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抗美援朝:黄草岭阻击战美陆战1师碰上克星

热度36票  浏览5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1月2日,朝鲜咸兴道的一片山林中,正在此地待命的美军陆战第1师,刚刚接到了擦拭武器的命令。在一道山梁下面的土坡上,散乱地摆放着40多辆美式坦克,坦克手们趴在炮塔上,正在擦着炮身。

    

    上士汤姆一边擦着炮弹,一边对驾驶员杰克逊说:“自从我们五年前从德国战场得胜回来之后,我们陆战1师还没有碰到真正的对手,这一次也不会。”

    

    杰克逊自有他的想法:“我在想中国军队可能已经跑了,我们每一次下达的都是进攻的命令,可是最后执行的也总是追击逃跑的敌人……”

    

    “这一次可能又让你说着了。”

    

    “我是担心这里的山路不好走,我的坦克追不上逃跑的敌人。”

    

    “你开不快,他们也跑不快,总会追上的。”

    

    他们俩正说着,只见团长纳克上校走了过来。

    

    “你们准备得怎么样了?”

    

    “报告长官,全都准备好了。”

    

    纳克笑了:“勇敢的士兵,我很高兴看到你们有这么高的士气,我可以告诉你们是阿尔蒙德将军主动请战的,这是我们陆战1师的光荣。”

    

    “听说中国人很勇猛,南朝鲜第3师伤亡很大?”汤姆说。

    

    “你只说对了一半,是南朝鲜军队太无能了。你们还有什么担心吗?”

    

    “长官,不知道中国人的炮兵怎么样?”

    

    “这个不必担心,他们的炮兵打得很准,可是炮弹并不多,从这一点上说,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了。而且阿尔蒙德将军也有对付他们的办法。”

    

    几个小时之前,美第10集团军军长阿尔蒙德将军给远东空军司令官乔治斯特拉特迈耶打了电话。

    

    “乔治将军,我想现在是远东空军施展身手的时候了。”

    

    乔治不明白他的意思:“我们在远东没有真正的敌手。”

    

    “这一点我是知道的,我是说我们的陆1师现在需要帮助。”

    

    “那是没有问题的,我们是老朋友了。”

    

    阿尔蒙德长吁了一口气:“我们需要50架轰炸机,说起来也许让你觉得可笑,只是为了几个小小的山头。”

    

    “这我不奇怪,我会为你准备的。你还要什么?”

    

    “还需要飞机拍的照片,越快越好,我们马上就要用。”

    

    远东空军满足了第10集团军的所有要求。

    11月2日上午大约10点多钟, 烟台峰前面的公路上烟尘滚滚,参谋长王凤来从望远镜里看到了美军陆战1师的坦克,像小爬虫一般挤在公路上。

    

    “看来是美国主子出动了,大家作好战斗准备!”王参谋长一声令下,战士们便开始准备弹药。

    

    “重点要作好反坦克的准备。”

    

    战士刘得海在一边说:“放心吧,这么高的山坦克爬不上来。”

    

    “那也不能不防。”班长王树谷批了他一句。

    

    两人正说着,天空中传来了一阵轰鸣声,只见50多架敌人的轰炸机,黑压压的一大片飞了过来。

    

    “马上隐蔽!”王参谋长喊了起来。

    

    “轰……轰……”一串炸弹落了下来,阵地上腾起一道道烟柱。过了一小会敌人的坦克也冲了上来,一边开一边打炮,由于离得太远炮弹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美国鬼子出来就是不一样,天上有飞机,地下有坦克,看上去还挺神气的。”刘得海对班长说。

    

    “神气不了多大一会了,打死的样子,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听了班长的话刘得海哈哈大笑起来。

    

    “轰嗵……轰嗵……”美军的重炮响了,猛轰一阵之后。步兵才发起了冲锋,我军战士已经等红了眼了,恨不能美国鬼子冲到跟前,真刀真枪地大干一场。

    

    可是,美军士兵冲到半山腰不动了,全都停了下来。等着坦克开上来,向我军阵地上开了一通炮。

    

    我军炮兵开始还击,炮弹在敌群中炸开了花,敌坦克吓得在阵地前面乱跑乱窜有两辆坦克中弹起火,跟在坦克后面的步兵也乱成一团。

    

    敌人成群结队地退了下去,等着飞机轰炸之后,又开始了第二次冲锋。

    

    摸清了敌人进攻的规律,心里也就有数了。别看敌人的火力很猛,那只是打武器,打钢铁,真要是步兵上来真刀真枪地干,它就全熊了。

    

    敌人一连攻了十多次,死伤几百人,还是没有攻上来。于是阿尔蒙德将军下令停止进攻。

    

    42军军长吴瑞林向彭总报告了一天的作战情况,彭总高兴地说:“看来美国人的飞机大炮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最后还是要看人的素质,怕死的军队是打不了仗的!”

    

    彭总接着说:“你们的任务完成得很好,为了发挥炮兵的作用,你们可以从烟台峰后撤到草芳岭一线,敌人肯定追击,我们的炮兵就可以大量杀伤敌人。”

    

    “好,这是好办法,我马上通知部队。”

    

    2日黄昏,我124师悄悄撤出了烟台峰。一直到了4日白天,美陆战1师才发现对面山头上的中国军队消失了。

    

    阿尔蒙德接到了远东空军的报告:“发现中国军队在草芳岭一带部署。”

    

    他在地图看了一眼说:“没有跑远还可以追上!”

