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今年各国军演规模大频率高 联合演习爆发式发展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人民网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181票  浏览45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9年11月19日 20:24

11月17日,美日海军在太平洋举行大规模海上军演。

  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 唐永胜 刘丹 周丕启 蒲宁

  军事演习是指按照设想的作战行动而进行的实地演练。它作为军事训练的高级形式,历来受到各国高度重视。特别是近一个时期来,各国军事演习的频率和规模都有所增加,其目的、内容、范围和形式都在向更灵活、更多样的方向发展,而且,有相当数量的军事演习已经超越传统范畴,正在成为各国一种重要的战略手段,在国际关系领域中发挥着日益显著的作用。纵观2009年,国际军事演习的发展更是进一步强化了这一趋势。

  特点

  高频率 大规模 历史空前

  随着国际安全形势日趋复杂化、威胁安全的因素更为多元化,各国纷纷提升军事演习的战略地位。以应对威胁、展示战略意图、突出跨国联合、显示军事实力为主要宗旨的军事演习,呈现出向高频率和大规模方向发展的特点。

  以今年3月9日美韩举行的代号“关键决心”的联合军演为例。大约有2.6万美军官兵和5万韩军官兵参加了这次为期12天的演习,其中,除了1.2万名驻韩美军官兵外,其余1.4万名美军官兵均来自美国本土或美军其他海外基地。美军不但动用了驻日本的海军第七舰队部分舰只,还从本土调遣了第三舰队的核动力航母,仅宙斯盾级驱逐舰就达7艘之多。

  再如代号为“马拉巴尔”的美印联合军演。从1992年开始,该演习每年举行一次,最初主要以海上救援、联合反恐等项目为主。但这几年,美印两国不仅邀请新加坡、澳大利亚、日本等国参加,演习还逐渐向联合作战方向发展。同时,演习的海域也不断变化,从马拉巴尔附近海域到孟买海域,再从阿拉伯海西北部水域到日本冲绳以东海域。在今年5月举行的“马拉巴尔09”海上演习结束后,美印联合军演更是从海洋拓展到了陆地。10月时,美印军队还在印度境内举行了历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代号为“战争准备”的大规模陆军联合军演。在此期间,两国同时又进行了名为“对抗印度—09”空军联合军演。

  除此之外,美国今年还先后与中东欧、中东、非洲、亚洲的几十个国家和地区举行了形式多样的联合军演。俄罗斯则分别与北约成员国、中国、印度、委内瑞拉等进行了联合军演。东盟、上合、非盟、东非共同体等地区组织也都分别在组织内部举行了以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为主要内容的联合军演。

  军演突破了传统上由大国主导的形式。有更多的国家或区域和次区域层面的地区组织从共同利益出发,或是通过国家间战略磋商和协调,或是在地区组织的框架下,举行不同形式和内容的联合军演,更为主动地维护自身安全和利益。

  例如东非共同体五国就于今年9月,在坦桑尼亚东北部举行了为期3周的代号为“乞力马扎罗山2009”的首次联合军演。在随后举行的共同体和平与安全会议上,各成员国还达成一致,考虑着手建立一支有别于非洲联盟下辖的东非机动旅的共同体机动部队,以便在必要时执行维和及人道主义救援任务。

  在亚太、中东等世界热点地区,今年以来军演更加频繁。例如,美韩有针对性地于11月初在韩国浦项海边举行了大规模登陆演习。美国与菲律宾、泰国、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国也多次举行例行性军演。在中东,“杜松眼镜蛇”、“渴望权杖”、“海上战士”、“热烈毒气”等五花八门、目的各异的军演始终没有间断过,以至有军方人士评价说,今年各国军演的频率之高、规模之大几乎是空前的。

  看点

  多领域 新装备 跨国联合

  今年各国进行的军事演习,涉及内容非常宽泛,既有为适应未来战争需要而进行的传统意义上的演习,也包括以反恐、维和、救援等为目的的演习。与此同时,今年的军演还成为高新技术武器装备的“试验场”,许多新装备令人目不暇接。而跨国性、联合性军演更加突出,成为今年军演的另一大看点。

  近些年,非传统安全危险进一步凸显,影响安全局势的不确定因素增多,致使演习的内容不断扩展,联合反恐、海上搜救、打击海盗、制止跨国犯罪、维和行动、禁毒等都成为军事演习的内容。

  有资料显示,自2001年以来,以国际反恐、人道主义救援、维和等名义举行的联合军演,占到联合军演总量的80%左右。今年以来,这一特点更加突出。例如,北约及其伙伴国每年在乌克兰、黑海和中亚地区举行的“海风”救灾系列演习、“和平盾牌”和“中亚维和营”维和演习,以及由美国主导的众多军事演习,都包括了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的内容。

