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国民党看待淮海战役:实灰胜败之转折点

热度48票  浏览3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是中国现代史上著名的战役。其对历史的影响一点都不亚于几千年来任何一次改变历史进程的战役,比如历史上有名的战役牧野之战、淝水之战、官渡之战、赤壁之战等。所不同的是使用的武器和战争规模都不是一个阶段的产物。古代使用的毕竟是些大刀长矛弓箭之类的冷兵器,杀伤力有限。最大的规模也不过是几万、十几万人贴身厮杀,死伤人数也是相对较少的。

而这三大战役用的可不是那些切胳臂剁腿的家什了。而是坦克大炮机关枪这些古人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新鲜玩意儿,杀伤力极大。战斗中士兵们根本贴不了身,离老远便会被大炮轰得倒下一片一片的,被机关枪打倒一排一排的。战争规模双方动辄使用上百万人的军队。恢宏庞大的场面无边无际。战火也是遮天蔽日的。死掉的士兵的尸体一眼都望不到头。

也许过了一万年大概才会在那时的历史书上把这三大战役同那些古代的战役并列到一起给未来的学生们讲其历史作用。

不过在当代则不是这么一回事儿。毕竟这三大战役离我们太近了,以至于我们的生活方式现在依然受到战争胜负所形成的政治格局的影响。

不仅如此,对于同样的战役,国共两党的看法也是截然不同。

比如三大战役中的『淮海战役』是共产党的叫法,而国民党则叫『徐蚌会战』。同一回事儿两个名词并不奇怪,毕竟政治立场不同,战争结果不同,心态也不一样。

 

看看共产党官方的对这场战役的说法:

 

淮海战役

 

解放战争时期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中原野战军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海州,西迄商丘,北起临城(今枣庄市薛城),南达淮河的广大地区,对国民党反动军队军进行的第二个战略性进攻战役。

  根据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中央军委的部署,战役自1948年11月6日开始,至1949年1月10日结束,共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1948年11月6日,华东野战军分路南下。8日,国民党军何基沣、张克侠率部2万余人战场起义。10日,我军把黄伯韬兵团分割包围于徐州以东的碾庄地区。经过10天逐村恶战,至22日全歼敌军10万余人,并击毙了敌兵团司令黄伯韬。同时,中原野战军为配合作战,出击徐(州)蚌(埠)线。11月16日,攻克宿县,完成对徐州的战略包围。这时,中共中央军委决定由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组成总前委,邓小平同志为书记,统一指挥淮海战役。第二阶段,11月23日,中原野战军在宿县西南的双堆集地区,包围了从华中赶来增援的黄维兵团12个师。28日,独夫民贼蒋介石被迫决定徐州守军作战略退却。徐州伪“剿总”总司令刘峙撤至蚌埠,副总司令杜聿明留在徐州指挥。12月1日,敌弃徐州向西南逃窜。4日,华东野战军追击部队将徐州逃敌包围。6日,敌孙元良兵团妄图突围,即被歼灭,孙元良只身潜逃。同日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集中9个纵队的优势兵力,对黄维兵团发起总攻。经过激战,至15日全歼敌12万余人,生俘黄维。此后,为配合平津战役,按照中共中央军委的统一部署,部队进行了20天休整。第三阶段,1949年1月6日至10日,华东野战军对被包围的杜聿明集团发起总攻,经过4天战斗,全歼邱清泉、李弥两个兵团共30万人,俘获杜聿明,击毙邱清泉,李弥逃脱。

这次战役,我军参战部队60万人,敌军先后出动兵力80万人,历时65天,共歼敌55.5万余人,使蒋介石在南线战场上的精锐部队被消灭干净,基本上解放了长江以北的华东和中原广大地区,使国民党反动统治中心南京处于人民解放军的直接威胁之下。

 

共产党的说法,语气充满了自豪和荣耀。毕竟仗打赢了,得了政权,讲起来也是理直气壮的。国民党官方讲的徐蚌会战则是有一种反思和悲凉的意味了。毕竟仗打输了,总结起来也是不堪回首的。让我们看看是怎么说的:

 

徐蚌会战

 

民国三十七年十一月六日至三十八年元月九日,公元1948~1949年

 

前引

 

共军夺取济南后,为求进一步大量击灭国军有生力量,其华东野战军乃决定由鲁南向苏北进犯,先击灭国军位于新安镇之第七兵团,行战略突穿,然后向左旋,击灭海州附近之国军,最后转趋两淮(淮阴、淮安)击灭两淮附近之国军。于是共军所谓之[淮海战役」于焉形成。稍后,中共中央军委又以中原野战军介入,因之其作战地区,乃随战况之演变。由淮海西移至徐蚌,乃再形成国军所谓之「徐蚌会战」。

 

作战经过简述

 

碾作战:

 

民国三十六年十一月六日共军大举进犯徐州东面地区,重点指向陇海路东段之国军第七兵团,此际第七兵团正奉命由新安镇向徐州方面集中,因须接应第九绥区自东海西撤,因而迟至十一月六日晨始在一片混乱中西渡运河。另以第六十三军绕道窑湾西进。九日午后,第七兵团连同第九绥区拨配之第四十四军均安全撤抵碾地区,不幸于八日晚,负责防守徐州东北地区之第三绥区,其两个副司令官张克侠与何基沣率第五十九军大部及第七十七军一部阵前叛变。致进攻该绥区之共军得以顺利通过运河,直趋陇海路上之曹八集(六义集)。截断了第七兵团西退之路。

