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缅边境争端解决:开创新中国解决边境问题先河

热度71票  浏览28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53年,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周恩来曾指出,我们同周边国家都有边界纠葛,解决好这个问题是十分重要的。中国同一些国家还有边界问题没有解决好,那就会天天吵架,我们就没有精力搞建设了。

中国着手解决与邻国的边界问题,始于解决中缅边界问题。而解决中缅边界问题又始于1956年从"一九四一年线"以西撤军的问题。

  

  中缅两国边界遗存的三段未决问题

  

  缅甸的北面、西面与中国相邻。1950年6月8日缅甸与我国正式建交,是不同社会制度国家中最先承认中国的国家之一。

1954年12月1日至12日,周恩来总理接待来访的吴努总理,同吴努总理进行了5次会谈。双方第一次就边界问题全面认真地交换了意见。周总理指出:世界上任何对立的国家,如果不霸占人家的领土,不侵犯人家的主权,不干涉人家的内政,都可以成为相互友好的国家。12月12日,中缅两国总理发表的会谈联合公报指出:"中缅两国边界尚未完全划定,两国总理认为,有必要根据友好精神,在适当时机,通过正常的外交途径,解决此问题。"

中缅两国边界大部分已经划定。但是有三段还存在着未决问题:一段是"永租"的猛卯三角地区。该地区位于南晚河与瑞丽江汇合处,面积250平方千米。1897年,中英两国签订 有关中缅边界条约时,英国以"永租"的名义取得了对中国这块领土的管辖权。缅甸独立后,继承了对这个地区的"永租"关系。第二段是北段尖高山一段。这一段过去始终没有划定 。英国曾经在这个地区不断地制造纠纷,借机扩大它的殖民领域。最严重的是1911年初英国 对片马地区的武装侵占。"片马事件"激起了全中国人民的义愤,全国各地都掀起了抗议活动。在这种情况下,英国政府不得不在1911年4月10日给当时中国政府的照会中正式承认,片马、岗房、古浪三处各寨属于中国,但是却又毫无道理地继续侵占这个地区。第三段是阿佤山区的一段(简称南段未定界)。中英两国在1894年和1897年签订的两个关于中缅边界的条约中,对这段边界都曾经有明文规定。但是,由于有关的条文自相矛盾,这段边界长期没有划定。为了造成既成事实,英国在1934年初派遣军队进攻班洪和班老部落所辖的地区,遭到了当地佤族人民的抵抗,这就是有名的"班洪事件"。

1941年,英国乘当时中国在抗日战争中所面临的危急情况,以封闭滇缅公路作为压力,同国民党政府于6月18日用换文的方式订立了划定对英国有利的中缅边界南段未定界的边界协定,两国政府正式换文加以承认,这就是"一九四一年线"。由于不久就发生了太平洋战争,在这条线上并没有实地划界、立界桩。在这三段中,中缅双方争议最大的是阿佤山区一段即"一九四一年线"问题。

1949年底到1950年初,在陈赓、宋任穷率领的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解放云南的滇南战役中,国民党第八兵团司令李弥率残部溃逃到中缅边境"一九四一年线"靠缅方的西侧,盘踞在掸邦地区。此后两年间,他们伺机不断向中国境内进行破坏和骚扰。1952年我军为消灭这 股反动势力就追出了"一九四一年线"。后来一小部分军队退回,另一部分则继续留在"一九四一年线"以西地区,以防李弥残部返回该地区继续袭扰我边境。当时缅甸内战还没有结束,缅甸军队力量很弱,没有达到阿佤山的西边。1954年,缅甸内战结束,开始向这里派军。为了避免出现军事冲突,1954年6月,周恩来总理首次访缅时,吴努总理第一次提出"一九四一年线"的问题,希望两国政府抓紧解决好这一问题。周恩来总理同意以友好精神,经过和平协商来解决边界问题。但要求有一点时间把情况弄清楚后再正式商谈。

