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军士兵讲述伊拉克往事:最担心并非武装分子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新京报   发布者:张乐
热度158票  浏览38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8月22日 10:28

  资料图:在伊拉克费卢杰东南方向的扎伊东地区,美军士兵乘坐直升机前去执行任务。

  

资料图:在伊拉克迪亚拉省的巴古拜,美军士兵沿街巡逻。

  8月13日,美军第二步兵师第4斯特赖克旅的士兵们在巴格达乘坐军用直升机,准备撤离伊拉克。

  8月18日,一列车队穿过横亘在伊拉克和科威特边界的铁丝网,进入后者境内时停下来。士兵们一个一个跳下来,抢着与军车合影。车前有小星条旗。

  士兵们隶属于美国第二步兵师第4斯特赖克旅。过去数年,他们一直在伊拉克执行战斗任务。入侵伊拉克7年零5个月后,他们终于可以撤出是非之地。

  第4斯特赖克旅是撤出伊拉克的最后一个战斗旅。目前,伊拉克境内还有两个美军战斗旅,不过,它们正努力转型成为非战斗部队,将在8月31日后担负起训练伊拉克部队的任务。

  依据撤军时间表,美军将在8月31日之前结束在伊拉克的战斗任务,撤出所有战斗部队,剩余约5万官兵将主要负责向伊拉克部队提供支持与训练、配合伊方实施反恐任务以及为美方人员及目标提供安保等,并将于2011年底前撤出。

  士兵蒂尔 : 18岁来到伊拉克

  斯特赖克旅的基地位于美国华盛顿州。自伊拉克战争于2003年打响以来,斯特赖克旅的士兵们被派到巴格达和迪亚拉省执行战斗任务。

  18岁那年,陆克·蒂尔首次被派到伊拉克。执行任务时,他身着厚重的防弹衣,驾着悍马在炙热的土地上行进。

  谈起这些年的经历,蒂尔说:“这将是我一生中非常值得记忆的时光。最初,我来这里是被迫的。然而,现在我们以最后一支战斗部队的身份,自豪地离开(伊拉克)。”

  7年零5个月作战,4415名美国军人丧生,大约10万伊拉克人丧命。尽管汽车炸弹、路边炸弹层出不穷,然而蒂尔不愿多谈伊拉克有多危险。

  他只是说:“习惯了。”

  斯特赖克旅总共有34名士兵在伊拉克阵亡,蒂尔无疑是幸运儿。

  2003年,蒂尔所在的战斗部队在纳杰夫城外遭遇武装分子一连三天的迫击炮袭击。那几天,蒂尔和战友们几乎彻夜未眠。

  这一切都已成记忆。9月初,他就可以回家了。

  除了亲人和朋友,还有一个特别的“伙伴”在等着蒂尔———由哈雷戴维森公司生产的一辆高级休闲摩托车。这是蒂尔首次前往伊拉克服役时,在美军驻伊拉克基地的一个经销商手中买到的心爱之物。

  蒂尔为它取名为“大男孩”。在撤离伊拉克之前,“大男孩”已提前被运回美国国内。

  上尉麦金尼 : 为军车狭小空间担忧

  对于撤离,斯特赖克旅的官兵们表现积极。他们提前几个月做好准备。该旅有8000多人,全部撤出伊拉克确需计划和安排。

  8月14日,他们就开始撤军,先由先头部队在夜色笼罩下,离开巴格达的驻防区。

  如此“偷偷摸摸”,有两个考虑:

  一,遵守美军同伊拉克达成的协定,即美军在白天的军事行动要受限制。

  二,保证自身安全,因为白天的行动目标太大,容易成为恐怖分子的目标。

  一路上,斯特赖克旅的士兵们小心翼翼。

  当悍马军车穿越沙漠时,刻意为骆驼群让路;在路边休息整队时,提前派遣士兵检查是否有路边炸弹;正式休息时,阿帕奇武装直升机必须在头顶一定范围内盘旋,监视附近的一举一动。

  斯特赖克旅的格斯·麦金尼上尉称,虽然有遭遇恐怖袭击的危险,但这一路上除了个别车辆发生故障,被拖走修理外,其他的危险情况并未出现。

  其实,麦金尼上尉最担心的并不是遭遇武装分子,而是来自自身,因为士兵们挤在狭小的装甲车里,通常要熬上几个小时。

  这种能够挤下8个人的装甲车被士兵们看作二战时期的潜水艇,因为它们没有窗户,都被铁皮紧紧包裹着。

  尽管装甲车内配有空调,然而隔一段时间要被关掉,因为前往科威特的路程有500多公里,这样做可以节约燃料。

  士兵们在密不透风的空间内,只能打瞌睡或者听音乐。一路昏昏欲睡,疲惫不堪,等到下车时这才发现,到了美军驻科威特的军事基地。

  士兵贾法·哈桑 : 妈妈称其拿命赌博

  当蒂尔回家与亲人和“大男孩”团聚时,贾法·哈桑则刚刚开始在伊拉克的服役生涯。

  美军在大规模撤军的同时,也在对非战斗部队的人员进行轮换。于是,贾法·哈桑在大部分美军士兵准备撤退时,于上个月被派往伊拉克前线。

  2008年初,哈桑参军。根据美军规定,哈桑至少要在伊拉克待满7个月才有可能被派到其他地方或者返回美国本土。

  25岁的哈桑也有着自己的人生坐标,他将此次服役视作“冒险”。对此,哈桑的妈妈斯特娜抱怨说:“冒险?犯不着拿命做赌注。”