  而中国与外国举行的联合军演,基本上也是以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为主,无论是与美国、法国、印度和新加坡等国家,还是与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举行的联合军演都以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为预案。中国参加的“和平使命”联合军演更是在创立伊始便明确表示,演习以“联合反恐”为主要内容,不针对第三方。

  由于军演的内容更加宽泛,一些高新技术武器装备也在军演中相继亮相。这样做,一方面可以在“准战场”环境中对武器装备进行测试和检验,尤其是在军队被赋予了反恐、维和、救援等新使命的情况下,对武器装备也提出了新要求,在演习中试用就显得格外重要;另一方面则可通过演习将高新技术武器装备的威力和效果向外界展示。近年来,在美军的每一次演习中,几乎都可以看到新型武器装备。美军还一改以往保密、隐匿的做法,在联合军事演习中使用了众多尖端武器,在展示、推销本国高端武器产品的同时,力图强化对有关国家的影响和渗透。

  此外,跨国性、联合性军演在今年也格外引人关注,其参与国家范围之广,早已超越冷战时期一般仅限于盟国之间的界线,就连一些传统上比较保守和对外军事交流不多的国家,如蒙古、越南、智利等国也参与到跨国联合军演之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既反映了当前国际政治的现实,也说明在不同类型国家之间具有应对安全威胁的普遍性。于是,跨国间的联合军演便有了合作基础和共同运作的平台,也成为各国维护国家安全和利益的有效途径。

  重点

  求合作 防威胁 有合有争

  军事演习,特别是联合军事演习,作为维护军事安全和推进军事合作的一种手段,往往涉及国家主权最核心、最敏感内容,曾经长期受到传统安全观念的限制。不过,近年的联合军事演习之所以越来越多,尤其在今年近乎呈现“爆发式”的发展,与国际形势的变化、各国的利益要求密不可分。

  冷战结束后,国际格局发生重大变化,国家之间的联系日益密切,相互依存不断加强,传统的“敌”、“友”观念已难以适应全球化的世界。特别是随着跨国、跨地区的威胁不断出现,昔日阵线分明、以主要对手为对象的传统军演受到越来越多的制约。

  新的形势要求各国加强政治、经济、军事联系,通过合作而不是对抗来维护国家安全。联合军演有利于增强相关国家间的政治互信,深化地区多边安全合作,提高各方协调应对地区安全威胁的能力,是国际安全合作的重要平台,正在成为国家之间进行军事交流与合作的重要渠道。例如亚洲最大规模的“环太平洋”演习。该演习始于冷战,原一直将苏联作为主要作战对象,进行海上攻防科目的演练。冷战结束后,开始邀请俄罗斯参加,现已成为以保护太平洋区域内国际航道安全为背景的例行性军事演习。

  由于各国面临的威胁日趋多元和多样,许多威胁已超越国家疆界限制,呈全球性、扩散性和网络化特征,任何国家或集团都不可能单独有效地应对这些威胁。并且,这些威胁涉及的领域越来越多,越来越具有不确定性,传统的以维护军事安全为目的的军演应对此类威胁的作用已十分有限。因此,加强相关国家之间的合作,不断拓展演习内容,推进和参与双边与多边联合军事演习,进而主动营造有利的战略环境,已经被越来越多国家所接受并实践。

  比如,上合组织成员国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多次成功地举行了联合反恐演习,在维护地区安全方面发挥着愈加重要的作用。这种以“不结盟、不针对其他国家和地区及对外开放”为原则,以“互信、互利、平等、协作”为主旨的联合军事演习,正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关注和参与。继2005年正式批准印度、巴基斯坦伊朗为观察员国后,上合组织已经成为覆盖中东和南亚次大陆的、欧亚大陆上地理范围最广的区域性组织。

  面对复杂、多样的跨国威胁,除了国家间合作,还需要有关国家之间各种力量的有效协调。美国2008年颁布的《作战纲要》指出:“21世纪的作战,大多数情况下将是多国部队联合作战。”之后出版的《2020联合构想》也强调,本国军队需与多国军队实施全面联合,谋求运用盟国的综合力量对付潜在的全球性对手。其核心就是通过构建一体化的训练新模式,不仅实现美军陆、海、空和海军陆战队等各军兵种的高度一体化,而且实现常备力量与后备力量之间、军队与政府各部门之间、本国军队与盟国军队之间的全面一体化。为此,美国不断加强与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韩国以及新加坡等盟国军队的一体化联合演习,重点解决在联军作战环境指挥与控制的互通性问题,着力提升多国部队之间的互通和协同作战能力。

  军事演习正在成为检验新军事理论、提高联合作战能力的重要途径。东盟国家参加的“五国联防”、“金色眼镜蛇”等演习,均使这些国家的协同作战能力有了较大提高。印度在与美国举行首次海上演习后宣称,尽管演习规模不大,但使印度海军熟悉了美国等海上强国的先进武器技术,提高了联合作战能力。