1955年11月,中缅边境南段黄果园附近大雾笼罩,中国军队在例行巡逻时,与缅甸军队相遇,由于雾太大,辨不清情况,双方发生了小规模的武装冲突。缅方说中国军队过境,中方说那样的边境我们不承认。由此,中缅边境局势一下子紧张起来。更严重的是,缅甸《民族报》歪曲事实,攻击中国入侵缅甸。帝国主义势力借此事件也大作文章,极力喧染中国正在对外"扩张",并且支持马尼拉条约国搞军事演习,制造紧张空气,威胁到东南亚地区的和平。在这种情况下,中缅两国政府都感到及早解决中缅边界问题的必要性。为此,从1956年初起,解决中缅边界问题便提到了两国政府的议事日程上来,并开始了频繁的接触。

对中缅边界的现状,中国认为有南、北两段未定界和猛卯三角地三个问题。而缅甸政府却不这样认为。在他们看来,只有北段存在未定界问题,这与中国在认识上有很大的距离。

1956年5月20日,周恩来总理致信吴努总理,就解决中缅边界问题提出了中方的原则意见:"一九四一年线"是国民党政府和英国政府划出来的一条边界线,当时中国人民就有不同意见。今天中国政府同意这一边界线是有困难的。因此,在两国边界尚未完全划定前,比较妥当的办法是暂时维持目前两国边界的现状,并且防止发生纠纷。至于中缅双方的不同意见,可以留待将来谈判时寻求解决。1956年6月22日,周恩来与缅甸驻华大使吴拉茂谈话, 他说,最近中缅在边境上发生了小的冲突,无论错在哪方,都是不幸的,不应该发生的。目前处理边境问题首要的也是最好的原则是维持现状,然后再设法公平合理地加以解决。

中国方面对这些挑拨性报道给予了回应。云南省委接到外交部的情况通告后,立即组织在边境地区进行了认真的检查,核实我在该地区根本无越境事。8月3日,云南省委向党中央专门作了《关于美国通讯社诬称我越境问题情况报告》。

8月4日,周恩来给缅甸刚卸任不久、一直致力于发展中缅友谊的前总理吴努复信,指出,任何造谣破坏中缅关系的行动所产生的不良后果,都是中缅双方不愿看到的,我们两国绝不要上别有用心人的当。同一天,周恩来在同缅甸驻华大使吴拉茂谈话时对缅甸政府驳斥了这家报纸的谣言表示感谢,说我们对缅甸一直采取友好态度,我们主张一切问题都由双方在 内部协商,我们从来没有使双方意见有出入的地方见诸报纸。我们希望中缅两国团结起来,不给别有用心的人以可乘之隙。《人民日报》也及时发表了评论员文章,说明事实的真相, 对缅甸《民族报》的诬蔑报道进行了澄清。

缅甸政府在这方面也积极做了工作。缅外交部于7月31日发表声明,指出《民族报》所登载的那条消息是不真实的。缅甸负责克钦邦事务的部长说:中国军队进入克钦邦同中国交 界的地区是不真实的,传说被中国军队占据的地区都在缅甸的手中。8月25日,缅甸曼德勒《缅甸路线报》发表社论,对中缅边界问题从历史和现实的角度,进行了客观的评说:"缅中边界的划界问题,是由英国统治缅甸70年期间经手交涉的。现在缅甸独立了,同中国谈判划界的责任就落在缅甸政府的身上了。""如果缅甸方面把英国政府所留下的工作不经审查,不管是对是错都一律认为合理,并且用强硬的、丝毫不让步的态度向中国交涉,那缅甸就 会再犯英国政府所犯过的错误了"。社论认为,自1886年英国占领缅甸以后,在600英里长的中缅边界线上,中国政府与缅甸政府之间就常发生纠纷。1941年英国同当时的中国政府签 订的边界协定并不是平等合理的。"因此,对中国政府现在所提出的重新举行会谈来重新决定边界的要求,我们是无可厚非的"。8月30日,吴巴瑞总理代表缅甸政府表示:"只要中缅两国互相友好谅解,挑拨者必将失败。"

  

  中缅边界谈判的中心是"一九四一年线"

  

  1956年8月4日,周恩来对缅甸驻华大使吴拉茂说,所谓"一九四一年线"是英国利用国民党政府抗日战争时期的困难而榨取的,我们不能承认。但是我们也没有强迫缅甸承认我们的看法,而是主张和平协商解决。

