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林左鸣:100亿对于振兴发动机仍是杯水车薪

热度108票  浏览7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9月15日 11:07

资料图:“CJ-1000A”的大涵道比涡扇发动机首台1:2金属模型。

资料图:中航工业总经理林左鸣。

6月16日,第49届巴黎航展前,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林左鸣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作为中国航空工业的核心主体,中航工业走过了60年的辉煌历程,正计划努力用10年时间,实现建设航空工业强国的目标。请问,为实现这一目标,要面对的挑战主要有哪些?建成航空工业强国的标志是什么?

林左鸣:目前,无论是民用航空还是军用航空,我们的国际市场占有量都是非常有限的。在民用航空方面,国家推动大飞机项目以后,未来中国空中不光飞着进口的飞机,还将飞着国产飞机,同时这个国产飞机还应该是进入世界市场的飞机。航空跟汽车、电子这样的产业不一样,它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很国际化、要参与全球市场竞争的产业。如果航空产业不能融入世界航空产业链、融入市场,那就很难生存。所以一个国家如果单靠某个区域来支撑航空产业,就不太可能有很好的发展,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艰巨任务。另外在军用航空装备方面,虽然我们现在也有出口,并且在国际市场也有一定的占有量,但是军品是非常复杂的,要受到国际政治格局的影响,即便是非常好的产品,有些国家也不一定会买。

但总体来说,我们还是有条件来争取更多的市场份额的。所以要成为航空工业强国,中国航空工业首先要成为支柱产业而不仅仅是先导产业,航空技术水平要达到国际领先才能有市场占有量。这是综合实力、综合竞争与市场占有量的有机统一,如果我们的航空工业很弱小,对整个国民经济发展产生的影响很低,我们就谈不上是航空工业强国。第二,航空工业是一个高科技产业,航空的很多高端和前沿技术都可以用在非航空产业上。航空产业一块钱的产出,可以带动其他产业15块钱的发展,也就是说航空产业对其他行业的带动效应是1∶15。这方面我们做得还不够,尽管历史上我国航空工业几乎涉及过所有民用领域,但总体上带动效应是不够的。

从西方的经验看来,除了专业化的航空集成企业(比如波音公司,这种企业的航空零部件由全世界各地其他企业生产)外,其他航空系统公司,像柯林斯、霍尼韦尔、GE等公司,其整个业务构成中航空业务所占比例往往是很少的,约占20%左右。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的航空业务板块还没能发挥很好的带动作用。我们提出挑战万亿的战略目标,如果我们按现在航空业务的收入乘以15倍,那早就超过万亿了。所以,航空的核心技术对民用产业的带动还不够。其实,很多领域都需要航空技术。举个例子来说,大家都十分关心的高铁领域中有一个很重要的企业,那就是加拿大的庞巴迪公司,这个公司既做世界最高端的公务机和支线飞机,也做高速铁路产业。时速300公里的列车使用的雨刷就肯定是航空雨刷。航空技术应该来带动民用产业发展,对整个国家产业和经济发展应该起到领头羊作用。这两个方面如果能做好的话,才能当之无愧地成为航空工业强国。

记者:有一句广告语:格力掌握核心科技。请问中航工业掌握了哪些核心科技?

林左鸣:在航空领域,主要有三大部分:整机、动力、机载系统。我们在整机技术水平上有很大发展,不管是空气动力学、结构强度方面,还是新材料运用上与世界顶尖技术的差距已逐渐缩小。在系统技术上,我们也有很多独到之处。我们现在掌握的很多技术,比如飞行控制技术和关键元器件,是俄罗斯人也干不出来的。现在我们与发达国家航空领域差距比较大的方面是动力,不是我们搞动力的团队不努力,其实近十年来这方面已经有长足进展。世界上能够搞全谱系航空动力的国家非常少,只有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俄罗斯说他们在发动机的研制上停滞了20年,他们已经不能容忍了,准备奋起直追。我国航空动力为什么比较落后,主要是因为我们的投入不够,因为航空动力在西方国家从来都是国家战略产业,排位比核技术还高。过去50年美国在航空发动机上的科研投入接近1000亿美元,这还不包括采购费用,仅是单纯的技术投入。

