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戴旭专栏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戴旭:应在钓鱼岛抓扣日本船 不要怕事态升级

热度260票  浏览1797次 【共1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8月22日 03:44

资料图:解放军空军上校戴旭。

在钓鱼岛抓扣日本船只,至少现在看来只是句空话,中国执法船在钓鱼岛水域航行经常面对数倍于己的日方巡视船,数量质量都不占优。

8月15日,中国保钓人士成功登上钓鱼岛,在全球掀起了保钓运动的新一轮高潮。然而18日晚,日本150名右翼人士,包括几名日本国会议员,乘坐21艘船赴钓鱼岛海域进行“慰灵”活动。19日上午,日本10名右翼分子游泳登上钓鱼岛,并插上了日本国旗。

这些年,中国保钓成绩斐然,但钓鱼岛所涉问题的复杂性,又考验着中国政府与民众的智慧与耐心。8月19日,《环球时报》邀请了两岸四地的知名专家、保钓人士、相关部门的代表及意见领袖召开了“保卫钓鱼岛”研讨会。

“中国要主动还击,绝不能退让。把钓鱼岛划为靶场,设立封锁区。”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保卫钓鱼岛”研讨会上致开幕辞,他称,在钓鱼岛问题上,中国现在较为被动。围绕中国如何保卫钓鱼岛,以及面临东亚如此复杂的局势,如何与各种复杂的力量进行博弈对抗,怎样巩固我们在钓鱼岛的主权,怎样应对日本右翼分子的挑衅,中国面临着非常复杂的处境,也是真实的处境。但中国人不能对这种处境屈服,还应当努力地保卫我们的领土,同时要有策略地采取行动。

研讨会首先发言的是“世界华人保钓联盟”副会长李义强。作为民间保钓的组织者,李义强称,最大的困难是与政府的沟通问题和“度”的把握。自1996年至今,大陆方面共发起5次“保钓”行动,而香港、台湾的民间行动不下二、三十次,但中国保钓人士只有三次成功登岛记录。他认为,在保钓问题上,民间只是配角,能解决钓鱼岛问题的决定性力量只能是中国政府。而此次保钓船只遭日本巡逻船故意冲撞及保钓人士遭非法扣押,则需要法律界人士提供帮助,向日本提出起诉,不能把人放回来就了事。而出席研讨会的澳门法学院院长莫世健则表示,支持各种保钓行动,这些行动都会影响钓鱼岛法律地位的动态形成过程。

针对钓鱼岛问题的中日博弈,国家海洋局资深研究员许森安认为,中国首先要坚持,该争就要争,绝对不能退让;第二,要全面看问题,中日之间的矛盾根本上是日本拒不承认它的罪行。他不赞成对日本搞政经分离,中国就应该用经济对日本施压。清华大学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楚树龙发言称,中日关键是实力对比。他说,“认识的日本人都不喜欢美国,但对美国服服帖帖。因为美国用原子弹炸过日本,至今占着日本。中国也应占领日本一次,才管用,但那个时代过去了。中国就需发展实力,使中日力量对比恢复到明治维新以前,迫使它重新派遣唐使来。”

中日就钓鱼岛争议有无可能“擦枪走火”,国防大学教授戴旭大校认为,要对日本进行还击。“民间保钓没用,再买新保钓船让日本船撞吗?下一步要把日本船抓两条过来。中国渔船和执法船都比日本多得多。谁说日本‘实际控制’钓鱼岛了?我们去抓他们的船,就是我们实际控制了。日本自卫队赶来,我们的军舰就上。它敢动手就干它。”少将罗援对戴旭的看法表达赞同。他表示,狭路相逢勇者胜,在钓鱼岛问题上划线、示警、出手,划为靶场,设立封锁区。“中国要在钓鱼岛问题上造势,明确国家海洋战略,成立国家海洋委员会,打海上游击战、打海上人民战争,保钓集团作业,让日本人疲于奔命。”

针对“保卫钓鱼岛”,原海军装备部部长郑明少将提出三点看法:第一,要认真地分析形势,整个形势判断是场持久战;第二,控制管理要有实际行动,包括渔政、海监、海事、海关、水警等人们常说的“五龙”。第三,成立有组织的钓鱼岛问题研究工作组。