  每隔几天,哈桑都会给家人打电话和发送电子邮件,以示平安。此外,哈桑还会给他们讲述一些在美国完全体会不到的“新奇感受”。

  据斯特娜介绍,通过最初的电子邮件和电话,她能感受到孩子的好奇和兴奋。“他会说今天到哪里巡逻,看到了多么大一片沙漠;也会说昨天同伊拉克的孩子们玩耍,教给他们简单的英文。”

  伊拉克人的名字让哈桑头疼,因为记住不同人的名字太费劲。哈桑称,随着战争逐渐结束,伊拉克将更多依靠伊拉克人自己的力量来管理。

  在哈桑看来,“伊拉克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士兵格莱格里: 赴伊时妻子有身孕

  哈桑眼中的伊拉克“没那么可怕”,然而埃里克·格莱格里为之工作的伊拉克监狱则不太平。后者在伊拉克服役仅数月后,就回国同妻子乔伊和两个月大的女儿拉伊格团聚了。

  格莱格里曾在两座美军控制的伊拉克监狱内培训伊拉克的安保人员,以便在美军如期撤离之时担负起当地的安保任务。

  格莱格里17岁时参军入伍。自2009年1月开始,格莱格里接受前往伊拉克战场的培训。在美军布莱兹福德基地的10个月时光,格莱格里感到“艰苦而难忘”。

  通过训练,格莱格里掌握了为车队充当保镖的技能,对监狱实施管理的能力以及培训伊拉克安保人员的相关课程。

  去年9月,格莱格里被派往伊拉克的塔吉监狱。

  据其回忆,“9月底,出发时,知道妻子怀孕了。然而,我不能因此耽搁,于是错过了她怀孕期间的很多美好时光。”

  初到伊拉克时,格莱格里从狱警做起,同时担任监狱车队的保镖。每当有紧急情况,都需要用车将这些犯人带出监狱,押送到其他地方看管。

  格莱格里说:“在路上,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武装分子会趁机袭击车队,劫走犯人。”

  当了一段时间的狱警,格莱格里进入被关押人员的财产库房,负责保管所有犯人的私人物品。

  塔吉监狱约有4500名犯人,绝大部分是武装分子。“可以说,我每天都在和"基地"组织的人面对面。此外,里面还关押着很多萨达姆时代的强硬派成员。”

  这所监狱是美国在2003年之后建造并实施管理的。

  根据美军和伊拉克政府达成的协议,塔吉监狱最终的所有权要移交给伊拉克政府,因此培训伊拉克监狱的管理人员就是格莱格里和战友们的重要任务。

  当塔吉监狱移交至伊拉克方面后,格莱格里随后被派往位于首都巴格达的克鲁珀监狱,开展培训工作。

  士兵格莱格里:决不透露个人信息

  在巴格达,格莱格里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验———监狱骚乱和监狱外迫击炮的袭击。

  据介绍,他曾在克鲁珀监狱遇到一次大规模骚乱,“我们不得不用致命武器来对付这些骚乱的犯人”。

  “几个月内,我还遇到迫击炮袭击事件。以前,在塔吉监狱遇到的迫击炮袭击根本都没有威胁到监狱,但是在巴格达的这座监狱,有点吓人,弹片就在你身后不远处。”

  曾有犯人向格莱格里吐痰,甚至扔粪便。可是,格莱格里忍了。他说:“我们的工作口号是:"细心看管犯人,以尊严和尊重对待他们"”。

  这样的信条在培训时就已深入美军士兵的骨髓中。格莱格里却指出,可现实中并不容易办到,“毕竟我看管的是坏人”。

  美军士兵必须掩盖并隐藏他们的一些个人活动信息,包括最近的活动计划,下一步工作的安排等等。

  如此小心,为的是减少信息泄露,防止武装分子“钻空子”。

  格莱格里时常会同犯人们聊天。不过,一旦谈到个人生活时,格莱格里总会编个小故事搪塞过去。

  由于来的犯人是一批一批的,所以经常有犯人会问格莱格里:“你从哪儿来?”有时候,有些战友可能会脱口而出说出自己的家乡,但格莱格里对此守口如瓶。

  在犯人面前,格莱格里从未戴上结婚戒指。在其看来,监狱是允许犯人家属定期探监的,所以一旦他的个人信息泄露,或许就会有犯人的家属将这些信息传到外面,从而埋下安全隐患。

  于是,格莱格里的小心在克鲁珀监狱出了名。

  受其影响,战友们也认为,在整日同一群武装分子相处时,说瞎话是有必要的。“虽然这些人的"獠牙"暂时被拔掉了,但是谁能保证他们永远不会再长出新的"獠牙"呢?”

  当格莱格里在伊拉克小心翼翼服役时,远在美国的妻子乔伊同样经受着“煎熬”。

  当时怀有身孕的乔伊通过教授舞蹈挣钱。到了晚上,她必同格莱格里煲“电话粥”。

  乔伊还记得,第一次给远在伊拉克的丈夫打电话时,能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警报声和直升机螺旋桨的转动声。

  妻子问:“为什么会这样?”

  丈夫说:“每天都这样。”(张乐)(新京报)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