    

    6日白天,美军陆战1师摆出一副要把我军一口吃掉的架势,集中了40多辆坦克,200多辆装甲车和汽车,向草芳岭冲来。

    我炮兵第8师45团, 早就作好了战斗准备。朝鲜人民军炮兵的一个混合炮兵营也加入了战斗。

    

    上午10点多钟,敌人的长龙车队向我军阵地开了过来,本来志司的作战命令是在6日夜发动进攻,没想到敌人提前出动了。

    

    “准备射击!野炮、榴弹炮急速射!”杨参谋长命令道。

    

    “放!”顿时山谷中响起了巨大的轰鸣声,炮弹飞过山包,在敌人车队中炸开了。开在后面的两辆汽车着了火,车上的敌人跳下来,没命朝山上跑。周围车上的敌人也跳车逃跑了,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汽车爆炸了,公路上一片狼藉,前后几辆车全炸翻了。原来这是敌人的弹药车爆炸了。

    

    开在前面的坦克也起火了,步兵潮水般地往回退。

    

    敌人的两架指挥机一前一后贴着山头飞得很低,敌机侦察员发现了我军的炮阵地。

    

    “发现中国军队的炮阵地,火炮20余门,一线配置。另有8门高射机枪。”

    

    “周围有没有高炮部队?”

    

    “没有发现,他们将高射机枪和火炮放在一起。”

    

    “这真是让人看不明白。”

    

    阿尔蒙德看到了这份报告,他半天没有说话,中国军队的炮阵地呈一线配置,难道是中国军队的一个圈套?引诱我们的飞机。不过很快他就自我否定了这一点,因为他知道,中国军队的炮兵并不多,能够开到朝鲜来的当然是最好的。看来是中国人的炮兵还没有学会防空,这是一个机会。想到这里他得意地笑了。

    

    阿尔蒙德从远东空军调来了20架海军的水上战斗轰炸机,要对中国军队的炮兵阵地发动一次突然的超低空轰炸。

    

    6日下午, 敌人炮兵再次向我军阵地开炮,我炮兵奋力还击,双方炮战打得难分难解。就在敌我炮战打得正酣之时,美军海军的20架战斗轰炸机分两批,沿着山沟飞了过来,炸弹一串串投了下来……

    

    我军炮阵地上变成了一片火海,几挺高射机枪还没有来得及对空射击,就被炸弹炸翻了。杨参谋长一看到敌机冲了下来,这才意识到炮阵地的配置犯了一个大错,沿着山沟一线排开,正好成了敌人飞机轰炸的目标。

    

    “快把炮拉走,把炮拉走!”他喊了起来。

    

    可是马上他发现了第二个错误,拉炮的马匹全都隐蔽在5公里远的另一侧的山沟里。现在去牵已经来不及了。

    

    战士们只好顶着敌机的狂轰滥炸隐蔽火炮。 5连2排长中弹倒下了,5班长刘元吉大喊一声:“1排,听我指挥!跟我来!”带领全排将火炮拖到了山沟里。5连副连长刘风吉沉着指挥,对空射击。

    

    山沟中我军阵地上,出现了一片忙乱,敌机一批又一批地冲下来,炸弹在炮阵地上轮番爆炸,战士们奋不顾身地扑到炮位上,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火炮。

    

    敌机飞走了,杨参谋长清点损失时,发现被敌机炸毁火炮四门,炸坏三门。看到阵地上牺牲的同志,心情格外沉重。这是一次刻骨铭心的教训,也是从实战中用血换来的经验。

    

    黄草岭战斗,我志愿军和人民军炮兵并肩作战,给美军陆战1师、伪3师和伪首都师以重大杀伤,同敌人激战13昼夜,歼敌2700多人,有力地配合了西线作战。

    撼天动地英雄魂

    

    黄草岭成为敌人的“伤心岭”,也成为志愿军的英雄岭。现任四连连长刘文辉告诉记者,黄草岭之战涌现出的英雄及他们的壮举,一直在连队经久流传。

    

    机枪手朱丕克打光了子弹,端起轻机枪冲出战壕,吼叫着“杀!”,一口气砸伤10个敌人,吓得美军丢盔弃枪往山下滚。

    

    共产党员刘凤林,奉命突围去和人民军联系,冲出包围不远又被一群美军围住。他打死几个美军,打完子弹,3个美军扑过来活捉他。刘凤林反而冲入敌群,拉响了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激战中,营部派来打通联系的通信班长被敌机的扔下汽油弹烧着,子弹带里子弹被烧得乒乓乱跳,战士张悦涛冒着生命危险救战友,当即冲到通信班长身边,双手往下扒子弹带和手榴弹带。一颗子弹迸进张悦涛的胳膊,血肉模糊,他忍着剧痛把通信班长的生命危险完全排除,又背起负伤的战友爬回了工事。

    

    连长盖成友在解放战争负伤的胳膊再次负伤,鲜血直淌,他仍带伤坚持指挥战斗。敌人有两次突破了我阵地,盖成友挺起刺刀带领官兵与敌人展开肉搏战,以敢打必胜的气势将敌人打退。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