1956年8月7日,缅外交部官员白灵顿找姚仲明大使就解决缅中边界问题特别是"一九四一年线"问题谈了缅方的立场:中缅边界谈判的中心应是"一九四一年线"。缅甸独立后, 就从英国继承了这条边界线,我们也了解中国政府是不满意此线的,并须审查过去国民党政府签订的条约,我们认为这也是很自然的。但是应该强调的是,在中国政府未提出对该线的修改建议前,中国政府在道义上,在法律上应该接受"一九四一年线"。如中国提出修改该线的意见,缅甸政府是会根据友好原则加以考虑的,可是在该线未最后修正前双方均应遵守该线。而中国目前驻军于佤邦是一种片面修改。缅方认为中国军队目前越过"一九四一年线"的驻区并不大,因此,为了这块地方,而破坏两国友好关系,对中国并无好处。其次,中国军队如不撤退,对缅方将形成一种压力,在这种压力下举行两国边界谈判是会受到缅国内 舆论和人民反对的。故缅方认为谈判的起点应是中国军队从"一九四一年线"以西地区撤出 。

8月16日,姚仲明根据与白灵顿谈话及平时掌握的情况致电外交部,向中央提出我军不撤出"一九四一年线"以西地区的建议。他在电文中称:根据目前缅甸肯定"一九四一年线"为已定界,并据国际法要我承担该条约之义务,不放弃要我撤出"一九四一年线"以西的 军队为谈判的起点,对此,我们应进一步向缅方说明两国的政治地位和情况已有了根本改变,认定继承英国和国民党政府签订的"一九四一年线"是不合理的,也是不符合两国平等相待精神的。可以考虑引证历史上缅甸不平等条约,如我清朝与英国所签订的缅甸向中国朝贡、中国在缅甸有内河航运权的条约等,指出"一九四一年线"同样与这些条约不能为后来的 两国政府所继承,以阻止对方的纠缠;缅方的意图是抓住要先谈"一九四一年线"未定界,并且先要我撤出"一九四一年线"以西的军队,以争取主动,然后再在中缅边界北段未定界上与我纠缠,为此对我十分不利。因此,姚仲明建议:"我应采取与缅全面谈判的办法,以便就整个中缅未定界问题做平等合理的调整。"

8月21日,中共云南省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专题研究中缅未定界的划界问题。会后正式向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提出,我不宜后撤至"一九四一年线"以东,如这样,事实上 等于我方承认"一九四一年线",于我不利,易被缅方作为迫我承认该线合法性的借口。

缅甸总理吴巴瑞8月21日写信给周恩来,表明缅方对中缅南段未定界的基本立场。信中强调1941年中英两国达成协议的界线是对双方都具有约束力的合法的国际界线,中国的军队 驻扎在该界线以西的缅甸领土上是不合法的,这些军队一定要撤走。鉴于此,周恩来于8月2 7日下午召集有关部门负责同志研究中缅边界问题。会议认为,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对中缅未定界采取不承认、不否认和暂维持现状的方针。在当时是必要的。但是,随着局势的发展,这个方针已不能适应目前形势发展的需要,缅甸政府已强烈要求我国对中缅未定界问题进一步表明态度,我们必须找出根本的解决办法。当前,"一九四一年线"是中缅边界纠纷的 中心问题,确定我对"一九四一年线"的基本态度是解决中缅纠纷的关键。从法理上讲,中、英两国政府对"一九四一年线"有过正式换文。根据国际法,某国政权更迭,政治或其他的条约可以不承认或修改,但划界条约应该承认。我们如不承认"一九四一年线",也找不到法理根据。从政治上看,我们主张和平共处。如在边界问题上与缅甸搞僵,我会因小失大 。基于以上考虑,会议决定,原则上中方应接受"一九四一年线"。会议还认为,我们将撤 出的地带面积约1300平方公里,人口约7万,这对我们是不利的。为了缓和中缅边界的紧张局势,我们只能这样做。但是,我们在南段的让步应尽量换取在北段得到一些好处。当前的具体做法是:答复缅方,为了中缅友好,中国军队可撤至"一九四一年线"以东,但缅军不得进入我撤退的地区;我在中缅边界北段要求缅军后撤;要求缅方迅速成立边界委员会,协商解决中缅南北两段未定界问题。8月28日,外交部将上述会议精神电告姚仲明大使和云南省委。

