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军纪涣散:一个俄国外交官眼中的晚清中国军队

热度42票  浏览4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在中国,经常能遇到这样的场景:一群百姓围着几个执勤的士兵相互闲聊,有感兴趣的还会操起士兵的武器耍弄一通。而士兵呢,他会悠然自得地蹲在地上给身边的百姓讲有关枪支的一些常识,如该武器与别的武器的区别,怎样射击,生锈时如何擦拭等。

统治者从不考虑给士兵发军装的事儿。一般情况下,区别百姓与士兵只能从胸前背后的标志上看。由于没有军装,所以当兵之后都要在胸前和背后缝上“兵”的大布块。士兵们穿的衣裤又肥又大。对此的解释是,这样的剪裁是按中国人(包括士兵)的习惯而做的。因为中国的百姓、士兵都习惯蹲坐在地、两手叉腰、紧拢双膝,而下巴颌还要尽量到膝盖。对欧洲人来说,做出这个姿势最多只能坚持10分钟,相信没有谁会超出这个时限,而中国人会长久地保持这个姿势。

更有趣的还是观看中国军人列队行走。他们都一脸严肃认真的表情。每个人都肩扛着一支长枪。由于没有统一姿势与标准,所以扛枪如同扛着把铁锹。除了随身的武器之外,他们还每人携带一把扇子。其携带方式可谓五花八门,有插在衣兜里的,有插在领口上的,还有的干脆用长长的辫子缠绕起来。携带扇子一是为了扇风,二是为了遮光,尤其是那赤热的太阳光。

长长的竹管也是士兵行军打仗时喜欢携带的东西。有些士兵还故意用竹管代替枪来扛用。他们认为,竹管既轻便,又能用于吸鸦片。如果必须扛枪的话,那么,竹管就会插到裤腰带子里。

总之,若按欧洲人标准,中国军队中没有一位算是合格的士兵。因为军人是一种很严肃、很神圣的职业。但是中国的士兵并不这样认为。他们说,虽然军容松懈,但他们的前辈就能屡屡战胜敌人,保卫住自己的祖国。尽管如此,这种军队的确不配称作为天朝帝国军队。

在中国,招募新兵也要进行考试。只不过被招募的人要向主考官展示自己的武技,如使用剑、盾、弓及举重等规定项目。碰巧,我赶上了一次招募考试过程。一块场地,四周围着许多看热闹的人。一会儿的工夫,主考官乘着一匹长毛马来了。来到场地,他飞身下马,像个军人似的大步走到事先专门为他准备好的椅子前,迅速坐下,然后就用高亢洪亮的声音向站在一旁的应征考生宣布考试开始。

第一个应试的是位身体健壮、身穿棉衣的小伙子。他神色恬静,相貌堂堂。周围人对他的身材与长相发出了赞叹声,却又担心,如此一表人才能应付武林的比试及对手的击打吗?

有人给他送上剑与盾。随后走出一位对手,他的手中也拿着一把剑,但剑要比小伙子的长。不过,他没带盾。

对打开始,两人做出了战斗姿势。人们突然发现,小伙子文静的神情消失了,目光变得冷峻威严,甚至偶有道道凶光。战前那呆板迟钝的样子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神态变得虎视眈眈,咄咄逼人。

对手先发制人,上前刺剑。小伙子似早有预防,挥剑一晃并用手中的盾挡过对方凶猛的刺剑。看到小伙子的防卫既快,又灵敏,对方吃惊不小,他急忙闪到一旁准备着下一个动作。而领教了对方一招后,小伙子也在寻找着对方攻击点。

此时,双方都认识到,对手不是等闲之辈,要以极大的精力与灵性来应付攻击。

双方情绪激奋,搏斗一个回合接着一个回合。不多时,对手已显疲惫,但是仍然顽强地坚持着。而小伙子则乘胜追击,向对方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冲击。

看双方你来我往,激烈拼杀,我们几乎目不暇接。赞美声,吆喝声,此起彼伏。

对打虽然十分精彩,武技也很高超,但按我们的观点,这不一定就很能胜任战场上残酷的战斗。不过,作为街头表演,它还是很有看头的。

对打结束了。接下来的是考核箭法。

小伙子领到了弓和箭。要用所发给的三枝箭射中距他五十码以外的靶子。小伙子再次让众人惊叹不已:他竟然把三枝箭都射到了靶心中间。但是,考核并没有就此结束。

看得出来,考官对面前的考生的功底和箭法相当满意,但是,他不满足,还想进一步考核他。于是,他让人搬来大小不等的石头,堆放在脚下。应考人要把这些重量、大小不定的石头举起来,然后再投掷远处。小伙子先拿起一块半个普特重的石块,并把它举过头顶。看他的灵敏动作,好像受到过专门体操动作训练。一块接一块,最后,他搬起一块最重的,足有五个普特重的大石头。他顺利地把石头高举过头。不过,这次,人们见到他脸涨得通红,身体也有些颤抖。看来,他的力气已经用到极限了。

对他的全部考核结束了。主考官宣布,他有足够的力量和智能与任何敌人进行持械或徒手搏斗。这样,他的名字被写进了天朝军队的花名册里。

进入到19世纪末,中国的这种招兵考核方式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批评。特别是袁世凯训练“新军”后,要求废除旧方式,实行欧式的招募方法的呼声越来越高。但是驻扎在偏远地区的军队并不理会这一套,他们还是依照惯例征兵。

