感觉。

5月28日上午,记者来到郑州市农业路国际企业中心11楼,一间光线颇暗的屋子里,一盏灯都没开,只能模糊看见到处堆满了与毛主席有关的各种物品――可这里不是“毛主席纪念馆”,而是李丙需目前工作和生活的地方――“红色教育展览馆”。

李丙需穿着一条军裤,正蹲在地上整理毛主席影像资料,他对记者的到来十分吃惊――与见诸报端的报道不同,李丙需的“红色展览馆”里并无其他访客。

李丙需说,无论是展览馆还是自己的报告团体,还有赠书活动,在一些地方都备受冷落。

为了自己写的《中南海警卫》一书,李丙需跑遍了全国大大小小的出版社,“鞋都磨破了,也找不到一家愿意为我出书的。我求爷爷告奶奶,说尽了好话。”

在寻找出版社的过程中,李丙需意识到,自己写的东西政治性太强,经济价值太小。

确实,时代变了,出版社不愿意承担风险。最后,李丙需通过找关系送礼,书才在河南汝州的一家出版社出版。

记者翻开2000年出版的《中南海警卫》,粗糙的印本上并没有标明印刷册数,出版社已将成本降至最低。2011年2月,现代出版社再次印刷此书,印数1000册。

《中南海警卫》出版后,李丙需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他一丝不苟地在封皮上盖上毛主席头像、“中南海警卫”和“毛泽东卫士李丙需著”的印章,并题词签字。他太想找到共鸣了。

回归毛主席时代后,李丙需的生活变得异常节俭。他很坦然地说,“我没钱。”5元一份的鸡蛋捞面、1元两个的蒸包和一碗免费的青菜鸡蛋汤,这是老李的午饭,几乎天天如此。

李丙需说,自己组织各种活动的经费,主要来源于家中的积蓄、售卖书法作品以及好心人的赞助。从1998年开始,李丙需时而见诸报端。李丙需说,也有企业邀请他去工作,但他拒绝了,因为“我做爱国主义宣传,不是为了名利,只是牢记毛主席的教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说到这里时,李丙需嘴角露出了笑意。

在很久以来的宣传活动中,能理解李丙需的,大多是些老年人,或者与他拥有相似回忆的老兵。

大多数年轻人不理解李丙需。

“但我永远都不会动摇。”李丙需说。

“我不孤独,我很忙碌”

不止一个人问过李丙需,为什么时代在不断前进,而他却把回忆和宣传过去当成了主业?

这时李丙需就会谈起他转业后的工作和想法。

1983年,李丙需转业至河南平顶山一家煤矿做治安保卫工作。李丙需说,自己是“退伍不褪色”,从不居功自傲,也不讲自己在中南海的事迹,而是踏踏实实、认认真真地工作。

虽然收获了不少荣誉,但步入社会的他,也渐渐看到了社会的另一面。他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辛勤劳动并没有换来与之相配的回报,反而是那些善于逢迎拍马的小人最后盗取了他的劳动成果。贪污腐败、尔虞我诈等种种“恶”,让李丙需强烈不适应,只有在回忆那段中南海生活时,他才感觉找到了精神寄托。

1973年12月20日,在训练中腿部受伤的李丙需,在日记中曾这样写道:“今天,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这个普通一兵,在有病时,一位中央办公厅的主任、老红军(汪东兴――笔者注),那么大的干部会来看望我。让我吃中南海的苹果,送我《毛泽东选集》……我感到太幸福了。”

李丙需经常回忆的另一件事是,他曾在中南海执勤不久后的一个冬天,与毛主席于一棵红梅树下偶遇,并说了几句关于红梅的话。

这一刻对日夜感恩毛泽东的李丙需来说,不啻人生的顶峰。他与毛泽东距离越近,也就越难走出那个高大的身影。

1976年9月,毛主席逝世,听到这个消息,李丙需晕倒在地,他实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那个逝去的时代,曾经给了李丙需无数温馨的回忆――单纯、平等、执著,还有拥有信仰的快乐。

“我不会上网”――虽然现在李丙需的展览馆内有一台电脑,但仅仅是个摆设。他不知道日新月异的中国社会正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虽然带着教育下一代的理想,但他却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脑子里在想什么。他只能和那些与他年龄相仿的老战士相互取暖,一起回忆属于他们那个年代的荣光。

有时,李丙需也会反思,“我对父母的孝义不足,给妻子的恩爱不多,对孩子的关心不够。”但反思的时间太短,每当他凝视一张毛主席照片,他就感觉到愧疚,“与老革命家、老战友相比,我的价值还是太小。”

李丙需坚持认为,他的价值,只能通过“保卫毛主席他老人家”来实现,而追寻关于毛泽东时代的一切,也是在追寻当年自己被铭刻在那个年代的辉煌。

“我不孤独,我每天都很忙碌,因为有毛主席相伴。”他笑着告诉记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