“日本人敢动武吗?没有那个胆。”

钓鱼岛问题不是一般的历史遗留问题,也并非简单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纠纷的问题,它有更深的或更全面的战略内涵,是我们要把持的战略底线。少将彭光谦认为,钓鱼岛问题本质上是中美之间的较量,其重要的背景就是美国的军事战略重心的东移问题。另一个是钓鱼岛的本质问题。钓鱼岛是台湾管辖的,钓鱼岛是台湾问题的一部分,钓鱼岛问题与台湾问题的最终解决与中国的统一和民族复兴大业联系在一起。

另外,彭光谦少将强调,中国军事上也要做好充分准备,要进一步发展军事力量,特别是海上力量。同时,在军事力量为后备的情况下,可采用多种手段,一些非军事行动也可以进行,也可以“以法制法”。

中国海军研究所研究员李杰大校指出,在海洋问题上中国没有具体的战略和应对机构,恐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首先要解决的问题。他认为,在各个层面上的准备,甚至是军事上的准备,都是必要的。目前看来,渔政、海监、海事等部门的海上执法力量在逐步增强,对钓鱼岛问题和南海问题的解决可能会较有利。钓鱼岛问题上比较可行的方案也是常态化巡逻,包括渔政和海监的船只要定期巡航。像保钓联盟的行动也是非常重要的。下一步由政府部门出面可能会更有利于钓鱼岛问题朝有利于我们的方向解决。

如何“收复”钓鱼岛,在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前中国驻日使馆商务参赞唐淳风看来,并不是很困难。“我们湖南有一个远大公司,它三天可以盖一个10层楼的宾馆,你让它跟着海政人员去,在岛上盖一个宾馆,3天就盖起来了,日本人敢动武吗?没有那个胆。”保钓有四大方面,第一就是武装保钓。武装保钓是不可少的,需要进一步加强;第二个就是法理保钓,包括二战文件与中国国家领导人的号令,从法理方面全方位展开宣传和较量。第三个是舆论保钓。日本媒体为了让日本国民支持钓鱼岛,设计了很多步骤来进行宣传舆论发动工作。但我们的媒体却没有宣传。最后一个,就是把钓鱼岛问题常态化,不能跟着日本人走,要国际化、全面化、科学化。

“钓鱼岛问题是横在中日友好之间的障碍”

针对中国政府在钓鱼岛所做的外交层面的努力,亚太合作安全理事会中国委员会会长马振岗指出,一个国家的外交,其核心就是要维护国家利益,但在维护国家利益的同时,要考虑力量。即维护利益和国家力量是相辅相成的。“提到搁置争议,其实应该是三句话,第一句话是‘主权属我’。包括南海,我们从来没放弃过,然后才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马振岗认为,钓鱼岛问题有复杂的一面,有中日双边关系和美国重返亚太的国际大环境。“我们现在不是没力量与日本、越南、菲律宾打一仗,但是打一仗以后,对中国发展的影响是什么?”作为外交官,马振岗呼吁,要冷静下来,从长远来讲,民间保钓需要跟政府沟通,最好地“保卫钓鱼岛”。

保钓登岛的目的是什么?曾去过钓鱼岛两次的中国海洋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郁志荣指出,去钓鱼岛的目的要搞清楚。日本不承认钓鱼岛有争议,首先要破除这个观点。其次是对国际法的实践。“我们要充分利用国际法保护自己,打击敌人。我们要斗志、斗法、不斗狠。”

最后,中国保钓联合会会长童增说到,以前总说外交无小事、外交有窗口。从他十六年的保钓历程来看,从宣示主权到行使主权,中国政府的态度在发生转变。钓鱼岛问题是横在中日友好之间的障碍,如果解决了这个问题,才会促进长远的中日友好。他指出,民间和政府配合钓鱼岛问题再怎么做,离打仗也很远。

顶:30 踩:45
【已经有185人表态】
33票
感动
22票
路过
22票
高兴
18票
难过
17票
搞笑
21票
愤怒
26票
无聊
2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全球军事网北京网友
2012-08-22 22:45:38
我们支持你戴旭,做事只要对得起百姓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无愧于民族,无愧于列祖列宗就可以了,真不知道那些当权者死后如何如何去他们的祖宗前辈。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