应征考核一旦被通过,新兵会立即被编入到部队里去。中国军队里的生活状况远不如我们欧洲。中国的营房是由每间25英尺的小房组成的。每间小房子里住10名士兵,分上下两层居住。房间里的陈设非常简陋:木板床,破棉被,一个煮饭的锅,10个饭碗,10双筷子和几条长板凳。以上就是营房的全部家当。

每个士兵每月的饷钱相当于7个卢布。士兵们要用这点钱来支付每个月的饭费、烟土及其他花费。除执勤外,其他时间士兵们要自己准备饭。10个人中,每个人都要轮流做饭。自由时间里士兵们可以随意行动,并且不受当官的监督。在属于自己的时间里,士兵甚至可以在营房外寄宿。很少有人在自由时间里换洗衣服。因为,他们仅有的一套衣服都必须穿在身上。洗澡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军队生活里根本没有这项内容。如果谁要是有这方面的要求,那在战友们的眼里,简直是痴人说梦。

如果是赶上行军打仗,每个士兵的饷钱就会有增加。增加的部分包括粮食,都是由途经地区的官府负责征调。一般情况下,部队行进过程中,将要驻留的地方官员就能收到一纸传令书。该传令书上将注明部队的人数、所到地点的时间及所需食品,如米、咸鱼、青菜、豆面粉等。对于上面提到的食品一定要提前备好。因为,部队一到就要马上用餐。

部队没有军纪还表现在入城驻扎上。一般情况下,只要城内没有较大住处专供部队驻扎,那么,他们就往往要驻扎在祠庙里。对此,官兵们毫不感到歉意。他们不知道,他们的行动是对神圣之地的亵渎。遗憾的是,他们非但不这样看,甚至还认为,靠神灵的保护,受神灵的恩惠,他们还能打胜仗。让我们来看一看他们在神灵面前的表现吧:吸鸦片,**,吵嘴甚至打架。几日后,当他们离开时,原本洁静的祠庙会被弄得乌烟瘴气,一片狼藉。

就是城里有居住地的士兵,也经常给附近的百姓生活带来极大的麻烦。究其原因,与长官长期对士兵们敲诈勒索、扣发军饷、营私舞弊等现象有着一定的关系。对长官的所作所为,他们敢怒不敢言,如果谁要敢冒犯上司,那可要受到严厉惩罚的。无奈,他们就把情绪发泄到平民百姓身上,让他们补足其亏蚀。于是,士兵们就经常成群结队地在百姓的商业、生活区偷窃、抢劫。

中国军队的军官都是从士兵提升上来的。与招募士兵相比,军官晋级的考核会更严格、更复杂一些。据讲,在军官晋级的考核中始终有考官或上司收贿行为。尤其是那些所谓的德高望重的人,他们提拔下级军官的标准就是看行贿的钱财多寡及是否对自己忠实可靠。当然,也有极个别是凭自己的真本事上来的。不过,这种人可谓凤毛麟角。几年前,我曾住过的一个城市的领兵官就是这样一位传奇人物。据他讲,年轻时,由于不愿受世俗礼法的束缚,他长期在外骄傲放纵,任意胡为。如果不是在一个好日子突然想到去当兵,那么现在恐怕早就变成小偷或者乞丐了。当时,这里正进行着官军与台湾的叛乱分子的战斗。战斗很残酷,官军陷入到当地分子的包围之中。他们利用熟悉的地形地貌不时地在原始森林中向平叛的士兵发动一次次的偷袭,在那里,他们把被俘或被击毙士兵的人头割下来,当做战利品,向外人炫耀。平叛进展缓慢,政府需要向那里增补新的兵源。就是在这种极特殊的情况下,他报名入伍了。他还能干什么呢?他有丰富的生活阅历,又具备良好的素质,当兵是他最适合的职业了。

这位被称呼为林的年轻人立即被编到平叛台湾战斗部队的花名册上,并于第二天就随后续部队一起渡过台湾海峡,来到岛上。谁会想到,几天前还是个小流氓呢,而今天就是彪炳千古的天朝帝国大军的一员了。凭着机智勇敢,参战不久,他就当上了小头目,亲自领导10个士兵。在以后的一次激战中,他所在的小分队遭到敌人埋伏,无奈,他们不得不从一个缺口向后撤退。他是头目,所以手中还要拿着一面小旗帜。他艰难地带着小分队向外爬着。突然,他意识到自己的剑不知在何时、何地丢掉了。剑就是军人的武器、护身符。军中明确规定,如谁丢失了武器是要被上司就地正法的。想到此,他竟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不过,他马上又意识到,与其回去被军法处死,倒不如光荣地献身在战场上。于是,他立即回转身来,下意识地举起手中的小旗向阵地冲去。没想到他的这一个人举动竟给敌我双方造成了重大影响:队中士兵以为头目举旗要视死如归,就都被感动了,于是跟着他一齐往前冲;而敌方误以为是对方的援兵到来了呢,所以,阵脚大乱,纷纷撤退。

林率领他的士兵打了个大胜仗!尽管林本人十分清楚这场胜仗的真正原因,但是“胜者为王、败者寇”,这一观念在古老的中国太根深蒂固了。所以他成了英雄。不仅如此,他还被邀请到部队将军帐下,将军当面向他宣布晋级令。以后,他逐年上升,直至如今的领兵官位。

以上可以看出,纪律涣散,疏于管理是中国军队缺乏战斗力的主要原因之一。由于部队没有相应的军事教育,所以导致中国士兵天生的涣散、懦弱和自私等痼习愈加顽固。可以断定,这些痼习是极不利于中国军队的发展与建设的。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