  虽然合作是当前联合军事演习的主流,但是大国间的竞争和较量并没有停止。这是因为,军演既是主要大国维护传统军事安全和优势的一种战略手段,也有助于其加强对战略枢纽和重点地带的影响与控制。今年5月,美国、英国、希腊、西班牙、阿塞拜疆、亚美尼亚等国在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附近举行军演,引起了俄罗斯的强烈反应。俄认为,北约在双方存在严重争议的格鲁吉亚搞军演是“一个错误和危险的决定”。俄军随即于6月底在北高加索举行代号“高加索—2009”的大规模战略战役演习,这是苏联解体以来规模最大的常规军事演习,引起了格鲁吉亚方面的严重不安。

  由此可见,军事演习的战略功能正得到进一步扩展:有些国家通过联合军演,显示相互间战略合作协调的加深;有些国家则在感受到传统军事安全威胁时,利用不同形式的军演向外界传达备战的决心;还有的国家通过军演向世界宣示对实施军演地区的主权。例如今年9月11日至22日举行的由美国、加拿大、法国等20多个国家参加的“2009联盟力量”联合军演,就旨在保证巴拿马运河周边的安全,而这条运河所具有的战略意义是不言而喻的。另外,还有加拿大海陆空三军今年8月在北极地区展开的代号“北极熊”的大规模军事演习,加拿大总理哈珀更是亲临现场,宣示加拿大对北极地区的主权。

  观点

  促和平 付实践 谋取利益

  今年以来,各国普遍增强了对军事演习战略地位和积极作用的认识,利用军演开展外交合作、显示武力、谋取全球或地区利益。各国给军演赋予更多的内涵,使其在国际关系中扮演了更为重要的角色。这既是促使军演快速发展的主要原因,也将在未来影响并推动军演,特别是联合军演的蓬勃发展。

  军事演习将会继续为维护和促进世界和平与稳定发挥积极作用。一方面,军演作为国际军事合作的重要内容,促进了国家间的交流、沟通、合作与协调,切实增强了多国联合应对和处置危机的能力,有助于各国增进了解、减少误判、建立互信,因此,其在国际安全中将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另一方面,军演对于演习方和潜在对手或威胁方都起到一定的威慑作用。对于演习方来说,军演可以向潜在对手或威胁展示实力、显示决心,从而对可能发生的军事冲突、甚至战争产生震慑和遏制作用。与此同时,参演方在演习过程中也不同程度地受到威慑作用的影响。在进行准实战环境的军事演练和模拟训练过程中,参与演习方同样会对军事对抗的烈度、毁伤及后果产生直观认识,进而使参演方在选择主动使用武力时态度更加审慎。

  军演正在成为各国军事理论和实践发展与创新的主要平台之一,并可能成为各国发展本国军事力量及相互角力的“非战争状态下的战场”。战争是实践的艺术。在和平与发展仍然是世界主流的今天,军演成为各国军队以和平姿态检验武器装备、论证作战理论、发展军事思想、提高实战能力的有效途径。在国际局势总体稳定条件下,军演在这方面的功能将进一步凸显。

  随着军演重要性的增强,大国将可能进一步利用联合军演对地区甚至全球进行威胁及控制,从而实现其战略利益。尽管今天的军演有相当数量是围绕共同应对非传统安全进行的合作型联合军演,但是应该看到,军演的本质属性决定了军演中的对抗性将长期存在,同时,军演的内容在相当长时期内也将继续以应对传统安全威胁和非传统安全威胁并重。由于实力不对称,大国不但在多国联合军演中居主导地位,其所拥有的军事能力也会给对手乃至军演参与方产生战略威慑,从而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最终实现自身的战略利益。

  链接

  2009年各国部分军事演习

  3月,美韩举行“关键决心”联合军演

  5月,北约成员国与格鲁吉亚举行“合作长弓09”、“合作兰瑟09”联合军演

  6月,俄罗斯等国举行“高加索—2009”联合军演

  8月,美国、蒙古、印度等国举行“可汗探索—2009”联合军演

  9月,美国、加拿大、法国等20个国家举行“2009联盟力量”联合军演

  9月,美国及非洲25国举行“2009非洲努力”联合军演

  ……

  2009年军演中的部分高新武器设备

  “斯坦尼斯”号核动力航空母舰、F/A—18E/F“超级大黄蜂战斗机、EA—6B电子干扰机等应用于“关键决心”军事演习

  “海狼”号攻击性核潜艇等应用于“马拉巴尔09”军事演习

  C—17大型运输机等应用于“对抗印度—09”军事演习

  “斯特赖克”轮式装甲车等应用于“战争准备”军事演习

  ……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