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对越反击战:越军狗急跳墙用导弹袭击我哨所

热度28票  浏览3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红军师于1986年4月下旬,开始进入老山战场,全师官兵陆续从济南军区67军战友手中,接过老山战区八里河东山防御阵地,随即正式转入防御作战阶段。

盘踞在红军师对面之敌为越军568团、818团、466炮团、168炮旅又一个炮营,二线的313师(含14团、122团、266团)配置在越南河江市一线,356师三个团配置在河江西南翼侧。

我军当面之敌在我连续几年的打击下,已没有过去称自己为世界第三军事强国那种狂妄自大的劲头,一般龟缩在工事里,很少派出营以上部队对我进行攻击。但是,奸诈狡猾的越军并不甘心被动消极防御,在地面上,利用其永固工事和有利地形,不断派出小股部队对我阵地进行袭扰。特别是派出武装特工,以其熟悉当地地形地物的优势,摸入我阵地进行捣乱。在火力配器上,利用曲射、直射火炮和高射机枪组成远、中、近火网,企图打击我有生力量,封锁我阵地通道,切断我前后阵地连接。由于,老山和八里河东山两侧的盘山公路,是连接我前后阵地的必经之路,越军利用其有利地形工事,对有些地段昼夜不停进行炮击和高射机枪射击封锁,对我造成很大危险。

红军师的“金刚钻”“铁锤子”“钢铁团”三个步兵团,各派出一个营坚守在八里河东山主要防御阵地上,针对越军的行动制定了防反战斗方案,有效的遏制了越军的袭扰行动。

老山和八里河东山一东一西屹立在国境线上,中间是盘龙江由北向南流入越南境内,在越南叫红河。在老山主峰南侧山梁上,有越军的一个炮兵阵地,这个阵地正北下方就是那拉口子,著名的李海欣高地就在越军炮兵阵地脚下。那拉口子211高地被炮弹削低了数米,其他地方一片绿色,惟独211高地成灰白色,惨白惨白的,没有一丝生命的痕迹,十几公里以外就能清楚的看到。211高地上方的越军炮兵阵地居高临下,俯瞰我老山和八里河东山两侧阵地和我纵深交通要道,对我构成很大威胁。

越军很狡猾,把这个炮兵阵地建在山梁上,并构筑了防炮洞,打炮后还没有等我反击就可以迅速隐蔽。由于我直射火炮有效命中距离达不到,曲射火炮无法直接命中,越军这个炮兵阵地很猖狂,除对我前沿阵地形成威胁外,还不断炮击我运输车辆、村庄、后方阵地等。随后,中央军委邓主席指示,将一部当时我国最先进的雷达部署在老山前线。

先进的装备一到前线,情况大为改观。越军的炮弹只要一落地,我方雷达就根据越军炮弹弹道迅速计算出越军打炮炮兵阵地,敌人还没有来得及转换阵地或隐蔽时,我方炮弹就呼啸而来,准确无误地落入敌人炮阵地上。那拉口子上方,老山主峰南侧山梁上,越军的这个炮兵阵地也没有逃脱厄运。一次,山梁上的越军又和往常一样,大模大样把炮从炮洞里拉出来,炮击我运输车辆,刚打了两发,早有准备的我方炮兵根据雷达提供的精确诸元,对敌实施了精确打击,其中有一发炮弹不偏不倚神奇的直接命中越军炮身,一弹使敌人炮毁人亡。从此,越军在没有使用过该阵地。

刚接防时,由于人员走动,频繁上下阵地,越军可能嗅觉到了什么,便使用直瞄火炮、高射机枪袭击我阵地上的人员和工事,对我一线人员造成了伤害。

为了对敌实行有力还击,打击敌人的锐气。师、团领导要求一线指战员,要根据越军的活动规律,针锋相对地开展打击敌人的战场杀敌立功活动,并给前沿阵地配发了狙击步枪。

一天,天刚亮,一团三营的阵地上,狙击手就占领有利地形,观察着对面敌人阵地上的活动情况,准备看准时机,实施冷枪毙敌。8时25分,4个敌人从工事里爬出来和往常一样伸腰蹬腿,活动腰身。我狙击手即刻开枪射击,两名越军瞬间中弹倒下,其余两名象受惊的老鼠,连滚带爬进入洞中,再也没敢露头。

下午7时,有两名越军出来后,看样子是到另一高地去,只见这两个越南兵时而急跑,时而卧倒,行动很快,很难构成瞄准线,便宜了两个兔崽子。天快黑时,有两个敌人从石洞中出来,用望远镜观察我阵地,狙击手枪响,当场又打倒1名。为了防止敌人报复,狙击手迅速转移了射击位置。经过几天的冷枪射击,当面之敌吃了亏,从此,只要天气能见度好的时间,对面的越军就不敢放肆活动。

