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维和士兵苏丹牺牲 联合国追授特别贡献奖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中国新闻网   发布者:梁申虎 李光辉 陶社兰
热度49票  浏览20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9月24日 16:51

  中新网北京9月23日电 题:维和士兵谢保军牺牲在一线被联合国授予“维和特别贡献奖”

  作者 梁申虎 李光辉 陶社兰

  一个当兵6年的士兵,用热血和生命书写了当代中国军人对和平的守望,把26岁的生命永远留在了非洲维和战场。2010年5月24日,中国赴苏丹瓦乌第六批维和工程兵大队水电工、济南军区某装甲团榴炮三连副班长谢保军,牺牲在维和一线。这一天,距联合国授勋仪式仅剩7天。

  这个铁军部队普通士兵的英名写在了联合国维和史册里,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亲笔吊唁“对其为苏丹和平事业所作出的贡献深表敬意”。在联合国授勋仪式上,他被授予“维和特别贡献奖”。

  干啥都有中国标准

  去年10月,维和大队部署到任务区不久,接到第一项紧急任务是UN城安全设施建设——每天生产400块防弹砖。联苏团提供机器和原料,由维和分队生产防弹砖,这在联苏团还是首次。

  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学,大队决定成立突击队,啃下这块硬骨头。经过中队推荐,谢保军等8名官兵入选。

  制砖机是外国产品,说明书全是英文。谢保军连夜对照英汉词典逐句进行翻译和理解。第二天,他摁下启动按钮,制砖机竟然“轰隆隆”地转了起来。

  配料、搅拌、压制,120块砖顺利下线。没想到,等砖凝固后,一碰便成了碎渣,“砸”得谢保军半天没转过神来。在随后的调试中,不是沙子比例大、方砖疏松,就是水泥比例大、方砖开裂,总是达不到要求。

  “联苏团交给我们干,我们就要干出名堂、干出中国的样子来!”在谢保军的鼓励下,8名突击队员反复试验上百次,终于找到了最佳配方。

  为了加快生产进度,8名突击队员分成配料、操作、搬运3个小组流水作业,一天竟能生产900块优质防弹砖,提前10天完成了任务。联苏团工程部了解这一情况后,专门向大队发来表扬信,并邀请突击队员向其它国家的工兵传授制砖技术。

  中国工兵=中国速度=中国标准,是谢保军心中持之以恒、孜孜以求的荣誉高地。

  今年3月,大队搭建战区首座银行办公室过程中,官兵无论如何都无法将板房的钢架结构对接在一起。

  “不是我们安装技术的问题,是S形挂横梁部件设计有毛病!”爱动脑筋的谢保军经过仔细观察后,向齐大队长报告。

  “不可能,这样的板房我们以前定购过很多套,从没出现问题,一定是你们技术不过关!”一旁的联苏团工程师提出质疑。事实胜于雄辩,谢保军现场演示了几遍,令那名资深工程师低下了头。

  “为了不影响进度,这个部件我们中国工兵可以进行改造!”就在对方一筹莫展之际,谢保军的建议解了围。

  切割、焊接、打磨,谢保军仅用两天时间就完成了12套S形挂横梁部件改造工作,大队官兵加班加点安装,战区银行如期建成。工程验收时,工程部主管指着谢保军说:“这名战士,了不起!”

  铁肩膀勇挑重担

  维和是一个全新的战场,多样化军事任务,需要多样化的能力素质。走出国门前,谢保军精心准备着。

  集训时,只有初中学历的他,给自己定下了掌握400句日常英语用语的目标,坚持每天早起晚睡各一小时,刻苦背记。出征前,大队要组织一次维和防卫演习,谁也不愿扮演“非法武装分子”,谢保军听到消息却欣然前往。演练中,“非法武装分子”被抓捕、被扭送、被审讯,谢保军他们被折腾得够呛,有人叫苦不迭,他却乐哈哈地说:“这次收获大了。”原来,他扮演的角色安排有多场对话,涉及国际法等多种知识,直接用英语交流,口语表达能力突飞猛进。

  穷心求学收获大。在大队组织的英语综合口语对话考试中,谢保军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进入任务区后还担任了编外翻译。一次执行机场维护任务,翻译人员临时缺场,他主动为前来检查的战区工程部门领导介绍进展情况,流利的口语让老外竖起了大拇指。

  谢保军在国内就了解到,维和一线的条件非常艰苦,各种保障都要立足自我,自己毕竟是一名业余水电工,在连队小修小补中没问题,但在复杂情况下执行各种急抢快修任务还差得远。

  为了尽快提高实战能力,谢保军自购《水电维修手册》等书反复学习钻研,接着拜大队另一个水电工、团营房股电工李勇为师。

  “都是去维和,上面要求怎么学、怎么练就行了,何必讨苦吃、找罪受,和自己过不去?”这些好心的劝告,谢保军经常听之任之,有时反而劝别人“走出国门代表的可是中国军人的形象,完成不了任务人就丢大了。”

  正是这种对使命的担当和热爱,两个月下来,谢保军的“看家本领”大增,一到维和任务区接连打了几场漂亮仗。

  UN城里最忙碌的人

  联苏团的官员说:“UN城里最忙的是空调、发电机和中国工兵!”而大队官兵却说:“我们营区最忙最累的人是谢保军!”

  3月的苏丹南部重镇、科瓦乔克正值旱季,白天平均气温高达50多度。DDR(武器换食品)办公区建筑工地上,谢保军和战友们填深坑、运板材、建板房,每天连续工作10小时以上。

  “科瓦乔克简直就是中国工兵的‘伤心地’、‘鬼门关’”。忆及当时的情形,大队长齐成喜至今心有余悸。天气有多热?温度表放在药箱里面都爆了,动不动就有人中暑脱水,一名军医极重中暑昏迷两天两夜,幸亏抢救得当才幸免于难。

  这里远离UN城,大队只有两台小型发电机,加油换机比较麻烦。谢保军白天施工,晚上每隔3个小时还要给发电机加一次油,换一次机。过度劳累加上睡眠不足,有领导担心他吃不消,要求晚上哨兵替替他。

  “我身体事小,哨兵不懂操作规程,万一弄坏了电机,耽误了任务完成那才是大事!”谢保军不领情。施工20天,他整个人瘦了一大圈,还经常尿血。

  “没有任务争任务,有了任务就兴奋,任务越重越起劲。”280多个日日夜夜, 57项临时任务,谢保军始终像一根上紧的发条,终于累倒了。5月24日早上,他头痛难忍,被紧急送往苏丹喀士穆首都医院抢救。在与死神抗争了4天4夜后,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