有人说航空工业是现代工业的皇冠,而航空发动机就是皇冠上的明珠。航空发动机是传统经典力学逼近极限的一门技术,从空气动力学、热力学、结构力学等所有经典力学都要体现。比如,我们坐波音飞机感觉很舒适,可现在波音飞机上的航空发动机的工作温度,都超过1500摄氏度,而且是在承受巨大负荷的情况下。航空发动机的叶片是非常核心的。现在航空发动机的涡轮叶片都采用单晶叶(微博)片,也就是整个叶片是一块晶体,叶片的表面就是晶体的表面,这样的可靠性要好很多。这些技术都是些实验性技术,航空发动机不光是设计出来,还要通过做实验取得数据,再反馈对设计的数学模型进行修改完善,这些都需要巨大投资。现在我们国家经济发展很快,经济总量也很大,我们国家也有能力像其他国家一样支持航空发动机这样的高科技产业。

记者:您之前提到未来五年中航工业要自主投资100亿元,打一场航空动力的翻身仗。请问“航空动力翻身仗”的含义是什么?如果计划顺利实施,5年后我国航空发动机工业将达到何种水平?

林左鸣:应该说,100亿要振兴航空发动机产业是杯水车薪的。100亿不能解决问题,但是我们作为企业投入这100亿是为了打响航空发动机研制的第一枪,就像南昌起义打响第一枪一样。所谓的打翻身仗,第一,是想尽快启动整个国家对航空发动机的关注,因为航空发动机几乎涉及工业的所有领域,所有相关工业领域都要有不惜血本去攻克难关的决心和行动。第二,希望国防建设中的武器装备不再受制于人。第三,希望自己生产的飞机能用上自己生产的发动机,甚至可以出口到其他国家。

记者:“太行”发动机已经开始使用,未来的大涵道比发动机的核心机是否使用了“太行”的核心机?

林左鸣:不是的。“太行”是用于军用航空装备的,经过20多年的艰苦研制,进展很好,我们航空人也十分欣慰,当然技术的发展是无止境的。但民用发动机要另起炉灶,我们运用全新的体制机制,在上海成立了,合资公司,即中航工业商用发动机公司正在全力推进,公司采用哑铃型,主要关注研发、集成和销售,国内现有的资源只要有能力参加,我们都欢迎。

记者:我们的发动机跟C919采购的外国发动机处于同一水平吗?

林左鸣:应该是一致的,甚至要进一步发展。根据国际惯例,民用飞机一般都是选用两型发动机的,所以我们也准备进入国产大飞机项目。

记者:这次巴黎航展,中航工业将以“融入世界航空产业链”为主题,全面展示中航工业在技术创新方面整体实力的提升以及融入世界航空产业链的最新成果,并且与世界顶尖航空工业企业签署一系列合作协议。请问,我们应该怎么理解融入世界航空产业链,这句话在中航工业占有什么地位呢?

林左鸣:世界航空市场是统一的市场,很难有一个产品只针对某个国家或者某个比较小的区域,如果这样就基本上没有商业成功的可能。全世界所有干航空的都不是闭门造车,都是整合全球资源为其所用。波音、空客都是这样运作的,只要有能力就能参与。航空产业是世界经济一体化的标志性产业,因此我们必须按照这个指导思想融入世界航空产业链,扮演我们应有的角色,我们不但是供应商而且还是采购商,我们不仅做零部件制造,我们制造的飞机也要采购世界其他制造商的系统,比如MA60,我们选用了美国普惠的发动机、柯林斯的航电。这还不够,我们正在考虑跟世界很多企业进行联合开发,这次在巴黎航展也会有重要信息披露,准备跟欧洲企业联合开发一型发动机。CFM56发动机就是联合开发的典范,以美国和法国为主,其中很多零部件都有其他国家进行配套。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