越军盘踞在395高地、859高地和马黄坪地域,利用其坚固工事,不断对坚守在八里河东山防御阵地上的我军指战员实施炮击,并用高射机枪对我阵地实施封锁射击。我阵地上的指战员要求上级炮火支援,最好能摧毁其表面阵地。一团指挥所根据前沿观察员的报告,决定对盘踞在395高地前沿阵地上的越军实施炮火还击。

6月中旬的一天,14点30分,我蹲点的炮连奉团指命令,对敌阵地实施覆盖射击,在连长的指挥下,全连火炮一齐怒吼,发发炮弹在惊天动地的轰鸣声中直扑敌人前沿工事。倾刻间,敌人阵地上火光闪闪,烟雾翻滚,石沙纷飞,越军阵地被笼罩在烟雾中。这次炮击,据越军电台向上报告,我摧毁敌高机4挺、重机1挺、人员隐蔽部一个,屯兵洞3个,毙伤敌40余人,我人员武器无一伤损,取得了重大战果。

越军对我阵地的袭扰,不断变换手法,不时派遣特工潜入我阵地捣乱。越军特工不仅利用夜间晚上来,在旱季的大雾天气也来。老山战场的大雾,那真是铺天盖地,从山下看,那是云彩,在山上看时,就成了大雾。大雾浓度高时,两米以外看不见人影,越军经常利用这样的天气潜入我阵地,实施破坏活动。三团有个叫雷金仓的战士说:一天午饭后,战友们都已经进入梦乡。因为在老山战场,晚上20时至凌晨3时许是越军小股部队和特工频繁活动时间,战友们晚上基本不休息,只能在白天轮换着睡觉。这天,大雾弥漫,三步外看不见人。值班的老战士牛志远在哨所里向外警惕的监视着,不时将头伸出猫耳洞,倾听着周围的可疑声音。突然,他听到不远处有树枝被什么东西滑动的细微声音,他立即睁大眼睛,向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透过飘动的迷雾,影影绰绰看见几个模糊的人影在晃动,他考虑喊班长来不及了,于是,大喊一声:口令!没有听到回令的声音,却传来乱七八糟的跑步声,他即刻明白,这是敌人的同时,端起冲锋枪打出一梭子,随即听到了惨叫声。战友们惊醒后,迅速投入了战斗,由于大雾弥漫,敌情不明,没有实施追击。但此战击毙了4名越军,击伤了数名,事后在作战现场看到了血迹通向树林深处。牛志远等战士受到团、师领导的表彰,不仅是他们作战英勇,主要因为此战为一线部队在大雾弥漫的白天,防止越军偷袭提供了案例和经验。

越军不断捣乱不断失败,但仍然不甘心被动挨打,有一天竟然用反坦克导弹袭击我哨所,被我坚守阵地的指挥员及时发现,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二团阵地上的1号哨位由于前出我阵地,视野开阔,地理位置很好,可以监视东西南三面之敌活动。对敌人的活动威胁很大,被敌人视为眼中钉,敌人费了很大的劲,才用直瞄火炮击毁,阵地长为了防敌大规模的攻击和炮击,便组织一班的战士们抢修1号哨位的工事。战士们利用大雾天加班修整。阵地长考虑这次要把工事整修的结结实实,并且要加大工事的厚度以便防炮击。为了取土方便,战士们还放了几管炸药,想早点完工,可能由于炸药爆炸的声音引起了对面越军的注意。

时间不到9点,大雾已基本散去,能见度很好,阵地长考虑整修工事人员不能多,便留下了3名战士继续抢修工事,其余的回隐蔽工事休息。阵地长为保证抢修工事战友的安全,自己拿起望远镜密切注视着敌人的动静。起初,只见越军阵地上静悄悄的,不见有人活动。10时许,突然看见几个越军鬼鬼祟祟在阵地上,不知忙碌什么,有一个越军鬼子还不时用手向我阵地指画着什么。阵地长感到很狐疑,想看这几个家伙要搞什么名堂。于是,更加注意监视着敌人的动向。大约在10时40分,阵地长突然看到敌高地西侧火光一闪,接着传来“吐吐――”的声音。阵地长这下明白了,原来敌人在那里在安装发射器,便大叫了一声“导弹”,便转身和三位战士先后迅速进入了隐蔽工事。他们刚刚进入猫耳洞,敌反坦克导弹就准确的打在刚修的工事上,爆炸的声音比一般炮弹大了许多。阵地长迅速用电话向连长汇报了我阵地被敌人反坦克导弹袭击情况,请求上级炮火袭击敌人阵地。过了十几分钟,我炮火猛烈的覆盖了敌导弹发射阵地,只见敌阵地被我炮弹炸的硝烟四起,敌阵地上的火器顿时成了哑巴,可战士们刚修了一半的哨位又被击毁了,所幸无人伤亡。

防御作战就是和敌人比毅力、比斗志、比耐心、比技术、比战术、比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精神的消耗战斗。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