8月27日当晚,周恩来又接见缅甸吴拉茂大使和吴旺。指出,我军一部驻扎"一九四一年线"以西,是在1954年12月两国总理发表联合公报以前,以后中国军队从未前进。而缅军不但在南段未定界不断推进,在北段未定界,缅军也驻防到迈立开江以东的四、五个据点。如片马、岗房、古浪。30年前,中国人民为反对英国侵占而掀起的抗英斗争,迫使英国不得不承认这些地方是中国的领土,现在也为缅方占据。这些事中国本来完全可以向国际社会公布,但中国不这样做,以避免使问题复杂化,而希望通过友好协商的途径来解决两国的边界问题。因此,我们主张边界联合委员会应尽快成立,不仅谈南段,也谈北段,把两段问题都 解决。其次,为了使谈判能顺利进行,为了友好,我们愿意考虑吴巴瑞总理来信的意见。尽管承认"一九四一年线"是有困难的,但我们愿意考虑把中国军队撤退到"一九四一年线" 以东,要求缅甸军队,不进入我军撤出的地区。同时要求缅方在北段未定界撤出今年新进驻的地方和片、岗、古三地。中国军队也不进入该地区,以待谈判解决。吴拉茂和吴旺主张先 解决南段,以后再谈北段问题。经周恩来解释后,吴拉茂表示如周恩来认为适宜,他愿建议 吴努亲自到北京来具体商谈。

8月29日,周恩来对吴巴瑞总理的来信作复,并派外交信使专门送达缅甸,由姚仲明大使亲自递交给吴巴瑞和吴努,正式回复中方处理中缅边界问题的意见。第二天,吴巴瑞总理邀见姚仲明,对他说:"我阅读了周总理的信,我感到解决中缅边境问题的可能性和希望都增加了",我将同内阁成员研究后正式答复周恩来总理的信函。

  

  为了发展中缅友谊,中方撤出"一九四一年线"以西地区

  

  9月12日云南省委召开有昆明军区、省级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及涉及中缅未定界地区的思茅、临沧、丽江三地主要负责人和边防司令员参加的会议,传达周恩来于8月27日主持召开 的关于中缅未定界地区工作会议的指示,研究具体的贯彻执行措施。会议认为,南段未定界地区属佤族聚居区,说服那里的居民划归缅甸的工作是艰苦的,尤其是以胡忠华、胡玉堂、保卫国等为首的民族上层,曾多次与英国、缅甸发生武装斗争,在他们统治的大部地区(班老十八王子总管统治地区共5万多人,在"一九四一年线"以东仅8000多人)划给缅甸的情 况下,要求脱离中缅自行独立。干部、战士在该地区进行了几年的工作,与当地人民群众结 下了深厚的感情,加之过去一段时期片面宣传"佤山是中国领土"、"佤山不可分割"、"不能以领土换和平"等等,一旦把"一九四一年线"以西划给缅甸,大家会感到思想转不过弯来,更不好对群众做工作。根据以上情况,云南省委加强了"一九四一年线"内外地区的民族工作,拨出专款25万元,由临沧、思茅地委增派干部,大力扶持生产、医疗卫生等短期见效的工作,使将来划归我国地区的群众更趋稳定,划出地区的头人群众对我国的社会主义 制度有更深刻的认识,有利于在边境发展中缅友好关系。

为了照顾佤族各部落的情感,9月22日,云南省委建议中央考虑将来划界时,按"一九四一年线"稍加调整,尽量避免把一个部落被国界划为两半的情况。

根据中央可能于缅甸前总理吴努到中国访问前后命令我军撤退至"一九四一年线"以东的意图,云南省委积极开展相应的工作:一是派省委委员欧根及昆明军区公安军第二政委张 钧亲率两个工作组到临沧、思茅,协同当地干部开展撤军前的准备工作。二是于10月11日省委就关于对基层干部和群众如何解释我们要撤至"一九四一年线"以东等三个问题向中央作 《关于未定界地区工作的请示》。中央针对云南省委请示中提出的问题作了两点答复:1、在向基层干部群众解释时,不要强调国民党政府签订1941年协定是卖国行为,也不要称1941年协定为卖国协定。否则,不仅不能解释清楚,反而使群众的思想更加混乱。根据全面考虑,中央决定撤出"一九四一年线"以西的地区。2、在我军撤出后,不应该继续留下少数地方干部。