 

十一月十日第七兵团正准备继续西撤,忽奉徐州剿总电令:「以碾为核心,行内线作战,待援军到达后与匪决战。」于是第七兵团即以碾为中心,占领边据点,构成四防。此际共军各纵队迅速行动,至十一日,概已完成对第七兵团之战术包围,并即展开攻击。

当碾被围前后,绕道西撤之第六十三军于九日晨在窑湾为共军追及,奋战三昼夜,十二日全军覆灭,军长陈章自戕殉职。

 

十一月十三日徐州剿总以第二、第十三两兵团东进支援第七兵团,沿途遭共军顽强阻击,迄十七日始推进六至十五公,此际睢宁守军第一0七师奉命向徐州转进。于大王集附近,遭共军追及击灭,于是位于陇海路南东进解围之第二兵团之南翼侧,立即遭受严重威胁,并影响东进速度,直到十一月二十二日第七兵团覆灭。东进兵团始终未能越过大许家共军所设之阻击阵地。最后无功而退。

 

碾第七兵团遭共军日夜围攻,奋战十余日。至十一月二十二日全军覆灭,兵团司令黄伯韬将军壮烈成仁,碾作战结束。

 

双堆集作战:

 

国军第十二兵团于十一月六日自豫中确山东进,十六日抵阜阳,纳入徐州剿总序列,预定经蒙城、宿县至徐州州。

 

当十八日兵团先头到达蒙城时,即遭受中原野战军一部列阵涡河北岸之阻击,十九日晨兵团发起攻击,驱除共军之抵抗。连续渡过涡河,北淝水,迄二十三日即进出浍河北岸。二十四日更全面发起攻击,执知共军之抵抗,趋顽强,激战至二十五日,第十二兵团之四个军和一个骑兵团即陷入共军预之囗袋内,被压迫在以双堆集为中心纵横不到十公之狭小地区内。

十一月二十六日兵团司令黄维决心以四个师列向东南方向突围,二十七日拂晓开始行动,不料担任突击师之一一0师师长廖运周。于二十七日拂跷前,不等攻击发起,就率先行动,投共而去,廖运周之叛变,等于宣告黄维司令突围失败,其后共军合围之势更坚。

十一月二十八日,南京军事会议,决定放弃徐州,由徐州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公元一九0五一一九八一年)率领第二、第十三、第十六等三个兵团西撤,转往双堆集;总司令刘峙撤至蚌阜,督导第六、八兵团北进,共解第十二兵团之围。但迄十二月六日为止。前者被困于陈官地区,后者亦被阻于高皇集以南,此际第十二兵团所需之粮弹全赖空投,处境至为艰苦。自十二月六日起,共军每天均发动猛烈攻击,第十二兵团防区日益缩小,激战至十五日,官兵伤亡殆尽,黄维司令决心当(十五日)夜突围,然而共军围堵重重,那得出去,混战至深夜,黄维司令以下高级将领十多人均于突围途中,先后为敌所执,其能脱险归来者,仅副司令胡琏等以下官兵不足万人,其馀约十一万官兵,尽皆覆没,双堆集之战就此结束。

 

陈官作战:

 

十一月三十日晚徐州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率领第二、笫十三、第十六兵团一举撤离徐州,

向永城前进。共军立即发起追击拦截,迄十二月六日将杜部三个兵团围困于陈官地区。此际,杜聿明鉴于共军从南面围堵,从其他三方面进攻,企图压缩包围圈,态势至为不利,

乃决心于当日(六日)夜突围,但旋又变更决心,暂不突围,但此一暂不突围之决心未能传到第十六兵团,致造成第十六兵团单独突围,遭共军击灭之噩运。

第十六兵团被击灭后,杜聿明立即调整部署,构成圜形防,并开空投场及小型着陆场,准备固守。于是十五万官兵就困守在这经仅九公之有限空间内,所有补给,唯空投是赖。其后敌我两方互有攻击,均颇有伤亡,战斗至十五日,杜部之防区更形缩小,自十六日起,共军实施「休整」,国军亦无力攻击,双方乃暂成对峙之局。

自十二月十七日晚起,连续十天,天候恶劣,空投中断,于此十天内,食物燃料俱罄,近二十万军民,饥寒交迫,苫不堪言。

民国三十八年元月六日,共军休整完了,当日下午即展开攻击,激战至九日,共军突入核心阵地,第二兵团司令邱清泉将军(公元一九0二至一九四九年)自戕殉国,杜聿明下令突围,杜本人于突围中,遭匪追蹑,自杀未遂而被俘,陈官作战乃告结束,而整个徐蚌会战,亦告结束。

 

结语

 

徐蚌会战为国军继锦渖会战后又一次极为严重的挫败,其影响所致导致华北孤立,京畿暴露,实为戡乱作战胜败之转捩点。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