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汉唐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刘邦与冒顿代地争锋:大汉与匈奴铁骑的较量[上]

热度589票  浏览344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0月12日 17:53

  从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到汉五年(公元前202年),中国内战不断,先是反秦战争,继而诸侯混战、楚汉相争,“兵不得休八年,万民与苦甚”。

  几乎与此同时,北方匈奴在冒顿单于的带领下,东灭东胡,西逐月氏,南并河南地,北服浑庾、屈射、丁零、鬲昆、薪犁,成为拥有“控弦之士三十余万”的“百蛮大国”。

  消灭项羽后,刘邦徙韩王韩信(不是淮阴侯)为代王,防御匈奴。刘邦本以晋阳为代都。但韩信认为,“晋阳去塞远”,不能对匈奴入塞作出迅速反应,“请治马邑”。刘邦同意了。

  晋阳属于太原郡,在句注山之南,马邑属于雁门郡,在句注山之北。韩信迁都后,自然就失去了句注山的保护。

  汉六年(公元前201年)九月,冒顿亲率匈奴骑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过长城,包围了马邑。这是匈奴历史上的第二次大举入塞(上一次发生在战国时代,匈奴惨败,十几万骑兵撞死在“移动长城”李牧将军的身上)。

  马邑城中的韩信没有时间为当初的太过勇敢而后悔,他一边与冒顿谈判,一边向刘邦求救。刘邦得知马邑被围,立即发兵营救。但是,韩信暗中多次派人与冒顿谈判的消息也传到了他的耳中。

  韩信这么做,无非是希望匈奴退兵,两家和解。可刘邦不这么认为,他只知他们在谈判,却不知谈判的内容。况且,韩信在楚汉战争中有过不光彩的记录,荥阳失守后,他被楚军俘虏,一同被俘的周苛等人慷慨就义,而他选择了投降。

  刘邦放心不下,就给韩信写了一封信,字里行间含有勉励和责备的语气,希望他能够坚守马邑。然而,事与愿违,正是这封信逼反了韩信!

  信上是这么写的:“只想到死的人,不是一个勇敢的人,只想到活的人,不是一个能够承担责任的人。敌人正在进攻马邑,您的力量不足以坚守吗?一个人处在安危存亡之地,不要只想到死,也不要只想到活,这就是我责备您的原因。”

  韩信看罢,陷入了绝望。想想也是,被皇帝怀疑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于是,他作出了一个危险的决定:与匈奴联兵攻汉!

  由于谈判的内容变了,双方很快便达成了一致,抗击匈奴的军队随即变成了匈奴人的开路先锋!

  韩信引胡马南下,进攻太原郡。这是匈奴骑兵第一次越句注山南下,也是惟一的一次!

  汉七年(公元前200年)冬(汉初以十月为岁首,先冬后春),刘邦御驾亲征,作战任务由救援突然变成平叛。

  汉军采取大迂回战略,沿太行山以东迅速北上,绕至敌后,直捣马邑,扫荡句注山以北,然后越句注山南下,关门打狗。

  一路上,不断有诸侯王的军队加入汉军的行列,使刘邦的力量越来越强。汉军先降下霍人县,由此向西,兵临马邑城下,凭借张良的奇计将其拿下。

  在韩信的王宫中,刘邦给将军们分配任务。诸将领命后,一鼓作气拿下楼烦、武泉、云中等地。一路上几乎兵不血刃,守敌纷纷投降,只有周勃、灌婴在武泉县以北遭遇匈奴骑兵,不过,他们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战斗。

  山北被平定后,刘邦与周勃各领一军南下。

  太原郡已落入敌手,韩信正在进攻上党郡。刘邦、周勃齐头并进,大胆穿插,迅速通过太原郡,在上党郡的铜鞮县追上了他。代军猝不及防,伤亡惨重,代将王喜阵亡。

  至此,太原之敌已陷入汉军的夹击之中。

  代军的主力被打散后,王黄、曼丘臣等将领找不到韩信,以为他死在了乱军之中,所以他们商量后决定重新扯起一面大旗。“六国后人”在当时还有一定的号召力,于是他们拥立“赵苗裔”赵利为赵王。

   晋阳城在晋水之北,故名“晋阳”,曾是赵利的先祖赵简子苦心经营的根据地。赵简子、赵襄子父子先后凭借坚固的晋阳城,度过了两大难关,最终打出了一个赵国(战国七雄之一)。因此,赵利决定在先辈崛起的地方与敌人决一死战!

  由左贤王和右贤王率领的一万多匈奴骑兵积极配合赵军,他们与王黄等部在广武以南至晋阳一线严阵以待。

  汉军求之不得,于是南北夹击把赵匈联军压缩至晋阳城下,杀得他们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并一举拿下晋阳城。

  晋阳城下的残兵败将仓皇西窜,汉军乘胜追击,在离石县又把他们揍了一顿。

  败报接二连三地传到代谷,败军之将也相继来到代谷。

  在代谷,赵利、王黄、曼丘臣等人见到了韩信,原来他在铜鞮大战后逃到了冒顿的身边,于是赵利取消了“赵王”的尊号。

  冒顿愁眉不展。纵横大漠南北,马踏黄河两岸的匈奴骑兵竟然在汉军的面前一筹莫展!他知道,他遇到了有生以来最强劲的对手。

  身在晋阳的刘邦自然喜上眉梢,但他并不满足。此刻,已有三十二万大军云集待命。他当然希望他们能够在解散之前夺取更大的胜利。因此,当他得知冒顿在代谷的消息时,不由得心花怒放。

  为了慎重起见,刘邦先派人以“出使”为名前往代谷侦察。他一连派出了十批使者,回来后都说“匈奴可击”,因为他们在那里只看到老弱的匈奴人和瘦小的牲畜。不过,刘邦还是有点不放心,又派刘敬去确认一下。

  刘敬走后,刘邦觉得自己犯下了谨慎过度的错误,白白浪费了许多宝贵的时间,所以不等他回来,就要进军代谷。

  一位名叫成的御使表示反对,理由是:匈奴人像野兽一样聚集,又像飞鸟一样散开,与他们作战,如同捕捉自己的影子,不可击。

  但是,这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理由,很难让人接受!

  刘邦终于下达了“北上”的命令。

  汉军浩浩荡荡,士气高涨,美中不足的是,由于步兵居多,行军的速度比“南下”时慢了许多。

  刘邦在广武碰到了从代谷回来的刘敬。两人一见面,刘敬就说,两国交兵,都应该夸耀和显示自己的长处,匈奴人只露出自己的短处,其中有诈,不可击!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