10月27日,云南省委和昆明军区向中央、军委提出初步撤军计划:为了避免在撤退中发生混乱,拟在接到军委命令后,有步骤地撤退。撤退的原则是:先前沿,后纵深,与缅军近点先撤。据此,拟第一步先撤木邦、羊莫、小公鸡等;第二步撤扬让、完冷、果洛、山通、岩城等;第三步撤大小蛮海、上下困马、永必力等。

对撤出"一九四一年线"这一重大决策,当地政府、军队都极为重视。思茅、临沧两个地区由地区书记亲自率领工作组到边境地区,向部队、地方干部和民族头人传达中央指示精神。干部们初听到中央关于撤出"一九四一年线"以西的指示后,许多人不理解,认为通过 这几年的工作,与群众建立了感情,不能丢下佤族群众撤走。其中,当地民族干部听传达后抵触情绪很大,有的干部痛哭、有的不思茶饭,有的夜不能眠。经反复教育后,使这些同志 认识有所提高。

10月28日、29日,临沧、思茅地委和军分区向省委、军区发电请示工作。省委、军区于11月2日复电两地委和军分区:目前扣留中的"一九四一年线"以外的案犯,可按清理积案 的政策处理,该放者放,该判刑者可判刑,判刑应适当从宽或假释;在线外流通的人民币,应大力组织收兑,但群众愿留存者听其自愿;过去我军或政府与部落订立的协议条文,可协商后收回,如头人、群众坚决不愿我收回亦不要勉强;在我军撤退前,各部落间酝酿订立团结公约,我们应大力帮助,但我们不要参加,公约中不要有反缅情绪。

为了统一对解决中缅边界问题的认识,10月31日,中共中央向云南省委,并告四川省委 、西藏工委,各省市委、自治区党委,发出《关于中缅边界问题的指示》,指出,两年来,我国已经对中缅边界问题进行了研究,目前解决这一问题的时机已经成熟。中央决定在中缅南段,承认"一九四一年线",并将驻防该线以西的我军撤回到该线以东。云南省委必须:第一,加强对我国边境内,特别是靠近"一九四一年线"和北段未定界我国边境内的兄弟民族的教育和团结工作,稳定头人和群众的思想情绪。第二,在"一九四一年线"以西目前我军防区内,更要大力加强对当地头人和群众的工作,应该说服他们留下同缅甸政府派去的人员友好相处。第三,加强对边防部队的领导,贯彻执行中央关于边境问题的政策;边防部队 第一线兵力可适当的减少,有些容易造成边境紧张的措施应予适当纠正。

1956年10月22日至11月8日,吴努访问中国。周恩来与吴努分别于10月25日、27日,11月1日、3日举行了4次会谈。在会谈中,周总理说,经过我和吴巴瑞总理的通信,已经找到了一个可以解决问题的途径。我们要真正友好、永远友好,我们要使边界问题一劳永逸地得 到解决,并且使确定的边界永远维持下去。这就既要照顾双方的利益,也要考虑到双方的民 族问题。解决边界问题双方都要有法理根据。我们以这样的原则来对待中缅边界问题,也用同样的原则来对待我们同亚洲的其他邻国的边界问题。我们愿意从缅甸开始,来解决我们同邻国的边界问题。吴努认为中国的建议是合理的,表示满意。在11月3日的会谈中,周恩来 又特别向缅甸克钦邦政府主席吴赞塔信耐心解释了中国这样提出问题的原因和好处。吴赞塔信对周恩来这样亲善的解释十分感动,他说:"能这样讨论问题,中缅两国就不会有不能解决的问题。"

11月5日,中国政府就中缅南、北两段未定界撤军问题致吴努备忘录。中方在备忘录中将中缅边界问题统盘考虑,在原我方提出将南北两段未定界问题一起考虑解决的基础上,又专门将猛卯三角地问题提出来,就公平合理解决中缅边界问题提出了三点建议,作为一个整 体联系起来考虑。当天,周恩来又亲自致函吴努,告之:"中国政府现在建议,中缅两国政 府在就中国政府关于解决中缅边界问题所提出的建议达成协议以前,双方从1956年11月底起分别由上述地区撤退军队,这项撤退工作将在1956年底前完成。如阁下同意中国政府这项关于撤军的建议,请予确认。"吴努当天即确认并回函周恩来,称:"我同意阁下上述来信的内容"。随后,缅甸吴巴瑞政府也接受了中方备忘录中所提的三点建议。

  11月5日,周总理向全国人大常委会第50次会议报告了与吴努会谈的情况,会议批准了他所提出的关于解决中缅边界问题,特别是我军撤出"一九四一年线"以西地区的建议。到此,中缅双方从南北两段分别撤军的问题就完成了外交程序,转入到如何具体实施问题上。

11月8日,云南省委和昆明军区将我国向缅甸提出的备忘录内容转告给中缅边界地区的 思茅、临沧、德宏、丽江地委和边防分区。

11月1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指示昆明军区和西藏军区:撤出"一九四一年线" 以西地区的工作自11月25日开始,至12月31日全部撤完。

11月21日,我外交部召见缅甸驻华大使馆官员,告之我军提前于本月22日开始首批撤出 "一九四一年线"以西扬让、果洛、山通和岩城四地,撤毕后,缅方行政人员始可进入。

  缅方十分关注我撤军问题。11月13日缅方有20余人到紧靠我山东防区外永松后,派人到 山东打探我军是否撤走,并称他们要到山东工作。11月14日,缅方有缅军10人由当地佤族人引路由允恩到我防区巴根探听情况,扬言他们要到岩城工作。这批人在巴根时曾向群众派米、柴、小菜等不付钱,在永底斯曾活动要岩城打果洛,岩城头人对此非常不满。11月12日,一缅兵在营盘街企图强奸一佤族妇女,被一佤族男青年干涉,缅兵即将佤族青年杀害。缅方的这些举动,引起了当地头人、群众的极大不满。但经过当地党委、政府和部队开展工作,初步克服了撤出地区干部、群众和头人的抵触情绪,头人、群众对缅方的敌视情绪亦有所转变。

根据解放军总参谋部的布署,我军从"一九四一年线"以西地区撤军的工作于12月3日前完成。到1956年底,缅甸也完成了从片马、古浪、岗房地区撤军的行动。

1956年12月15日至17日,正在缅甸访问的周恩来总理、贺龙副总理陪同缅甸总理吴巴瑞、副总理藻昆卓、吴觉迎等200多位缅甸贵宾从我畹町口岸进入中国,参加在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首府--边城芒市举行的中缅边境人民联欢大会,以进一步增进两国人民的友谊。

1960年1月24日至28日,缅甸看守内阁总理奈温访问中国;双方签订了《中缅友好和互 不侵犯条约》(有效期10年)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缅甸联邦边界条约》。《条约》规定:缅甸政府同意把属于中国的片马、古浪、岗房共153平方千米的地区归还中国;双方决定废除缅甸对属于中国的猛卯三角地所保持的"永租"关系,中国同意把这个面积为220平方公里的地区移交给缅甸;作为交换,缅甸同意将班洪、班老部落189平方公里的辖区划归中国。对于骑线村寨的归属,双方商定:将缅甸管辖的永和寨和龙部寨划归中国;将中国管辖的班扎等4个寨子划归缅甸。从而清除了这两个部落被"一九四一年线"所人为地分割为中缅两部分的不合理状态。中国政府根据一贯反对外国特权和尊重其他国家主权的政策,声明放弃1946年6月18日中英两国换文规定的、中国参加经营缅甸炉房矿产企业的权利。

中缅两国边界线确定为北、南两段全线共长2184公里,其中中缅边界云南段长1997公里,中缅边界西藏段长187公里米。随后,双方勘界人员在2000多公里的边界线上竖立了402棵界桩。

伴随着中缅边界问题的解决,我国先后又与尼泊尔、蒙古、巴基斯坦、阿富汗、老挝等 国经过和平谈判解决了边界问题,为新中国的成长、发展创造了一个良好的周边环境。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